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73章 狠辣兰恒

第3373章 狠辣兰恒

        现在,别说是兰恒和兰季年爷孙二人,哪怕是云霓剑宗的一群长老、弟子,听到她们云霓剑宗宗主和太上长老的话,也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宗主和太上长老,摆明了是要和眼前之人做对啊!

        她们宗主对门下弟子段思凌的疼爱,她们有目共睹,而段思凌拜入云霓剑宗百年,人品如何,她们也都有目共睹。

        段思凌,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她们宗主,乃至云霓剑宗的事情,更加不可能会犯下会被逐出宗门的过错。

        所以,她们一致认定:

        宗主和太上长老,都在保护段思凌。

        “宗主,太上长老……难道就不知道,这样做,可能会断送我们云霓剑宗吗?”

        不少云霓剑宗长老心中叹息,但到了这个时候,她们也知道事情已成定局,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

        但,在场的一群云霓剑宗弟子,却没有这样的觉悟,一个个窃窃私语,都表露出了她们的不满,“宗主和太上长老,真要为了一个人,而断送宗门?”

        “要我们为段思凌陪葬?”

        “都没问过我?我凭什么要为她陪葬?那位段思凌师妹,虽然人不错,在宗门之内口碑也好,但我们也没必要跟她陪葬吧?”

        “要不然,我们退出宗门算了?”

        ……

        不少云霓剑宗弟子,在这一刻,甚至想着退出云霓剑宗。

        “哈哈哈哈哈哈……”

        在游白凤话音落下后不久,兰季年的脸色无比铁青的时候,兰恒呆滞了一阵,却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不过,兰恒虽然在笑,但他落在游白凤身上的目光,却又是泛着凌厉以及阵阵浓郁的戾气。

        “爷爷,她们肯定是将段思凌送走了!”

        兰季年看向兰恒,面色难看的说道:“她们这不只是不给我们寒溟仙宗面子,更是不给爷爷你面子!”

        “毕竟,今日来之前,爷爷您就已经让人来传过信,说你会随我一起来求亲。可现在,她们却将人送走了!”

        “爷爷,我不娶妻没关系,我不生气……但他们不给你面子,我却忍不了!忍不了!!”

        兰季年说到后来,不只语气高昂,甚至脸色也涨红了起来,眼角余光扫过游白凤和宇文青两人的时候,透露着彻骨仇恨,仿佛恨不得将两人碎尸万段!

        “年儿,你放心……这件事,爷爷会给你一个交待!”

        这时,兰恒已经收敛笑声,目光冷漠扫过眼前的一群云霓剑宗之人,“我最后问一句……段思凌,还在不在你们云霓剑宗?”

        “别拿别的借口敷衍我!”

        “我只需要你们回答……段思凌,到底还在不在你们云霓剑宗!”

        兰恒的眼中,冷光四射,在场的云霓剑宗之人,都可以感受到兰恒此时那勃然的怒火。

        怒火,明显还在压抑着,随时可能爆发。

        一旦爆发,她们或许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随着兰恒话音落下,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都下意识的看向了云霓剑宗宗主宇文青。

        毕竟,段思凌是宇文青门下弟子,段思凌是否还在云霓剑宗,在场之人中,最清楚的肯定还是宇文青。

        “兰恒前辈,我的话,难道你就不信吗?”

        宇文青微微皱眉反问,但目光深处,却又是已经透露出几分决然之意。

        “哼!”

        听到宇文青的话,兰恒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冷意,“既然你宇文青一意孤行,那也就别怪我兰某人撕破脸皮了!”

        话音落下,在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脸色大变的同时,兰恒的神识,顷刻间延伸而出,笼罩整个云霓剑宗驻地。

        下一刻,兰恒的声音,蕴含着浑厚的仙元力,直接在云霓剑宗驻地之中炸开:

        “云霓剑宗的人都听着……你们的宗主,要为了他门下弟子段思凌一人,舍弃你们所有人!”

        “现在,你们最好出来劝劝她,让她交出段思凌。”

        “给你们两刻钟的时间……两刻钟后,我要是还没有见到段思凌,云霓剑宗便灭门吧!”

        “不要妄想逃走……我的神识,已经笼罩云霓剑宗驻地,任何人胆敢离开云霓剑宗驻地,我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出手将之杀死。”

          “嗯,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寒溟仙宗上一代宗主,兰恒,四象仙帝。”

        说完这些话以后,兰恒便看着宇文青,脸上泛起一抹讽笑,“宇文青……这,可是你自找的。”

        宇文青万万没想到,兰恒竟然会这样做。

        这样做,无疑是将她这个云霓剑宗宗主,推向了云霓剑宗之内所有人的对立面!

        “宗主。”

        被兰恒的话吓得脸色大变的在场的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听到兰恒的话,呆滞片刻以后,纷纷回过神来,第一时间看向宇文青。

        更有不少云霓剑宗弟子,直接跪伏在虚空之中,“宗主,您不能这么自私啊!为了一人,你难道要放弃一个宗门?”

        “宗主,你这样做,将成为云霓剑宗的千古罪人!”

        “宗主,将段思凌交出来吧!”

        ……

        随着一个个云霓剑宗弟子跪下,剩下的云霓剑宗弟子基本上也都跟着跪了下来,便是一群云霓剑宗长老,也有不少跪了下来。

        嗖!嗖!嗖!嗖!嗖!

        ……

        与此同时,黑压压一片人群,自云霓剑宗驻地之内御空掠出,赫然正是听到兰恒一番话的云霓剑宗长老弟子。

        她们出来以后,绝大多数人,也都和外面的一群云霓剑宗弟子一样跪伏下来,请求宇文青这个云霓剑宗宗主交出段思凌。

        “我宇文青,今日在此宣布……我,退出云霓剑宗,从此再与云霓剑宗无关!”

        宇文青叹息一声,同时声音蕴含仙元力传扬开来,表态说道。

        “我游白凤,从今日起,退出云霓剑宗。”

        而在宇文青话音落下,令得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都有些发懵的时候,游白凤这个云霓剑宗太上长老,也跟着开口了。

        同时,她看向兰恒,冷笑道:“兰恒,亏你还是仙帝,真是卑鄙!”

        “男欢女爱,向来讲究你情我愿,今日你的作为,跟世俗之人说的强抢民女有什么区别?”

        “思凌那丫头,是我送走的,你有气,便撒在我的身上。”

        游白凤沉声说道。

        “不!”

        宇文青站了出来,目光冷漠的盯着兰恒,“段思凌,是我门下弟子……送走她的,是我,不是我师叔。”

        “兰恒前辈,有什么怨气、怒气,都冲着我来吧。”

        宇文青说道。

        这时,在场的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他们的宗主,现在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不过,现在,更多的人,看向宇文青的时候,眼中都带着钦佩之色。

        谁都看得出来:

        宇文青,在慷慨赴死!

        “哈哈……”

        兰恒还没说话,兰季年先笑了起来,“可笑!可笑!”

        “你们这两个贱人,莫非以为退出云霓剑宗,声称自己不再是云霓剑宗之人,这些云霓剑宗之人便能活?”

        “告诉你们!”

        “今天,要是见不到段思凌,别说你们宣布脱离云霓剑宗,哪怕是你们两个在宣布脱离云霓剑宗以后,自杀当场,我爷爷也不会放过云霓剑宗的任何一个人。”

        说到这里,兰季年看向脸色再次大变的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你们都听好了……今日,见不到段思凌,你们都必死无疑!”

        “就算你们现在想要退出云霓剑宗,脱离云霓剑宗,也已经晚了!”

        兰季年的脸上,带着狞笑,如同地狱中走出的恶魔露出笑容,令得刚刚站起的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再次跪了下来。

        “宗主,太上长老……请你们怜悯我们,交出段思凌!”

        “宗主,太上长老,交出段思凌吧!”

        “求宗主!求太上长老!”

        ……

        面对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磕头求饶,壮观的一幕,却令得宇文青和游白凤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片刻,两人对视一眼,脸上尽皆浮现一抹苦笑。

        “我已经脱离云霓剑宗,此生再与云霓剑宗没有瓜葛……段思凌的行踪,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

        宇文青叹息。

        开弓没有回头箭。

        今日之前,她是真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一幕……现在,要是她门下弟子段思凌还在云霓剑宗之内,她甚至都怀疑,自己真的会将之交出去。

        “我也一样。”

        游白凤也叹了口气,她现在的想法,跟宇文青差不多。

        “既然如此……你们,便都去死吧!”

        兰恒面色一沉,随即身上仙元力暴涨而起,转瞬便化作了阵阵青色罡风,席卷而起,带起一片狂风涌向四面八方。

        宇文青和游白凤面色冷漠,无喜无悲,但手中仙器也凭空出现,身上仙元力涌动而出。

        显然,两人已是打算拼死与兰恒一战。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老师!”

        “老师!”

          伴随着两道黄莺般动听的声音传来,两道倩影,几乎在同时自云端之上踏空而落,转眼便到了宇文青和游白凤的身前。

        “段思凌!”

        兰季年盯着现身的其中一个女子,双眼放光,贪婪之色尽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