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90章 你可以试试

第3290章 你可以试试

        “看来,你猜到了。”

        看到韩云锦失态的神容,雷俊便知道他猜到了,“不错,我正是打算请那两位出手。”

        “不过,你也知道,请那两位出手,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所以,我打算找你合作,共同分担代价。”

        雷俊说明来意。

        请那两位封号仙帝杀手出手的代价,太大了,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轻易暴露他想买凶杀段凌天一事。

        “哼!”

        韩云锦冷哼一声,“你想收买杀手杀那段凌天,是你的事情……凭什么要我跟你分担请杀手逇代价?”

        “既然你没兴趣,那我便走了。”

        雷俊淡淡传音之间,转过身去,“反正,三年后和那段凌天进行生死对决之人,也不是我。”

        “等等!”

        正当雷俊踏空而去,准备离去的时候,韩云锦脸色变幻了一下,最后终究是叫住了雷俊。

        三年后的那一场生死对决,他确实不敢说有百分百把握。

        只因为,那个段凌天太诡异了。

        不管是之前在天骄台和刘剑一战,还是后来和他的四师弟樊岐一战,开始没人觉得他能胜。

        但,最后,他却都胜了,而且胜得利索、漂亮。

        谁又能保证,三年后,和他之间的生死对决,那段凌天不会继续创造其神话?

        如果可以选择,他可不愿意去冒那个险,当段凌天的垫脚石。

        “怎么?改变主意了?”

        雷俊顿住身形,转过身来,深深看了韩云锦一眼,“你可要考虑清楚……请那两位出手代价可不小,你一人,可未必拿得出那么大的代价。”

        “看来,你是真想让那段凌天死,竟然想要请那两位出手。”

        韩云锦沉声说道:“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雷俊淡淡说道:“只要他死了,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段凌天的天赋和悟性,让他心惊,甚至一度感觉到了危机感。

        不足三百岁,便领悟了空间法则的所有奥义,即便修为现在差些,实力也非同小可。

        别说等段凌天继续成长下去,便是现在的段凌天,他也不敢妄言一定能将之击败。

        毕竟,段凌天,敢和韩云锦在三年后进行生死对决。

        哪怕是他,也不敢跟韩云锦相约这等生死对决。

        正因如此,他心里清楚,要是现在不将段凌天干掉,等段凌天成长起来,他将再无机会将段凌天干掉。

        到了那时,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那个三师妹,真的变成段凌天的女人。

        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就算我们联手花费代价,请那两位出手……如果段凌天龟缩在天池宫内不出去,他们也不可能杀死段凌天。”

        韩云锦沉声说出自己的顾虑,听他这话的意思,显然是愿意和雷俊一起请那两位封号仙帝级别的杀手出手。

        天池宫,乃是诸天级势力,可不是谁想闯进来就能闯进来的。

        那两个封号仙帝层次的杀手,一旦敢闯天池宫,恐怕还没等见到段凌天,就已经被天池宫的封号仙帝联手杀死。

        所以,如果段凌天不出去,哪怕是那两个封号仙帝层次的杀手,对段凌天也没办法。

        “这个我自然想到了。”

        雷俊淡淡一笑,“要是那段凌天至今仍然龟缩在天池宫,我自然不会找你说这事。”

        “据我所知,他,已经和青原仙帝徐朗一起,前往封号神殿……他,好像准备去获取封号。”

        说到这里,雷俊眼中寒光一闪,“只要那两位封号仙帝杀手拦截在他们回来的路上……其中一人牵制徐朗,另外一人杀段凌天,你觉得会有悬念?”

        “他去了封号神殿?”

        韩云锦一怔,万万没想到,那个和他相约在三年后进行生死一战的青年,竟然没有留在天池宫好好修炼,等待那一战的到来,还去了封号神殿。

        “雷俊,你如何联系那两位前辈?”

        得知段凌天不在天池宫,韩云锦再无迟疑,开门见山问道。

        “我既然来找你,自然是有自己的渠道。”

        雷俊淡然一笑,“来找你,只是想让你分担代价。你要是愿意,我即刻就可以通过我的渠道,联系那两位前辈,让他们在段凌天等人回来的路上,截杀段凌天!”

        “好!”

        韩云锦一口答应了下来,哪怕有些肉痛,但想到三年后的那一场生死对决,他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

        ……

        封号神殿,虽然在各个诸天位面都有分殿,但封号神殿针对封号仙皇和封号仙帝设下的试炼之地,却又是没有诸天位面之分。

        试炼之地,连通各大诸天位面的封号神殿,但凡参与试炼之人,都会进入同一个脱离于诸天位面存在的秘境之中,而那里,正是试炼之地。

        “极限了。”

        一个月的时间,段凌天终究是无法再承受周身席卷而来的压力,只能暂时停下炼化松柳神树的生机。

        轰!!

        而在停下以后,段凌天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蓄力发动攻势,将周围的空间击碎。

        狂暴的空间力量,融合在七窍玲珑剑内,发动攻击,轻而易举的就将周围的空间击碎。

        而在空间破碎之后,段凌天眼前再次一黑一亮。

        当眼前重现光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广阔的祭坛之上的,而此时此刻,在祭坛之上,已经有四人立在那里。

        “哼!你终于来了。”

        来自万兽天血龙一族的纪玄,冷眼一扫段凌天,淡淡说道:“看来,你只是天池宫寻常弟子,连天骄弟子都算不上。”

        “实力这么弱,也进封号神殿参与封号仙皇试炼……简直自寻死路!”

        “要不是合作关系,你已经死在我的手里。”

        见段凌天最后一个出来,纪玄自然而然的认为段凌天的实力非常弱,要不然也花费不了太长的时间出来。

        段凌天淡淡扫了纪玄一眼,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可以试试。”

          纪玄的心思,他不难猜测。

        “试就试,怕你不成!”

        纪玄冷笑一声,“反正,现如今也已经进来,人数不需要保持在五个人……正好,我还要杀两个人就能离开这里,杀了你以后,我只需要再杀一人,就能离开这里,夺取封号!”

        纪玄话音落下,身上磅礴的血气席卷开来,阵阵爆裂的气息,在祭坛之上蔓延。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却是纪玄脚下的祭坛,彻底炸裂,一道道如同蛛网般的裂缝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嗡!嗡!嗡!嗡!嗡!

        ……

        在纪玄动身奔掠杀向段凌天的同时,在他的身体周围,一柄柄血色刀芒凝聚,散发出血腥的气息。

        同时,在这血色刀芒周围,阵阵仿佛可以冰封万里的寒气,也适时的弥漫开来,仿佛令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死!!”

        随着纪玄出手,一柄刀从他掌心掠出,继而周身散发出冰冷寒气的血色刀芒,尽数融入了他手中的刀。

        嗡!!

        伴随着一声仿佛惊天动地的刀鸣声响起,却是纪玄手中的刀动了,仿佛携带着毁灭天地的气势,向着段凌天呼啸而落。

        整个祭坛,这一刻,仿佛都只剩下这一刀。

        孟浩轩立在一旁,脸色微变,他本想制止这一战,但当他想要开口的同时,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至于那另外两人,因为实力较弱,察觉到纪玄这一刀的威势,脸色微微一变,远远躲避开来。

        这一刻,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和纪玄的实力的差距。

        这个纪玄的实力志强,哪怕他们二人联手,也未必是对手。

        “化作本体吧。”

        面对纪玄来势汹汹的一刀,段凌天淡淡开口,同时体内九十九条天脉之中的仙元力跳动而出。

        空间法则的各种奥义,尽数和仙元力融为了一体,顷刻间席卷而出。

        诡妙的传送奥义,直接将纪玄的攻势传送走一小半。

        咻!!

        段凌天右手一抬,一道七彩的剑芒,从他掌心升腾而起,继而化作一柄闪烁着七彩光芒的三尺青锋,直接挥动而出。

        顿时,带着灰蒙蒙一层颜色的七彩剑芒,在虚空掠过,融合九道从空间裂缝之后掠出的次元斩,迎上纪玄那仿佛惊天动地的一刀。

        嗤!嗤!嗤!嗤!嗤!

        ……

        阵阵轻微的声音响起,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的剑芒,竟是将迎面而来的散发着冰冷寒气的血色刀芒一分为二。

        轰!!

        轰隆隆!!

        ……

        血色刀芒的力量,还没触及段凌天,便尽数爆发,但却也只是令得那七彩剑芒黯淡了一些。

        咻!!

        七彩剑芒,在破了纪玄的攻势之后,继续杀向纪玄。

        “好强!”

        原以为段凌天会吃亏的孟浩轩,看到这一幕,一时也被惊得一阵呆滞。

        刚才,段凌天最后一个现身于这祭坛之上,他也和纪玄一样,下意识的觉得段凌天的实力应该是他们五人中最弱的一个。

        而现在,见到段凌天出手,他才知道,他错了,纪玄也错了。

        “吼——”

        面对段凌天那继续掠杀而来的七彩剑芒,纪玄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随即口中发出一声刺耳的龙吟,龙吟声中带着气急败坏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