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38章 《西游记》?渊源?

第3338章 《西游记》?渊源?

        嗖!嗖!嗖!嗖!嗖!

        ……

        随着天池宫宫主游丰玉话音落下,天池宫的一众封号仙帝,纷纷动身而出,直掠游丰玉为他们安排的目标而去。

        而段凌天等人,除了段凌天、裴元吉和连秋站在一起,其他人,也都纷纷动身而出,迎战他们的对手。

        无情仙帝雷英,玄天仙帝李玄天,现在都冲着段凌天三人而来。

        当然,雷英的目标是段凌天,而李玄天的目标是是裴元吉,只是因为段凌天和裴元吉在一起,所以两人才会一起冲杀上前。

        “来得好!”

        而裴元吉,也好像知道雷英的目标是段凌天,一出手,虚空之中一根根土黄色的柱子呼啸而出,转眼交织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囚笼,将雷英困在里面。

        然后,才迎接来势汹汹的玄天仙帝李玄天。

        “裴元吉,你自顾不暇,还想帮段凌天?”

        雷英冷笑出声之时,身上雷电力量呼啸而出,如同化作一条条雷龙,横冲直撞,意图击碎裴元吉对她的束缚。

        然而,裴元吉出手,所形成的束缚,又岂是她说能击碎就能击碎的?

        再怎么说,裴元吉的实力,比之天池宫宫主游丰玉,都还要强大几分,即便要应付玄天仙帝,但同时困住雷英这个无情仙帝,对他来说没什么难度。

        所以,雷英虽然拼命想要击碎裴元吉的束缚,她也全力出手,但她的力量,却也只是让那土黄色柱子交织的球笼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或许,继续这样下去,她最后还是能破笼而出。

        但,却需要不断的时间。

        “哼!”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雷英面色难看,继续催动手里先前就已经取出的那件帝品仙器,连连出手。

        轰!!

        轰隆隆!!

        ……

        无数璀璨的紫色雷电,交织成各种力量,以各种角度,向着裴元吉施展的囚笼束缚而去,紧随而来的,是阵阵天雷滚滚般的巨响。

        很显然,雷英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击破这囚笼束缚。

        “裴大哥束缚雷英的手段,竟然……竟然是三种土系法则奥义的融合以及另外三种土系法则奥义的融合?”

        见识到裴元吉出手束缚雷英的手段以后,段凌天忍不住咂舌,难怪这位裴大哥的实力比天池宫宫主游丰玉还强。

        就这等法则奥义手段,一些诸天位面领悟的法则奥义,也莫过于此。

        只不过,那些天帝领悟的法则并非土系法则。

        同样的法则领悟,放到不同的法则上,所代表的含义,又是完全不同。

        就拿裴元吉的法则领悟来说。

        这份法则领悟,放在土系法则之中,肯定是最弱的,当然,防御无敌,这一点从无涯天天帝都没办法破掉裴元吉的防御,便不难看出来。

        然而,这份法则领悟,要是放在四大至高法则中的任何一种法则上去,却足以让裴元吉拥有胜过不少天帝的实力。

        而即便是换作五行法则中的其它主攻主速法则,这份法则领悟,也足以让裴元吉拥有堪比一般天帝的实力。

        哪怕换作五行法则中比较中庸的法则,如水系法则,木系法则,也足以让裴元吉的实力提升一个层次。

        土系法则,终究是太过于无力。

        嗡!嗡!嗡!嗡!嗡!

        ……

        玄天仙帝李玄天,作为天池宫内公认的实力仅次于天池宫宫主游丰玉之人,手段自然了得。

        他领悟的,乃是毁灭法则,一出手,阵阵滚动的仙元力,便融合毁灭元素,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掠裴元吉而来。

        锵!锵!锵!锵!锵!

        ……

        然而,李玄天的实力虽然不错,再加上领悟的是毁灭法则,擅长攻击,但裴元吉的防御,连无涯天天帝都破不了,更何况是他?

        即便裴元吉现在要分心束缚雷英,却仍然能轻松抵达李玄天的攻势。

        另外,在抵挡李玄天攻势的同时,裴元吉信手拈来,直接将雷英好不容易在囚笼束缚上留下的裂缝补全。

        “裴元吉!!”

        见此,雷英差点被气得吐血,因为这意味着她又要从头再来,重新开始化解裴元吉对她施展的囚禁束缚。

        “看来,我还是太小看裴大哥的实力。”

        眼见裴元吉一人独战两个封号仙帝,丝毫不落下风,甚至有空观望其他封号仙帝交手,段凌天也是忍不住暗自咂舌。

        眼前的一切,只发生在片刻之间。

        当段凌天回过神来的时候,其他人,除了天池宫宫主游丰玉和玉虹仙帝孟川彼此对峙而立,都还没出手以外,其他人都已经交上了手。

        嗤!嗤!嗤!嗤!嗤!

        ……

        幽寒仙帝,乃是天池宫九大封号仙帝中仅有的三个女子之一,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女子。

        她身穿一袭黑色长袍,一头长发如瀑,清秀的面容绽放出清冷气质,眸光凌厉,身形动荡之间,一片黑色的力量在空中划过,直掠玄冰仙帝玄冰而去。

        “这是……”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瞳孔微微一缩,“是……黑暗法则?”

        法则,除了四大至高法则和五行法则以及其衍生法则以外,还有其它脱离于至高法则和五行法则之外的法则。

        黑暗法则,是其中一种。

        除了黑暗法则以外,还有光明法则,以及毁灭法则。

        幽寒仙帝现在所施展的,正是黑暗法则,一经破空而出,仿佛领的她和玄冰仙帝玄冰交手的那一片小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

        至少,在玄冰眼前的世界里,一切都化作了黑暗。

        而在外界之人的眼里,玄冰和幽寒仙帝交手之地,却又是被一片朦胧的黑暗所笼罩。

        “早就听说,天池宫的幽暗仙帝,以黑暗法则的黑暗领域奥义为基础,结合出数种黑暗法则奥义融合……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黑暗之中,玄冰仙帝的声音,也适时的响起。

        同时,阵阵刺骨的寒气,自那一片黑暗中掠出,伴随而来的,还有阵阵不断交锋的声音。

        轰!!

        轰隆隆!!

        ……

        阵阵滚动的气浪,伴随着彻骨的寒意,席卷开来。

        “出本体吧。”

        幽寒仙帝的声音,清冷无比,“否则,你不是我的对手。”

        “如你所愿!”

        玄冰仙帝的声音,跟着响起。

        正当幽寒仙帝和玄冰仙帝交手,二者白热化般交锋的时候,其余封号仙帝,也都交上了手。

        段凌天在天池宫的老师,青原仙帝徐朗,对上了白鹿仙帝柯白鹿。

        一开始,两人交手势均力敌。

        但,到得后来,却又是徐朗占据主动,完全占据上风。

        不过,即便徐朗占据上风,柯白鹿放弃主动,转为被动,却还是凭借土系法则的防御,轻松抵御徐朗的攻势。

        白鹿仙帝柯白鹿,之所以会被囚禁在万索牢狱,正是因为他的防御连天池宫宫主都难破。

        “呼~~”

        看到徐朗和柯白鹿僵持在一起,段凌天松了口气。

        同时,段凌天看向其他人,却见摩云仙帝滕雄霸和龙武仙帝顾长江战得火热,甚至一度压制顾长江。

        另外,金花仙帝薛金华,也和烟波仙帝战得不分上下。

        嗖!!

        正当段凌天的注意力在四处游走之时,他很快便又看到,一个身材修长,容貌普通,眸间闪烁着狼性光芒的青年男子,一个闪身,化作一团火焰,直掠摩云仙帝滕雄霸而去。

        顿时,滕雄霸也只能化攻为守,抵御两大封号仙帝的攻势。

        “啸天仙帝,杨啸天?”

        天池宫的九个封号仙帝,段凌天虽然有几人没见过,但没见过的几人中,另外几人的外貌特征却很有特点,一眼就能认出来。

        只有眼前之人,是段凌天通过排除之后,确认的对方的身份。

        “出来吧。”

        段凌天念头一动之间,唤出两头狞龙,助战摩云仙帝而去。

        而他自己,也动身紧随两头狞龙而去。

        只剩下连秋待在裴元吉的身边,面露苦涩笑容,他虽然有着接近封号仙帝的实力,但这种封号仙帝的大战,他却根本插不上手。

        “段凌天,听孙兴说……那也是炎黄位面飞升上来之人?而且,也是炎黄星的人?”

        段凌天驾驭着两头狞龙前来助战摩云仙帝,让摩云仙帝能一边防御,一边反攻的时候,一道传音,适时的传入段凌天的耳中。

        同时,段凌天发现那啸天仙帝杨啸天手上的动作减缓,有所留手,目光也适时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是。”

        段凌天应声的同时,看向杨啸天的目光之中,也带着几分惊奇之色,“啸天前辈,你知道炎黄星的小说《西游记》吗?”

        “《西游记》?”

        听到段凌天的话,杨啸天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孙兴说,你好像是迟他几百年出声的炎黄星之人……难不成,那《西游记》都传到你们那个时代去了?”

        “前辈,你……你知道《西游记》?”

        段凌天愣住了,他原来也就随口一问,没想到杨啸天真的知道。

        “当然知道。甚至于,那《西游记》,跟我也算有些渊源。”

        杨啸天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缅怀之色,“那《西游记》的诞生,跟我随我留下的传承一起留下的一些手札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