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69章 云霓剑宗

第3369章 云霓剑宗

        寂灭天。

        寂灭疆域。

        云霓剑宗,是一个四品宗门,而且是一个纯女性宗门,门下只招收女性弟子。

        在寂灭天,仙人中的主流是剑仙。

        这,完全是受寂灭天天帝的影响。

        云霓剑宗,虽然只是一个四品宗门,但宗门内学剑的风气却仍然十分盛行,甚至门内有九成九以上的弟子是剑仙。

        咻!咻!咻!咻!咻!

        ……

        云霓剑宗的驻地,位于一片广阔峡谷之内,此时此刻,在峡谷一侧的半山腰上,阵阵剑啸声响起,如同一阵悦耳的音律。

        一道窈窕倩丽的身影,正在这峡谷一侧的半山腰山练剑,剑出如龙,凌厉非常,璀璨的剑芒,更是璀璨而夺目。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婀娜的身影立在一侧,看着眼前的女子练剑。

        这个立在一侧的女子,身穿一袭火红色长袍,容貌绝色,眸光如电,但当她看向练剑的女子之时,如电般的目光,却又是在刹那间变得温柔了下来。

        哗!!

        哗啦!!

        ……

        在半山腰一侧,有一个小瀑布,那练剑的女子身形动荡之间,很快便来到了小瀑布前面。

        咻!!

        一剑掠出,剑芒如同化作离弦之箭,落在瀑布之上,顿时令得瀑布水花四溅,巨响适时的传开。

        同一时间,溅起的水花,有一大部分,都向着练剑的女子呼啸而去。

        雷光电闪之间。

        练剑女子双眸一凝,随即握剑之手一震,剑上一股奇妙的力量传言开来,转眼笼罩周边一片小区域。

        而就在这一瞬间,在了练剑女子身周的一片小区域,空气停止律动,水滴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除了练剑女子本人以外,这一片小区域,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咻!!

        女子手中剑出如龙,在空中挥过,转瞬之间便将悬浮在空中的几十上百滴水斩成两半,而后空间仿佛恢复原样,成片水滴落下。

        空气,也恢复了律动。

        “思凌,你的时间法则的静止奥义又精进了。”

        不知何时,那立在远处旁观的女子,也跟了上来,眼看前者一剑斩断空中所有的水滴,忍不住赞叹道。

        “舞姨。”

        女子收剑而立,身穿一袭淡紫色连衣裙的她,容貌绝美,眉宇间带着几分英气,平添几分矛盾的魅力,大有巾帼之风。

        如果段凌天在这里,看到这个持剑女子,必然会惊讶的发现:

        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子,眉宇间和他有几分相似,而其它相貌特征,则是像他的妻子可儿。

        而这个女子,正是段凌天和可儿的女儿,段思凌。

        至于她口中的舞姨,便是凤天舞。

        现在,距离当初被神遗之地夏家三爷夏桀送离神遗之地,也已经过去了近三百年。

        当年,凤天舞和段思凌在被送离神遗之地以后,到了一个名为‘大荒位面’的世俗位面。

        因为两人在神遗之地,经受过神遗之地的天地灵气的洗礼,所以一身天赋脱胎换骨,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没多久,两人就离开了大荒位面,飞升到了诸天位面。

        当然,两人当时飞升的诸天位面,并非寂灭天,也不是玉皇天……两人,在那个诸天位面待了许久,直到凤天舞步入仙君层次,方才带段思凌离开那个诸天位面,来到寂灭天。

        之所以来到寂灭天,也是有原因的。

        当时,凤天舞正好听说了寂灭天前任天帝风轻扬回归寂灭天天帝宫,将新的寂灭天天地杀死,重新夺回天帝之位的事情。

        而据她所知:

        寂灭天天帝风轻扬,正是她的那位段大哥心中敬仰的‘师尊’,而且是他们在圣域位面的宗门七绝门昔日的门主。

        她的段大哥,后面继承了风轻扬的烟雨一脉,成为了七绝门烟雨一脉的隔代传人,也是唯一一个传人。

        “当初,那个将可儿掳走的云青岩,亲口说过……他,令人去对付风轻扬前辈,正因为风轻扬前辈给段大哥留下了传承,和段大哥有师徒之实。”

        也正因为这一点,凤天舞在来到诸天位面以后,听说风轻扬是被人逼进诸天位面七大凶地之一的修罗地狱后卷土重来,一时也意识到风轻扬十之八九是被云青岩派出去的人逼进的修罗地狱。

        而且,时间上完全对得上。

        那个时候,凤天舞便觉得,自己的那位段大哥,在寂灭天天帝风轻扬回归以后,很可能会被对方正式收入门下。

        在诸天位面,她想要找到她的那位段大哥,也只有这一条线索。

        正因如此,她在步入仙君,有了一定的自保实力之后,便来到了寂灭天,找了这个只收女性弟子的四品宗门‘云霓剑宗’拜入。

        在这里,一待就是百余年之久。

        现在,不管是凤天舞,还是段思凌,都已经相继成就‘仙王’。

        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大的进步,除了因为她们的天赋脱胎换骨以外,更多的也是因为他们在云霓剑宗得到了非常好的待遇。

        她们两人的天赋,放在云霓剑宗,也算得上非常之出色,甚至可以称之为妖孽、天才。

        现如今,段思凌被云霓剑宗宗主收为门下弟子,而凤天舞则拜入了云霓剑宗的太上长老门下。

        云霓剑宗,作为四品宗门,拥有一位封号仙皇。

        而那位封号仙皇,正是凤天舞的老师,云霓剑宗的太上长老。

        这些年来,两人在云霓剑宗过得倒也算不错,至少平安无事……毕竟,诸天位面,到处都是凶险。

        一百年前,凤天舞曾经请她的师尊带她前往寂灭天天帝宫,她想知道她的那位段大哥是否到了寂灭天天帝宫,入了那位寂灭天天帝门下。

        但,到了寂灭天天帝宫,那里的人,却又是并不知道她的段大哥的存在。

        而且,寂灭天天帝当时也不在天帝宫。

        “舞姨?在想什么呢?”

        看到凤天舞有些失神,段思凌好奇问道。

        这些年来,段思凌跟着凤天舞相依为命,早已将凤天舞视作自己的母亲、姐姐一般。

        可以说,段思凌跟她自己的爹娘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跟凤天舞在一起的时间长。

        “我在想……百年过去,也不知道,你爹他是否已经到了寂灭天天帝宫。”

        凤天舞回过神来,看着段思凌,如水般的美丽秋眸布满宠溺之色。

        这些年来,爱屋及乌之下,她完全将段思凌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有什么好东西,也是优先给段思凌。

        这也让段思凌的修为已经快要追上她……要不是段思凌懂事,经常态度强硬的拒绝凤天舞的好意,段思凌现在的修为,肯定还在凤天舞之上。

        “爹……”

        听到凤天舞的话,段思凌一时又是沉默了。

        当年,离开她爹的时候,她虽然还小,但也已经懂事,知道她爹长什么样,也知道她娘长什么样。

        “舞姨,我……我好想我爹和我娘!”

        沉默片刻之后,段思凌浑身上下剧烈颤抖,过了一阵以后,更是失态的扑进了凤天舞的怀里,失声痛哭。

        她至今不到三百岁。

        但,却已经两百多年没有见过她爹他娘。

        若非这两百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爹她娘,还专门画了画像,或许她爹她娘的模样,都已经被她给淡忘了。

        凤天舞轻轻拍着段思凌的背,一时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同时,也有些后悔主动提起她的那位段大哥。

        “哟?谁欺负我们家思凌丫头呢?”

        正当段思凌扑进凤天舞怀里痛哭失声的时候,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随即一个身穿一袭白衣,身姿妖娆的美妇人从远处御空而来,转眼就到了凤天舞和段思凌两人的身边。

        “师姐。”

        凤天舞和段思凌分开以后,连忙向来人行礼。

        而段思凌,也跟着向来人行礼,“老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云霓剑宗的宗主,宇文青,

        宇文青,除了是云霓剑宗宗主,也是云霓剑宗第二强者,一身实力之强,仅次于云霓剑宗的那位封号仙皇。

        “师姐,你有事找我们?”

          凤天舞问宇文青。

        宇文青还没来得及开口,有一阵迅疾的风啸声传来,随即一个身穿宽松黑袍,身材枯瘦,面容苍老而冷峻的老妪,跟着现身踏空而落。

        “老师。”

        见到来人,凤天舞躬身行礼,同时眉宇间带着几分疑惑,她的老师为何会和宗主一起过来?

        她来到云霓剑宗百余年,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

        “师叔。”

        “师叔祖。”

        宇文青和段思凌跟着向老妪行礼,宇文青目光深处闪过一抹黯然,而段思凌眼中也充满疑惑,显然和凤天舞一个心思。

        “老师,你和师姐一起来是?”

        凤天舞疑惑的看着她的老师,云霓剑宗第一强者,云霓剑宗太上长老,游白凤。

        游白凤,也是云霓剑宗的顶梁柱,是一位取得了封号的封号仙皇!

        “你说吧。”

        游白凤跟宇文青打了一声招呼,再次看向凤天舞的时候,浑浊的目光深处,俨然流露出几分不舍之色。

        而这,也令得凤天舞目光一凝,心里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