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88章 段如风

第3388章 段如风

        麒麟一族二长老,帝云龙,也是孟罗在麒麟一族比较熟悉的人,两人曾经在九幽战场并肩作战,交情不浅。

        彼此都救过对方性命。

        “孟罗,你可从没主动来找过我。”

        麒麟一族二长老帝云龙,是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中年男子,体型看起来和孟罗差不到,见到孟罗,便一拳头锤在孟罗的胸口上,哈哈一笑。

        “这一次,怎么突然就跑来了?”

        帝云龙笑问。

        同时,眼角的余光,也扫过孟罗身边的两人,段凌天和火老。

        不管是段凌天,还是火老,对帝云龙来说都是生面孔。

        “怎么?我来还不欢迎?”

        孟罗笑问。

        “欢迎,当然欢迎。”

        帝云龙连道,他和孟罗是生死交情,哪怕多年没有见面,也仍然改变不了他们之间的友谊。

        当初,寂灭天天帝风轻扬身陷修罗地狱,九死一生,他还找过孟罗,跟孟罗说,要是寂灭天天帝宫换了主人待不下去,可以到麒麟一族来。

        在麒麟一族,不会比在寂灭天天帝宫差。

        “不过,以你这家伙的性格,没事肯定不会来找我……说吧,什么事?”

        帝云龙直言问道。

        “瞒不过你。”

        孟罗摇头一笑,随即将段凌天介绍给了帝云龙,“这位是我们寂灭天天帝宫的少主,天帝大人的真传弟子。”

        “哦?”

        帝云龙原本还没怎么在意孟罗身边的两人,现在听到孟罗对段凌天的介绍,也忍不住动容,“那位风轻扬天帝,竟然还会收真传弟子?真是让人意外。”

        提到风轻扬的时候,哪怕是帝云龙,眼中也忍不住浮现一抹钦佩之色。

        风轻扬,不只是寂灭天的传奇,同样也是各大诸天位面的传奇,因为他崛起的速度太快,而且非常强势。

        而且,现在的风轻扬,更是疑似已经成神。

        为此,他问过孟罗。

        孟罗虽然没有正面回复他,但却也没有否认,更让他坚信不疑。

        可以说,现在的风轻扬,要是来他们麒麟一族,不只能让他们麒麟一族的族长亲自接待,哪怕是他们麒麟一族的那位万兽天天帝,也会亲自接待。

        哪怕是现在,各大诸天位面天帝之中,成神之人,也寥寥无几。

        而且,这还是包含了那些隐藏成神修为的天帝。

        天帝之中,即便成神,公开成神一事的,也是少之又少。

        因为,成神的天帝,一般是不允许继续坐在天帝的位子上的……而这,也是封号神殿立下的规矩。

        当然,各大诸天位面天帝宫和封号神殿之间,其实并没有交集。

        只不过,封号神殿有规矩,监视各大诸天位面天帝宫,一旦有哪个天帝成神,便必须退位,前往众神位面。

        当然,还是有那个一两个天帝,即便成神,仍然坐在天帝之位上。

        而那些天帝,往往身后都是有大靠山的。

        身后的大靠山,更是让封号神殿都为之忌惮。

        不说远的,就说麒麟一族。

        哪怕麒麟一族现在的那位万兽天天帝成神,只要他不想退位,封号神殿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封号神殿后面疑似有至强者的影子。

        麒麟一族,却真的有至强者!

        “少主是天帝大人在世俗位面的传人,深受天帝大人看重……从修罗地狱回来以后,天帝大人更有派人去找少主。”

        孟罗说道。

        而孟罗这话,也进一步声明了段凌天在寂灭天天帝风轻扬心目中的地位。

        当然,这也是孟罗有意告知帝云龙的。

        “少宫主。”

        帝云龙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目光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变得客气了许多,“我是麒麟一族二长老,帝云龙。”

        “段凌天,见过帝云龙前辈。”

        段凌天并没有因为帝云龙客气而恃宠而骄,且不说对方如此客气只是因为他身后的风轻扬,便是他这一次来,也是有求于对方。

        “少主,有什么话,直接跟这家伙说,不用客气。”

        孟罗笑着对段凌天说道。

        “哦?少宫主找我有事?”

        帝云龙目光一闪,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疑惑之色。

        “前辈。”

        段凌天面色一正,随即便说了自己父亲段如风现在面临的情况,“我这一次来,是想要接我爹离开,回寂灭天天帝宫。”

        “却不知道……前辈您,是否方便帮这个忙?”

        段凌天眼中带着几分期待之色。

        “原来他竟然是少宫主你的父亲。”

        帝云龙苦笑,“少宫主你说的这件事我知道……救你父亲段如风回来,并且将之软禁之人,我也认识。”

        “而且,那还是我的侄女,帝雯玉。”

        可以说,在麒麟一族,帝云龙,就是帝雯玉最大的靠山,

        帝雯玉的父母,很早以前便意外身死,是帝云龙将她拉扯长大,对她,帝云龙完全是视之为亲生女儿一般。

        “竟然是前辈您的亲侄女。”

        段凌天苦笑,万万没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这件事情,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不好办……我若开口,即便我那侄女再不情愿,也不得不照做。”

        帝云龙微微皱眉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劝过她,强扭的瓜不甜……万兽天,天赋高悟性高的男人数不胜数,为何偏偏要选择一个人类?”

        “甚至于,我曾经兴起过杀死那个男人的念头……但,却被我那侄女制止了。”

        帝云龙说到这里,有些尴尬,“当然,那也是我不知道少宫主您和他之间的关系。要是早知道您和他之间的关系,他刚到,我就将他送去寂灭天了。”

        听到帝云龙这话,段凌天也意识到,那个麒麟一族的女子,可以说是两次救过自己父亲的性命。

        “少宫主,你带走你父亲可以……但,我希望你的父亲,能做一下我那侄女的思想工作,让她明白,他们是不可能的。”

        帝云龙说道。

        现在,他倒是有心让他的侄女和眼前之人的父亲好上,那样一来,他的侄女也算是和寂灭天天帝宫搭上关系,而且是直通寂灭天天帝风轻扬的关系。

        可问题是:

        那个男人,根本不喜欢他的侄女,也无意和他的侄女在一起。

        要不然,又何需他的侄女将之软禁?

        “我只希望,能将对那丫头的伤害,减低到最小。”

        帝云龙说完,便跟段凌天打了一声招呼,“我带你去见他。”

        “孟罗,你在这里等我,我稍后回来与你叙旧。”

        帝云龙说完,便带着段凌天离开了,至于火老,则和孟罗一起留了下来。

        在麒麟一族驻地的一片广阔的建筑群内的一座独立府邸之外,段凌天见到自己的父亲,段如风。

        段如风,一如当年般丰朗如玉,浑身上下充满魅力,跟段凌天相比,有一种更加沉稳的气质。

        “天儿。”

        看到段凌天,始终一脸云淡风轻的段如风,眼中也忍不住红了,和段凌天拥抱在了一起,久久没有再次出声。

        “爹。”

        段凌天可以感受到段如风的激动,现在的他,又何尝不激动?

        他,已经三百年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了。

        “天儿,有你娘的消息吗?”

        段如风问。

        这个昔日圣域位面青云府的府主,在这个时候,却又是如同一个普通人般,牵挂着自己的妻子李柔。

        “爹,除了思凌和天舞以外,我目前暂时只找到了你。”

        段凌天叹道。

        “思凌呢?”

        段如风问。

        “她在我的体内小世界里面。稍后离开的时候,你再去里面见她吧。”

        段凌天笑道。

        与此同时,在段凌天和段如风两人的不远处,帝云龙立在那里,而他的身边,还立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眉宇间英气凛然,有着一种刚柔并济的美。

        而她,正是帝云龙的侄女,也是软禁段如风之人,帝雯玉。

        “他……他竟然真的有儿子了?”

        此时此刻,帝雯玉有些失神,因为她一直以来都在对自己说,这个男人对她所说的一切,都是在骗她。

        他,还没有妻子。

        更没有儿子。

        当然,帝雯玉心里也清楚,这些可能是真的,但她太过于喜欢这个男人,所以只能这样麻痹自己。

        “雯玉,该放手时,还是要放手。”

        帝云龙叹息一声,“你跟他好好聊聊吧……他的儿子,不简单,是寂灭天天帝风轻扬的真传弟子。”

        “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话音落下,帝云龙便离开了。

        其他的话,根本不用多说。

        “寂灭天天帝风轻扬的真传弟子?”

        果然,听到帝云龙的话,帝雯玉瞳孔急剧一缩,万万没想到,她软禁多年的男人的儿子,还有这等来头!

        与此同时,段凌天也跟段如风说了目前的情况,“爹,你跟她好好道一声别吧。再怎么说,她也救了你两次性命。”

        “这个爹岂会不知?爹一直都承她的情。”

          段如风叹息,“但,感情的事,却是不能勉强的……爹的心思,都在你娘一人身上。你娘下落不明,爹只想尽快找到她,与她团聚。”

        “自从她与我重逢以后,再没与我离开过……离开我,她能照顾好自己吗?”

        段如风言语之间,透露出对李柔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