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66章 重临寂灭天

第3366章 重临寂灭天

        “岭主客气了。”

        面对薛云天的道谢,纪宇年摇头一笑,“小金这丫头,和我们龙族的两个小家伙交情莫逆,我们龙族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岭主是打算现在带她回去,还是暂时在我们龙族住下,过一段时间再回去?”

        纪宇年问道。

        身为万兽天龙族大长老,纪宇年自然知道血月岭在万兽天有不少仇人,其中不乏诸天级势力。

        一个诸天级势力,血月岭不惧。

        但,如果是几个实力不错的诸天级势力加起来呢?

        这一次,血月岭出了一只九幽弑神鼠,那些血月岭的敌对诸天级势力,必然会想方设法杀死九幽弑神鼠,以绝后患。

        他自问,如果他是血月岭的敌对诸天级势力的领袖,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灭杀九幽弑神鼠。

        “现在就回去。”

        薛云天说道。

        纪宇年说的这些,薛云天这个血月岭岭主,又岂会不知道?

        而在他看来,自己不能浪费太多时间在龙族,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小金给带回血月岭。

        “你带了几人?”

        纪宇年问道。

        “我们血月岭的两大护法,还有二长老、三长老。”

        薛云天说道。

        听到薛云天这话,纪宇年瞳孔微微一缩。

        而与此同时,段凌天的耳边,也适时的传来了小白的声音,“凌天哥哥,血月岭中,实力最强的便是这位血月岭岭主,血月岭两大护法,还有血月岭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

        “这血月岭岭主这次出门,可以说是将血月岭的中坚力量都给带出来了,剩下一个大长老坐镇血月岭。”

        小白的话,也让段凌天意识到了薛云天这一次来接小金,可谓是大张旗鼓,要不然也不会出动这么多强者。

        “带这么多强者?血月岭的敌人,有那么厉害?”

        段凌天问。

        “且不论那些实力一般的势力……便是在我们万兽天可以排名前列的诸天级势力,血月岭就得罪了不少。”

        “如天猿一族,如水凤一族,如鲲鹏一族……这三个势力,都是可以和血月岭齐名的势力,哪怕比血月岭差些,也差不到哪里去。”

        小白说道:“他们要是知道血月岭出了一只九幽弑神鼠,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小金杀死。”

        说到后来,小白的眼中,适时的浮起一抹忌惮之色,“九幽弑神鼠,一旦成长起来,太可怕了。”

        “当年的那位血月岭开山祖师,若非后来去了众神位面……现在的他,便是《诸天天帝榜》排名第一的那位天帝,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小白说道。

        “所以,那些血月岭的敌对势力,除非是一些只有一些小矛盾的……那些和血月岭有大矛盾的,都不会愿意血月岭出现九幽弑神鼠,让九幽弑神鼠成长起来。”

        小白继续说道。

        “他们……难不成就不担心血月岭的那位开山祖师找他们算账吗?”

        段凌天问道。

        在他看来,既然血月岭有已经成神的开山祖师,而且是九幽弑神鼠,那些血月岭的敌对势力,就不担心在毁了血月岭的第二只九幽弑神鼠以后,血月岭的那位开山祖师离开众神位面,回诸天位面,找他们算账?

          “这个他们自然不担心。”

        小白说道:“且不说血月岭的开山祖师未必会回来……就算会回来,他一般也不会插手诸天位面的事情。”

        “他一旦出手,将破坏规则,到时其它势力已经去了众神位面的强者回来,同样会对血月岭出手,为他们的后辈子弟报仇。”

        “冤冤相报何时了,而且众神位面回来的强者,都是神灵……他们一旦出手,血月岭或许会直接覆灭。”

        小白一番话下来,段凌天也是彻底醒悟,大家都有后台,也正因如此,有规则限制,谁要是先破坏规则,便会有灭顶之灾。

        “前辈。”

        在小金给段凌天和血月岭岭主薛云天两人介绍过彼此以后,段凌天第一次正面对薛云天说话。

        “嗯?”

        因为小金的关系,薛云天对段凌天也非常客气,没有丝毫架子,“凌天小兄弟,你有事?”

        “前辈,你带小金回去……可有十足把握?”

        段凌天开门见山问薛云天。

        薛云天先是一怔,随即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没人敢说有十足把握……毕竟,我也不确定那些势力,会派出多少人来截杀小金丫头。”

        “也就是说……如果来的人多,而且都是强者,前辈你们未必能安全将小金接回血月岭?”

        段凌天又问。

        “正常来说……把握不会低于九成。”

        薛云天说道。

        “九成?”

        段凌天摇了摇头,“前辈,你要是没有十成把握,我不希望小金跟你走。”

        “小金是我的妹妹,我不希望她有事,哪怕出事的概率很少。”

        段凌天面色郑重的说道。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薛云天说道:“但,小金既然已经进化为九幽弑神鼠,我们血月岭便必须让她待在血月岭里面,不得轻易留在外面。”

        “否则,谁也不敢说,她会不会在外面遇到危险。”

        听薛云天的话,显然是执意要带小金回去,哪怕要冒一些风险。

        “凌天哥哥。”

        这时,小金传音对段凌天说道:“可以的话……我不想回去。看岭主这架势,是打算在我回血月岭以后,软禁我呢。”

        段凌天没有回应小金,径自看向薛云天,说道:“前辈,你要是信得过我……我,有更大把握将小金送回血月岭。”

        “哦?”

        薛云天目光一亮,“什么办法?如果是让小金继续留在龙族,这方法虽然可行,但最后一切还是回到原点。”

        “不留在龙族。”

        段凌天摇头,“如果我没猜错,前辈带小金离开,应该也会通过龙族的诸天位面传送阵,传送到血月岭附近。”

        “但,那些想要在小金城站起来杀死她的人,却十之八九守在血月岭之外。”

        “我带小金走,虽然也是通过龙族的诸天位面传送阵离开,但却是要带他去其它诸天位面。”

        段凌天说道。

        “什么诸天位面?”

        薛云天一怔。

        “这一点,暂时不方便说。但,我可以向前辈保证,我会完好的将小金送回血月岭。”

        段凌天摇头说道:“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前辈你觉得呢?”

        薛云天沉吟片刻,摇头说道:“我信你是为了小金丫头好……但,你带她去别的诸天位面,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而且,你也说那些人会守在血月岭之外,你们就算要回血月岭,也必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回来。”

        薛云天一口气说完。

        “话虽如此,但他们难道能一直有那么多强者守在血月岭外?只要过一段时间,想必他们肯定会走不少人。”

        段凌天说道:“到了那时,我们传讯让前辈你率领血月岭一众强者出来接应,难道还怕那剩下的负责监视之人?”

        “而且,我可以跟前辈保证……小金跟着我,绝对不可能有危险。”

        段凌天信誓旦旦说道:“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定保她周全。”

        薛云天闻言,再次陷入沉默。

        说实话,段凌天的话,在一定程度上,他还是信的。

        但,他却不想冒险。

        哪怕自己冒险,他也不希望别人拿小金去冒险。

        “岭主。”

        这时,小金开口了,“我想跟着凌天哥哥一起离开龙族,后面再回血月岭。”

        在薛云天看向小金的时候,小金的目光,却又是异常的坚定,没有半分动摇,显得固执无比。

        最终,血月岭岭主薛云天虽然还是不太愿意,但小金这个当事人都坚持,他也只能答应下来。

        “凌天小兄弟,日后你将小金丫头安全送回血月岭,血月岭绝不会亏待你!”

        薛云天一脸认真的对段凌天说道。

          “前辈,你这话就见外了。”

        段凌天摇头,“我说过,小金是我妹妹……只要能帮她,任何事情,我都义不容辞,无关其它!”

        ……

        “凌天哥哥,我们去哪?”

        血月岭岭主薛云天离开龙族以后,段凌天也准备带幻儿和小金离开,至于小黑和小白,仍然被禁足,不得离开。

        哪怕知道小金是在跟着段凌天进炼狱战场以后,才进化的神兽。

        “寂灭天。”

        段凌天传音跟小金说了一声,便带着她和幻儿走上了龙族驻地之中的诸天位面传送阵,在小黑和小白不舍的目送之下离开。

        “寂灭天?”

        在小金愣神之际,她已经和段凌天、幻儿一起通过诸天位面传送阵,抵达寂灭天的寂灭疆域,抵达一个名为云台府的地方。

        云台府,是寂灭疆域中距离寂灭天天帝宫最近的地方。

        “孟川前辈,我到了。”

        抵达寂灭天以后,段凌天第一时间传讯给孟川。

        他之所以决定带小金来寂灭天,正是因为孟川去了万兽天,给他发了一道传讯,让他前去寂灭天天帝宫。

        还说,他们寂灭天的那位天帝,视他为真传弟子,且在多年前一直都在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