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11章 一拳打爆

第3211章 一拳打爆

        “你们终于出来了。”

        虽然,张金义在此之前没有见过段凌天和幻儿,但幻儿的那张绝世容颜,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类似同族的气息,却又是让他瞬间断定眼前的两人正是段凌天和幻儿。

        “嗯?”

        段凌天和幻儿刚出来,便发现刚才和他一组的人,被眼前的青年杀死,而且是一击杀死。

        现在,看清楚青年的模样,段凌天瞳孔微微一缩,脑海之中,一段百年前的记忆涌现而出。

        “他是……一百年前,从上七域之一的天绝疆域的幻狐一族主族过来的那个使者,张金义!”

        当初,他和幻儿躲在少保宫宫主体内的小世界,曾经见过张金义一面。

        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张金义。

        “时隔一百年的时间,他竟然还没离开南天疆域……看来,那天绝疆域的幻狐一族主族,对幻儿还是不死心呐。”

        段凌天暗道。

        “凌天哥哥,他是幻狐一族的人……而且,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他让我感觉有些眼熟。”

        段凌天的耳边,适时的传来幻儿的传音。

        “幻儿,你还记得……一百年前,在玄幽府少保宫,我们躲在宫主前辈的体内小世界,那件事吗?”

        段凌天提醒说道。

        “是他!”

        经由段凌天这么一提醒,幻儿顿时也想起来了,毕竟,一般的事情,若是和段凌天无关,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幻儿,他交给我……由我来杀他!你,别出手。”

        段凌天传音对幻儿说道:“如果让他确认你千幻冰狐的身份,将消息传回天绝疆域幻狐一族主族,即将离开灵罗天的我们不惧,但肯定会牵连宫主前辈他们。”

        “所以,不能让他在发现你的身份以后,将你的消息传回天绝疆域。”

        段凌天这一番传音下来,语气非常严肃。

        他和幻儿,倒是可以一走了之。

        但,玄幽府不行。

        玄幽府少保宫对他有大恩,他不愿意在离开之前,给玄幽府留下一个隐患。

        天绝疆域的幻狐一族主族,一旦出手,玄幽府必将被灭门,到了那时,哪怕是玄幽府后面的那个氏族也不敢站出来。

        “凌天哥哥,幻儿知道了。”

        听出段凌天话中的严肃,幻儿的脸色也微微凝重起来,体内动荡的仙元力,也逐渐平复下来。

        “你是谁?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在等我们?”

        段凌天面色平静的看着张金义,淡淡问道。

        “不错。”

        张金义点头,随即也不等段凌天再开口,他全身上下金光暴涨,继而竟是直接冲向幻儿。

        呼!

        段凌天一个瞬移,出现在幻儿身前,面对来势汹汹的张金义,他的眼中泛起一道冷光。

        “你不是我的对手。”

        张金义顿住身形,看着段凌天,冷声说道:“你的实力,连她都不如吧?还是让她出手吧。”

        “想让她出手,你得先击败我。”

        段凌天咧嘴一笑。

        如果是百年之前,张金义说他不是他的对手,那他无话可说。

        可现在……

        这张金义,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既然你急着寻死,那我就如你所愿!”

        张金义目光冷下瞬间,在他的身上,一股灵魂之力压缩的精神力铺散开来,席卷向段凌天。

        而这,正是幻狐一族主族嫡系血脉的天赋本命绝技,可以让他人在刹那间分神。

        正当张金义的精神力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他想要出手的时候,却又骇然的发现,段凌天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就是你的手段?精神力不错……只可惜,对我起不到任何作用。”

        段凌天咧嘴一笑。

        刚才,张金义的精神力直掠他的灵魂,来势汹汹,然而,却被他体内的五行神灵之一的太玄神金轻松拦下。

        太玄神金,虽说现在仍然只是第三形态,但却已经可以借助他的灵魂之力。

        只要不是强过他灵魂太多的灵魂发动的灵魂攻击,太玄神金都能轻松将之阻拦下来。

        “你……你有灵魂防御类王品仙器?”

        张金义瞳孔微微一缩,沉声问道。

        灵魂防御类王品仙器,可以轻松阻挠大多数仙皇以下之人的灵魂攻击。

        “你就当是吧。总而言之,你这招,对我没用。”

        段凌天笑道。

        刚才,他已经通过幻儿的传音,得知张金义用的是幻狐一族主族嫡系血脉才能施展的天赋本命绝技,一种天赋的灵魂攻击手段。

        但,对此他却根本不惧。

        如果是仙皇层次的幻狐一族主族族人用这手段,他或许还会忌惮三分,可张金义区区一个十方仙王施展这等手段,对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既然对你没用,那我就用一身实力彻底碾压你!”

        张金义怒极返笑,浑身上下金光愈发暴涨而起,一尊如同金刚般的虚影,也笼罩在他的身上。

        “金刚护体奥义!”

        只一眼,段凌天便看出了张金义施展的法则奥义,正是金系法则中的金刚护体奥义。

        这门法则奥义,主防御,但却也能够增强施展者的力量。

        紧跟着,张金义抬手之间,手里多出了一柄剑,剑周围流淌着一缕缕黑色雾气,剑身上更有血色纹路,散发出阵阵诡异的气息。

        “你这皇品仙剑,倒是比一般的皇品仙器强。”

        只一眼,段凌天就看出了张金义手中剑的不凡,虽然不如玄阴九菱环和玄阳九菱环组合在一起的阴阳九菱环,但却也远超一般的皇品仙器。

        “最多三剑,我要你的命!”

        张金义冷喝一声,整个人化作一道金光,如同鬼魅般掠向段凌天,而在他即将靠近的时候,段凌天却又是已经一个瞬移到了别处。

        而幻儿,也在段凌天瞬移的同时,瞬移到了远处,遥遥的观战。

        幻儿站的位置非常好,如果张金义要对他出手,必须经过段凌天所在之地,势必会被段凌天拦下。

        所以,张金义若想对幻儿出手,必须先击败,乃至杀死段凌天。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躲几次。”

        张金义再次化作一道金光,如同夜空中划过的流星,飞向段凌天。

        这一次,张金义整个人仿佛与手中剑融为了一体,带出一道狭长的剑芒,散发出阵阵锋锐的气息。

        嗤!嗤!嗤!嗤!嗤!

        ……

        剑芒所过之处,虚空之中都开始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好像虚空都要被他撕裂。

        “对付你,还用躲吗?”

        段凌天冷笑一声的同时,身上仙元力跳动而出,空间法则的空间元素瞬间融入其中。

        身负九十九条天脉,段凌天虽然还只是九宫仙王,但他调动仙元力,以及出手的速度,却已经远胜绝大多数十方仙王。

        其中,也包括张金义。

        与此同时,空间领域,以段凌天为中心弥漫开来,笼罩方圆百米之地,张金义刚进来就受阻。

        那金色剑芒,在空间领域之内,步步艰难,因为其中不只有段凌天领悟的空间法则的领域奥义,还有扭曲奥义等等。

        “哼!领悟的空间法则不错,只可惜,在我张金义面前,还不够看!”

        张金义冷哼一声,紧跟着金色剑芒竟是再次暴涨开来,而前进的速度,也骤然加快。

        咻!!

        剑芒掠过,摧枯拉朽般穿过空间领域,直掠段凌天而去。

        “来得好!”

        面对来势汹汹的剑芒,段凌天眼中金光一闪,随即不避不让,一拳对着虚空打出。

        顿时,虚空之中,裂开三道空间裂缝,三道次元斩出现。

        下一刻,错乱的空间力量,融入三道次元斩中,凝聚在一起,与三道次元斩形成一个拳头光影,迎上金色剑芒。

        这一拳,几乎蕴含了段凌天领悟的空间法则中的所有蕴含攻击特性的奥义。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传开,金色剑芒完全被拳影淹没,被一拳打爆,继而湮灭,一道狼狈的身影也被远远轰飞了出去。

        张金义的身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一道血红色的铠甲虚影,威风凛凛,赫然正是他的防御仙器。

        “纯防御类皇品仙器?”

        段凌天目光一闪,淡淡笑道:“你要不是有这仙器……现在,你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

        而现在的张金义,立在远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段凌天,“你没用仙器,竟然都能败我?”

        “你……到底领悟了空间法则的几种小成之境奥义?”

        一个九宫仙王,不用仙器,就能败他,甚至他还是多亏了纯防御类皇品仙器才捡回一条命。

        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他张金义,就算放在幻狐一族的张家主族,仙皇之下的存在中,也是能排进前三的存在。

        而现在,在南天疆域这种小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实力胜过他这么多的九宫仙王?

        “想知道?”

        段凌天咧嘴笑问。

        张金义目光一凝,正打算认真倾听段凌天接下来的话。

        而下一刻,段凌天一个瞬移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道虚影在张金义的眼前逐渐消散。

        “不好!”

        张金义脸色大变,同时目露不甘的从纳戒里面取出身份玉牌,打算捏碎身份玉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