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304章 对决之日

第3304章 对决之日

        “韩云锦?”

        听到徐朗的话,雷英不由得一惊,“确定吗?”

        “不确定的话,我敢乱说吗?你我相识多年,应该了解我的为人。”

        徐朗说道。

        “那个韩云锦,不是在一年后就要和你那七弟子进行生死对决吗?”

        雷英问道。

        “估计是没有把握,才出此下策吧。”

        徐朗说道。

        ……

        和徐朗交流了一番以后,雷英目光闪烁不定,继而摇了摇头。

        “母亲,怎么了?”

        雷俊正好在雷英这边,看到雷英如此,忍不住问道。

        而事实上,现在的雷俊,心情也非常不好,因为他前段时间发现那独孤文死了。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却又是因为,独孤文放在他这里的魂珠,碎裂了。

        “刚跟徐朗传音完,他跟我说他们被百变仙帝独孤文和不灭仙帝独孤武截杀的事情。”

        雷英说道:“那个段凌天,被人盯上了……徐朗那边,怀疑是韩云锦请那独孤文和独孤武出的手。”

        雷俊是雷英的儿子,而且还是独子,所以,在雷俊的面前,雷英自然是没什么可隐瞒的。

        雷英并没有注意到,在她提起徐朗怀疑韩云锦的时候,雷俊的瞳孔不自觉的微微缩了一缩。

        “那他们是如何脱险的?”

        雷俊好奇问道。

        他本以为,独孤文应该是在对段凌天等人出手之前,被人杀死的,却没想到,是在对段凌天出手以后。

        顿时,他一颗心都沉了下来。

        “正好铜山仙帝郑玉义也带着弟子去封号神殿,刚离开不久,被他叫过去帮忙了。”

        雷英说道:“后来,好像是有一个带着孙女去封号神殿的封号仙帝,也认识独孤文和独孤武,而且好像有仇,加入了对两人的围攻。”

          “原本,徐朗和郑玉义联手,都不是那独孤文和独孤武的对手……不过,那个封号仙帝的实力却很强,加入后不久,就杀死了独孤文。”

        “不过,却被独孤武逃了。”

        雷英一口气说完。

        “这么说来……那个段凌天,运气倒是不错。”

        雷俊言语之间,目光深处,又是适时的闪过了一道寒芒,一闪即逝。

        “确实不错。”

        雷英点头,“要不然,两个封号仙帝都保不住他的性命……不过,这件事也难办,他们虽然怀疑,乃至确认是韩云锦,但却没有任何证据。”

        “不过,徐朗说了,他后面会仔细查找证据……真没想到,那韩云锦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还找杀手去杀段凌天。”

        说到后来,雷英又忍不住摇头,目光深处,更适时的流露出几分鄙夷之色。

        “母亲,这件事,还不一定是韩云锦干的,只不过是他们的怀疑而已。”

        雷俊说道。

        “不是怀疑。”

        雷英摇头,“徐朗说,那个后面出手的封号仙帝,杀死独孤文以后,得到独孤文的纳戒。”

        “当时,徐朗就让他看看独孤文的纳戒里面是否有魂珠。”

        “结果,独孤文的纳戒里面有三枚魂珠……其中一枚魂珠,被徐朗的四弟子认出来,确认那是韩云锦的魂珠。”

        “你也知道,徐朗的四弟子温婉儿,以前和韩云锦是情侣,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熟悉韩云锦的灵魂气息也正常。”

          雷英说道。

        “魂珠?”

        雷俊瞳孔微微一缩,他知道,那三枚魂珠之中,肯定有一枚魂珠是他的。

        当初,是他先给独孤文自己的魂珠。

        后面,韩云锦觉得也想跟独孤文保持联系,便又招呼独孤文一声,和他互换了魂珠,他们两人才离开。

        “怎么?”

        雷英发现自己儿子的不对劲,一时忍不住疑惑问道。

        “没什么。”

        雷俊摇头,同时暗自深吸一口气,对雷英说道:“母亲,我才想起有些事要去办……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不等雷英回应,雷俊便离开了。

        离开的同时,他发出一道传讯给韩云锦,“韩云锦,独孤文,曾经现身于段凌天的面前,要杀他……但,最后却死在了段凌天的面前。”

        “我们都猜错了……那个独孤文,并在死在找段凌天之前。”

        雷俊这一道传讯,到了韩云锦那里,令得韩云锦也有些发懵,“这是怎么回事?既然独孤文现身于段凌天面前,为何不只没得手,还死了?”

        “因为……”

        紧跟着,雷俊将他从他的母亲雷英那里得知的一切告诉了韩云锦。

        而韩云锦听完以后,沉默了一阵,才道:“就算他们知道独孤文手里有我的魂珠,知道是我找的独孤文和独孤武……但,他们却也没办法以那位证据,指证我。”

        “这个我知道……我现在就担心,我的魂珠,是否落入了他们的手里。”

        雷俊说道:“你的魂珠被认出来,是因为温婉儿熟悉你的灵魂气息,我的魂珠,他们一时半会肯定认不出来。”

        “没留在他们手里,也就算了……要是留在他们手里,我担心迟早有一天会暴露。”

        雷俊继续说道。

        “那又如何?就算暴露,他们也不能以那个证据指证你。”

        韩云锦无所谓的说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韩云锦,我跟你不一样。”

        雷俊说道:“要是这件事被幻儿师妹知道,以她对那段凌天的在乎,就算没了段凌天,她也未必会接受我。”

        “就算要让段凌天死,也不能让她知道跟我有关。你明白吗?”

        雷俊说出他的顾虑。

        “行了,知道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等一年后的天骄台一战,我帮你将那段凌天杀了。”

        韩云锦说道:“不过,如果这个任务就此作罢,我们是否能向活下来的那个独孤武要回我们付出的代价?”

        “你在做梦吧?”

        雷俊讽笑道:“你觉得这可能吗?且不说那些东西,可能都在独孤文的身上,现在已经被人夺走。”

        “就算没被人夺走,独孤文死了,你上门去找独孤武要那些东西……你觉得,独孤武要是一怒之下,会不会将你干掉?”

        雷俊的话,吓得韩云锦的脸色也微微阴沉了下来,“既然如此,我们不退……但,还是要找他问问,任务是否继续。”

        “就算要找,最好还是等一段时间……现在,你已经被徐朗盯上了。”

        雷俊提醒说道。

        “再等……我和那段凌天的天骄台之战就开始了。”

        韩云锦沉声说道。

        “那也没办法……除非你想早点死。要是你去找独孤武,一旦被徐朗找到证据,不等天骄台之战,你就已经死了。”

        “勾结外人,残骸同门,在天池宫是大罪……一旦罪名坐实,哪怕是你的师尊,玄天仙帝,也救不了你!”

        雷俊说到后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冰冷了下来。

        一旦韩云锦乱来,说不明还会拖累他。

        现在,他好歹只是担心自己的魂珠会被发现,可一旦韩云锦罪名坐实,说不定为了减轻罪名,将他给供出来。

        听到雷俊的话,韩云锦沉默良久,方才开口,“我知道分寸……如果没有不被发现的十足把握,我不会离开天池宫。”

        随着韩云锦这一开口,他发现,他的这话,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就好像有魔咒一般。

        每一次,他想出门,都会发现,要么徐朗在附近,要么徐朗门下弟子在附近。

        除了温婉儿和徐朗门下大弟子没有出现过以外,徐朗门下的弟子,包括段凌天在内,仿佛轮流在监视他。

        见此,韩云锦自然不敢贸然离开。

        最后,他干脆放弃了。

        因为,现在,距离他和段凌天上天骄台一决生死的日子,也只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

        只是,韩云锦放弃,徐朗门下弟子却没放弃。

        仍然在盯着韩云锦。

        一直……盯到韩云锦和段凌天登上天骄台,一决生死之日!

        当然,后面的两个月时间,主要由胡湄、欧阳齐飞和洪飞三人负责监视,段凌天没再现身。

        虽然,他们对段凌天有信心,但在天骄台上,却是不能借助狞龙的力量的。

        所以,他们还是希望段凌天能好好磨合那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战韩云锦!

        到了段凌天和韩云锦生死决战这一日,一大早,天骄台周围便围满了人,都是提前过来占位置的天池宫弟子。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玄天仙帝门下大弟子韩云锦,战青原仙帝徐朗门下七弟子段凌天!”

        “那段凌天,可是我们天池宫的新秀,据说现在不到三百岁,一身实力便非常了得。”

        “敢和韩云锦立下生死之约,肯定有两把刷子。”

        “那倒也不一定。上一次,他们立下生死之约的时候,我也在场,没准是段凌天故意吓唬韩云锦,最后却没想到韩云锦答应了和他的生死之约,最后他不可能拒绝,只能赶鸭子上架。”

        “不管两人谁强谁弱,今日一战,自然可以见分晓!”

        “那边有人开设赌局,我们过去赌一把……虽然韩云锦的赔率有些低,但我还是押他!”

        “我也押他!”

        ……

        天骄台周围,一大清早,正主还没来,便如同菜市场一般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