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92章 血龙一族

第3292章 血龙一族

        万兽天。

        血龙一族,虽然是龙族分出去的分支,也不被龙族所承认,但因为其实力强横,坐拥多位封号仙帝,所以在万兽天也是一方诸天级势力。

        多年的发展,让得血龙一族的整体实力都变得越发的强大,甚至于在某些方面,比正统龙族更加可怕。

        血龙一族,属于变异龙族,也被龙族称之为堕落龙族。

        因为,血龙的成长,往往需要吞噬大量仙兽的精血,下到低等仙兽,上到顶尖仙兽,血龙来者不拒。

        血龙一族,至今还没有出现过十爪血龙,血脉最高,最纯粹的,也就是九爪血龙而已。

        而即便是九爪血龙,在血龙一族之中,也不超过五十头。

        可以说,每一头九爪血龙,在血龙一族中的重要性,都极高,甚至每一头九爪血龙的出现,都会引起绝对的重视。

        在血龙一族之中,哪怕你是野路子出身,只要你能蜕变为九爪血龙,你就能得到血龙一族的重点栽培。

        今日,在血龙一族的魂殿之中,摆放在上面的一枚魂珠,却又是突然碎了。

        魂珠的碎裂,顿时引起了魂殿长老的注意,“这魂珠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纪玄’的?”

        血龙一族的大长老,乃是血龙一族第二强者,在血龙一族中的实力,仅次于族长。

        “看来,我们血龙一族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要不平静了。”

        魂殿长老叹息一声,随即发出一道传讯,直接给了他们血龙一族的族长,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至于大长老那边,他却没有去传讯。

        首先,他贸然传讯,只会被那大长老的怒火波及,这件事还是由他们族长亲自告诉大长老比较好。

        大长老再怒,也不可能向族长宣泄怒火。

        其次,在他看来,大长老手里肯定也有纪玄的魂珠,纪玄这里的魂珠都碎裂了,大长老肯定也发现他手里的纪玄的魂珠碎裂了。

        或许,在他发现纪玄的魂珠碎裂的同时,那位大长老也发现了。

        “纪玄!!”

        而几乎在魂殿长老念头刚落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愤怒至极的暴喝,声如炸雷,响彻整个血龙一族驻地。

        “看来,大长老已经知道了。”

        魂殿长老苦笑,他听得出来,这正是他们血龙一族大长老的声音。

        血龙一族大长老‘纪琥’,是一个身穿血红色长袍的老人,一头弯曲的乱发披在身后,如同一条条蟒蛇在掠动。

        现在,他正凌于虚空之中,脸色要多难看,便有难看。

        “大长老,节哀。”

        片刻,一个中年男子现身,他身材高大魁梧,面如冠玉,一头如瀑长发披在背后,整个人身上无形间散发出上位者的气息。

        这,正是血龙一族当代族长,也是血龙一族第一强者,纪风。

        “族长,你知道了?”

        纪琥看向纪风。

        “嗯。”

        纪风点头,“刚收到魂殿长老的传讯……怎么回事?纪玄,怎么会死?”

        “纪玄随三长老去封号神殿获取仙皇封号了……我刚才传讯问了三长老,他说纪玄在封号神殿的试炼之地里面。”

        纪琥眼中冷光闪烁,“也就是说……纪玄,是死在封号神殿的试炼之地里面!”

        “族长,你随我走一趟封号神殿……我想知道,是谁杀了纪玄!”

        纪琥沉声对纪风说道。

        “大长老。”

        纪风微微皱眉,“封号神殿之人,虽然可以知道试炼之地里面发生的事情……但,他们的规矩,却是不得向任何人泄露里面发生的事情。”

        “在各大诸天位面的历史上,很少有人能从封号神殿之人口中挖出试炼之地里面发生的一些事情。”

        纪风说道。

        “虽然很少……但,总是有。”

        纪琥眼中冷光一闪,“为了知道纪玄是被谁杀死的……我,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我就不信,那封号神殿之人,会不心动。”

        “罢了。”

        纪风叹了口气,“既然大长老执意要去,那我便陪你走一趟。”

        听两人的意思,很显然,封号神殿里面的试炼之地中发生的事情,封号神殿的人是看得到的。

        ……

        现在的段凌天,并不知道他之前杀的那头九爪血龙,来头那么大。

        当然,就算知道,他也不会留手,仍然会屠龙。

        在离开祭坛空间以后,段凌天和孟浩轩四人,进入了下一站,一个同样充斥着极大压力的空间。

        只不过,这个空间之内的压力,是重力。

        当然,四人再次被分开。

        “继续炼化松柳神树的生机。”

        而段凌天也不急着闯出去,自顾自盘腿坐下,在净世神水的指引下,炼化着松柳神树的勃勃生机。

        直到,重力压得段凌天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才停下炼化,第一时间冲出这充斥着重力的空间。

        冲出空间以后,段凌天原以为自己会看到孟浩轩等人,但却发现,他出现在一座冰冷的石台上,周围空无一人。

        之所以说这石台冰冷,是因为和石台周围散发出阵阵冰冷的气息,给人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嗯?”

        突然,段凌天目光一闪,却又是发现,在石台的另一侧,出现了一道身影。

        在看到这道身影的刹那,段凌天愣了一下,因为这道身影的模样,跟他一模一样,从上到下,完全一模一样。

        “哼!”

        突然之间,对面的‘段凌天’,陡然发出一声冷哼,随即向着他冲杀了过来。

        段凌天原以为,对方会施展空间法则,但却发现,对方并没有施展空间法则,而是施展了他目前还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水系法则。

        两道水龙卷,伴随着‘段凌天’,冲杀向段凌天。

        “就这点实力?”

        原以为是眼前的‘段凌天’的实力能和自己比肩,但段凌天去也发现,对方的实力,哪怕比之那个纪玄,也差了许多。

        嗡!嗡!嗡!嗡!嗡!

        ……

        段凌天一个瞬移,出现在‘段凌天’的身后,随后九道次元斩呼啸而出,如同死神镰刀一般,将‘段凌天’的性命收割。

        而当‘段凌天’倒在地上的时候,段凌天愕然的发现,‘段凌天’变了一个样子,化作另外一人。

        而这人,段凌天并不陌生,正是和他、孟浩轩和纪玄一起进来的两人之一。

        轰!!

        轰隆隆!!

        ……

        突然之间,伴随着两声轰鸣巨响,段凌天只觉得脚下的石台一阵震荡,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又一方石台和自己脚下的石台连接在一起。

        在那一座石台上,立着一人,正是孟浩轩。

        而在孟浩轩的脚下,也躺着一具尸体,是和他们一起进来的另外一人。

        至此,进来的一行五人,只剩下段凌天和孟浩轩两人还活着。

        “段凌天?”

        看到段凌天,看到段凌天脚下的尸体,孟浩轩也有些错愕,继而忍不住问道:“你刚才杀死他之前……他是不是变成了你的样子?”

        “嗯。”

        段凌天点头。

        “我也是。”

        孟浩轩苦笑,“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感觉如此怪异……现在,将我们二人所在的石台组合在一起,不会是想要让我和你决出生死吧?”

        “有这个可能……但,也不一定。”

        段凌天摇了摇头,“我们还是先看看能不能找到其它出路吧。”

        “嗯。”

        孟浩轩赞同点头,同时暗自松了口气,因为他看出段凌天并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

        如果是以前,对上段凌天,他虽然不敢说必胜,但还是有很大的把握。

        但,亲眼目睹段凌天杀死九爪血龙纪玄,他却又是清楚,他的实力,虽然不比纪玄弱多少,但却不是段凌天的对手。

        段凌天真要对他出手,他必死无疑!

        现在孟浩轩,并不知道,除非他对段凌天出手,否则段凌天不可能出手杀他……他,再怎么说,也是幻儿的亲生父亲的师弟。

        贸然杀了他,段凌天日后如何面对幻儿的亲生父亲?

        而且,孟浩轩还给段凌天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让段凌天得知了幻儿的亲生父亲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在段凌天看来,幻儿的母亲,十之八九也被关押在你来。

        “水姐。”

        有事找水姐,和孟浩轩在周围游走,研究半天,都没研究出一个所以然的段凌天,忍不住询问净世神水。

        “想要离开这里,必须只剩一人。”

        净世神水说道。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净世神水的话,段凌天还是忍不住苦笑……最终,他和孟浩轩,还是要决出一个生死?

        “一定要杀了他,才能出去吗?”

        段凌天有些为难。

        “不一定。”

        净世神水说道:“我刚才帮你探查了一下……离开这里的条件,应该是只剩下一人。”

        “但,另外一人,完全可以躲在剩下来的那人的体内小世界里面,跟着那人离开。”

        “不过,却不是谁,都愿意让人贸然进入自己体内的小世界,毕竟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你进他体内的小世界离开吧。”

        “你体内的小世界,虽然不惧他的破坏,但里面有太多秘密,不宜让他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