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22章 独孤武现身

第3322章 独孤武现身

        “是。”

        眼前的中年男子,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可在这一瞬之间,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又是让段凌天感觉有些压抑。

        至少,对方的实力,在过去死在他手里的封号仙帝杀手独孤文之上。

        “感觉他的实力,应该在天池宫玄天仙帝那个层次……比老师还要强上几分。”

        段凌天暗道。

        而他现在心中所想的老师,正是他在天池宫的老师,青原仙帝徐朗。

        当然,眼前的这个玉虹仙帝,跟天池宫宫主游丰玉比起来,却又还是差了一些。

        “我乃天帝大人麾下玉虹仙帝,孟川。”

          中年男子看着段凌天,朗声开口,“天帝大人前段时间有事外出离开了,你找他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外出了?”

        段凌天一怔,随即连声说明来意,“我这次来找风轻扬前辈,是想请他帮我一个忙。”

        “有事找天帝大人帮忙?”

        孟川眉头一挑,继而淡淡说道:“我倒是可以传讯联系天帝大人……但,如果想让我传讯,还得先确认你一下你的身份。”

        “你说你在世俗位面得到了天帝大人的传承,应该可以证明吧?”

        说到后来,孟川又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言下之意,无非是让段凌天证明他得到了风轻扬的传承。

        “当然可以。”

        段凌天点头,随即一念之间,已经很久没有施展过的《无上心剑》内他施展了出来,剑心延伸出阵阵凌厉的剑意,铺散开来,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

        “《无上心剑》?”

        孟川目光陡然亮起,虽然眼前的紫衣青年施展的《无上心剑》远不如那位天帝大人所施展的《无上心剑》,但确实和那位天帝大人施展的《无上心剑》同出一源。

        “看来你确实是天帝大人在世俗位面的传人。”

        孟川点了点头,继而又道:“说吧。你找天帝大人,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现在,孟川对段凌天说话的时候,也客气了许多。

        因为,据他对他们天帝大人的了解,如果眼前之人真是天帝大人的传人,天帝大人对他肯定有不一般的情感。

        因为,他们天帝大人,至今没有收过一个正式弟子。

        “我来找风轻扬前辈,是想让他帮忙……”

        虽然风轻扬不在,但眼前之人既然能联系上风轻扬,所以段凌天也没有隐瞒,将自己的来意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天池宫?救两个人?”

        听完段凌天的话,孟川点了点头,“虽说那天池宫宫主和无涯天天帝关系密切……但,就算是那无涯天天帝,现在见了我们天帝大人,也要礼敬几分。”

        片刻,孟川发出了一道传讯,“我已经给天帝大人发出了传讯……你稍等片刻。”

        只是,一刻钟过去,一个小时过去,孟川却仍然没有等到回信。

        最后,他又传讯给他的大哥,孟罗。

        孟罗,天莽仙帝,也是寂灭天天帝风轻扬麾下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是诸天位面封号仙帝中第一梯队的存在。

        论实力,不比诸天位面各大诸天级势力的领袖弱。

        孟川之所以给他的大哥孟罗传讯,是因为这一次他们寂灭天天帝宫的那位天帝大人,是带着他的大哥孟罗一起出去的。

        不过,给他的大哥孟罗发出传讯之后,孟川却发现,便是他的大哥孟罗也没传讯回来。

        “不管是天帝大人,还是大哥……都没传讯回应。看来,他们现在有要紧事在办。”

        “又或许,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收不到传讯。”

        一念至此,孟川看向段凌天,摇了摇头,“段凌天,不管是天帝大人,还是跟着天帝大人离开的我的大哥,都没有回我的传讯。”

        “他们现在十之八九是在收不到传讯的地方,或是无暇回应我的传讯。”

        孟川说到后来,微笑对段凌天说道:“这样,我随你走一趟天池宫。如何?”

        前面,听孟川说风轻扬不在,以及没回传讯,段凌天还有些失落。

        现在,听到孟川所言,他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孟川前辈……此话当真?”

        “我玉虹仙帝,向来一言九鼎。”

        孟川微微一笑,“你既然是天帝大人在世俗位面的传人,至少也算是他的半个正式弟子。”

        “天帝大人不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你既然找来了,想必事情挺急的,我便随你走上一趟。”

        孟川说道。

        “多谢孟川前辈。”

        段凌天连忙道谢,而一旁的孟浩轩,眼见孟川愿意帮忙,目光顿时也亮了起来。

        毕竟,段凌天这一次找他们寂灭天的那位天帝帮忙,是为了救他的大师兄。

        ……

        段凌天独自一人去的寂灭天,返回无涯天的时候,却又不再只是一人,身边多出了另外一人。

        寂灭天天帝宫的封号仙帝,玉虹仙帝,孟川!

        “孟川前辈。”

        路上,段凌天想起了一件事情,对孟川说道:“如果可以,还请你在不暴露我的情况下,让天池宫宫主放人。”

        原本,段凌天是打算和孟川一起去找天池宫宫主。

        但,转念一想,如果孟川愿意代表寂灭天天帝宫出面,让天池宫放人,提不提他都无所谓。

        如果提他,他和他的老师徐朗,还有那几位师兄师姐,势必会渐行渐远。

        如果不提他,一切都能保持原样,就算他要离开天池宫,和徐朗等人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变。

        “没问题。”

        孟川一口答应了下来,根本没去在意段凌天这样说的原因。

        现在,他只知道:

        这个青年,十之八九就是那位天帝大人曾经随口跟他大哥提起过的那个世俗位面的传人。

        当然,他只是听他大哥随口提起过一次,具体的事情并不清楚。

        但,即便如此,也不影响他亲自跟对方过来帮忙。

        就算这个青年不是那人,但确实是懂得他们天帝大人的《无上心剑》之人。

        而《无上心剑》,哪怕是他们天帝大人的那两个记名弟子都不会。

        到了天池宫附近,段凌天跟孟川互换了一下魂珠,便准备回天池宫。

        “段凌天!”

        而就在这时,在不远处的虚空之中,一道身影宛如鬼魅般出现,赫然是一个年迈老人。

        “独孤武?”

        几乎在对方出现的瞬间,段凌天便认出了对方,赫然是那不灭仙帝独孤武。

        当初想要杀他的两个封号仙帝杀手之一。

        不灭仙帝,百变仙帝,后者已经死在他的手里,前者却仍然存在于这世间。

        只是,段凌天却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对方。

        “这个独孤武,明摆着是在外面堵我……不过,他怎么会知道我离开了天池宫驻地?”

        脑海中灵光一闪的同时,段凌天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过,不难猜到是谁告知独孤武他离开天池宫之事。

        “雷俊!”

        除了雷俊,他真的想不通,有谁会一直盯着他是否离开了天池宫。

        而如果不是雷俊,换作别人盯着他离开了天池宫,也跟独孤武没有任何关系。

        “孟川前辈。”

        眼见独孤武出现,段凌天连忙传音对孟川说道:“这个老人,是一个封号仙帝,人称不灭仙帝,是我们无涯天的封号仙帝杀手。”

        “他是来杀我的。”

        段凌天说道。

        听到段凌天的话,孟川目光一闪,继而直接踏空而出,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剑。

        刹那之间,在孟川的身上,阵阵凌厉的气息铺散开来,更令得虚空震荡,一道道剑纹缠绕在他的体表,若隐若现。

        “这股气息……”

        这时,段凌天发现,孟川手中出现那柄剑之时,跟之前的他,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同时,感受到孟川身上的气息,他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孟川。

        孟川的实力,恐怕还在天池宫的那个玄天仙帝之上,就算还是不如天池宫宫主游丰玉,肯定也差不了多少。

        “你是何人?”

        眼见孟川拦在段凌天的身前,取出一柄帝品仙剑,浑身上下散发出凌厉气息,独孤武瞳孔微微一缩。

        “阻你杀他之人。”

        孟川淡淡说道。

        而听到孟川这话,独孤武的脸色瞬间一变,眼中寒光四射,“阁下,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淌这浑水。”

        “这个段凌天,杀了我兄弟,今日,我杀他,是为我兄弟报仇!”

        独孤武沉声说道。

        “那就请赐教吧。”

        孟川话音落下的瞬间,在他的身体周围,阵阵湛蓝色的力量席卷而出,显然他领悟的正是水系法则。

        不过,当凌厉的剑气,与这融合了水系法则的融合在一起,铺散开来之时,在烈日的照耀下,孟川身体周围的力量,又是如同化作了一片碧玉之色。

        而那一道道铺散四射的剑芒,也如同玉虹一般席卷而出。

        玉虹仙帝。

        现在,段凌天却又是觉得,孟川的封号,跟现在的他相得益彰,没有半分违和之感。

        要知道,先前,听到孟川的封号之时,他还在想,‘玉虹’这个封号,应该更适合女人吧?而现在,他却不那样想了,只觉得那个封号非常适合孟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