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26章 又一件帝品仙器?

第3026章 又一件帝品仙器?

        “什么?!”

        欧雅的话,无疑吓到了慕容晓晓,“纯……纯防御类皇品仙器?!”

        如纯防御类王品仙器在王品仙器中的地位一般,纯防御类皇品仙器,在皇品仙器中,一样是非常少见和难得的存在,仅次于灵魂防御类皇品仙器。

        一件纯防御类皇品仙器的价值,甚至直追一般的帝品仙器!

        “对。”

        欧雅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开,到第三层石台上找人争夺石台去了。

        以她的实力,要在第三层的三个石台中争夺一个,难度不大。

        只是,欧雅放弃凌绝云占据的那个石台,却并不代表其他人也选择放弃……

        片刻,先前那四个被段凌天吓得不轻的领悟了两种法则奥义的巅峰罗天上仙中的红衣青年,踏空而起,转眼就到了凌绝云所在石台的附近。

        慕容晓晓占据的石台,他不敢夺。

        但这个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的年轻人占据的石台,他却还是想夺。

        当然,这也是因为段凌天先前将李源的积分送给凌绝云的时候,是传音跟凌绝云交流的,并没有暴露和他相熟之事。

        要不然,就算只是因为忌惮段凌天,他也不敢贸然上来争夺凌绝云所占据的石台。

        虽然,段凌天让积分的动作很大,很多人都看到了,但在他们看来,那无非是段凌天在自保:

        段凌天,不想让自己的积分过多,不想太出风头。

        而这样做的愿意,众人不难猜测,无非是不想让李源、司马淳和东方锦纶身后的人盯上他。

        李源出自于一个八品宗门,更是那个宗门近千年来第一天才,那个宗门视他如命根。

        如果知道李源是谁杀他的,那个宗门肯定会暗中展开报复!

        司马淳、东方锦纶的出身就更不简单了,都出自七品家族,家族强者比八品宗门多很多。

        这两个家族,一旦盯上一个人,即便那人是三宗两族的天才人物,也一样有生命危险。

        所以,段凌天的做法,他们完全可以理解。

        对于凌绝云得到那些积分,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凌绝云运气好,正好距离李源的积分玉牌近。

        欧雅、薛惊羽等人倒是知道段凌天和凌绝云之间关系匪浅,但这个时候,他们要么忙着挑战争夺石台,要么忙着参悟时间峡谷内充斥的时间法则,根本没心思去跟不知情的人说这些。

        “云湛!”

        只一眼,慕容晓晓就认出了想要挑战凌绝云的红衣中年是谁,是一个八品宗门的子弟,不过年纪已经不小,属于那种强行压着修为领悟法则奥义的存在。

        云湛,看起来是中年人模样,实际上已经超过千岁。

        这样的人,是专门为了进南天古境下境,而将一身修为压在巅峰罗天上仙层次不再提升的。

        云湛领悟土系法则两种奥义,再加上活了上千年,战斗经验丰富,所以实力还是有一些的。

        至少,刚领悟水系法则第二种奥义的时候,如果慕容晓晓遇到云湛,并不认为自己能胜过云湛。

        “给你一个机会……马上滚离我的视线。否则,你便永远留在这仙皇殿,留在这南天古境吧!”

        看到云湛立在不远处的虚空之中,凝视自己的双眸战意凛然,凌绝云淡淡扫了他一眼,冷声说道。

        话音落下以后,他心里暗道:“这话说出来,感觉还挺爽的……”

        他这话,正是原封不动照搬先前段凌天对李源说的话。

        对于凌绝云开口的第一句话,云湛想过很多种可能,但却万万没想到,凌绝云会学段凌天说一样的话。

        凌绝云开口的时候,声音不小,一举盖过了时间峡谷内噪杂的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顿时,一道道本来正在交手的身影弹射开来,暂时休战,纷纷目视那第二层两个石台的其中一个石台。

        那里,正有一个灰衣青年盘腿坐在那里,在他的双膝之上,赫然放着一柄入鞘长剑,显然是一个剑仙。

        “咦?他也不足百岁!”

        片刻,便有人发现这个灰衣青年和段凌天一样,都不足百岁。

        “他刚才那话,不是段凌天对李源说的吗?现在,他面对挑战者,竟然也将那话原封不动的给了他的挑战者?”

        “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懒的人!自己说一句话很难吗?还照搬别人的?”

        “这家伙,以为他是段凌天?又或者,他得了妄想症,以为他跟段凌天一样拥有帝品仙器。”

        “就是!真当帝品仙器是大白菜啊!”

        ……

        众人议论纷纷之间,都对凌绝云学段凌天说话有些无语,但同时也有些期待凌绝云是否能抵挡得住来自那红衣中年的挑战。

        “那个红衣中年,乃是八品宗门‘千秋门’专门为南天古境下境将一身修为压在巅峰罗天上仙的外门长老,名叫‘云湛’,领悟土系法则两种奥义,再加上上千年的战斗经验,实力非同小可。”

        不少人认出了红衣中年。

        “这个灰衣青年……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你们谁认识他?”

        ……

        与此同时,在场之人又是发现,没人认识灰衣青年,也没人听说过灰衣青年。

        “兄弟,你好像是和他,还有段凌天一起过来的吧……他的实力多强?是云湛的对手吗?”

        有人看向薛惊羽,问道。

        “不知道。”

        然而,现在的薛惊羽,面对他人的询问,却又是摇了摇头,一脸茫然,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虽然,他知道凌绝云的实力不一般,甚至不比那慕容晓晓弱,更拥有纯防御类皇品仙器,慕容晓晓根本不可能击败他。

        但,他却没打算说出来。

        原因是,他非常憎恶云湛这类专门压制修为,到南天古境下境里面跟他们这些后辈争夺南天仙皇留下的机缘的不要脸的老家伙。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和段凌天、凌绝云同行的人遭到了提问,但这些人都和薛惊羽一个想法,都说不了解凌绝云。

        “看来,这个和那个紫衣青年一样不足百岁的灰衣青年,也就领悟一种法则的实力。”

        “不可能吧……如果就那点实力,他敢到那么高的石台去?我总觉得,他应该也是领悟了两种法则奥义的存在。”

        “不足百岁,领悟两种法则奥义?你真当段凌天那样的妖孽是大白菜啊?”

        “或许,他是想借段凌天的风头造势,让人误以为他也是和段凌天一样的妖孽?”

        “有可能!”

        ……

        众人议论纷纷之间,最后一致认为凌绝云座下的石台,马上就要被云湛夺取过去。

        而且,介于他学段凌天说的那句话,云湛很可能不会对他留手。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听到凌绝云的话,云湛有一种被轻视、羞辱的感觉,一双瞳孔瞪得浑圆,脸色更涨红了起来。

        同时,在他的身体周围,融入了土之元素的仙元力化作阵阵土黄色的力量律动、颤抖着,依稀可以看到周围弥漫着飞沙走石。

        云湛和段凌天领悟的是同一种法则,但和段凌天不同的是,他是真的领悟了两种土系法则奥义。

        而段凌天,则只是被误认为领悟了两种土系法则奥义,实则只领悟了一种,即便有接触第二种,也只领悟了皮毛。

        轰!!

        轰隆隆!!

        ……

        众目睽睽之下,云湛身体周围的土黄色力量进一步震动起来,飞沙走石也进一步汇聚,到得最后,几乎将云湛整个人笼罩在内。

        飞沙走石漫天,震动虚空,令得虚空中出现无数交错在一起的涟漪波纹,再一起荡散开来,仿佛形成一幅璀璨的画面。

        “土系法则的‘震动’奥义?”

        石台之上,看到云湛蓄势的手段,凌绝云眉头一挑,随即不紧不慢的抬起手来。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从膝上放着的剑鞘中拔剑的时候,他却将手高抬过头,没有拔剑的意思。

        “他要干什么?”

        距离凌绝云最近的慕容晓晓微微皱眉,不知道凌绝云这是要做什么。

        而下一刻,当看到凌绝云掌心之中凭空出现一个黑色漩涡,随即黑色漩涡之中出现了一柄剑的剑尖的时候,她的脸色却又是彻底变了。

        “帝……帝品仙器?!”

        慕容晓晓瞳孔一缩,心中一阵剧烈颤抖。

        正如只有帝品仙器才能收进体内一般,从体内拿出来的兵器,也都是帝品仙器!

        下一刻,众目睽睽之下,凌绝云的手中,一柄通体灰色闪电缠绕的三尺青锋,也是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帝……帝品仙器?”

        “又……又是帝品仙器?”

        “这……这怎么可能?帝品仙器,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段凌天随手拿出一件,这凌绝云也拿出了一件!”

        ……

        包括薛惊羽等人在内,在场之人,眼看凌绝云从体内取出了一柄剑,再加上那柄剑散发出来的不俗气息,他们全都懵了,彻底懵了。

        帝品仙器,对他们而言,乃是传说中的存在。

        而现在,却接二连三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让得他们一度怀疑帝品仙器的珍稀性!

        “我……我……我认输……我认输!我认输!!”

        与此同时,那震动的飞沙走石缠绕的虚影之中,又是传出了一阵惊惧到剧烈颤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