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45章 逃出生天

第3345章 逃出生天

        少年之时,段凌天就已经遇到了小黑和小白,那时候他们还只是两条比较特别的小蟒蛇。

        后来,几度辗转,他们都已经化形成人。

        再后来,在那世俗位面的天外秘境之中,他们和小金一起诡异失踪,在那之后,段凌天再没有他们的消息,有时候甚至在想,他们是不是已经遭遇不测。

        每一次,他都不敢往下想。

        至于小金,同样是他少年时遇到的一只小金鼠,陪伴了他很长一段时间。

        “凌天哥哥!”

        在段凌天和小黑刚刚分开的时候,一道金色身影掠来,扑进了段凌天的怀里,而那正是那身穿一袭金衣的年轻女子。

        “哈哈……小金都变大姑娘了。”

        段凌天哈哈一笑,同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小金的激动,以及看到小金脸上流淌而落的因为激动而流淌而出的泪水,连忙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安慰她,“傻丫头,重聚是好事,别哭别哭。”

        “小金,你抱够了没有?”

        不知何时,身穿一袭白衣的年轻女子,一开始显得恬静优雅,可在发现小金抱住段凌天半天不松手,一时又是忍不住蹙起眉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怎么?你也想抱凌天哥哥?不给你抱,就不给你抱!”

        听到小白的声音,小金破涕而笑,对着小白扮了个鬼脸,抱着段凌天的双手也变得更加用力。

        “哼!”

        小白轻哼一声,随即直接上前推开小金,抢了段凌天的半边怀抱,头靠在段凌天胸膛的时候,泪水也不由自主的滑落而下,“凌天哥哥,小白好想你……终于找到你了,呜呜……”

        眼前的一幕,看着不远处的美妇人,也就是龙族四长老也忍不住暗自感慨。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白这样。

        一直以来,小白在她面前,都表现的非常懂事,独立,阳光,平时别说掉眼泪,哪怕是稍微异样点的情绪都少有。

        她这才知道,原来小白还有这么一年。

        甚至于,就连那平时显得冷冰冰的小黑,在这个紫衣青年面前,也显得非常失态。还有那个古灵精怪的小金,同样如此。

        “难怪小黑和小白执意要姓段,不愿意跟着族中姓纪……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年轻人。”

        现在,纪凝云也已经知道,眼前这个让三个小家伙眷恋无比的紫衣青年,名为‘段凌天’。

        三个小家伙,之所以要姓段,十之八九就是因为他。

        “云儿,带他们走。”

        而就在这时,身为龙族大长老的碎元仙帝纪宇年开口了,直言对纪凝云说道:“我留下来,等那位无涯天天帝即可。”

        “说起来,我也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那个老朋友了。”

        “等我和老朋友叙完旧,便去找你们。”

        纪宇年说道。

        “好。”

        纪凝云应声的同时,看向三个小家伙和段凌天,“你们几个,要叙旧的话,换个地方继续叙吧。”

        “不要在这里打扰老头子和那无涯天天帝叙旧。”

        话音落下,也不见纪凝云有什么动作,一股圣洁的白色力量,如同黑暗中突然亮起的曙光,一经出现,仿佛令得周遭万物褪色。

        “走!”

        随着纪凝云一声轻喝,那个圣洁的力量,缠绕段凌天几人,带着他们远遁而去。

        “前辈,还请带上那位连秋前辈。”

        段凌天看向纪凝云,恭敬开口,同时看向远处的连秋。

        而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纪凝云的力量再次席卷而出,带上了连秋,后者连声向纪凝云道谢,“多谢前辈。”

          “裴大哥,你们也离开吧!”

        段凌天开口高声对裴元吉说道。

        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不管是裴元吉,还是另外五个之前被囚禁在万索牢狱的封号仙帝,纷纷动身离开。

        自始至终,天池宫的一群封号仙帝,只能眼睁睁看着,根本不敢阻拦。

        当然,当他们眼角的余光扫过立在不远处的那一道身穿暗金色长袍的身影的时候,脸上不约而同的浮现出阵阵浓浓的忌惮之色。

        至于凌空仙帝和水杖仙帝,同样不敢有任何动作。

          “该死!”

        “竟然让那个段凌天跑了!”

        雷英脸色难看至极,万万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段凌天还能逃出生天,一时间,他看向纪宇年的时候,眼中充斥着无以复加的恨意。

        当然,这恨意他只敢在纪宇年没看她这边的时候流露出来,如若纪宇年现在看过来,她只能低下头隐藏恨意。

        以纪宇年的实力,别说是现在身负重伤的她,哪怕是全盛时期的她,对上纪宇年,也必死无疑!

        甚至于,对方只需要一念,就能操控霸道的空间力量将她杀死!

        对方在空间法则上的造诣,甚至于直追一些擅长空间法则的诸天位面天帝,再加上他还能化身九爪神龙本体,哪怕对上各大诸天位面中实力垫底的那一类天帝,也有一战之力。

        片刻之间,不管是段凌天等人,还是裴元吉等人,便已经远遁离去,影子都没剩下一道。

        天池宫宫主,孟尝仙帝游丰玉,刚才一直在恢复伤势,花费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将伤势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看向纪宇年的脸色非常难看。

        “纪长老,你庇护那段凌天也就罢了……其他人,你为何也要插手,多管闲事?特别是那个无尘仙帝裴元吉,当年是我外公亲自将他囚禁在万索牢狱之内,你放走他,是想把我外公往死里得罪吗?”

        游丰玉沉声质问道。

        听到游丰玉的话,纪宇年淡淡扫了他一眼,“我这一次现身,只为救段凌天……其余人,与我何干?”

        “当然,你要理解成我救了他们也行。”

        纪宇年说到后来,一脸的无所谓。

        听到纪宇年这话,天池宫的一群封号仙帝,自然是被气得差点吐血……听这纪宇年的意思,竟然是没打算庇护其他人?

        不过,现在,已经过去一刻钟的时间,就算他们再想去追其他人,也是晚了,不可能追上。

        ……

        “龙族四长老,凝云仙帝?”

        虽然,在美妇人出手带他和小黑、小白、小金和连秋一起离开的时候,段凌天便猜到她也是一位封号仙帝。

        只是,却没想到,对方还是龙族四长老。

        万兽天龙族,虽然是无涯天天池宫、寂灭天天剑岭一般的诸天级势力,但,它的强大,却不是后者所能比的。

        甚至于,像天池宫、天剑岭那个级别的诸天级势力,哪怕十个一起上,也不可能是一个龙族的对手。

        龙族,放在诸天位面的所有诸天级势力中,都是排在前列的存在,哪怕是一般诸天位面天帝,也不敢轻易招惹龙族。

        龙族之中,摆在明面上的,便有十几位封号仙帝,而且最弱的封号仙帝,实力都不会比他在天池宫的那位老师徐朗差。

          甚至可能更强。

        毕竟,龙族的封号仙帝,都是可以化身为九爪神龙的存在。

        最重要的一点:

        在各大诸天位面之中,据说有一个诸天位面的天帝,也是龙族之人,出自于龙族。

        现在,他虽然自立门户,拥有自己麾下的天帝宫势力。

        但,一旦龙族有事,他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而且,那位存在,论实力,在各大诸天位面的天帝之中,也能排进中上游……而无涯天的那个天帝,势力在一群天帝中,好像只能排在中下游。

          “凌天哥哥,我们去万劫剑宗,听说你身边还有位幻儿姐姐……她人呢?”

        小金好奇问道。

        “她在圣域位面等我。”

        段凌天微笑说道。

        “这位连秋前辈,正是幻儿的父亲。”

        紧跟着,段凌天又看向连秋,介绍说道,同时不忘跟连秋介绍三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小家伙,“连秋前辈,他们是我的弟弟妹妹,我在世俗位面,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他们。”

        “嗯。”

        连秋面带微笑,因为自己的妻子是幻狐,所以,他对仙兽有一种特殊的好感。

        “小黑,小白,小金……当初,在圣域位面的天外秘境,你们遇到了什么事?”

        段凌天好奇问道。

        当初,三个小家伙进天外秘境,正是为了找他,可当他离开以后,却也没见它们出来,且从此它们便杳无音讯。

        “凌天哥哥,那个时候,我们被带去了万兽天。”

        小白开口,将当年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说到她和小黑一起去了龙族,小金则去了血月岭。

        还有这些年来的经历。

        “愿意为我们现在的实力,肯定比凌天哥哥你强……可今天却发现,我们还是不如你。”

        小金苦笑说道。

        刚才,他们和那位龙族大长老纪宇年早就来了,一直隐藏在云端之上观战,所有也是亲眼目睹了段凌天击败一个封号仙帝的情景。

        当然,因为距离太远,别说段凌天非常隐晦的动用五行神灵的力量,就算不那么隐晦,龙族大长老纪宇年也发现不了。

        所以,听到小金的话,段凌天倒是不担心自己体内的五行神灵暴露。

        “幸好那位龙族大长老及时出手……要不然,我肯定已经施展出了五行神灵的力量。”

        想到先前面对凌空仙帝、爆炎仙帝和水杖仙帝三大封号仙帝的一幕幕情景,段凌天至今还有些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