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97章 神相法身,松柳神树!

第3297章 神相法身,松柳神树!

        作为无涯天的封号仙帝杀手,独孤武和独孤文也不是针对谁的任务都接。

        一些没什么背景,且没什么关系网的散修封号仙帝,他们敢杀。

        但,换成是徐朗这样的背后是诸天级势力天池宫的封号仙帝,他们却不敢杀,因为他们也怕激怒天池宫。

        杀死天池宫的寻常弟子,哪怕是最出色的天骄弟子,也最多激怒那个天骄弟子身后的封号仙帝。

        可要是杀死天池宫的封号仙帝,却又是无异于在挑衅天池宫的威严,到时天池宫一怒之下,封号仙帝尽出,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场灾难。

        当然,另外也有一些封号仙帝,他们不敢轻易妄动。

        如现在站在独孤武身前的铜山仙帝,郑玉义。

        郑玉义,虽然不属于任何一个诸天级势力,但他身后却有一个亲哥哥是诸天级势力的封号仙帝,而且还是那个诸天级势力中实力可以排进前三的封号仙帝。

        杀郑玉义,无异于得罪那位封号仙帝。

        正因如此,现在,看到郑玉义现身,哪怕是独孤武也只觉得有些头疼,甚至无心恋战,一门心思想要撤离。

        只是,徐朗和郑玉义,却没打算让他走。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徐朗冷声说道。

        和郑玉义刀剑合璧,一同向独孤武进攻。

        最后,迫得独孤武显现出本体,一根如同擎天柱一般的天韧竹,自天边划空而落,带着凛然威势,迎战徐朗和郑玉义二人。

        “徐朗,郑玉义,你们若再纠缠,莫怪我不客气!”

        最后,被压得憋屈的独孤武也怒了,彻底展现出实力,将劣势扭转。

        但,将劣势扭转之时,他没有进一步发动攻势,而是直接趁机撤离,不敢恋战……以他的实力,想要即便徐朗和郑玉义两人联手,本就极难。

        要是拖太长时间,等徐朗找来天池宫的封号仙帝做帮手,哪怕是他,也得留在这里。

        所以,他趁机离开了。

        “徐朗,你的那个七弟子,可真是能惹事……连独孤文独孤武这种杀手都出手了,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郑玉义看向徐朗,问道。

        “不知道。”

        徐朗摇头的同时,脸色也微微有些阴沉了下来。

        他的那个七弟子段凌天,在离开之前,也跟他传音交流过……所以,他也知道他的那个七弟子,在无涯天,除了天池宫的人以外,不可能得罪任何人。

        有最大嫌疑之人,便是玄天仙帝门下弟子,韩云锦。

        不过,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哪怕连他都怀疑韩云锦,也还是没有跟郑玉义说。

        “这么说来……独孤文,是去追你那七弟子去了?”

        郑玉义又问。

        “嗯。”

        徐朗点头,眼中适时的泛起几分浓浓的担忧之色,虽然他那七弟子离开之前,说他有把握,但他难免还是担心。

        毕竟,他那七弟子的实力虽然不错,但顶天也就堪比一般仙帝。

        然而,那个独孤文,却不是一般仙帝,而是封号仙帝!

        “这次谢了……接下来,我们也该回去了。”

        徐朗跟郑玉义打了一声招呼以后,便带着幻儿三女向着天池宫方向回去,现在,就算他想去追段凌天,也没办法追。

        “等小师弟的传讯吧……他说了,只要他安全了,会给我们传讯。”

        温婉儿说道。

        段凌天在离开之前,传音跟徐朗几人交流过,说他一旦安全,会及时给他们传讯报信。

        而在那之前,他们虽然想传讯询问段凌天的情况,但却又怕段凌天分心。

        被封号仙帝追杀,哪怕只是一瞬的分心,往往也可能置身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所以,哪怕是幻儿,在这个时候,也不敢贸然传讯询问段凌天现在的情况,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她的凌天哥哥没事。

        ……

        无涯疆域。

        某处。

          “小子,就算你领悟了大成之境的瞬移奥义,你也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一个少年,身如鬼魅,哪怕前面之人一个瞬移之间,就跨越了二千里地,但却仍然被他紧紧跟上。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距离不断拉近。

        “不愧是封号仙帝,速度还真是快。”

        被少年追赶之人,正是段凌天。

        段凌天一次又一次瞬移,正是为了躲避少年的追杀,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脸色也微微凝重起来。

        “差不多了。”

        与此同时,在段凌天的耳边,适时的传来了净世神水的声音,“继续逃下去,对你的消耗太大……现在,那独孤武想要过来,应该也要一段时间。”

        “你让你那老师徐朗阻拦独孤武,应该还是可以阻拦他一段时间。”

        净世神水说道。

        听净世神水所言,徐朗出手阻拦独孤武,显然是段凌天授意。

        不过,哪怕是段凌天,也不会想到,徐朗还招呼了郑玉义一起阻拦独孤武,脱了独孤武不少时间。

        “嗯。”

        听到净世神水的话,段凌天应了一声,随即也干脆不再继续瞬移前行,立在原地,转过身来,看着那转眼就到了跟前的少年身影。

        “你早该如此。”

        少年模样的独孤文看着段凌天,嘴角泛着浓郁的冷笑,“不过,念在你不配合的份上,我不会给你留全尸。”

        显然,听独孤文所言,俨然是已经将段凌天当作是一个死人。

        “小小一朵野花化形之人而已……好大的口气。“

        段凌天淡然一笑,嘴角也适时的泛起一抹讽笑。

        “找死!”

        独孤文目光一冷,随即身形一晃之间,身上仙元力波动肆虐开来,继而化作一片翠绿之色,虚空之中,藤蔓呼啸蔓延,如同一条条怒龙一般,向着段凌天呼啸而去。

        作为封号仙帝的独孤文,本身也是一个七星仙帝,一出手,浩瀚的仙元力,融合木系法则,气势凌人。

        刹那之间,便给段凌天带来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令得段凌天的呼吸都为之一滞。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面容绷紧,一念之间,一道虚影,在他身体周围凝聚成形,赫然是一棵小树。

        而在这棵小树,在转眼之间,又是迅速成长,变成一棵参天大树。

        乍一看,这棵树如同一棵巨大的松树,可树上的枝叶,却又是跟松树完全不同,更像是一棵棵柳树嫁接在上面。

        “松柳神树?”

        段凌天身上显现的虚影,独孤文瞳孔微微一缩,“你不是人类?”

        “不对!你也不是松柳神树!”

        “这是神相法身!”

        转瞬之间,独孤文便看出了段凌天所施展的手段,乃是神相法身,而且是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

        松柳神树,在品级上,不弱于他的本体百色花,足以和顶尖仙兽比拟。

        “小子,就算你能凝结出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又如何?你区区一个仙皇,就算取得了封号,难不成还想和我这个封号仙帝一战?”

        独孤文蔑视一笑,语气间充满不屑。

        嗖!嗖!嗖!嗖!嗖!

        ……

        与此同时,独孤文的手段,那一条条如同怒龙般的藤蔓,在虚空掠过,继而尽数轰向段凌天,仿佛想要直接将段凌天杀死。

        面对独孤文来势汹汹的手段,段凌天面色平静,古井无波。

        片刻之后,他的体表,阵阵灰蒙蒙的力量升腾,继而融入他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之中。

        与此同事,一道七彩剑芒,自他身上席卷开来,也跟着融入了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令得松柳神树的枝干和枝叶都化作了一片彩色。

        “昊天神木!”

        段凌天一念之间,他体内的昊天神木,也适时的延伸出一股力量,融入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之中。

        刹那之间,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一颤,继而竟是逐渐凝实了起来,到得最后,像是化作了一棵真正的松柳神树。

        呼!呼!呼!呼!呼!

        ……

        松柳神树的枝干枝叶,剧烈动荡之间,带起一片七彩的光芒,七彩光芒中蕴含着凌厉的杀机,迎上那一条条呼啸而来的藤蔓。

        砰!砰!砰!砰!砰!

        ……

        伴随阵阵阵巨响传开,却是松柳神树的一根根柳条,和独孤文的力量凝聚的藤蔓撞在一起,发出阵阵连绵不绝的爆响。

        一阵阵冲击波扩散开来,一朵朵小蘑菇云随之绽放,看起来璀璨无比。

        当这些小小的蘑菇云,和冲击波,彼此撞在一起,顿时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发出阵阵轰鸣巨响。

        轰!!

        轰隆隆!!

        ……

        可怕的力量波动,在高空之上肆虐,传递而落,令得附近的整片大地都动荡了起来,如同发生了一场剧烈的大地震。

        同时,在段凌天和独孤文所在之地的中间下方,那一座巍峨巨山,此时山体上出现了无数狰狞的裂缝。

        片刻之后,巍峨巨山,在一阵摇晃后,直接倒下轰塌,如同地球上的一幢高楼大厦被爆破拆毁一般,节节落地,掀起冲霄灰尘。

        “真没想到,我随手一击,你竟然能拦下……就你这手段,威力之强,已经不弱于寻常仙帝的全力一击。”

        在巨山倒下的同时,独孤文的惊叹之声,适时的响彻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