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72章 逼婚

第3372章 逼婚

        “真没想到……爷爷把雷师叔都给交上了。”

        兰季年盘腿坐在仙兽的背上,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旁的中年男子一眼,心里暗道。

        中年男子,名为‘雷振山’,是他爷爷兰恒门下的关门弟子,虽然只有千岁出头,比他大不了多少,但却已经是仙帝强者。

        而且,还是寒溟仙宗之内,实力仅次于他爷爷的仙帝。

        “雷师叔……我们寒溟仙宗之内,不只爷爷,便是其他长老也说,您日后有望成就封号仙帝。”

        兰季年看看雷振山,脸上挤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问道:“您有信心吗?”

        雷振山闻言,微微转头看了兰季年一眼,淡淡说道:“三千年内,我必在封号神殿得到自己的封号。”

        “我相信雷师叔。”

        兰季年小鸡啄米般点头,在雷振山的面前,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虽然,现在他的爷爷兰恒比雷振山强,但最多再过几百上千年,雷振山的实力,肯定还在他爷爷之上。

        而且,不管是他爷爷,还是他爹,因为是亲人,再强,也不可能伤害他,所以他没什么感觉。

        但,雷振山,虽然也不算是外人,但毕竟没有血缘关系。

        如果没有他爷爷,雷振山根本不会搭理他,甚至可能懒都懒得看他一眼!

        深吸一口气,兰季年想到一件事情,心里忍不住有些庆幸,“幸好这位雷师叔入门时间晚……要不然,寒溟仙宗宗主之位,不可能让我爹坐。”

        雷振山刚入兰恒门下,拜入寒溟仙宗没多久,兰恒便卸下了宗主之位,传给他儿兰孔轩。

        甚至于,寒溟仙宗之内,有不少人都怀疑:

        兰恒之所以急匆匆的卸任宗主之位,是因为担心他的弟子雷振山成长起来,夺走本该属于他儿子的宗主之位。

        如果他现在才卸任宗主之位,宗主之位肯定不可能是他儿子的,注定是雷振山的。

        兰恒实力虽然强,更是寒溟仙宗第一强者,但也不可能只手遮天,违背寒溟仙宗祖训,一意孤行打压比自己儿子出色的宗门弟子,决然让他儿子担任宗主。

        所以,他提前卸任。

        这样一来,还没成长起来的雷振山,自然没办法跟他儿子兰孔轩争寒溟仙宗的宗主之位。

        “哈哈……这一次,我兰季年,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妻子了。而且,还是一个领悟了空间法则,天赋超然的存在。”

        兰季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挑着喜担的六个人,心里一阵激动,这六个人喜担上挑着的东西,正是聘礼。

        虽然,东西都可以放进纳戒里面。

        但,为了衬托气氛,很多人去下聘的时候,还会搞一些类似的场面。

          “我那即将过门的妻子,天赋比雷师叔还高……日后的成就,未必会在雷师叔之下。”

        兰季年又偷瞄了雷振山一眼,心里暗道。

        云霓剑宗,距离寒溟仙宗算不上远,所以,寒溟仙宗的一行人,只花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抵达了云霓剑宗。

        “寒溟仙宗兰恒,带孙儿兰季年,前来云霓剑宗提亲!”

        云霓剑宗驻地之外,寒溟仙宗的一行人顿住身形,为首三人中的兰恒,率先开口,声音仿佛蕴含魔力,石破天惊般传遍云霓剑宗上下。

        顿时,云霓剑宗上下轰动。

        “寒溟仙宗的人?”

        “兰恒?那不是寒溟仙宗上一代宗主,寒溟仙宗之内的几位仙帝之一,号称寒溟仙宗第一强者的存在吗?”

        “他带他孙子兰季年来提亲?娶谁?那个兰季年,不是一个花花公子吗?这种人,我们云霓剑宗还有人看得上他?”

        “走!去看看!”

        “不错!我倒是要看看,哪个女弟子,胆子那么大,竟然敢嫁给兰季年!”

        ……

        云霓剑宗各处,一群长老、弟子纷纷踏空而起,带着好奇之心,向着驻地之外的方向行去。

        “该来的,还是来了。”

        正在自己的修炼之地修炼的云霓剑宗宗主宇文青,听到声音,叹息一声,虽然恨不得躲起来不见人,但却也知道躲没用,对方不会因此而善罢甘休。

        片刻,宇文青便离开了自己的修炼之地,向着声音传来处行去。

        半路上,宇文青便看到了破空而来的一个老妪,老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师叔。”

        老妪,正是宇文青的师叔,云霓剑宗的太上长老,游白凤。

        “今日,如果那兰恒真的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尽全力留下他孙子兰季年的性命!”

        游白凤的面色有些疯狂,就算今日云霓剑宗要被灭门,她也要对方付出代价。

        “明白。”

        宇文青的目光也带着嗜血之意,狗急尚且能跳墙,更何况是人?

        哪怕是普通人,一旦被逼急了,都可以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

        更何况是拥有一身神通的仙人?

        “宗主来了!”

        “太上长老来了!”

        当宇文青和游白凤联袂现身于云霓剑宗驻地之外的时候,早已到场的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也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她们并且毕恭毕敬的连声打招呼。

        两人,不只是云霓剑宗地位最高之人,更是云霓剑宗实力最强的两人,在云霓剑宗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见过兰老宗主。”

        “见过兰恒前辈。”

        在一群云霓剑宗长老、弟子的目视之下,游白凤和宇文青相继向来人行礼,同时两人看向老人身侧那个中年的目光,齐齐一颤。

        “没想到,这雷振山也来了。”

        游白凤传音给宇文青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雷振山,虽然成名不久,但在寒溟仙宗的几个仙帝中,名头之大,甚至直追兰恒这个寒溟仙宗第一强者。

        宇文青的眼中也带着几分绝望。

        今日到场的寒溟仙宗之人,要是只有兰恒一人,兰恒执意灭他们云霓剑宗的话,他们云霓剑宗拼命,或许还能拉兰恒之孙兰季年陪葬。

        可现在,有雷振山在,寒溟仙宗两大仙帝降临,他们云霓剑宗却又是别想伤到兰季年半根寒毛。

        “嗯。”

        兰恒淡淡扫了两人一眼,继而看向宇文青,开门见山说道:“你就是这一代的云霓剑宗宗主吧?”

        “今日之前,我已经派人跟你打过招呼,想来你也有所准备。”

        “将你的那个弟子段思凌叫出来吧。今日,聘礼到了,可以让她直接跟我们回寒溟仙宗。”

        “我们寒溟仙宗两大仙帝来接她,也算是给足了她面子。”

        兰恒一番话下来,云淡风轻,但语气带蕴含毋庸置疑,看向宇文青的的目光,仿佛吃定了宇文青一般。

        随着兰恒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

        “段……段思凌?”

        “思凌小姐,嫁给兰季年?天呐!真的假的?”

        “据我所知……前段时间,寒溟仙宗宗主亲自到访,找宗主求亲,正是想让他儿娶思凌师妹,但已经被拒绝了啊。”

        “难怪我说宗主和太上长老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看来,寒溟仙宗之人今天来,是来逼婚的!”

        ……

        云霓剑宗的一群长老、弟子反应过来以后,脸色齐齐大变,再次看向寒溟仙宗一行人的目光,也变得极其不善。

        “兰恒前辈。”

        宇文青摇头叹了口气,“说来也巧……前两天,我那弟子段思凌犯下弥天大错,已经被我逐出宗门。”

        “我派我师妹凤天舞去将她抓回来,但至今杳无音讯……您的孙……”

        宇文青话还没说完,便被兰恒怒声打断,“宇文青,你这小丫头片子,当老夫是三岁孩童?”

        “你这话,你觉得老夫会信?”

        兰恒一怒,仙帝气势席卷而出,顿时压迫得一些修为脚底的云霓剑宗弟子脸色大变,纷纷后退。

        “宇文宗主。”

        这时,兰季年开口了,眯着双眼说道:“我这一次来,很有诚意……我知道思凌师妹是你最心疼的弟子,但她要是嫁给我,我一定会心疼她的。”

        “嗯,我以前名声不太好,但我以后会慢慢改的。”

        兰季年虽然嘴上说得和善,但目光之中,却泛着一抹冷意,嘴角也适时的噙起一抹不屑之色。

        “所以,你还是将她叫出来吧。”

        “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们进去找她?”

        兰季年说到后来,深深看了宇文青一眼。

        “宇文青!”

        没等宇文青开口,兰恒已经怒斥出声,“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将段思凌叫来此地……一刻钟后,要是见不到她,每隔十个呼吸的时间,我杀你云霓剑宗一人!”

        兰恒这一番喝斥下来,显然是和云霓剑宗彻底撕破脸了。

        而他这话,顿时又是令得云霓剑宗众人脸色进一步大变,万万没想到这寒溟仙宗的仙帝如此霸道蛮横。

        这是要恃强凌弱逼婚?

        “兰恒前辈。”

        宇文青叹道:“你莫非以为我在骗你?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进我们云霓剑宗搜掠一番,看我那不肖弟子段思凌是否还在云霓剑宗之内。”

        “要是兰恒前辈您能找到她,大可直接将她带走,我们云霓剑宗绝不阻拦!”

        宇文青说道。

        “兰少宗主。”

        这时,游白凤也看向兰季年,嘴角泛起一抹讽笑,“你要是想娶段思凌,大可以自己去找她娶她。”

        “她,已经不是我们云霓剑宗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