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138章 扬名武战府

第3138章 扬名武战府

        刘小舟,武战府中的其中一位副府主的儿子,虽然实力不如恒峰,但也领悟了金系法则的五种奥义,甚至初步领悟了金系法则的第六种奥义!

        在南天古境中境里面,刘小舟最好的成绩,便是名列积分榜第六十九名,杀进了前七十名。

        要知道,这对于一个只领悟了某种法则五种奥义的十方仙君来说,非常难得。

        当然,这也是因为刘小舟领悟的是金系法则。

        如果他领悟的是土系法则,别说前七十名,哪怕是前八十名都未必能杀进去。

        刚才,武战府这一传送处的人都看到:

        刘小舟在积分榜上的排名,是第七十八名,对刘小舟来说只能算发挥一般,但刘小舟还能在里面待三天,未必不能取得更好的排名。

        不少人都期待,刘小舟能更进一步。

        谁曾想到,继恒峰之后,刘小舟也被淘汰了出来。

        两人几乎是前脚后脚跟着出来!

        “那人连恒峰师兄都击败了……我都不用跟他交手,直接识趣的出来了。”

        面对武战府长老的询问,刘小舟耸耸肩说道。

        刘小舟这话一出,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片刻,还是询问刘小舟的那个武战府长老第一时间回过神来,倒吸一口冷气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也是被破了恒峰防御的那人淘汰出来的?”

        呼!呼!

        几乎在武战府长老话音落下的瞬间,又有两道身影跟着出来,显然也是在南天古境中境里面被淘汰出来了。

        “又被淘汰了两人?我们武战府现如今还在里面的人,好像只剩下十来人了吧?”

        一刻钟的时间都不到,四个人被淘汰出南天古境中境,这样的情况,在武战府很少见。

        “你们两人……不会也是被淘汰恒峰和小舟的那人淘汰出来的吧?”

        那个武战府长老看着刚被淘汰出来的两个武战府弟子,一脸骇然的问道。

        只因为,四人被淘汰出来的时间间隔实在是太短了。

        这,不太可能是巧合。

        “嗯。”

        在周围一群武战府长老、弟子骇然的目视之下,两个武战府纷纷点头,其中一人更苦笑说道:

        “其实,和我们一起淘汰的,还有七人……他们,应该是从别的传送处进的南天古境中境,所以没被传送到这里。”

        随着这人话音落下,全场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还有七个人,也被淘汰了?

        也就是说,短短一刻钟内的时间里,有包括恒峰、刘小舟在内的十一人被淘汰?

        而且,他们是被一个人淘汰出来的?

        “淘汰我们以后,他已经杀进前五十名。”

        刘小舟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积分榜光幕之上,苦笑感叹。

        听到刘小舟的话,一群武战府长老、弟子的目光,顿时也都落在积分榜上。

        一眼扫过,他们的目光便都汇聚在排名第四十五名的那个名字上面。

        之前排名前五十的人,他们都有关注,都有印象,而这个名字,却是现在才出现在那里的。

        当然,这个名字之前也有人注意到了。

        “这个名字,之前好像只有十九个积分,排在第五十二名……他是玄幽府弟子。但,我们从没听说过玄幽府有这么一个人。”

        一个武战府弟子说道。

        “对,没听说过这个人。”

        “段凌天?玄幽府中,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人?”

        “他是玄幽府藏匿起来的底牌不成?”

        ……

        现在,武战府的一群人已经意识到:

        击败恒峰,相继淘汰刘小舟一群人的,正是这个玄幽府弟子……

        能即便恒峰,乃至破掉恒峰的防御,那是什么概念?

        这也意味着:

        那个玄幽府弟子,绝对有着杀进积分榜前三十的实力!

        “你们……当真是被他一个人淘汰出来的?”

        先前询问刘小舟的那个武战府长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原以为恒峰是青灵府的‘冷云游’或韩清府的‘刘吉’淘汰出来的,因为就目前来看,在南天古境中境里面的人,也就他们有那个实力。

        但,恒峰却否认了。

        现在,刘小舟等人出来,刘小舟告诉他淘汰他们一群人出来的是一个人,正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玄幽府弟子,段凌天!

        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我们没听过他很正常……他告诉我了,他是几天前才进的玄幽府。而且,他腰上悬挂的身份令牌,只是玄幽府外府弟子的身份令牌。”

        刘小舟说道:“所以,我猜测……他,应该是玄幽府请的外援!”

        “而且,这个外援的身份背景恐怕还不简单。”

        说到后来,刘小舟眼中精光四射。

        在捏碎积分玉牌出来的同时,他大着胆子延伸出神识去查探了那个玄幽府的外府弟子段凌天,也因此发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

        那个段凌天,年纪不足百岁!

        不足百岁,击败领悟了土系法则七种奥义的恒峰……

        这是什么概念?

        刘小舟心里清楚:

        如果不是亲自探查到那人的年纪,没有人会相信那样一个人只是一个不足百岁的小年轻。

        就算是他,如果是别人告诉他对方不足百岁,他绝对不可能相信!

        所以,即便他知道这事,暂时也没打算说出来。

        除非另外有人发现,他才会附和着说出来,要不然说出来也没人信,没什么意义。

        “几天前进的玄幽府?外府弟子?”

        听到刘小舟的话,武战府长老、弟子这才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解释。

        “恒峰,那人领悟的是什么法则?能破你的防御,他领悟的应该是主攻击的法则吧?”

        那个武战府长老看向恒峰,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好奇之色,“另外,他应该至少领悟了那种法则七种以上的奥义吧?”

        随着这个武战府长老话音落下,包括刘小舟在内的一群人,目光纷纷落在恒峰的身上。

        刘小舟虽然知道击败恒峰的那人领悟的是空间法则,但那人一共领悟了空间法则的几种奥义,他却又是不太清楚。

        因为,他对空间法则并不熟悉,再加上不是他和对方交手,所以他没看出对方当时施展了空间法则的几种奥义。

        “他领悟了那种法则的几种奥义我不清楚……但,他击败我,用了那种法则的七种奥义。”

        恒峰说道。

        那个玄幽府外府弟子段凌天,先前和他交手,用出了空间法则的六种奥义。

        在对方用出次元斩奥义,而他在生死一线之际完全领悟了御之奥义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能挡下对方的攻势。

        谁曾想到,对方直接施展出空间法则的传送奥义,将攻击传送到他的御之奥义之后,直接跨越御之奥义攻击他!

        那样一来,他的御之奥义便彻底废了,形同虚设。

        “他用了七种奥义,你倒是败得不冤……领悟了风系法则、金系法则、火系法则、雷系法则和毁灭法则等主攻击法则之人,只要领悟的法则奥义不差,基本上都能破你的防御。”

        开口询问的武战府长老对恒峰的实力非常了解,所以作出了这样的决断。

        “云长老,你恐怕还不知道……恒峰师兄他,是在完全领悟了御之奥义之后,被对方破的防御。”

        恒峰还没开口,刘小舟已经先一步开口了。

        “什么?!”

        而随着刘小舟这一开口,那个武战府长老顿时骇然,“恒峰完全领悟了御之奥义?”

        据他所知,恒峰只完全领悟了土系法则的六种奥义,至于第七种奥义御之奥义,只是初步领悟。

        而现在,据刘小舟所言,恒分竟然完全领悟了御之奥义?

        “恒峰……”

        顿时,这个武战府长老看向恒峰,想从恒峰那里得到确切的答案。

        “嗯。”

        恒峰点了点头,“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他……和他交手,生死一线之际,我完全领悟了御之奥义。”

        “而他,也是在我完全领悟了御之奥义之后,才施展出他领悟的那种法则的第七种奥义……要不然,他只用六种奥义,便足以败我!”

        想到段凌天那个时候展现的攻击的凌厉,恒峰至今还有些心有余悸。

        “你的意思是……他用六种奥义,便足以破你没有完全领悟御之奥义之前的防御?用七种奥义,便破了你完全领悟了御之奥义之后的防御?”

        武战府长老瞳孔剧烈收缩,同时下意识的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而其余清楚恒峰实力的武战府长老、弟子,这时也都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那人领悟的……莫非是至高法则?”

        另一个武战府长老,面色凝重的问道。

        在他看来,即便是领悟风系法则、金系法则、雷系法则、毁灭法则等主攻击法则之人,领悟了他们领悟的那种法则的所有攻击奥义,只施展出七种法则,也不可能破了领悟了土系法则七种奥义的恒峰的防御!

        毕竟,恒峰领悟的土系法则的七种奥义中,有两种主防御奥义……

        再加上恒峰还领悟了土系法则的岩体术奥义,防御还可以得到进一步提升!

        所以,他大胆猜测:

        那人领悟的,或许是至高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