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74章 可以试试说服我爹

第3374章 可以试试说服我爹

        “思凌?”

        “天舞?”

        突然现身的两道倩影,令得原本蓄势待发的宇文青和游白凤都愣住了,紧跟着两人的脸色齐齐大变。

        她们万万没想到,两天前刚离开的两人,会突然跑回来。

        她们不是都说好了吗?

        她们怎么就回来了?

        与此同时,云霓剑宗一群弟子,纷纷伸手指向刚现身的两个女子中的一人,迫不及待的开口对兰恒说道:

        “兰恒前辈,段思凌来了!”

        “不错!她就是段思凌!”

        “兰恒前辈,她就是段思凌!”

        ……

          看到段思凌,不管是在场的一群云霓剑宗弟子,还是一群云霓剑宗长老,纷纷目光大亮,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刚才,那寒溟仙宗的仙帝强者兰恒,说如果见不到段思凌,便要灭她们云霓剑宗满门。

        哪怕她们云霓剑宗的宗主和太上长老脱离宗门也没用。

        甚至不给她们退出云霓剑宗的机会。

        正因如此。

        前一刻,她们几近绝望。

        而现在,看到段思凌现身,她们无异于身陷无边黑暗之人见到曙光,看到了希望。

        现如今,现身之人,正是两天前刚刚离开云霓剑宗的段思凌和凤天舞两人。

        两人现身以后,段思凌在宇文青和游白凤两人的面前跪伏下来,“老师,师叔祖,思凌拖累你们了。”

        凤天舞也跟着在游白凤面前跪下。

        她自然知道,她的这位老师力保段思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而非只是看在段思凌是她的师侄孙的面子上。

        “你们……你们回来做什么?!”

        游白凤呆滞片刻之后,被气得瑟瑟颤抖,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她这弟子和师侄孙怎么又跑回来了?

        她们这样做,让她们情何以堪?

        “思凌,你怎么回来了?”

        宇文青的脸色则更加难看,万万没想到段思凌会回来,同时下意识的一个闪身,将段思凌护在身后,目光冷漠的盯着兰季年和兰恒。

        “年儿,她就是段思凌?”

        兰恒身上融合了风系法则的力量有所收敛,他淡淡扫了宇文青身后的年轻女子一眼,问兰季年。

        “爷爷,就是她!”

        兰季年面露兴奋之色的说道。

        “好。”

        兰恒点头,继而一挥手,对身后那几个挑着喜担的寒溟仙宗弟子说道:“将聘礼留下,我们带人走!”

        话音落下,兰恒看向段思凌,目光陡然一凝。

        “兰恒前辈,强扭的瓜不甜……你又何必呢?”

        宇文青拦在段思凌的身前,面色难看的看着兰恒,企图说服兰恒。

        只是,兰恒要是那么好说服,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这等地步。

        “宇文青,你最好让开……否则,你这门下弟子段思凌,恐怕只能黑发人送白发人了!”

        兰恒盯着宇文青,眼中杀意凛然。

        “老师。”

        这时,段思凌站了起来,跨前几步,将宇文青护在身后,目光冷漠的看着兰恒,“你就是寒溟仙宗上一代宗主兰恒?”

        “小丫头。”

        兰恒淡然一笑,“能嫁给我孙儿,是你的福气,别不知好歹。不想让整个云霓剑宗给你陪葬的话,最好跟我们走。”

        “嗤!”

        与此同时,凤天舞也站了起来,和段思凌并肩而立,看着兰恒,嗤笑出声,“兰恒,你那孙儿什么德行你自己不清楚?还我家思凌嫁给他是我家思凌的福气?”

        “他,配得上我家思凌吗?”

        凤天舞语气极其不善。

        “配不配得上,我说了算。”

        兰恒轻蔑一笑。

        “想让我嫁可以……你,可以试试说服我爹。”

        段思凌双眼眯成一条缝,寒光闪烁,语气冰冷的说道。

        而段思凌此话一出,顿时又是令得宇文青和游白凤两人对视一眼,一时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疑不定之色。

        “你爹?”

        兰恒眉头一挑,不屑问道:“他人在哪?他若在我面前,难道还敢不给我兰恒面子?”

        几乎在兰恒话音落下的瞬间。

        “哼!”

        一声冷哼适时的从天边云雾之后响起,在吸引众人注意力后,三道身影从云端之后踏空而落。

        众人抬头看去,这才发现:

        在云端之后,走下一男二女三人。

        为首之人,赫然是一个身穿紫衣,剑眉星目,容貌俊逸的青年男子,一经现身,便让得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目光大亮,“好俊的男子!”

        不过,当她们的目光落在男子身侧那个一身白衣胜雪的女子脸上的时候,却又是纷纷瞳孔一缩,甚至有不少人下意识倒吸一口冷气。

        “好美!”

        “天呐!世间竟有这等绝代佳人?”

        ……

        白衣女子依靠在紫衣青年的身边,非常自然的挽着他的手,目光平静,但当目光落在下方段思凌身上的时候,又适时的泛起一抹温柔之色。

        除了紫衣青年和白衣女子以外,另外还有一个容貌娇美的金衣女子也跟着踏空而落。

        “凌天哥哥,刚才我可是听到了……这个老头,对思凌说,你在他面前,不敢不给他面子呢。”

        金衣女子俯瞰着兰恒,嘻嘻笑道。

        “那我倒是想看看……我不给他面子,他又能如何?”

        段凌天淡然一笑,脸色看似和善,但落在兰恒身上的目光,却又是只剩下冰冷的杀意。

        “他们当中也有仙帝?”

        眼前三人,让兰恒也不由得微微凝重了起来,虽然三人他都看不透修为,但神识扫过去,却又是被阻隔在外。

        这也说明,眼前三人不简单。

        特别是金衣女子和紫衣青年对话之时,明显流露出了对他的轻蔑之意。

        “你是段思凌的父亲?”

        当段凌天、幻儿和小金三人,落在段思凌和凤天舞二女身边以后,兰恒面色凝重的盯着段凌天,问道。

        然而,段凌天根本没搭理兰恒,而是转身看向宇文青,对着她微微一笑,“宇文宗主,我这女儿,这百余年来,多亏了你的照顾。”

        “客……客气,客气了。”

        宇文青一惊一乍的回过神来以后,连忙谦逊回应,甚至言语之间,有些词不达意。

        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深处,翻起了阵阵惊涛骇浪。

        她万万没想到:

        她门下弟子段思凌不只回来了,而且将其父亲也带了回来。

        她可是听她的师妹凤天舞说过,她门下弟子段思凌的父亲,和他们寂灭天的那位天帝有师徒之实,很可能会去寂灭天天帝宫。

        当然,百年前他还不在。

        现在,段思凌的父亲真的现身于眼前,也让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她的弟子,还有她的师妹,十之八九真的是去寂灭天天帝宫将人给请来的。

        天呐!

        那可是寂灭天天帝宫!

        寂灭天内最神圣的地方。

        她门下弟子的亲生父亲,能留在寂灭天天帝宫,说明肯定是受那位寂灭天天帝重视,那是什么身份?

        可以说,如果没她门下弟子段思凌第一层关系,这种身份的人,她这辈子甚至连见都见不到一面。

        此时此刻,不只是宇文青被吓到了,哪怕是凤天舞的老师游白凤也被吓得不轻。

        “他是思凌的父亲?也是天舞心仪的男人?”

        游白凤看着段凌天,有些呆滞。

        “白凤长老。”

        这时,段凌天又看向游白凤,脸上笑容越发浓郁,“这些年来,也多亏了您对天舞的照顾。”

        “应……应该的,应该的。”

        游白凤有些拘束,哪怕他是封号仙皇又如何?想到眼前之人是和寂灭天天帝能搭上关系之人,哪怕她一大把年纪,一颗心也还是忍不住有些颤抖。

        “嗨!没听到我爷爷问你话?问你是不是段思凌的父亲!”

        这时,兰季年看着段凌天的背影,语气不善的开口了。

        “就是你,想娶我们家思凌?”

        这时,小金缓步向着兰季年走了过去,目光充满深意的看着兰季年,一边走,一边问道。

        转眼之间,小金便到了兰季年的身前。

        “嗯?”

        看到小金的动作,兰恒也看向她,面露警惕之色。

        “小金。”

        这时,段凌天开口了,同时缓缓转过身,“都交给我吧。”

        “嗯?”

        听到段凌天的话,小金先是一怔,但却不敢违背,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下一刻便转身回去。

        她本想戏耍兰季年一番,但既然她凌天哥哥说要自己解决,她也不好越俎代庖。

        因为,她感觉得出来,她这凌天哥哥是真的生气了。

        “幻儿,你陪着思凌。”

        跟幻儿打了一声招呼后,幻儿也松开了握着段凌天的手,到了段思凌身边,而段凌天则踏前几步,与兰恒、兰季年等人对峙。

        “你又是什么人?这件事,你也要插手?”

        段凌天的目光,越过兰恒和兰季年两人,落在对方为首三人中剩下的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

        中年男子,正是兰恒的弟子,雷振山。

        “他是我的弟子,雷振山。”

        兰恒沉声说道。

        “这么说来,是一伙的?”

        段凌天点头,“明白了。”

        “不——”

        然而,就在段凌天话音刚落的时候,雷振山却匆忙开口了,同时身形一晃,转眼到了一旁远处。

        “阁下,我雷振山原是这兰恒的弟子……不过,现在,我宣布脱离寒溟仙宗,且从此与兰恒恩断义绝!”

        雷振山信誓旦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