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21章 草根天骄

第3221章 草根天骄

        掌火禅宗的王姓长老话音落下,便站在一旁看热闹,一副不会插手的架势。

        而掌火禅宗的柳姓长老,在嘴角微微抽搐以后,也和王姓长老站到了一旁。

        “小子,你杀死了我们恒沙玄宗的孙瑜长老?”

        恒沙玄宗的秦姓长老目光冰冷的盯着段凌天,沉声问道。

        “嗯。”

        段凌天淡淡点头。

        “为何杀我们恒沙玄宗的孙瑜长老?”

        恒沙玄宗的另外三人,这时也都面色冷漠看着段凌天,眼中泛起一丝丝冰冷之色。

        “我得了仙果,他对我出手……我不杀他,难道等他杀我?”

        段凌天淡淡扫了恒沙玄宗的三人一眼,不置可否的说道。

        “小子,敢杀我们恒沙玄宗的长老……今日,你便留在这里吧!”

        恒沙玄宗四人中的那个中年男子,冷声开口,他的眼中,也适时的泛起了冰冷的杀意。

        而恒沙玄宗的另外三个老人,包括秦姓长老在内,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充满了寒意,择人而噬。

        “怎么?都想找我?”

        段凌天嘴角噙起一抹淡笑,深深的看了道儒玄宗的四人一眼,“你们……可要想好了。”

        “小子,杀我恒沙玄宗长老,你今日必死无疑!”

        中年男子冷喝道。

        眼见现场的局势一触即发,站在一旁的掌火禅宗柳姓长老忍不住传音对身边的王姓长老说道:“王长老,我们是不是该提醒一下他们?看这架势,这两个年轻人,怕是不会像对我们留手一般对恒沙玄宗的这四个家伙留手。”

        “柳长老,你是掌火禅宗长老,恒沙玄宗之人的死活,与你何干?”

        王姓长老不置可否的传音说道。

        而几乎在他话音落下之时,恒沙玄宗的四人,已经齐齐出手,攻向段凌天。

        因为,他们都已经从秦姓长老口中得知段凌天领悟了空间法则的小成之境的瞬移奥义,为了避免段凌天逃走,他们都想在段凌天瞬移离开之前,将段凌天一击杀死。

        看到这一幕,掌火禅宗的王姓长老一脸的幸灾乐祸。

        而结果,也正如他所想的一般,恒沙玄宗的四人全军覆没,没有一个生还。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

        紫衣青年,自始至终没有出手,出手的是他身边的那个美得让人窒息的白衣女子。

        而且,白衣女子杀恒沙玄宗的四个仙皇,只用了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

        “那是……灵魂攻击手段?”

        想到白衣女子杀死四人之前,四人面容呆滞,身形顿住的一幕,掌火禅宗王姓长老的脸色变得极其凝重。

        便是他身边的那个掌火禅宗的柳姓长老,这时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幸好她刚才没对我用这招……否则,我必死无疑!”

        刚才,段凌天和幻儿出手,他正是对上了幻儿。

        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幻儿刚才和他交手,还隐藏了不少的实力。

        在将恒沙玄宗的四人的纳戒和仙器收取以后,段凌天深深看了掌火禅宗的王姓长老一眼,“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拿我们当枪使吗?”

        刚才,这掌火禅宗的王姓长老,故意不跟恒沙玄宗的人说他和幻儿的实力,明显是不想提醒恒沙玄宗的四人,想让四人倒霉。

        “大人,我……我没这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吃了亏,总得让他们也吃个亏,老实将仙草、仙果交给大人你。”

        听到段凌天的话,王姓长老脸色一变的同时,连忙解释说道:“毕竟,如果他们不出手,以大人你的为人,也不好意思直接抢他们的仙果、仙草。”

        “这么说,你还是在为我着想?”

        段凌天笑问。

        “那是自然。”

        王姓长老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看起来煞有其事,让一旁的柳姓长老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幻儿,我们走。”

        段凌天招呼幻儿一声,直接离开,没有再去逗弄那掌火禅宗的王姓长老。

        现在,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要好好珍惜,看是否还能在找到一处幻阵笼罩的没人发现的地方。

        而掌火禅宗的两个长老,在段凌天两人离开以后,也长长的松了口气。

        “一个十方仙王,一个一元仙皇,实力都强到这等地步……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王姓长老苦笑。

        “何止是你……他么,确实太打击人了。”

        柳姓长老也苦笑。

        ……

        药山宝地一行,段凌天和幻儿收获颇丰,这也让段凌天对于自己在未来的三十年内突破到仙皇层次,更加充满信心。

        而接下来的三十年,他带着幻儿回到了雪涯仙宗,但却没再去那个冰川山谷。

        因为,冰川山谷的那点修炼辅助,跟他得到的一大堆仙果比起来,微乎其微。

        而且,幻儿也更喜欢待在雪涯仙宗驻地之中,而非那个冰川山谷。

        春去秋来,时间也悄然流逝。

        二十年后,幻儿顺利突破到三才仙皇层次。

        而段凌天,却仍然没有突破到一元仙皇层次。

        哪怕是空间法则的领悟方面,也没有进展,“空间法则的九种奥义,除了基础奥义空间元素没办法进一步领悟以后,其它八种奥义,我都领悟到了小成之境。”

        “但,想要领悟大成之境的奥义,总觉得有什么限制……很多时候,明明感觉快领悟了,但就是没办法领悟。”

        修为没有突破,已经让段凌天感到烦恼。

        现在,法则奥义也没有突破,更让段凌天烦上加烦。

        当知道段凌天的烦恼以后,他体内的混沌神火开口了,“仙皇以下之人,是不可能领悟大成之境的法则奥义的。”

        “想要领悟大成之境的法则奥义,至少也要突破到仙皇层次。”

        混沌神火的话,让段凌天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更加烦恼了。

        “现在,距离那天骄秘境开启,也就只剩下十年的时间……只希望,这十年时间,能有所突破。”

        现在,段凌天的一身修为,已经无限接近一元仙皇。

        但,却迟迟未能突破。

        这个时候的他,情况跟当初离开灵罗天的时候,幻儿的情况有些像。

        不过,幻儿的情况,最后在时间的冲刷下解决了。

        “难不成,我也要等时间到了,才能突破?”

        段凌天苦笑。

        最后,段凌天还是决定出去走走,寻找契机,看是否能在十年内完成最后的突破。

        一时间,段凌天和幻儿两人,再次离开了雪涯仙宗,四处游荡。

        然而,一年又一年过去,段凌天的修为却仍然不见突破。

        “明年,就是南斗疆域一千年开启一次的‘天骄秘境’开启之时……我,还有一年的时间。”

        段凌天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他是否和天骄秘境有缘,就要看他是否能在这接下来的一年完成仙皇层次的突破。

        ……

        天骄秘境开启,乃是南斗疆域的一大盛事,到时南斗疆域各方年轻天骄都会前往进入。

        现在,距离天骄秘境开启还有一年的时间,南斗疆域各处,便已经热闹了起来。

        “天骄秘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力压各大一品势力的年轻天骄的草根天骄了……过去万年,每一次,都是各大一品势力的年轻天骄在表现,其他人虽然也有出色的,但却都不如他们。”

        “其实这也很正常。各大一品势力的年轻天骄,哪个不是含着金钥匙成长起来的?他们的实力,自然比一般的草根天骄强。”

        “其实,每一次天骄秘境开启,都会有草根天骄被一等势力的人拉拢,这已经算很不错了。”

        “天骄秘境,不只是各大一品势力的年轻天骄寻宝的舞台,也是很多草根天骄证明自己的机会。”

        “出色的草根天骄,会被一等势力邀请……不过,近万年来,好像也只有两个草根天骄,分别收到了古凤族和百里氏族的邀请,至于万劫剑宗,已经上万年没有主动邀请过草根天骄加入他们了。”

        ……

        古凤族、百里氏族、万劫剑宗,正是南斗疆域诸多一品势力中,最强的三个一品势力。

        南斗疆域没有封号仙帝,据说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

        甚至有人怀疑,在这三大势力之中,存在封号仙帝,只是因为相互制衡,所以谁都办法称尊南斗疆域。

        因此,南斗疆域也就成了一个没有封号仙帝掌控的疆域。

        天骄秘境,只有不超过一千岁的仙皇才能进入,而能以不到千岁的年纪,成为仙皇之人,都算得上是一方天骄。

        除了各大一品势力的天骄以外,其它天骄,不管是出自别的势力,还是出自散修,都被称之为‘草根天骄’。

        各大一品势力的年轻天骄,进入天骄秘境,基本上就是为了寻宝,在里面寻找自己的机缘。

        而其它势力,乃至散修中的天骄进里面去,除了寻宝以后,也为了能通过天骄秘境这个舞台,进入一品势力。

        当然,更多人向往加入南斗疆域最强大的三个一品势力,古凤族、百里氏族和万劫剑宗。

        每一次天骄秘境开启,三大势力,都会招收一些弟子。

        但,那些弟子,更多是他们自己选择加入。

        近万年来,只有两个草根天骄,分别收到了古凤族和百里氏族的主动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