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48章 回玄幽府

第3248章 回玄幽府

        就这样,段凌天和幻儿分别加入了干将一脉和莫邪一脉。

        当然,现在的干将一脉和莫邪一脉,却又是分别只有两个人,加起来也只有四人,便是段凌天、幻儿、诸葛风和诸葛芸。

        “脉主,我和幻儿想去一趟灵罗天。”

        四人刚离开太阿峰,段凌天便对诸葛风说道。

        现在,也是时候回灵罗天去解决他和血骷髅杀手组织的恩怨,以及帮玄幽府当年的那位少保报仇了。

        当初离开灵罗天之时,便是他自己也没想到,他能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拥有现如今的实力。

        “你们去灵罗天做什么?”

        诸葛芸好奇问道。

        “有些恩怨要去了结一下。”

        段凌天说道。

        “恩怨?”

        听到段凌天的话,诸葛芸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我最喜欢的就是解决恩怨……反正我和诸葛风也没什么事,便随你们走一趟吧。”

        “不会打扰两位脉主的修炼吗?”

        听到诸葛芸想和诸葛风跟他们一起去,段凌天的目光也亮了起来,要是带上这两位,那可就相当于带上了两个超级打手。

        而且,这两个超级打手一旦联手,甚至连封号仙帝都杀过。

        “不会。”

        诸葛风说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们陪你和幻儿一起去。”

        诸葛芸有些兴奋的说道:“说起来,我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离开过玉皇天了……算算时间,至少也有一万年了吧?”

        现在的诸葛芸,兴奋起来的样子,就像个孩子,看起来还没幻儿成熟。

        作为南斗疆域的顶尖一流宗门,万劫剑宗驻地之中,自然也是有诸天位面传送阵。

        当然,这诸天位面传送阵,并不在任何万劫剑宗的十大主峰,而是在另外一座剑峰之上。

        不过,有诸葛风和诸葛芸两人带路,段凌天和幻儿很快便出现在诸天位面传送阵所在之地。

        “见过两位脉主。”

        而看管诸天位面传送阵的万劫剑宗长老,在看到诸葛风兄妹二人以后,慌忙向两人行礼。

        “我们四人,要走一样灵罗天。”

        在这个万劫剑宗长老的面前,诸葛芸却又是显得成熟而落落大方,淡淡对万劫剑宗长老说道。

        话音落下,她又看向段凌天,微笑问道:“段凌天,你们去灵罗天的哪个疆域哪一府?”

        诸天位面传送阵,可以精确将人传送到某个诸天位面的某个疆域的其中一府之地。

        “南天疆域,玄幽府。”

        段凌天说道。

        “听到了吗?”

        诸葛芸淡淡扫了看守诸天位面传送阵的万劫剑宗长老一眼,问道。

        “听到了,听到了。”

        万劫剑宗长老连连点头,同时惊奇的看了段凌天和幻儿一眼。

        对他来说,这是两张生面孔,但既然这两位是和干将一脉和莫邪一脉的脉主在一起,便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他深深将两人的容貌记在脑海中,想着以后无论如何也千万不要得罪这两人。

        哗!!

        随着诸天位面传送阵闪烁了一下,段凌天四人也是离开了玉皇天南斗疆域万劫剑宗,出现在了灵罗天南天疆域玄幽府。

        四人,现身于玄幽府内玄幽府下属的一座城市。

        不过,四人并没有在这里逗留,第一时间在段凌天的带领下去了玄幽府驻地。

        虽然,以四人的速度,玄幽府的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但是,却还是触动了玄幽府的护府大阵。

        阵法启动,玄幽府的强者,顿时在玄幽府府主的带领下破空而来,直到看到是段凌天和幻儿,才忍不住一怔。

        “段凌天?”

        玄幽府府主有些发懵,“你……回来了?”

        虽然,以前的段凌天,他也看不到修为,但现在的段凌天,给他的感觉,却是有些神秘叵测。

        特别是段凌天和幻儿身边的那一男一女,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了他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

        “嗯。”

        段凌天微微一笑,“府主,我是回来找前辈的。”

        “我身边这两位,是我在玉皇天的前辈……他们,是玉皇天南斗疆域万劫剑宗的两位脉主。”

        段凌天说道。

        在段凌天看来,玄幽府府主十之八九不知道万劫剑宗的存在,所以也就随便介绍了一下。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听到他的话,玄幽府府主脸色陡然大变,继而恭敬向着他身边的诸葛兄妹二人行礼,“见过两位脉主。”

        “不知道两位脉主降临,没有亲自远迎,还望两位脉主恕罪。”

        玄幽府府主在说这话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溢出了一丝丝冷汗,同时传音对段凌天说道:“段凌天,你怎么不提前提醒我一下?”

        “府主,你难道还知道万劫剑宗?”

        段凌天一怔。

        “怎么可能不知道?万劫剑宗,昔日是名震各大诸天位面的诸天级势力,宗门中的一个强者,当年更是差点战胜玉皇天的那位天帝。”

        玄幽府府主传音说道:“哪怕后来万劫剑宗退出了玉皇天玉皇疆域的舞台,入主南斗疆域,却仍然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

        “南斗疆域,因为万劫剑宗的存在,根本没有封号仙帝能染指那里。”

        听玄幽府府主这么一说,段凌天便知道他对万劫剑宗非常了解,甚至知道万劫剑宗现在在南斗疆域。

        “万劫剑宗的十大支脉,随便一位脉主,都是仙帝强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仙帝。”

        玄幽府府主继续传音说道:“仙帝降临,你也不提醒我一下……要是他们怪罪,我万死莫赎!”

        “府主放下吧,这两位前辈都是不拘小节之人,不会在意。”

        段凌天摇头笑道,继而又道:“府主,我这次回来,是打算和前辈一起走一趟十大氏族之一的‘何氏家族’。”

        何氏家族的族长,正是当年杀死玄幽府上一代少保之人,也是当今玄幽府少保宫宫主的亲生父亲。

        当然,段凌天只知道前者,并不知道后者。

        但,段凌天不知道,却不代表玄幽府府主不知道。

        “我马上通知师祖!”

        玄幽府府主深吸一口气,传讯给少保宫宫主的同时,情绪仍然非常激动。

        而少保宫宫主在收到玄幽府府主的传讯,得知万劫剑宗有两位仙帝强者降临玄幽府的时候,顿时也在第一时间慌张的迎了出来。

        “见过两位仙帝大人。”

        少保宫宫主,那位老人,匆忙赶来,在万劫剑宗的两个仙帝面前,毕恭毕敬。

        同时,他也看到了段凌天和幻儿,眼中顿时流露出好奇之色,但也看出万劫剑宗的两个仙帝是跟着段凌天两人一起来的。

        “我们是陪段凌天和幻儿过来凑凑热闹的……不用管我们。”

        诸葛芸淡淡一笑。

        “前辈,带我们去何氏家族吧。今日,便是那何氏家族族长的死期。”

        段凌天看着老人笑道。

        而听到段凌天这话,老人自然是激动万分,连忙第一时间在前面带路,向着何氏家族行去。

        不过,路上,他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传音询问段凌天,“段凌天,你怎么会和万劫剑宗的两位仙帝大人在一起?”

        “前辈,我和幻儿去了玉皇天以后,加入了万劫剑宗……然后,这两位万劫剑宗的支脉脉主,便打算跟着我们一起来凑热闹。”

        段凌天传音回应道。

        “段凌天,谢谢。”

        老人传音认真说道:“要不是你带这两位仙帝大人来为我父亲报仇,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为父亲他老人家报仇。”

        现在的老人,说话的时候,激动之余,也有些口齿不清了。

        “父亲?”

        段凌天愣住了。

        “一直没有告诉你……玄幽府的上一代少保,其实是我的父亲。”

        老人言语之间,眼中杀意迸射,“正因如此,我在接任玄幽府少保宫的时候,便立下了少保宫的那条规矩,成为玄幽府少保,便必须履行为上一代少保复仇的职责。”

        “我知道我天赋所限,这一生很难报仇,所以便寄希望于玄幽府下一代少保身上……只可惜,两万多年的时间,我都没等到有希望杀死那何氏家族族长的玄幽府少保。”

        “直到你的出现。”

        老人一番话下来,也让段凌天对一些事情恍然大悟,敢情这个老人就是当年那位少保之子。

        如此,老人想要为父报仇的心情,他也完全能懂。

        “前辈,有一点你说错了。”

        段凌天看向老人,传音笑道:“万劫剑宗的这两位脉主跟着我和幻儿过来,只是来凑热闹的。”

        “今日,为我们玄幽府上一代少保报仇的人,是我段凌天。”

        何氏家族族长,实力或许不错。

        但,跟现在的他比,却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你?”

        听到段凌天的话,老人却又是一脸怀疑的看着他,明显不太相信。

        而他不信,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现在距离段凌天上一次离开,也就几十年的时间……

        几十年的时间,段凌天能突破到一元仙皇层次就不错了,想要杀那何氏家族族长,却还差了不少。

        “段凌天,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老人摇头一笑,显然以为段凌天是在跟他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