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75章 碾压

第3375章 碾压

        雷振山。

          寒溟仙宗仙帝。

        寒溟仙宗上一代宗主兰恒门下弟子。

          而且,被称为寒溟仙宗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存在,也是寒溟仙宗历史上最有希望成就封号仙帝的存在。

        正因如此,当在场的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听到雷振山自报姓名的时候,都被吓到了,同时脸色也更加难看。

        但,当她们听到雷振山接下来的话,一个个却又是被惊呆了。

        天!

        这个雷振山,到底在干什么?

        脱离寒溟仙宗?

        从此和兰恒恩断义绝?

        谁也没想到,雷振山会突然冒出这一番话,并且第一时间闪让到一旁,和兰恒撇清关系,一副兰恒之事,寒溟仙宗之事与他无关的架势。

        雷振山的反应,段凌天也万万没想到,一时也是深深看了雷振山一眼,随即便没再搭理他。

        而在这个时候,段凌天的耳边,也适时的传来凤天舞的传音,告知他雷振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这才令得他的心里起了一丝丝涟漪。

        “这个雷振山,倒也十个人物。”

        “他应该是看出了一些什么……不过,就因为看出一些什么,还不确定,就背叛他的师尊,乃至宗门?”

        段凌天总觉得,这件事后面,没那么简单。

        “雷振山!”

        兰恒终于回过神来,他是听到雷振山的话以后,所有人中最懵的,做梦也没想到自己门下弟子雷振山会如此大逆不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兰恒怒视雷振山,沉声问道。

        而兰恒之孙兰季年这时也回过神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雷振山,目光之中,同样蕴含着愤怒。

        “兰恒。”

        雷振山淡淡扫了兰恒一眼,说道:“我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

        “为了让你儿子兰孔轩能成为寒溟仙宗宗主,在我展现出一身天赋以后,还没成长起来之前,你便匆匆卸任,让你儿兰孔轩成为寒溟仙宗新的宗主。”

        “只是看,你以为……我会在乎寒溟仙宗的宗主之位?”

        “这也就罢了。另外,还有一些东西,按照寒溟仙宗的规矩,本该是属于天赋最高者,本该是属于我的……而你,却还是给了你儿兰孔轩。”

        “继续留在寒溟仙宗,只会阻碍我成就封号仙帝之路。”

        “我,早就准备离开了。”

        “今日,趁着这个机会,便跟你说一声。”

        雷振山说道。

        “你……”

        兰恒被气得怒火暴涨,“你这不肖之徒!你忘了是谁收你为弟子,一路栽培你到今日的?”

        “嗤!”

        雷振山嗤笑一声,“兰恒,你也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当初,我和我弟两人,我的天赋还比他高些,你收我为徒,而他败了另一个二品宗门的长老为师。”

        “但,那个宗门却全新栽培他……现在,他的实力,已经在我之上。”

        “我当初若和我弟一起跟那人早,现在的成就,绝对不止于此。”

        雷振山冷笑。

        “今日这事,我就不参合了。”

        雷振山立在远处,环抱双臂,面露戏虐之色的看着兰恒,随即又看向段凌天说道:“阁下,你要是有本事,便杀了他们二人……我,不会插手。”

        “当然,你要是被反杀,我也不会出手帮你。”

        雷振山说道。

        而听到雷振山和兰恒的对话,包括段凌天在内的在场之人,又是纷纷恍然大悟。

        特别是段凌天。

        刚才,他就觉得有隐情,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雷振山,等我解决眼前之事,再找你算账!”

        兰恒怒斥道。

        “老家伙,你实力是比我强些……但,想杀我,却也没那么容易。”

        雷振山冷笑道。

        兰恒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来,不再去看雷振山,深怕一怒之下忍不住对雷振山出手,那样说不定给了眼前云霓剑宗一群人可趁之机。

        “你……”

        当兰恒看向段凌天,面色一沉的再度开口之时,却被段凌天打断了,“尽你最大的能力,出手吧。”

        “我倒是要看看……你哪来的底气,敢逼婚我的女儿。”

        段凌天立在那里,身上紫衣无风自动,语气虽然平静,但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其中压抑的怒意。

        兰恒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心里适时的升起不祥预感。

        眼前之人,太镇定了。

        不过,现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怕他忌惮对方,也不可能就此退去……而且,就此退去,对方也未必会善罢甘休。

        还不如看看对方有何实力!

        哗!!

        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在兰恒的身上,再次卷起一片青色暴风,仙元力融合风系法则,仿佛在兰恒身周形成一层可怕的风暴,能够摧毁一切的风暴!

        兰恒,寒溟仙宗第一强者,领悟的乃是风系法则。

        “啧啧……”

        然而,在兰恒身周风暴四起,包括凤天舞和段思凌在内的一群人面色凝重的时候,立在段凌天身后不远处的小金,却又是忍不住啧啧一笑,“看他至少也是三才仙帝、四象仙帝一流的存在……却没想到,连风系法则的奥义,都还没尽数领悟。”

        兰恒出手,身周仙元力爆发,风系法则各种奥义展现,但却缺了一种奥义。

        而且,其它奥义,也没有任何融合迹象。

        很显然,风系法则包括基础奥义在内的九种奥义,兰恒只领悟了其中八种,还有一种至今没有领悟。

        “就这点实力也敢逼婚我女儿?”

        这时,段凌天也笑了,随即右手一伸,七彩剑芒吞吐而出,赫然是他的七窍玲珑剑,一经出现,便散发出阵阵慑人的气息。

        随即,在众人回过神来之前,段凌天手中七窍玲珑剑一震,顿时剑上涌散出一股七彩的力量,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飞上空中,分散洒落。

        片刻之后,竟是形成一座巨大的七彩囚笼,将兰恒和兰季年两人笼罩在内。

        “哇——”

        身在囚笼之内,一股巨大的压力席卷而出,顿时令得兰恒面色凝重,而兰季年则干脆脸色苍白,吐出一口淤血。

        “年儿!”

        兰恒脸色大变,随即连忙靠近兰季年,阵阵风声响起,风暴力量延伸而出,帮助兰季年化解压力。

        “你一个一元仙帝,就算领悟的是空间法则,有帝品仙器……莫非你以为你就是我的对手?”

        兰恒盯着段凌天,冷笑说道。

        “白痴!”

        段凌天口中缓缓吐出两次,随即一念之间,那七彩囚笼急剧收缩,同时带着狂暴的空间力量,席卷而出。

        “我这就将你这空间禁锢给破了!”

        兰恒爆喝一声,身周风暴炸开,如同青色焰火,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意图破开段凌天的禁锢奥义。

        然而,他的风暴力量,刚炸开,却又是被更加狂暴的空间力量碾碎了,甚至狂暴的力量力量还压在他的身上,将他轰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洒出,兰恒面色惨白一片,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之意,“融……融合奥义!”

        “你……你竟然领悟了空间法则的融合奥义?”

        如果说,前一刻的兰恒,对自己还有信心。

        那么,现在,他的信心,却又是被眼前之人彻底碾碎。

        天呐!

        融合奥义!

        而且,还是空间法则的融合奥义。

        眼前之人,到底是什么人?只是一元仙帝修为,就能领悟四大至高法则之一空间法则的融合奥义?

        嗤!嗤!嗤!嗤!嗤!

        ……

        周东皇面色淡漠,一念之间,在那七彩囚笼之内,出现一道道空间裂缝,最后一共九道空间裂缝出现。

        嗡!嗡!嗡!嗡!嗡!

        ……

        九道次元斩呼啸而出,继而竟是融合在一起,化作一道更加可怕的次元斩,横空呼啸而过,目标直指兰恒。

        而这,也是段凌天得到的至强者神格助他领悟的另一种融合奥义。

        和空间元素完美融合,可将九道次元斩合而为一,也可将九道次元斩分成千把道……前者,攻击更加凝聚。后者,攻击则分散许多。

        “不——”

        伴随着一声惨叫,众目睽睽之下,兰恒这个寒溟仙宗上一代宗主,寒溟仙宗第一强者,完全不堪一击。

        转眼之间,两条腿被硬生生斩落而下,然后断腿被空间力量一卷,顷刻间化作一片血水。

        嗡!!

        又是一声刺耳并且震慑灵魂的刀鸣声响起,次元斩呼啸而出,再次将兰恒的一条手臂带走,鲜血四溅,尤为夺目。

        这一刻,兰恒痛苦至极的同时,眼中只剩下绝望和悔恨之色。

        他为何要来?

        他为何要来?

        要是早知道一个四品宗门这么难啃,他绝对不会过来,更不会帮他孙子兰季年逼婚!

        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四品宗门的弟子,身后竟然还有这般强大可怕的存在。

        “不过,你大可放心:你死之后……寒溟仙宗,会陪你上路。”

        段凌天看着兰恒,语气淡然的说道,就好像在说着一件轻描淡写,毫不重要的事情。

        兰恒瞳孔瞬间一缩。

        而兰季年的脸色,早被吓得苍白一片,万万没想到他看上的本以为可以轻松得到的女人的父亲,竟是这等人物。

        他的爷爷,在对方面前,完全被碾压,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