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16章 两大妖孽

第3016章 两大妖孽

        “这才是他的本体!”

        老人被血眼凌绝云里面蹿出的凌绝云以身化箭杀死以后,薛惊羽身边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满脸骇然的发出惊呼。

        “那有着一双血眸的他,不过是他的分身……准确的说,是他的奥义分身!”

        中年男子说道。

        “看他出手,他领悟的好像是,四大至高法则之一的‘死亡法则’!”

        另一个青年男子瞳孔缩起,脸上也浮现满满的骇然之色,“据我所知,死亡法则的诸多奥义中,便有一种奥义,名为‘亡灵分身’!”

        “亡灵分身奥义,能让领悟这门法则奥义之人,多出一具近乎真实的身体,且防御力比本体强,战力也不弱于本体。”

        “同时,这分身还可以用本体的仙器,以及本体所掌握的其它奥义……”

        “本体,可以和分身并肩作战,也可以潜藏在亡灵分身里面,伺机而动,在最关键的时刻发出致命一击!”

        这个青年男子说到后来,看向虚空之中的两个凌绝云的目光,也是彻底变了。

        嗖!

        而与此同时,众目睽睽之下,那血眼凌绝云一个闪身之间,掠入了另一个凌绝云的体内,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凌绝云身上跳动的仙元力也彻底收敛,整个人立在那里,云淡风轻。

        “死亡法则?”

        “这凌绝云领悟的法则……竟然是死亡法则?天呐!死亡法则,那可是四大至高法则之一,已经不是能通过仙法、神通所能领悟的法则,需要机缘、奇遇,或者传承。”

        “天地间,法则之力,又数领悟四大至高法则最为苛刻……而这凌绝云,不足百岁,便领悟死亡法则,而且明显领悟了死亡法则的两大奥义,堪称妖孽中的妖孽!”

        “这天赋,比之段凌天,都还要强上不少!毕竟,他领悟的乃是死亡法则,是四大至高法则之一!”

        ……

        剩下的薛惊羽等人,这时纷纷回过神来,也都被凌绝云展现出来的实力给震撼了。

        他们都没想到,凌绝云竟然也有如此可怕的实力,甚至比之段凌天都只强不弱。

        顿时,他们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苦涩的笑意。

        过去,他们觉得自己已经算是难得的天才。

        而现在,在段凌天和凌绝云的面前,他们却又是不敢再认为自己是天才,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段凌天,不足百岁,领悟土系法则的两种奥义。

        凌绝云,不足百岁,领悟死亡法则的两种奥义。

        呼!

        在杀死老人之后,凌绝云出手收取最后的那件王品仙器,薛惊羽等五人眼睁睁看着,根本不敢阻拦。

        他们心里清楚,如若他们现在还敢出手,必死无疑!

        “他先前的披风,好像是纯防御类的皇品仙器吧?有那仙器,他还要这王品仙器做什么?”

        薛惊羽对此感到不解。

        “嗤!”

        而几乎在薛惊羽话音刚落之时,不远处的一个青年男子又是嗤笑出声,“我问你,如果你有一件纯防御类的皇品仙器,你敢轻易拿出来用吗?”

        “不错!正因为这里是仙皇殿,我们出去以后都不会记得这里所发生的事情,他才敢将那件纯防御类皇品仙器拿出来用,因为他知道,没人会暴露他拥有那件皇品仙器的事情。”

        “也是这里是仙皇殿,如果不是,现在的他,恐怕直接就对我们出手,要杀我们灭口了。”

        “他应该不敢乱杀人……毕竟,我们若是都死了,将会加快他自己离开这南天古境的速度。毕竟,南天古境,在一定数量的人殒落之后,便会再次开启,将里面的人送出去。”

        “对!在这个过程中,哪怕是仙皇殿的人,恐怕也不能再多作逗留,否则很可能会被关在南天古境里面。”

        ……

        显然,其余几人也都猜到了凌绝云敢在这里用皇品仙器的原因,同时也知道,如无必要,像凌绝云和段凌天这样的人,不会在这里乱杀人。

        “现在仙皇殿第一个考验的奖励已经被他们二人收取……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做?”

        薛惊羽左顾右望,入眼除了那十个大殿以外,便只剩下远处那仿佛无穷无尽的黑暗。

        另外几人开始在四处搜寻,但却也都没有发现离开这里的线索或方法。

        “等吧……估计要等一会。”

        最后,他们一致这样认为。

        与此同时,薛惊羽等人又看到,收取了那最后一件王品仙器的凌绝云,踏空而落,再次落在段凌天的身侧。

        “真是奇怪,他们竟然能和平共处……莫非他们之前进那个大殿的时候,便达成了某种协议?”

        “有可能。”

        “据我猜测,段凌天之所以独留一件王品仙器不拿,十之八九也是跟凌绝云商量过,要留下那件王品仙器给凌绝云。”

        “我现在也这么觉得。要不然,以段凌天的实力,完全可以要了那三件王品仙器。”

        “我本来还期待他们两人争上一争,现在看来,短时间内,他们却又是不可能争了。”

        ……

        薛惊羽等人的目光落在段凌天和凌绝云的身上,眼看两人和平共处,除了少许期待以外,更多的是失望。

        这两人,立在那里,就如同两朵阴云笼罩在他们的心头,令得他们的心情都有些阴郁。

        “如果后面可以离开他们,我一定要远离他们……有他们在,我们这些人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也这么觉得。”

        “希望有机会远离他们吧……要不然,就算我们最后能活着离开南天古境,在这仙皇殿内,也必然不会有什么收获。”

        ……

        现在,薛惊羽等人都在期待能和段凌天两人分道扬镳,因为只要段凌天两人在,只要是两人看得上的东西,肯定没他们的份。

        又过了一阵,眼看还是没动静,便有人开始闲聊起来:

        “说起来,这一次进入南天古境之人,就我知道的,还有七个领悟了两种法则奥义的巅峰罗天上仙!”

        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七个?这么多?我只知道五个。”

        另一个青年男子说道。

        ……

        众人闲聊着,时间也过得很快。

        “还有那司马家的天才司马淳,领悟了风系法则的两种奥义,实力非比寻常……据说,他除了领悟风系法则的基础奥义‘风之元素’以外,领悟的风系法则的另一种奥义,乃是‘疾之奥义’!”

        “疾之奥义?风系法则中主速度的奥义之一?这疾之奥义,好像不只能提升攻击速度,还能提升自身的身法速度!”

        “风系法则,本就擅长速度,讲究以身化风……那司马淳,领悟风系法则疾之奥义,这一次进入南天古境下境之人,除非有领悟三种法则奥义之人,否则基本上不太可能击败他,更别说是杀死他!”

        “那是自然!司马淳领悟风系法则的风之元素奥义和疾之奥义,速度在这一次进入南天古境之人中,首屈一指……他打不过,完全可以逃!”

        “速度快,便立于不败之地。”

        ……

        一开始,众人闲聊段凌天也只是随便听听,可当听他们提起司马家的司马淳的时候,他的脸色却又是忍不住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司马淳,速度快,立于不败之地?

        “怎么?你认识那司马淳?”

        凌绝云时常观察段凌天,现在段凌天脸色的变化,也被他收在了眼中,所以他好奇传音问道。

        “算不上认识,只是在进入仙皇殿以前,正好碰上了。”

        段凌天淡淡传音回应说道。

        “打起来没?”

        凌绝云又问。

        段凌天点头。

        “领悟两种风系法则奥义,其中一种奥义还是风系法则中的疾之奥义……我对上他,除非用帝品仙器或神器,否则基本上不可能杀死他。”

        凌绝云传音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问:“你和他一战,以他的速度,除非你用你体内的神器……否则要杀他,几乎不可能。“

        “他……死了没有?”

        凌绝云问道。

        段凌天再次点头。

        “用了神器?”

        凌绝云又问,而段凌天则摇头。

        正当凌绝云皱起眉头之时,段凌天淡淡说道:“虽然没用仙器,但我用了皇品仙器。”

        “就算你用了纯攻击类的皇品仙器,你要杀他,恐怕也不容易吧?毕竟,以你领悟的土系法则奥义来看,你并不擅长速度。”

        凌绝云一针见血的说道。

        “你倒是会算……嗯,还用了一些小手段。”

        段凌天淡笑一声。

        这凌绝云,将他和司马淳一战算得非常准。

        当时,他虽用了皇品仙器,但如果没有领悟的引力空间奥义皮毛作为辅助,他也不可能杀死司马淳。

        虽然他领悟的引力空间奥义皮毛,距离入门都还有一段距离,对实力影响不大,但在关键时刻,却还是能起到一点作用。

        就如他当日和司马淳一战,就因为有了引力空间奥义皮毛那一点作用,他就杀死了司马淳。

        如果没有,司马淳肯定还是能逃掉。

        “什么小手段?”

        凌绝云又问。

        还没来得及等段凌天回应,凌绝云便感觉脚下一空,片刻脚踏实地的感觉才重新出现。

        眼前一闪,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全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