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97章 愤怒的段如风

第3397章 愤怒的段如风

        “被发现了?”

        李柔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她们十几人躲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她还布置了隐匿气息的阵法,却还是被发现了。

        这时,剩下的十几个群秀宗弟子也慌了,“九长老,被发现了,怎么办?”

        “九长老,我不想死。”

        “九长老……”

        ……

        一个个群秀宗弟子的目光落在李柔的身上,在她们的眼里,李柔就是她们的主心骨。

        “没事,他们未必能发现这里。”

        李柔深吸一口气,笑着对眼前的十几个群秀宗弟子说道:“他们或许每去一个地方,都这样做,就想让我们自己出去自投罗网。”

        “我们就在这里等,如果他们真的发现了,自然会找过来……如果他们没发现,我们逃出去,等于自投罗网。而如果我们不出去,却能躲过一劫。”

        随着李柔一番话下来,十几个群秀宗弟子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纷纷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口气。

        与此同时,外面也突然安静了下来。

        “看来,我们逃过一劫了。”

        一个群秀宗弟子笑道。

        “还是九长老冷静,要不然我们刚才出去,肯定被他们逮到。”

        又一个群秀宗弟子说道。

        其他的群秀宗弟子,这时情绪也都有些高昂,雀跃,就好像又一次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的劫难一般。

        对他们来说,群秀宗的灾难,来得太快了,快到她们都没来得及反应的地步。

        她们刚反应过来,群秀宗已经散了,一群群秀宗高层各自带着一些群秀宗给弟子逃难,各安天命。

        而就在一群群秀宗弟子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外面的安静,突然被一道洪亮中带着揶揄的声音打破:

        “李柔长老。”

        在声音传入山洞之内,包括李柔在内的一群群秀宗之人脸色纷纷大变的同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山东之外走了进来。

        咻!咻!咻!咻!咻!

        ……

        李柔目光一冷,雷霆般出手,剑芒肆虐,交织成剑网,迎向来人。

        然而,对来人却没有造成任何威胁,来人只是随手一抬,仙元力咆哮而出,顷刻间便将李柔的攻势粉碎。

        李柔的实力,明显远不及对方。

        “嘿嘿……李柔长老,你不是我的对手。”

        片刻之后,一道高大壮硕的身影,出现在李柔等人的眼前,赫然是一个虬髯汉子,正双眼放光的盯着李柔,“只可惜,宗主看上了你……要不然,你肯定是我方集的。”

        这时,在虬髯汉子的身后,又多出了几道身影,尾随跟在虬髯汉子的身后。

        “方集!他是途鸦宗三长老方集!”

        “这个方集,乃是八卦仙王,李柔长老不是他的对手……甚至于,他一人,便足以轻易杀死我们!”

        “完了!完了!这方集来了,我们肯定完了。”

        ……

        十几个群秀宗弟子,脸色死灰一片,一个个万念俱灰。

        更有不少人,已经存了死志。

        哪怕是死,她们也不愿意让途鸦宗的人得逞。

        士可杀,不可辱!

        这一刻,哪怕是李柔,也存了死志。

        不过,李柔看了一眼那看起来只有十余岁的少女一眼,随即又看向方集,沉声说道:“方集长老,这丫头还小,你们不会连孩子也不放过吧?”

        “李柔长老说笑了。”

        方集眯着双眼,打量着李柔说的少女,咧嘴笑道:“我看这丫头长得不错……等过几年,肯定是个大美人。这样的美人胚子,正好带回我们途鸦宗,好好养着。”

        方集的话,令得李柔的目光瞬间冷了下来。

        “李柔长老,各位师姐,师妹,我先走一步!”

        一个群秀宗弟子,抬手之间,对着自己的脑门落下,直接自尽。

        有人带头,顿时又有几人跟风。

        几道身影,相继倒下。

        见此,李柔虽然怒到极致,更目呲欲裂,但却仍然只能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还真是刚烈。”

        方集淡淡扫了地上的几具尸体一眼,随后吩咐身后之人,“将她们的尸体收进纳戒,回去以后,给有特殊癖好的宗门长老、弟子享用。”

        “是,三长老。”

        方集身后之人应声便要动身去收取那几具尸体。

        刚准备跟着自杀的几个群秀宗弟子,听到方集这话,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途鸦宗的人,就算她们死了都不愿放过她们?

        这样一来……

        自杀,还有意义吗?

        咻!咻!咻!咻!咻!

        ……

        几个途鸦宗弟子刚动身,李柔已经先一步出手,成百上千道剑芒扫过,顷刻间将那几具尸体给毁了。

        “李柔长老,你再怎么样,也就帮这几人而已。”

        方集淡淡说道:“现在,正有大批你们群秀宗弟子的尸体,运往我们途鸦宗……嘿嘿。”

        “李柔长老,我们宗主说了,你要是敢自尽,他会生剐一百个活下来的群秀宗弟子!”

        在李柔存了必死之心的时候,方集仿佛能看出她内心的想法,适时的说道:“啧啧……生剐啊,那该是何等的痛苦。”

        “只是想想,便让人不寒而栗。”

        方集的声音,故意一颤一颤的,听得在场剩下的几个群秀宗弟子脸色纷纷大变,目呲欲裂。

        方集的话,让得李柔再无对自己动手的勇气。

        “最多,那途鸦宗宗主要敢乱来,我便毁了我自己的这张脸……我还不信,他会对一个丑八怪感兴趣。”

        李柔暗道。

        同时,李柔也有些后悔,她当初要是听她师尊所言,离开群秀宗,前往那些强大的宗门修炼,实力肯定比现在强得多。

        即便群秀宗面临这等劫难,她出手无济于事,但她背后要是有一个强大的宗门,也足以让那途鸦宗忌惮。

        途鸦宗,也就是一个拥有一个仙皇强者的六品宗门而已。

        以他李柔的天赋,别说六品宗门,就算想进四品宗门、三品宗门,乃至二品宗门、一品宗门都不难。

        毕竟,她身为仙王,现在也才三百余岁。

        最后,李柔和剩下的群秀宗弟子,被途鸦宗三长老方集一行人带走,押回途鸦宗。

        在被方集带着回途鸦宗的路上,李柔心灰意冷,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道高大的青年身影,“风哥……对不起,我终究是不能等到你了。”

        “我自毁容貌以后,会爆体而亡,绝不会对不住你。”

        片刻,李柔的脑海中,又闪现出一道紫色身影,这是一个身穿紫衣的俊逸青年,眉宇间和她有几分相似,“天儿……若有来世,娘还是想做你娘。”

        “不对……呸呸呸呸呸……天儿你又怎么会有来世呢?你肯定会好好活着。”

        “还有可儿,菲儿,思凌,念天……”

        李柔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舍之色。

        “师叔,我……我害怕,我好害怕。”

        李柔的身边,少女仅仅依偎着她,眼中、脸上布满恐惧之色。

        看着少女,李柔目光温和,记忆瞬息飘远,想到了自己的孙女,段思凌,“小琴,别怕。”

        “你还小,以后有无数种可能……只要有机会,你都可以逃出去的。”

        李柔安慰着少女。

        当然,虽然嘴上这般安慰,但李柔却知道,少女一旦进了途鸦宗,以后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她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安慰她,至少这样能让她的心情好受些。

        果然,听到李柔的话,少女的脸色缓和许多,但却还是一脸担心的看着李柔,“那师叔你呢?”

        “你怎么办?师姐们怎么办?”

        少女问道。

        “会……会有办法的。”

        李柔强笑回应,但心中却默默的叹了口气。

        死,她并不怕。

        只是觉得遗憾。

        她,没再见到他的儿子。

        她,跟她的儿子已经分开了很多很多年,比跟她的丈夫,跟她的孙子、孙女分开的时间还要长。

        “嗯?”

        正当李柔向着自己的儿子段凌天的时候,她瞳孔急剧一缩,收到了一道意想不到的传讯。

        ……

        “天儿,你娘有回应了!”

        紫启天,是一个段凌天从来没有来过的诸天位面,刚到没多久,他便听到他身边的父亲段如风兴奋的声音。

        “娘?”

        段凌天神容先是一滞,随即面露狂喜之色,“娘在这紫启天?爹,娘在这紫启天的什么地方?”

        “就在这紫启疆域。”

        段如风回应段凌天的同时,一双眸子,却又是燃起了熊熊怒火,宛如燎原之火,一经升起,便一发不可收拾!

        “爹,娘……娘出事了?”

        看到段如风眼中升起的怒火,以及感受到段如风急切的心情,段凌天脸色瞬息大变。

        “我们要是再晚来一几天,怕是见不到你娘了。”

        段如风沉声说道。

        “什么?!”

        段凌天脸色再次一变,“娘怎么了?”

        “路上说吧。我们先过去。”

        段如风说道。

        “好。”

        段凌天点头,“我们通过附近的诸天位面传送阵过去……爹,你问问娘,她在的位置,附近有没有诸天位面传送阵。”

        “她要是不知道,你就问一下她那边有什么大的地名。”

        段凌天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急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