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36章 寂灭天,天帝宫

第3036章 寂灭天,天帝宫

        当然,这些看向段凌天,嫉妒得双眼发红之人,并非跟着张光正过来的抱朴仙宗门人,而是那些选择进入抱朴仙宗的巅峰罗天上仙。

        这些巅峰罗天上仙中,不乏对自己实力自信的存在,他们下意识的认为,段凌天之所以能名列这一次南天古境下境的积分榜第二,纯粹是因为段凌天运气好。

        如果段凌天的运气给他们,他们未必不能名列积分榜第二。

        “这个段凌天,实力肯定没我强……可现在,却能和张副宗主并肩而行,而且张副宗主对他也是礼敬有加。”

        一个灰衣老人身在人群之中,看着段凌天的背影,眼中嫉妒之火熊熊燃烧而起。

        他一身修为巅峰罗天上仙,领悟火系法则两种奥义,实力在进入南天古境之人中也算是拔尖的存在。

        在这一次的积分榜排名中,他名列第九。

        他,也是这一次的积分榜前十排名之人中,除段凌天以外,另一个选择进入抱朴仙宗的人。

        他之所以选择进入抱朴仙宗,完全是因为抱朴仙宗是三宗两族中拥有最多火系王级仙法、神通的势力。

        他进入其中,便有机会得到那些火系王级仙法、神通,从而领悟火系法则的其它奥义。

        至于去玄幽府,他没想过。

        因为,他的年纪已经不小,而玄幽府在三宗两族收人,却又是只收三百岁以下天赋、悟性极高之人。

        所以,他只打算进抱朴仙宗,在抱朴仙宗赢得一席之地,然后想办法搞到抱朴仙宗的那几门火系王级仙法、神通。

        然而,现在看到一个不足百岁运气好的小子跟在抱朴仙宗副宗主张光正的身边,而他只能在后面跟着,他顿时憋了一肚子的气。

        也是这个灰衣老人忘了在南天古境下境的仙皇殿里面的时间峡谷内发生的事,否则他现在一定不敢有针对段凌天的任何想法。

        因为,在那时间峡谷之内,他曾亲眼目睹段凌天一剑秒杀和他一样领悟了两种火系法则奥义的李源!

        李源,虽然和他一样领悟两种火系法则奥义,但因为李源领悟的第二种奥义比他领悟的第二种奥义在实战中强些,所以他的实力不如李源。

        当时,看到李源被段凌天一剑秒杀,即便眼红段凌天占据时间峡谷最高处的那一座石台,他也不敢出手争夺。

        然而,这些记忆,在离开南天古境下境以后,他便不记得了。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觉得段凌天是因为运气好,所以才能名列积分榜第二。

        当然,现在嫉妒段凌天的,不只灰衣老人一人,还有些名列积分榜前茅的领悟了某种法则的基础奥义之人。

        “这个段凌天,不足百岁,名列积分榜第二……依我看,他纯粹就是因为运气好!”

        “我也觉得。不足百岁的毛头小子,一身修为突破成就巅峰罗天上仙,已是难得,难道还妄想领悟某种法则的奥义?”

        “哼!真是让人不平衡……运气好,竟然就有这等待遇。而且,按照他的排名,他先前得到的奖励肯定不会少。”

        ……

        一个个实力还算不错的巅峰罗天上仙,盯着段凌天的背影,窃窃私语之间,又是仿佛都觉得段凌天是靠运气杀进的积分榜第二。

        当然,也有例外。

        如薛惊羽。

        薛惊羽,南启国二皇子,领悟雷系法则的基础奥义‘雷之元素’,实力不比现在议论纷纷的一群人差。

        但,他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却又是没有半分小觑。

        要知道,在进入南天古境下境之前,他便曾经和段凌天交手过一次,深知段凌天一身实力的可怕!

        “这群白痴,恐怕还不知道,段凌天虽然不足百岁,但却是领悟了土系法则两种奥义的存在吧?”

        这一刻,听到周围一群实力也就和他相当之人的窃窃私语,薛惊羽却又是有一种强烈的智商优越感。

        “段凌天,你真是散修?”

        段凌天跟张光正原来只是在天南地北的闲聊,张光正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嗯。”

        而面对张光正的这个问题,段凌天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在这诸天位面,他没有任何一个强大的势力可以依靠,自然只能算是一个散修。

        哪怕是边境之地的那些小势力的人来到中央之地,只要他们没有进入某个强大显赫的实力,在旁人的眼里,他们也是散修。

        “身为散修,能在你这个年纪,走到你这一步,当真是难得……不过,从今往后,你便不再是散修,而是我们抱朴仙宗的真传弟子。”

        张光正虽然不太敢相信段凌天是散修,但既然段凌天自己说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真传弟子?”

        段凌天一怔,“这真传弟子是什么?”

        “真传弟子,乃是我们抱朴仙宗最杰出的弟子的称号……不管什么时候,我们抱朴仙宗的真传弟子,都只有十人。”

        “十年前,我们抱朴仙宗一个真传弟子殒落,后面便空出一个真传弟子名额,一直没有人顶上。”

        “这一次,你选择进我们抱朴仙宗,宗主便打算将那个名额给你。”

        张光正说道。

        段凌天恍然,同时忍不住问了一声,“抱朴仙宗的真传弟子,和那合欢仙宗的核心弟子,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

        张光正回道:“我们抱朴仙宗的真传弟子,只有十人……而那合欢仙宗的核心弟子,却始终保持在百人左右。”

        段凌天闻言,顿时又是对合欢仙宗的三宗主碧海铭枫一阵无语,只觉得对方太过小气。

        先前,碧海铭枫让他进合欢仙宗所许下的承诺,便说了一句什么只要他进合欢仙宗,便能享受核心弟子待遇。

        然而,核心弟子,在合欢仙宗足有百人,就算有不错的待遇,但那待遇能好到哪里去?

        “真传弟子,既然那般稀少,想来在抱朴仙宗之内也是有特权吧?”

        段凌天问道。

        “当然。”

        张光正点头,“我们抱朴仙宗的真传弟子,可以参悟我们抱朴仙宗的所有王级仙法、神通!”

        “当然,别的福利还有很多……这些,等你到了宗门,再了解也不迟。”

        张光正说道。

        “那你之前承诺的宗主亲传弟子的待遇……”

        段凌天想起了张光正的承诺。

        “其实,你成了真传弟子,待遇便已经不比宗主亲传弟子的待遇差……我原本没想过你会成为我们抱朴仙宗的真传弟子,是后面你选择我们抱朴仙宗以后,宗主才传讯告诉我这件事。”

        张光正继续说道。

        段凌天恍然。

        ……

        诸天位面,一共有九九八十一个。

        而每一个诸天位面,都有着一处神圣之地,名为‘天帝宫’,也是诸天位面的天帝的修炼之地。

        同时,在外,天帝宫,也代表着天帝掌控的势力。

        寂灭天,天帝宫。

        自昔日的寂灭天天帝风轻扬被人追杀遁入诸天位面七大凶地之一的‘修罗地狱’,寂灭天多位十方仙帝层次的封号仙帝出手,争夺天帝之位。

        最后,被一位封号为‘逆央’的十方仙帝夺得寂灭天天帝之位,成为了寂灭天新的天帝,新的主人。

        呼!

        仿佛一阵风吹过,在寂灭天天帝宫的上空,幽暗夜空之中,一道身影仿佛凭空出现。

        “陈秋博!”

        而在身影出现的同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又是如同魔音一般,一经响起,便传遍了寂灭天天帝宫上下。

        “这是……谁?!”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直呼天帝大人的名讳!”

        “这是要造反吗?”

        ……

        在那一道淡漠的声音传遍寂灭天天帝宫上下的同时,天帝宫内,但凡听到声音的人,都被震撼了。

        陈秋博,正是寂灭天现如今的天帝逆央仙帝的名讳。

        然而,虽然知道这是寂灭天当今天帝的名讳,但却没人敢直呼出来,因为那是对天帝的大不敬!

        “什么人,竟敢直呼天帝大人的名讳!”

        片刻之后,在寂灭天天帝宫之中,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踏空而起,仿佛一步一天地,寸地尺天,转眼就到了声音传来处。

        “是我。”

        身材中等,容貌俊逸,看起来年轻得吓人的白衣青年,淡淡扫了来人一眼。

        “你……”

        高大魁梧的身影,是一个虬髯大汉,但在看到白衣青年的时候,瞳孔却又是陡然缩起,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天……天帝大人?!”

        下一刻,虬髯大汉双眼通红,两行泪水滑落而下,如同在这一刻变成了爱哭的小姑娘一般。

        “你这家伙……”

        白衣青年摇头,戏虐的看着对方,“你现在不是奉陈秋博为主了吗?刚才那架势,似乎还想为陈秋博出头?”

        “天帝大人,您就别取笑我了……我之所以还没有离开天帝宫,正是因为天帝大人您的魂珠安然无恙,我在留在这里,等待天帝大人您的归来。”

        虬髯汉子苦笑说道。

        同时,虬髯汉子微微皱眉,“天帝大人,我怎么感觉……您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不少?”

        “这只是我的土系法则分身。”

        白衣青年淡淡说道。

        闻言,虬髯汉子瞳孔陡然缩起,面露骇然之色,“天帝大人,您……您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