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69章 天骄弟子身份到手

第3269章 天骄弟子身份到手

        “狂妄!”

        段凌天的话,让得黄路南彻底暴怒,浑身上下火焰升腾而起,整个人如同化作了一个火人。

        黄路南领悟的,正是火系法则。

        而且,黄路南的一身修为,也步入了六合仙皇层次,更领悟了火系法则的五种奥义到大成之境,也正因如此,他觉得段凌天在第一轮新弟子考核中做到的,他也一样可以做到。

        “段凌天,今日,我会让你知道,天骄弟子的威严,是不可触犯的!”

        黄路南冷喝一声的同时,整个人便化作一道一团火焰,掠空而出,在空气间留下了一道道无比灼热的气息,便是距离甚远的一群天池宫弟子,也感受到了黄路南的力量中带着的灼热之意。

        “黄路南,虽说只是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中排名第十之人,但他的实力,跟前面的几人,差的其实也不是很多。”

        “不错!黄路南,并非一直是第十,以前最高也杀进了第六。”

        “黄路南的实力,还是非常强的。想要踩着他成为天骄弟子,有很大难度。”

        ……

        在黄路南出手的时候,不少天池宫弟子窃窃私语说道。

        只是,下一刻,他们脸上的神色,却又是彻底凝固了。

        呼!

        众目睽睽之子,在黄路南靠近段凌天的时候,就好像在虚空之中撞到了什么,整个人顿在那里,然后拼命想要前行,却根本无能为力。

        紧跟着,他又往想从其它方向走,但仍然没用。

        “哼!以为你的空间禁锢能禁锢住我?”

        黄路南遥遥的看着段凌天,冷冷一笑,显然已经看出这是段凌天施展的空间法则的禁锢奥义,直接将他禁锢在一片虚空之中,不让他出去。

        轰!轰!轰!轰!轰!

        ……

        伴随着阵阵巨响,暴虐的火焰,在黄路南身上席卷开来,不断冲击着囚禁他的空间禁锢。

        众目睽睽之下,黄路南整个人被火焰笼罩、淹没,火焰形成了一个正方体的形状,而且表面不断动荡,仿佛随时可能喷发而出。

        “这段凌天的空间禁锢,竟然能承受黄路南的攻击这么长时间?”

        “难怪这段凌天敢挑战天骄弟子,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黄路南要挣脱他的禁锢不难,只是时间问题。”

        ……

        正当众人窃窃私语之间,黄路南也是终于挣脱开段凌天的空间禁锢,而他脸上也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只是,他脸上的笑容很快便凝固了。

        在他发现段凌天消失在原地的瞬间,他的脸色猛然大变,继而身上火焰进一步燃烧而起,仿佛焚尽一切,烈火燎原,莫过于此。

        星星点点的火焰,升腾而起,如果化作一条条咆哮的火龙。

        这些火龙,更多针对他的身后。

        “你就这点实力?”

        在众人的目视之下,段凌天一个瞬移,闪身到了黄路南的身后,一掌拍出,恐怖的空间力量肆虐,继而笼罩而下,直接将一条条咆哮的火龙拍得灰飞烟灭。

        砰!!

        火龙湮灭之后,一声巨响传开,却是黄路南硬生生挨了段凌天一掌,整个人略显狼狈的飞了出去。

        他好不容易顿住身形,段凌天又是一个瞬移出现在他的身边。

        砰!!

        段凌天只一脚,再次将黄路南踢飞。

        呼!

        又是一个瞬移,段凌天出现在飞出去的黄路南的上方,抬手之间,又是一掌落下,将黄路南根本来不及凝聚的仙元力拍散。

        砰!砰!砰!砰!砰!

        ……

        黄路南虽然有意反抗,但每一次刚调动体内的仙元力,段凌天便瞬移出现在他的身侧,对着他施展攻击。

        段凌天调动仙元力的速度,完全碾压他调动仙元力的速度,让他既憋屈,又无奈。

        “怎么会这样?”

        黄路南的心里满是不甘。

        他做梦也不可能想到,段凌天的体内,拥有九十九条天脉,论调动仙元力的速度,纵观这片天地,也只有同样拥有九十九条天脉之人比得上段凌天。

        “这……什么情况?”

        “黄路南,竟然被段凌天完虐?”

        “不应该……他怎么可能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他是在让段凌天吗?”

        “这算是在搞内幕吗?”

        ……

        围观的一群天池宫弟子,根本理解不了黄路南现在的困境,在他们看来,这更像是黄路南在有意让着段凌天。

        “不对……如果他要让着段凌天,直接假装被击败不就行了?”

        “我也觉得,如果真要让这段凌天,他有必要一直硬撑受虐吧?”

        ……

        现在的黄路南的处境,这些天池宫弟子,只是看一眼,都忍不住一阵不寒而栗,如果他们是黄路南,被虐成这样,早就认输了。

        “哈哈哈哈……”

        洪飞一阵讽笑,眯着一双小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刘剑笑道:“刘剑,看来你这师弟不行啊……啧啧,被我小师弟虐成这样也不认识,还真是够顽强的。”

        “依我看,以后让他改名叫黄小强就行了。你觉得呢?”

        现在的洪飞,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听到他的叫嚣,刘剑本就因为看到黄路南被段凌天虐而阴沉下来的脸色,进一步阴沉了下来,随即更是发出一声厉喝,“够了!!”

        然而,却没人理会他。

        黄路南没认输,段凌天继续虐着黄路南。

        其实,倒不是段凌天有意虐黄路南,而是几番功夫下来,他发现自己施展空间法则各种奥义,更加的得心应手,就好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突然说话利索起来,停不住一直在说话一般。

        “痛快!”

        现在的段凌天,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所以他也不急着下重手重伤黄路南,只是稍微给黄路南一些压制性的轻伤。

        自从将空间法则的所有奥义都领悟到大成之境,他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般痛快淋漓的出手,这一刻的他,只觉得浑身舒爽。

        然而,相比于段凌天的舒爽,现在的黄路南,却只觉得自己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

        如果被伤得太重,他早就认输了。

        正因为发现段凌天每次对他出手,都只是让他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并没有实际性的大伤害,他才没有开口认输。

        现在的他,完全被段凌天占据主动,压着打。

        他,很想翻身,哪怕只是翻身片刻,还击段凌天一下,让他认输,他也甘心。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黄路南最终却又是绝望了,再加上刘剑一直传音催促他认输,他也只能开口认输,“我认输!”

        “就这么认输了?”

        见黄路南认输,段凌天有些意犹未尽的皱了皱眉。

        “段凌天,从今日起,你为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中,排名第十之人。”

        试剑殿长老抬手之间,将原属于黄路南的身份令牌,交到了段凌天的手里,朗声宣布说道。

        话音落下,他又提醒段凌天滴血认主。

        “好。”

        段凌天应声的同时,将手里的身份令牌滴血认主。

        而现如今,对于眼前的这个结果,在场的天池宫弟子却又是并不意外,因为段凌天刚才虐黄路南的时候,他们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

        与此同时,试剑殿长老准备离开。

        当然,在准备离开之前,他还是跟雷俊和幻儿打了一声,毕竟两人都是他们试剑殿殿主雷英门下弟子,而且雷俊更是他们时间点那位殿主的独子。

        “长老!”

        然而,在试剑殿长老准备离开的时候,段凌天却叫住了他。

        “嗯?”

        因为知道段凌天和幻儿关系不浅,所以,试剑殿长老倒也是对他比较客气,“段凌天,你还有事?”

        “长老,我现在拿到这身份令牌,取代黄路南成为新的天骄弟子……我现在,在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中,排名第十,我想要更前列的排名的话,是否可以越名次发起挑战?”

        段凌天开门见山问道。

        “越名次发起挑战的话,只能挑战前三以外之人……排名前三之人,无法越名次挑战,哪怕是排名第五之人,想要挑战排名第三之人也不行。”

        试剑殿长老说道:“你现在,最多可以挑战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中排名第四的那人。”

        “胜了排名第四的那人,你才有挑战第三的资格,然后也不能再越级挑战。”

        试剑殿长老说道。

        “就没有别的办法?”

        段凌天微微皱眉,他并不像那么麻烦,和多个人交手,才登顶二百岁到三百岁区间的天骄弟子第一,他想尽快登顶。

        登顶以后,他在天池宫的地位,也将可以得到大幅度提升。

        到了那时,帮助幻儿找她父母,也将变得容易不少。

        “怎么?你段凌天,还想越级挑战前三之人不成?“

        正准备和黄路南一起离开的刘剑,听到段凌天询问试剑殿长老的话,冷冷一笑,“当然,你要想越级挑战前三之人也不是不可能……”

        “你可以挑战我,和我一战,只要能胜过我,别说挑战你们那个岁数区间的前三之人,哪怕你想要挑战第一之人,也一样可以。”

        刘剑说到后来,嘴角适时的泛起一抹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