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37章 封号仙帝之死

第3037章 封号仙帝之死

        “是孟罗大人!”

        “哼!孟罗大人都被惊动了,那人直呼天帝大人名讳,不死也残!”

        “我倒是觉得,对方既然敢直呼天帝大人名讳,想来应该实力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

        寂灭天天帝宫内,听到那一句‘什么人,竟敢直呼天帝大人名讳’,不少人都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孟罗,九宫仙帝,同时也是一位封号仙帝,封号‘天莽’。

        天莽仙帝孟罗,一早就追随着焚天仙帝‘风轻扬’入主寂灭天天帝宫,也是昔日寂灭天天帝风轻扬的左膀右臂。

        后来,风轻扬被人追杀进修罗地狱,寂灭天天帝易主,孟罗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留下。

        可以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天莽仙帝孟罗,都是寂灭天天帝宫仅次于天帝的强者!

        而就在不少人踏空而起,想要去看热闹的时候。

        孟罗那洪亮如雷霆般的声音,又是再次传来,席卷天帝宫上下,吓到了所有人:

        “陈秋博,我家天帝大人已经归来,你还不速速出来迎接,交出天帝之位!”

        孟罗这一开口,顿时令得天帝宫内的不少元老目光纷纷亮起,“天帝大人回来了?”

        “哈哈!我就说,天帝大人,哪怕进了修罗地狱,也一样可以回来!”

        “不过,那陈秋博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听说他最近又有突破,实力已经不弱于过去的天帝大人……”

        “哼!难道你觉得,天帝大人活着从修罗地狱回来,会一直原地踏步?”

        “走!去迎接天帝大人!”

        ……

        天帝宫内,一群天帝宫元老纷纷踏空而起,很快便到了天帝宫上空,向着远处两道身影而去。

        “天帝大人!”

        当看到那一道白色的身影之时,一群天帝宫元老纷纷躬身行礼。

        眼前的白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寂灭天天帝宫昔日的主人,昔日的寂灭天天帝‘风轻扬’!

        “嗯。”

        看到来的一群人,风轻扬淡淡点头,但他的目光,很快又凝聚起来,落在天帝宫上空的东边方向。

        那里,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赫然是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银色长袍,面如冠玉,不怒自威。

        “风轻扬,没想到你还能活着离开修罗地狱……真是令人意外。”

        银袍中年自远处踏空而来,每一步跨出,他所在的那一片空间都剧烈震荡一下,如同掌控空间的使者,所到之处,空间颤栗。

        “陈秋博。”

        风轻扬淡淡扫了银袍中年一眼,听他这话,这银袍中年显然正是现如今的寂灭天天帝,陈秋博。

        “这几年你替我执掌天帝宫,辛苦了……今天开始,便不劳烦你了。”

        风轻扬声音淡漠,但其中却蕴含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风轻扬,想夺回寂灭天天帝之位,还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陈秋博没想到风轻扬一开口就开门见山,想要夺回寂灭天天帝之位,一时他的双眼也是眯了起来,寒光一闪而过。

        “如果我没记错……你,只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

        风轻扬淡淡说道。

        “哼!那是以前!”

        听风轻扬提起过去之事,陈秋博冷哼一声,“现在的我,今非昔比……就是不知道,你较之过去,有没有进步!”

        话音落下瞬间,在陈秋博的手里,又是已经出现了一柄月牙状的三尺利刃,上面散发出阵阵凌厉的气息。

        “你一个寂灭天天帝,连诸天神器都没有?”

        淡淡扫了陈秋博手里的三尺利刃一眼,风轻扬嘴角浮现一抹淡笑,就好像在取笑陈秋博的寒碜一般。

        “风轻扬,你少故弄玄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日被追杀,你的诸天神器寂灭焚天剑的剑魂已经被毁……现在的寂灭焚天剑,论威力,也顶多和我手里的仙器相当!”

        陈秋博冷笑。

        “狂灵……”

        而听到陈秋博的话,风轻扬的脑海之中,顿时又是浮现出他的寂灭焚天剑的剑魂为他战死的一幕幕情景。

        他的双拳,不知何时紧握在了一起,心里更是向殒落的狂灵许下了承诺,“狂灵,等神遗之地重开,我定杀了那人,为你报仇!”

        狂灵,正是他的寂灭焚天剑的剑魂。

        “此战,决生死?决胜负?”

        风轻扬问。

        “你我一战,若是决胜负,未免太过束手束脚……自然是决生死!”

        陈秋博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那便决生死!”

        风轻扬点头。

        而几乎在风轻扬点头的瞬间,他身体一晃之间,竟然诡异的化作了一道土黄色的力量,且土黄色的力量周围俨然有一道道凌厉的剑罡在缠绕。

        嗖!嗖!嗖!嗖!嗖!

        ……

        下一刻,风轻扬的身体所化作的土黄色的力量,已是分作无数道,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转眼之间,在寂灭天天帝宫的上空,一个巨大无比,仿佛能囚禁天地的囚笼出现,同时也将陈秋博笼罩在了里面。

        轰!!

        轰隆隆!!

        ……

        伴随着阵阵巨响,天地之间风云震荡,而寂灭天天帝宫上空的空间,也一阵震动摇曳,仿佛随时可能崩裂。

        那仿佛能囚禁天地的囚笼,转瞬之间,已是急剧变小,只将陈秋博一人笼罩在内。

        “这是……”

        在风轻扬整个人化作一股土黄色力量的时候,陈秋博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现在,眼见囚笼变小,将自己笼罩在内,一股强大的重力落下,压得他甚至没办法调动体内的仙元力!

        “风轻扬,你……你竟然突破成神了?!”

        陈秋博再次开口,声音中充满了惊恐和绝望之意。

        成神!

        这,是十方天帝最想走出,也最难走出的一步。

        这一步,比登天还难!

        “成神?”

        “天帝大人……成神了?这……这……”

        “看来,上一次大劫,不只没有让天帝大人殒落,还给了天帝大人一场机缘!”

        ……

        这一刻,寂灭天天帝宫的一群元老目光纷纷亮了起来,“我就说刚才天帝大人怎么突然化作土系法则力量……原来,那不过是他的土系法则分身。”

        “早就听说,突破成神之后,只要领悟某种法则的全部奥义,便能凝聚那一种法则的分身,可以脱离本体存在,也可以完美运用那一种法则的所有奥义。”

        “原来,天帝大人这一次回来的,只是一道分身。”

        “一道分身,就足以碾压陈秋博这样的封号仙帝……这,就是‘神’的力量?”

        ……

        寂灭天天帝宫的一群元老在这边感叹。

        另外一边,陈秋博眼见自己的仙元力完全被压制,甚至连法则奥义敢凝聚出来,就又被重力击溃,一时也是彻底绝望了。

        “风轻扬!”

        眼见囚笼越来越小,生死在即,陈秋博连声叫道:“寂灭天天帝之位,我不要了,还给你!”

        “你都成神了……没必要跟我一个小仙帝过不去,是不是?”

        陈秋博的语气间,俨然夹杂着几分乞求之意。

        他是真的怕了。

        以前的风轻扬,实力虽强,但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是能抗衡。

        可现在,风轻扬成神,到了另一个连他都梦寐以求的层次,实力得到翻天覆地提升,他根本不是对手!

        甚至于,在现在的风轻扬的面前,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好像……是你说的决生死,是吗?”

        风轻扬的声音,仿佛自四面八方传来,也像是从囚笼之中传来。

        与此同时,囚笼收拢的速度,不只没有变慢,反而快了几分,令得陈秋博目呲欲裂!

        现在,不只是他体内的仙元力被压制,哪怕是他的身体也被囚笼之中的引力完全控制。

        当然,如果只是引力,还没有这般可怕。

        最可怕的,是形成囚笼的每一根柱子周围弥漫的剑形罡气,散发出土系法则的种种奥义气息,给了陈秋博一种几近窒息的感觉。

        “风轻扬,只要你饶我一命,往后千年……不,往后万年,我愿意奉你为主,鞍前马后!”

        在囚笼进一步收缩的同时,陈秋博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力量窜入了他的体内,而他的生机也开始迅速流逝,顿时他慌忙开口求饶,甚至说愿给风轻扬为奴为仆万年。

        “没兴趣。”

        然而,陈秋博等到的回应,却是虚空之中突如其来的淡然而低沉的三个字。

        “不——”

        陈秋博瞳孔一缩,发出一声悲呼。

        而这,也成了他在这世上留下来的最后的声音。

        砰!!

        伴随着一声轻响,囚笼还没完全收拢,陈秋博的身体已经爆成了一片血雾,血雾触及囚笼,又是直接湮灭于虚空之中,分毫不剩。

        陈秋博,堂堂封号仙帝,就此身死道消!

        在陈秋博死后,那囚笼重新化作一道土黄色的力量,最后土黄色的力量凝聚,重新化作风轻扬。

        “在我和他一战之前,我已隔绝了这一带的声音……”

        风轻扬扫了旁观的众人一眼,淡淡说道:“我突破之事,我不希望外传。”

        “如若被我发现谁外传了……”

        接下来的话,风轻扬没说下去,但他眼中闪过的杀意,却又是已经说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