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01章 前十

第3201章 前十

        “族长,段凌天和那个女子又进来了……他们,应该是准备进入二等秘境。”

        段凌天和幻儿刚刚进来,安全区域内的一角,被段凌天和幻儿杀死的那个张云廷的儿子,便发现了他们,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回了幻狐一族。

        “使者。”

        幻狐一族,张东楠第一时间发了一道传讯给正在幻狐一族中休息的张金义,告诉他段凌天两人已经进去之事。

        “二等秘境?”

        张金义第一次来南天疆域,并不了解南天古境上境。

        “使者,南天古境上境,每一年重置一次积分榜……而在重置积分榜之前,排名前一百名之人,都会被分别送进三个秘境。分别是一等秘境、二等秘境和三等秘境。”

        张东楠解释道:“如果使者现在进去,明日积分榜重置之时,南天古境上境便会通过你的身份玉牌,将你传送到一个地方,让你和另外九人集合,一起闯一等秘境。”

        张金义现如今在南天古境上境积分榜的排名,在前十,所以可以进入一等秘境。

        “进那什么一等秘境,能遇上那个疑似千幻冰狐的女子吗?”

        张金义问。

        “不能。”

        张东楠说道:“一等秘境和二等秘境是分开的……那个女子,和那个段凌天能进的是二等秘境,你们不可能遇上。”

        “既然如此,我没兴趣进去……等下一次南天古境上境开启,我再化名进去,和他们进入同一个秘境,然后再出手。”

        张金义对南天古境上境没任何兴趣,甚至那些秘境里面的东西也没有任何诱惑。

        对他来说,南天疆域就是一个乡下的小地方,这里奉为宝贝的东西,他还没突破到仙王层次就已经有了。

        寻常皇品仙器?

        当年,他刚突破到罗天上仙层次,族内就给了他一件这样的皇品仙器。

        纯防御类皇品仙器?

        他刚突破到仙君就有了。

        至于其它的仙丹、仙符之类的东西,他更是不缺。

        甚至于,他的手里,还有能在封号仙皇强者手底下逃命的仙符!

        “使者,我有一个提议……那就是,在南天古境上境积分榜重置期间,在外面找一个常年在南天古境上境的积分榜排名前列的散修,将之杀死。”

        张东楠说出自己的提议,“然后,在积分榜重置以后,你用他的名字在南天古境上境获取积分,尽量将排名保持在和那段凌天两人差不多的地步,一年后和他们一起进入同一个秘境。”

        “毕竟,如果使者你再用自己的名字进去,太招摇了……而随便取一个名字也不保险,毕竟旁人都不认识,到时段凌天两人难免会产生怀疑。”

        张东楠说出自己的顾虑。

        “嗯,就依照你说的办。”

        或许是因为上一次吃了亏,这一次,张金义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我对那些散修并不熟悉……寻找合适的散修,杀散修之事,还得你去办。”

        “使者只要答应就行,其他事情,我会处理。”

        见张金义答应了下来,张东楠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这个自大的主族嫡系子弟一意孤行。

        幸好,这一次他还算听劝。

        ……

        南天古境上境。

        转眼间,段凌天和幻儿已经进来一天了,而积分榜也将在一个小时以后重置。

        现在,段凌天和幻儿立在安全区域一侧,再没人敢招惹他们。

        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段凌天和幻儿两人的实力非常强,一个杀进了积分榜第十一名,一个杀进了积分榜第十五名。

        也就是说:

        在南天古境上境里面,比他们强的,很少很少。

        “那人……”

        段凌天的目光,扫过安全区域一角,那里正有一人时不时看他和幻儿一眼。

        这个人,他有印象。

        甚至于,现在,是他第三次见到他,而且都是在这安全区域。

        “幻儿……那人,是不是幻狐一族的人?”

        段凌天问道。

        虽说段凌天神识扫出,可以感觉到对方给他的感觉,和幻狐一族的张云廷有些像。

        但,他却不敢肯定。

        幻儿,作为幻狐一族的千幻冰狐,如果对方是幻狐一族的族人,幻儿可以迅速确定。

        听到段凌天的话,幻儿的目光随着段凌天的目光扫了过去,在对方收回目光之时,幻儿的神识已经落在他的身上。

        “凌天哥哥,他是幻狐一族的人。”

        幻儿立刻就能确认这一点。

        “果然。”

        段凌天笑了,“我就说,那幻狐一族族长张东楠的鼻子怎么那么灵……敢情,是有眼线在这里。”

        当然,虽然知道对方是眼线,段凌天也没对他做什么。

        而且,在这安全区域,是不允许出手的。

        没多久,一个小时的时间便过去了。

        而南天古境上境的积分榜,也随之定格,定格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便又重置归零。

        与此同时,不只是在各大安全区域,哪怕是在安全区域之外,名列上一年积分榜前一百的人,都被传送离开原地。

        他们,分成三批,出现在三个地方。

        其中一批,是排名前十之人,他们出现在一个广阔的洞窟之中……但,此时却只有九人在。

        “怎么只有九人?还有一人呢?”

        九人面面相觑,而且都发下彼此都是新面孔。

        “那个张金义……没进来。”

        很快,便有人确认了这一点。

        “那个张金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连菩提禅宗的拓苦都死在了他的手里。”

        一个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感叹道。

        “拓野,拓苦是你的师兄……他被那张金义杀死之前,可有传讯回菩提禅宗?”

        身穿一袭白袍,手握折扇,风度翩翩,俊逸非凡,气质超群的青年男子,看向一个身穿黑白交错的袈裟的青年和尚,问道。

        白袍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道儒玄宗的真传弟子,颜如玉。

        也是上一年积分榜第一。

        万战天宗的绝世天骄唐平山的神话,正是被他破灭,他成为了南天古境上境新的绝世天骄。

        而他如果能继续保持下去,也将可以成为新的神话。

        “拓苦师兄临死前,并没有来得及传讯。”

        被称为拓野的青年和尚摇头,随即苦笑一声,“要是拓苦师兄有时间传讯,何不捏碎身份玉牌逃走呢?”

        “想来,即便是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杀死。”

        拓野这么一说,颜如玉恍然,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

        “颜如玉,你现在可是我们当中最强的存在……若是那张金义在你面前,你可能淘汰他?”

        一个俊逸青年笑看向颜如玉,问道。

        青年言语之间,显得跟颜如玉非常熟络。

        而他,正是百花仙宗的宗主之子,欧阳玉浩,百花仙宗之中少有的男弟子之一,同时也是百花仙宗的真传弟子。

        在他的身边,一个女子挽着他的手,女子容貌娇美,身姿婀娜,站在一群男人之间,如同鹤立鸡群。

        而她,正是昔日南天古境上境的第一美人,欧阳雨薇,也是百花仙宗的真传弟子。

        她,和欧阳玉浩是一双龙凤胎,她是妹妹,欧阳玉浩是哥哥。

        不过,两人长得却没有太多相像之处,欧阳雨薇看起来柔弱,欧阳玉浩看起来阳刚。

        “没有把握。”

        颜如玉晃了晃手里的折扇,摇了摇头,“至少,如果我对上拓苦,就算能击败他,也不可能杀死他!”

        “确实。”

        颜如玉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拓苦的防御,堪称南天古境上境第一……我们在场的人,能胜过他的,却也不可能杀死他。”

        “真不知道,那个张金义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那么强?”

        越来越多人对此感到困惑。

        聊了一下张金义,众人逐渐岔开话题。

        最后,一个身材高大,长得五大十粗的壮硕青年,看向欧阳雨薇,微笑说道:“雨薇师妹,听说那个名为幻儿的名字,但凡见过她和你的人,都说你不如她。”

        “而且,她的实力也不弱,第一次进南天古境上境,就杀到了第十五名……甚至于,我听说,她身边的那个名为段凌天的男子,十之八九没什么实力,之所以排名那么高,完全是她帮他杀上去的。”

        壮硕青年,是风雷道宗的真传弟子,候通玄。

        “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想要会会她。”

        欧阳雨薇双眼微微眯起,嘴角噙起一抹弯弯的弧度,“看看她,是否真如传闻中一般,绝世无双。”

        “候通玄,你要是小看那段凌天,可就大错特错了……那个段凌天,可不是一般人物。”

        这时,颜如玉看向候通玄,摇了摇头,“三十年前,他还在南天古境中境称王称霸……三十年后,便进了南天古境上境,杀到了积分榜第十三名。”

        “你觉得,他会如你所说的那般不堪?”

        对于段凌天,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比他颜如玉更了解。

        甚至于,早在段凌天还没去玄幽府,还在玄幽府麾下三宗两族之一的抱朴仙宗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段凌天的存在。

        当然,那个时候,他没有将段凌天当回事。

        段凌天,也只是他和他的好友陈离相聚的时候,偶尔提起的一个小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