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78章 为什么要担心?

第3278章 为什么要担心?

        幻儿,早就成为了段凌天的禁脔。

        现在,韩云锦的话,一经传入段凌天的耳中,彻底激怒了段凌天,让得段凌天在心里给他判了死刑。

        “就怕你那四师弟,死在我手里。”

        段凌天冷笑道。

        “是吗?”

        韩云锦脸上笑容不变,“看来,杀了刘剑,让你的信心很膨胀啊……不过,我那四师弟的实力,可不是刘剑所能比的。”

        “他敢发起生死战,他便必死无疑!”

        段凌天眼中冷光一闪,寒声说道。

        “秦长老!”

        而几乎在段凌天话音落下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天骄台周围。

        同一时间,一道身材瘦削的身影,出现在天骄台上,凝视着那主持今日的天骄弟子约战的试剑殿长老。

        “今日,我樊岐,应那段凌天约战,请求发起生死战,不能认输,不死不休的那种!”

        身材瘦削,容貌普通,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意的青年男子,站在天骄台上,朗声对试剑殿长老说道。

        听他所言,他的身份,显而易见,正是段凌天今天的对手,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第一人,樊岐。

        “他就是樊岐?”

        “竟然要和段凌天进行生死战?”

        “生死战分两种,一种是可以即使开口认输的那种,一种是不能开口认输,必须决出生死才能分出胜负的那种……这樊岐,和段凌天有何仇恨,竟然要和段凌天进行不死不休的生死战?”

        ……

        樊岐一开口,声音传扬开来,顿时吓到了在场的一群天池宫弟子,不少人甚至以为樊岐和段凌天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不然怎么会一开口就要求不死不休生死战。

        在天池宫,像段凌天这样挑战别人之人,没有选择提出对战要求的权力,只有拒绝的权力。

        而樊岐这种被挑战之人,却又是可以提出对战要求,如点到即止或生死战,哪怕是不死不休的生死战也可以发起。

        这个时候,如果段凌天不敢,可以选择认输。

        但,一旦段凌天答应,他和樊岐一战,却又是注定不死不休,没人能帮忙,两人必须倒下一人,才算结束。

        也正因如此,樊岐的要求,吓到了不少人。

        “樊岐,你当真要发起不死不休的生死战?”

        哪怕是试剑殿长老,也被樊岐的话吓到了,顿时下意识的确认问道。

        这种事情,必须小心谨慎,要是除了乌龙什么的,他这个试剑殿长老难辞其咎。

        “是。”

        樊岐应声,继而声音朗朗说道:“现在,在场的师兄弟、师姐妹,也都可以做个见证。”

        随着樊岐应声,现场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刚才,樊岐那般说,还可以说是樊岐随口一说。

        可现在,经由试剑殿长老询问,樊岐还这么说,这事,无异于板上钉钉。

        “段凌天,希望你不是只有嘴上的本事。”

        这时,韩云锦淡淡扫了段凌天一眼,随后便和肖崇义一起离开了,离开之前,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中,满是蔑视、不屑和嘲讽,就好像在有意激怒段凌天一般。

        对于韩云锦的心思,段凌天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但,那又如何?

        难不成,他段凌天还会怕了那樊岐?

        “小师弟,不要答应。”

        六师兄洪飞面色凝重的看向段凌天,沉声说道。

        韩云锦是什么人,他自然清楚,那是天池宫五大天骄弟子之一,他既然对樊岐那么自信,说明他觉得樊岐有必胜的手段。

        “小师弟,以后多得是机会。”

        四师姐温婉儿看向段凌天,温婉如玉的一张脸,也微微凝重了起来。

        在场之人,若说谁最了解韩云锦,莫过于她。

        毕竟,当初她可是将心近乎全部交给了韩云锦,哪怕是身体方面,也就差最后一步。

        正因如此,他知道韩云锦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不会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情。

        “小师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哪怕是三师姐胡湄,刚才在韩云锦面前怒得像头母老虎,现在看向段凌天的时候,脸上也布满了凝重之色。

        她固然不待见韩云锦,但却也知道,韩云锦这个人,没那么简单。

        而且,现在樊岐向段凌天发起不死不休的生死战,明摆着是想要光明正大杀死段凌天。

        自从当年发生她四师妹的那件事,他们青原仙帝门下之人,和那玄天仙帝门下之人,就已经走向对立面。

        至于对方这一次想要杀死他们小师弟的原因,显而易见,是不想看他们这一脉再出一个杰出的天骄弟子。

        就他的小师弟目前展现出来的天赋,日后成长起来,成就不会比他们这一脉的二师兄低,甚至可能会超过他们这一脉的大世界。

        韩云锦,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样一个存在,顺风顺水成长起来,在日后成为其心腹大患。

        “段凌天,你意下如何?”

        与此同时,试剑殿长老的目光,已经横跨虚空,落在段凌天的身上,眼中带着询问之意。

        “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但,你一旦拒绝,便相当于认输,将被视为挑战失败。”

          “而一旦你答应,便必须和樊岐决出生死,才算结束。”

        试剑殿长老话音落下的同时,又看在幻儿的面子上,传音劝了段凌天一下,“段凌天,樊岐既然敢向你发起不死不休的生死战,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

        “他,十之八九隐藏了底牌。”

        “我劝你,最好拒绝。”

        试剑殿长老劝道。

        “多谢长老。”

        段凌天传音向着试剑殿长老道谢之时,身形也适时的凭空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经是出现在樊岐死在的那一方生死台上。

        段凌天和樊岐对峙而立,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回应试剑殿长老的话,但他的行为,却又是回应了试剑殿长老。

        他,段凌天,应战!

        “我还以为你不敢应战呢。”

        樊岐身形瘦小,面容冷漠,现在看到段凌天一个瞬移出现在眼前,难得咧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又不是韩云锦,岂会不应战?”

        段凌天淡然一笑。

        刚才,他又听洪飞说起了他的二师兄吕纪当年挑战韩云锦的事情,也是约的不死不休的生死战。

        而且,不只约了几次。

        但,每一次,韩云锦都拒绝了。

        “只是,我没想到,你们那一脉,还能有你这般敢发起不死不休的生死战之人……我还以为,你们都是一群如你们的大师兄韩云锦一般的怂包呢。”

        段凌天说到后来,笑得非常灿烂,嘴角也噙起浓浓的嘲讽之意。

        “这小子……找死!”

        立在不远处,原本看到段凌天登上天骄台,满脸残忍笑容的韩云锦,听到段凌天,脸色瞬间大变。

        察觉到周围扫来的一道道揶揄目光,韩云锦就差挖个洞钻进去躲起来了。

        韩云锦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斥着勃然杀意,随后更直接传音给樊岐,“四师弟,你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将他杀死!”

        “我,一刻都不想看到他活着。”

          韩云锦的语气间,充斥着森冷杀意。

        “大师兄放心,他必死无疑!”

        樊岐传音回应之时,语气间充满强大的自信,就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取得胜利的一幕。

        段凌天目光淡然的盯着樊岐,一脸的云淡风轻,无所畏惧。

        眼前的樊岐,即便是那什么仙树化形之人,天赋异禀,悟性超群,可那又如何?

        对方,化形至今,也才不到三百岁而已。

        这样的存在,他要是都怕了,那他以后的路还如何走?还如何去闯那神遗之地,将妻子幻儿、李菲和他的亲朋好友们救出来?

        “段凌天,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好好交待后事……十个呼吸的时间以后,我再出手。”

        樊岐淡淡说道:“我若出手,二十个呼吸之内,必要你的命!”

          与此同时,围观的一群天池宫弟子,眼看段凌天登上天骄台,顿时又是一阵哗然,“这段凌天……应战了?”

          “看来,他对自己也非常自信。”

        “自信?那又如何?难道樊岐对自己就不自信不成?若非樊岐有足够自信,又岂会发起这等生死战?”

        “两个天骄弟子,生死之战……在我们天池宫,很久没出现过这一幕了吧?”

        “当年,青原仙帝徐朗门下二弟子‘吕纪’,向玄天仙帝门下大弟子‘韩云锦’也发起过不死不休的生死战,但却被韩云锦拒绝了。”

        ……

        围观的一群天池宫弟子哗然之时,徐朗门下的另外三人,却都是一脸苦笑。

        “小师弟,怎么就不听劝呢?”

        洪飞有些气急。

        这时,温婉儿下意识看了幻儿一眼,却又是发现,幻儿一脸平静,无悲无喜,就好像对于段凌天应战之时,一点都不在意一般。

        “幻儿妹妹,你就不担心吗?”

        温婉儿忍不住问道。

        这时,胡湄也有些奇怪的看向幻儿……按理说,她的小师弟的这个红颜知己,见她的小师弟陷入生死之局,应该会担心才对。

        可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为什么要担心?”

        幻儿对温婉儿的回应,让温婉儿、胡湄和洪飞三人都忍不住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