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88章 血龙一族,纪玄。

第3288章 血龙一族,纪玄。

        或许是见段凌天很有耐心和很有兴趣的听他说他们寂灭天的那位天帝大人的事情,孟浩轩对段凌天平添了几分好感。

        到得后来,言语之间,更是熟络了几分。

        “凌天兄弟,我大师兄被关押在你们天池宫的万索牢狱之中,你可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或许是觉得自己跟段凌天混熟了,孟浩轩突然岔开话题,试探性的问道。

        “万索牢狱?”

        段凌天瞳孔微微一缩,他还是第一次听天池宫有这么一个地方,甚至于,哪怕他在天池宫有意查探幻儿的父母被关押的地方,也没有查出这么一个地方。

        那些在天池宫地位高的人,他和幻儿不敢乱问。

        地位低的,什么都不知道。

        段凌天,甚至已经想着,等再在徐朗门下待上一段时间,找徐朗问问,徐朗作为天池宫的九大封号仙帝之一,肯定知道幻儿的父母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他原以为,得等徐朗开口,他才能知道幻儿的父母关押之地的所在,却没想到,在这封号仙皇的试炼之地之中,从寂灭天天剑岭弟子口中得知了幻儿父母被关押之地。

        “你确定,你那大师兄被关押在万索牢狱?”

        段凌天目光凝视着孟浩轩,目光一闪,问道。

        “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

        孟浩轩说道:“我的老师,乃是天剑岭的藏剑仙帝,人称‘藏剑老人’……说起来,我那老师,和寂灭天的那位天帝大人,曾经有过交集。”

        孟浩轩这一番话说到后来,颇有些自豪。

        “哦?”

        段凌天惊讶的看向孟浩轩,“愿闻其详。”

        在他看来,既然孟浩轩说他的老师跟那位风轻扬前辈有些交集,说明对方很可能和风轻扬前辈有几分交情。

        “当年,那位天帝大人还没成为寂灭天天帝的时候,曾经四方约战各路剑仙……我的老师,曾经败在他的手里。”

        孟浩轩说道。

          而随着他说完,段凌天等了一阵,都没等到他的下一句话,“你……不会想告诉我,你的老师,就败在过那位风轻扬天帝的手下,跟他并无交情吧?”

        “能败在天帝大人手下,已经算是有交集了吧?”

        孟浩轩笑道。

        段凌天一阵无语。

        要是这都算有交集,那他这个得到风轻扬在其家乡世俗位面留下的传承的传人,又算什么?

        就这样,段凌天和孟浩轩又同行了两天,终于遇到了第三个人。

        这第三个人,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青年男子,身穿一袭灰色长袍,浓眉大眼,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使得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类。

        “他不是人类。”

        在段凌天两人动身向着壮硕青年飞速掠去之时,孟浩轩传音对段凌天说道。

        “看出来了。”

        越是靠近,段凌天便越是可以感觉到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绝非人类所能有。

        “嗯?”

        而在看到段凌天两人向着他掠去的时候,青年男子却没有任何逃的意思,而是立在原地,等着两人靠近。

        “哼!”

        在段凌天两人还没靠近之时,魁梧青年,冷哼一声之间,已是有了动作。

        只见,他双臂猛然一震,刹那之间,一股冰寒无比的气息,在虚空中蔓延,一路向着段凌天和孟浩轩席卷而来。

        “冰系法则?”

        眼看在自己的去路上转眼多出了一堵冰墙,段凌天目光一凝,一个瞬移便跨过了冰墙,完全无视冰墙。

        咻!咻!咻!咻!咻!

          ……

        至于孟浩轩,浑身上下金色剑芒缠绕,只身撞向冰墙,周身缠绕的剑芒转眼就将冰墙摧毁,继续向着魁梧青年掠去。

        “实力不错。”

        魁梧青年有些惊讶的看了孟浩轩一眼,开口之间,发出一道破嗓门的声音。

        只有段凌天,因为只是施展了空间法则的瞬移奥义,他却不知道段凌天的实力具体如何,所以没有太过于关注。

        但,孟浩轩的出手,却展现出了一身不俗的实力。

        “朋友,我们无意对你动手。”

        正当魁梧青年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孟浩轩适时的开口说道:“我们来找你,是想要和你一起去参与一个考验,这试炼之地里面的考验。”

        “嗯?”

        听到孟浩轩的话,魁梧青年停下手中动作,但却始终警惕着和孟浩轩、段凌天两人的距离。

        而这一点,不管是段凌天,还是孟浩轩,都把握得很好,在距离魁梧青年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便齐齐顿住了神行。

        “我来自寂灭天诸天级势力天剑岭,我叫孟浩轩。”

        孟浩轩看着魁梧青年,先是自我介绍了一声,然后又向对方介绍段凌天,“至于和我一起来的这位,来自无涯天诸天级势力天池宫,他叫段凌天。”

        “我和他,也是几天前才遇上的……那个考验,是我发现的,他是我找的第一个人。”

        孟浩轩说道。

        “万兽天,血龙一族,纪玄。”

        魁梧青年淡淡开口,也算是自我介绍。

        这时,不管是段凌天,还是孟浩轩,都知道自己感觉对了,对方确实不是人类。

        万兽天,是一个仙兽云集的诸天位面,人类进入万兽天,步步艰难,所以在万兽天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类。

        “原来是万兽天诸天级势力血龙一族的朋友……朋友,我说的那个考验,你可有兴趣?”

        孟浩轩问道。

        “可以。”

        纪玄淡淡点头。

        就这样,段凌天的这个队伍,又多了一人。

        “我们继续在周围转转,再找两个人,便去参与那考验。”

        孟浩轩说道。

        三人同行,彼此之间保持了一段距离,继续在周围游走。

        “血龙一族?”

        段凌天好奇传音询问孟浩轩,“我知道万兽天有龙族,是诸天级势力……可这血龙一族,又是怎么回事?”

        “凌天兄弟,这血龙一族,是龙族之中独立出去的一个分支……不过,虽然是分支,但其却也拥有五位封号仙帝,而且实力都不弱。”

        孟浩轩适时的传音回应说道:“当然,虽然是龙族分支,但他们血龙一族和龙族的关系却不怎么样。”

        “据说,万兽天的龙族,甚至不承认血龙一族是他们龙族。”

        听完孟浩轩的话,段凌天恍然。

        三人同行,继续游走。

        又花费了约莫五天的时间,他们终于找到了另外两个人,而那两个人,并非出自诸天级势力,一个出自超一品势力,一个则只是散修。

        “既然人齐了……接下来,我们便去开启那个考验吧。”

        凑够五人以后,孟浩轩对段凌天四人说道。

        段凌天四人对此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

        而现在,聚集了五人,彼此之间倒是没有刻意保持距离,因为五人达成了协议,不管是谁,只要敢率先对任何人出手,另外四人可以群起攻之。

        “在那边。”

        在孟浩轩的带领下,段凌天一行人,很快便进入了一片湖泊深处,在里面看到了五扇悬浮在湖泊湖底的大门。

        “这五扇门,必须要有五个人才能开启……我之前以最快的速度,在五扇门前留有虚影,但却仍然没办法开启。”

        孟浩轩说道:“因为,只有真人站在其中一扇大门之前,大门深处,才有投出一股力量,笼罩在门前之人的身上。”

        随着孟浩轩开口,站到其中一扇大门之前,段凌天四人也没闲着,分别站在了另外四扇大门之前。

        而几乎在五人站上去的瞬间,整座湖泊的湖水,突然一阵震荡,到得后来,竟是沸腾了起来。

        现在,如果有人在湖面上,肯定可以看到原本平静的湖面正在沸腾,就如同一湖水在这一刻被彻底煮得沸腾了起来一般。

        与此同时,湖底深处的五扇大门,也相继涌现出一股力量,将门前之人笼罩。

        下一瞬,五人的身影,几乎同时消失在大门之前。

        “嗯?”

        眼前一黑一亮,段凌天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全封闭的空间里面,这里更像是一个密封的小房间,周围散发出阵阵压力,如同水流般挤压在他的身上。

        他有意用仙元力融合空间法则抵挡,但却没什么用,因为压力可以轻易碾碎他的力量。

        “这个地方,很适合你炼化松柳神树的生机。”

        而就在这时,净世神水的声音,适时的在段凌天耳边响起,令得段凌天目光一亮。

        “如何炼化?”

        段凌天问答。

        “你盘腿而坐,然后我会牵引生命神树吸收的松柳神树的生机,融入你的体内……到时,你按照我说的做,炼化其生机。”

        净世神水说道。

        “好。”

        段凌天应声。

        而在片刻之后,段凌天,整个人完全笼罩在一层白光的笼罩之下。

        周围的压力,继续袭来。

        而每一次袭来,段凌天体表的白光,都会被压缩,继而融入段凌天的体内,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原来,这松柳神树的生机,还能这般炼化……真是神奇。”

        “感觉,我的身体,好像在发生某种变化。”

        沉侵在对松柳神树生机的炼化中,这种感觉,让段凌天有些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