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76章 再临天骄台

第3276章 再临天骄台

        樊岐,和段凌天之前挑战的那个同岁数区间的天骄黄路南一样,都是五行仙皇。

        然而,论实力,黄路南却远非樊岐的对手。

        甚至于,即便黄路南可以越级挑战樊岐,他也没有那个勇气。

        “段凌天,挑战樊岐?那个樊岐的实力,哪怕比之刘剑师兄,也还要强上许多……而且,他身为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第一人,没准还有什么隐藏手段。”

        “那段凌天,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管是因为想看段凌天败在樊岐手中,还是想见识一下樊岐的手段,黄路南最终还是离开了自己的修炼之地,去了天骄台。

        “一个月前老师受伤归来,幸好没有迁怒于我……”

        想到他的老师一个月前受伤回来,黄路南又是忍不住一阵心有余悸,那个时候的他,都已经做好被迁怒、责罚的准备。

        在黄路南前往天骄台的时候,在天池宫各处,也有不少人在往天骄台赶。

        其中,不乏一些天骄弟子。

        一个月前,段凌天和黄路南一战,还不足以吸引到天骄弟子,因为黄路南只是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垫底之人。

        而段凌天,那时候连天骄弟子都还不是。

        哪怕是二十多天前,幻儿挑战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排名倒数第二的那个天骄弟子,也没引起太多人的围观。

        不过,幻儿出手,一个照面将对方击败,还是震惊了不少人。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天池宫的人,不只知道青原仙帝徐朗手下多了一个新弟子段凌天,也知道了无情仙帝雷英手下多了一个新弟子幻儿。

        而且,段凌天和幻儿,好像还是一双郎才女貌的道侣。

        ……

        在天池宫中,包括天池宫宫主在内,各大封号仙帝门下,都收罗了一群天骄弟子。

        如青原仙帝徐朗,手下便有七个天骄弟子。

        无情仙帝雷英,手下也有五个天骄弟子。

        龙武仙帝顾长江,手下原本有六个天骄弟子,被段凌天杀了一个,另外一个也被段凌天剥夺了天骄弟子的身份,如此一来,顾长江门下,也就只剩下四个天骄弟子。

          “五师弟还真是没用,竟然被一个不足三百岁的小子给杀了。”

        顾长江门下的四个天骄弟子,任何一人,实力都比刘剑强。

        甚至于,其中还有两人的年纪比刘剑小。

        一个五百余岁,一个六百岁出头。

        现在,说话之人,正是和刘剑同属六百岁到七百岁区间的另一个顾长江门下的天骄弟子,他的年纪比刘剑还要小上几十岁。

        但,他的实力,在顾长江门下的六个弟子中,却排在第三。

        哪怕是刘剑见到他,也要尊呼一声‘三师兄’。

        刘剑的这个三师兄,青年男子模样,身材瘦小,身穿一袭锦衣华服,容貌普通,但一双眸子却异常锐利。

        而他,正是顾长江门下三弟子,于越。

        于越,乃是六百岁到七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中,排名前三的存在,一身实力之强,非之前在这个区间垫底的刘剑所能比。

          “三师兄,五师弟肯定是大意了……要不然,以他的实力,就算不敌青原仙帝门下那个段凌天,也不至于被杀死。”

        现如今,龙武仙帝顾长江门下,除了黄路南独自一人去了天骄台,另外也有两人相伴而行,一同前往天骄台凑热闹。

        他们,便是龙武仙帝顾长江门下的三弟子‘于越’和四弟子‘袁罡’。

        袁罡,五百余岁,在去五百岁到六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中,实力排在第四,年纪虽然比刘剑小,但实力却比刘剑强。

        在龙武仙帝顾长江门下,弟子排名,也是以实力排名,和雷英仙帝门下差不多。

        而在天池宫九大封号仙帝门下,以入门先后顺序排名的,也就只有青原仙帝徐朗门下,其余封号仙帝门下,都是按照实力排名。

        在这种情况下,徐朗门下一些弟子的实力,谁强谁弱,却又是少有人知道。

        ……

        段凌天和幻儿刚离开修炼之地,准备前往天骄台,却又是发现了一早就等在那里的六师兄洪飞。

        洪飞,并非一人。

        在洪飞的身边,还站着另外两人,正是三师姐‘胡湄’和四师姐‘温婉儿’。

        “三师姐,四师姐。”

        段凌天上前以后,连声跟二女打招呼,最后才看向洪飞,叫了一声‘六师兄’。

        “小师弟,你这可就有些厚此薄彼了……为什么最后才叫我?”

        洪飞嚷嚷叫道:“你这是看不起我这个六师兄吗?”

        “胖子,你在我们三人中排名最后,不最后叫你叫谁?要不然,你跟我和你四师姐练练,要是能战胜我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我叫你一声师兄?”

        胡湄的性格一如以往直爽,一开口,就让洪飞彻底没了脾气。

        原本,在段凌天入门以后,他还以为,终于有人的实力比他弱……只是,一个月前,段凌天杀刘剑,却也又是让他意识到:

        便是这个小师弟,实力也比他强。

        现在,他仍然是青原仙帝徐朗门下最弱的弟子,若非徐朗门下不按照实力排名,否则他现在已经是小师弟。

        “六师弟,你可要努力了……现在,连小师弟的实力都比你强,你要再不努力,没准很快又要被人踢出天骄弟子行列了。”

        四师姐温婉儿微微一笑说道。

        “四师姐,现在你也跟三师姐一起欺负我了。”

        洪飞苦着一张脸说道。

        “幻儿妹妹,恭喜你加入天骄弟子行列。”

          温婉儿看向幻儿,微笑说道。

        “四师姐。”

        幻儿微笑回应温婉儿,对于段凌天的这个四师姐,她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至于胡湄,却被她无视了。

        “怎么?幻儿妹妹,还在生这个三师姐的气?”

        然而,幻儿不搭理胡湄,并不代表胡湄不搭理幻儿,胡湄来到幻儿的身边,脸上挂满如花笑容,“三师姐跟你开玩笑的,你也当真?”

        “真是一个傻孩子。”

        “小师弟虽然不错,但我这人不横刀夺爱,所以还是让给你吧。”

        胡湄笑得花枝招展,火辣的身材一阵摇曳,看得一旁的洪飞眼睛都看直了。

        “三师姐,你和四师姐也准备一起去天骄台?”

        看到胡湄和温婉儿出现在这里,段凌天不能猜到两人的打算。

        “不错。”

        胡湄点头,“一个月前,小师弟你杀死刘剑,我可是一直都后悔没有亲自过去,目睹那一战。”

        “这一次,小师弟你直接挑战你们那个岁数区间的天骄弟子第一人,我肯定不能错过这一战。”

          胡湄笑道。

        “小师弟,听六师弟夸你夸得天花乱坠,我也想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温婉儿也笑道。

        “那我们便过去吧。”

        段凌天摇头一笑,随即一行五人一起离开了徐朗门下之人的修炼之地,向着天骄台方向飞掠而去。

        而一路上,自然看到不少人向着天骄台那边赶。

        天骄台,距离天池宫驻地没多久,片刻之后,段凌天一行人便抵达了天骄台附近。

        此时此刻,天骄台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黑压压一片,远远看去,如同乌云盖天一般。

        在天骄台的那块石碑上空,那个试剑殿的秦长老,也已经早就等待在这里。

        眼看段凌天一行人过来,他的目光也适时的落在段凌天等人的身上,对着段凌天微微一笑,然后隔空向着幻儿行了一礼。

        “段凌天来了!”

        “是段凌天!”

        ……

        而在段凌天现身的时候,不少天池宫弟子都认出了段凌天,顿时,一道道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良久没有移开。

        “小师弟,你这排面可真大……今天,你可一定要将那樊岐给击败,给我们这一脉好好争口气!”

        洪飞笑道。

        “会不会说话?”

        几乎在洪飞话音落下的瞬间,胡湄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应该跟小师弟说,别对那樊岐下太狠的手……小师弟出手,胜负还有悬念吗?”

        “没……没有!”

        听到胡湄的话,洪飞满脸苦笑,同时暗诽这三师姐的拍马屁功夫,确实是他所不能及。

        也难怪就连大师姐,都和三师姐相处得如同亲姐妹一般。

        “没想到那黄路南也来了。”

        洪飞眼尖,很快便看到龙武仙帝顾长江门下的小弟子,一个月前被他的小师弟击败的黄路南也来了。

        “嗯?”

        很快,在黄路南之后,洪飞又看到了两道身影,“于越?袁罡?他们竟然也来了……那刘剑,可是他们的师弟。”

        “怎么?六师弟,你难道还担心那于越和袁罡按照小师弟麻烦?”

        胡湄没好气的瞪了洪飞一眼,随手拍了后者的后脑勺一下,“你,真当我和你四师姐是花瓶?”

        洪飞闻言,这才想起,这次和他跟小师弟一起来的,还有三师姐和四师姐。

        以他们的这两位师姐的实力,根本不惧那于越和袁罡。

        “我的错,我的错……我忘了两位师姐也在。”

        洪飞连连尴尬笑道。

        “忘了我们的存在?我们在你眼里,那么没存在感?”

        当胡湄再次开口,手再次抬起,洪飞连连摇头,急得都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