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014章 他以为他是段凌天?

第3014章 他以为他是段凌天?

        众目睽睽之下,青年男子的防御在被段凌天的巨剑粉碎之后,他整个人也被巨剑轰杀。

        “不——”

        在青年男子临死之前,只留下一声凄厉的悲呼,悲呼声中充满懊悔和不甘。

        “白痴!”

        “真以为我们这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我们都怕这紫衣青年,就他不怕?”

        “自寻死路!若非早知道这紫衣青年的强大,我们岂会容忍他要两件王品仙器的要求?”

        “哼!以这紫衣青年的实力,别说两件王品仙器,便是要三件王品仙器,我也不会再插手。”

        ……

        包括薛惊羽在内的五人,想到青年男子临死前看向他们的嘲讽目光,纷纷嗤笑出声,颇有些幸灾乐祸。

        “幸好,幸好……”

        而另一个青年男子,虽然先前没有见识到段凌天的实力,但因为另外几人的言论,所以,在刚才段凌天问他是否有意见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

        现在,见识到段凌天的实力以后,他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庆幸自己在那个时候选择了沉默。

        “这家伙……恐怕也要倒霉了。”

        倒吸一口冷气,仍然有些心有余悸的青年男子看了在他后面从大殿中出来的另一个中年男子一眼,却见对方面色苍白如纸,浑身上下剧烈颤抖,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如同见了鬼一般。

        刚才,在段凌天说要两件王品仙器的时候,他第一个站出来出言讽刺,是对段凌天要两件王品仙器有意见的两人之一。

        另外一人,正是刚刚被段凌天杀死的那个青年男子。

        杀死青年男子之后,段凌天随手收起他的纳戒和王品仙器,同时夺取了他积分玉牌里面的积分。

        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在那第一个站出来叫嚣的中年男子的身上。

        “现在……轮到你了。”

        段凌天看着中年男子,一脸平静,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他是在和中年男子闲聊。

        “你……你……”

        眼见段凌天看过来,中年男子的脸色愈发苍白,缓缓开口,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我的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我的家族,乃是……”

        “你死了,谁能知道是我杀的你?”

        段凌天冷笑打断中年男子的话,同时手中巨剑微微抬起,融合了土之元素的仙元力不断翻滚、跳动。

        另外,在这巨剑周围,赫然还有一道道金光和一缕缕紫芒在缠绕,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这家伙真是白痴!现在,别说是我们这些进入仙皇殿的人,但凡是知道仙皇殿的存在的人,恐怕记忆都被定格在知道仙皇殿的存在那一时间之前了吧?”

        薛惊羽嗤笑一声。

        “就是!过去,进入南天古境下境的人也有不少,不乏进入过仙皇殿之人……但,他们出去之后,却又是没有带出去任何有关仙皇殿的记忆。显然,南天古境下境之中,有抹除部分记忆的阵法存在。”

        “在仙皇殿,哪怕当众杀人,亲眼目睹之人,在离开南天古境之后,也不可能记得谁杀了谁。”

        “生死当前,他一时忘了这点也正常。”

        ……

        另外几人看向中年男子,眼中都流露出几分怜悯之色,连那个妖孽强大的紫衣青年也敢招惹,简直自寻死路!

        先后听到段凌天和薛惊羽等人的话,中年男子终于想起了这一点,脸色再次一变,眼中升起阵阵绝望之色。

        “你饶我一命,我愿意交出我的纳戒,给予你我所有的财富!”

        生死当前,中年男子跪伏在虚空之中,对着段凌天连连磕头,想要以此谋得生路。

        毕竟,修行不易,一旦死了,便什么都没了。

        这个时候,他彻底将尊严抛之脑后。

        “杀了你,你的东西,也一样是我的。”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揶揄的笑。

        中年男子脸色再次一变,继而又道:“你若不杀我,等离开南天古境以后,我一定再另外给你一些谢礼。”

        然而,这一次回应他的,却是段凌天持剑杀来的身影,如同死神挥动手中的镰刀,意欲收割他的身家性命。

        听到中年男子最后这句话,再看到段凌天的动作,薛惊羽等人默契的摇头低骂了一声,“这白痴……”

        且不说离开南天古境以后,他们都不会记得在仙皇殿里面发生的事情。

        就算记得,段凌天又凭什么相信他的承诺?

        一旦离开南天古境,中年男子便有身后的家族作为依靠,再想从他身上赚取好处,几乎不可能。

        除非选择和中年男子身后的家族撕破脸!

        轰!轰!轰!轰!轰!

        ……

        段凌天持剑掠动而出,速度之快,震动虚空,令得空气间的都响彻起阵阵震耳欲聋的气爆声。

        即便知道不是段凌天的对手,但眼看段凌天杀来,中年男子也没有选择坐以待毙。

        然而,即便没有选择坐以待毙,两个照面之间,他还是死在了段凌天的手里。

        砰!!

        一声巨响,中年男子的尸体倒飞而出,同时在飞出一段距离之后爆成漫天血雾,只留下两件王品仙器和一枚纳戒。

        呼!

        而在收取了战利品以后,段凌天踏空而出,向着那三件仙皇强者温养过的纯防御类王品仙器而去。

        路上,薛惊羽等人纷纷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让段凌天不用折弯就能靠近那三件王品仙器。

        “段凌天,恭喜。”

        在段凌天御空经过面前之时,薛惊羽贺喜了他一声,眼中只有羡慕,没有嫉妒。

        “嗯。”

        段凌天微微偏头,对着薛惊羽点了点头。

        “恭喜!”

        “恭喜兄弟!”

        ……

        而在薛惊羽带头之后,剩下的五人,也都纷纷开口向段凌天贺喜。

        他们心里清楚,现在的他们,只能尽量交好这个紫衣青年,不能得罪于他,否则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薛惊羽也没想到,自己开口贺喜段凌天,不经意间给了剩下的几人一个主动交好段凌天的机会。

        不过,面对其他人的贺喜,段凌天却又是没有理会,径自来到那三件王品仙器面前。

        三件通体黝黑的铠甲悬浮在虚空之中,如同魔神铠甲,上面散发出阵阵黑色光芒,周围还缠绕着一道道淡紫色闪电霹雳。

        铠甲周围的闪电霹雳,每一次跳动,都令得虚空微微震颤,出现一圈圈淡淡的涟漪波纹。

        身在近前,段凌天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阴森的风铺面而来,而这阴森的风正是来自于眼前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铠甲。

        “仙皇强者温养过的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段凌天目光一闪之间,双手伸出,如探囊取物一般将两件王品仙器握住。

        嘀嗒!

        抬手之间,段凌天将其中一件王品仙器认主,替代了身上的另一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赤鳞衣。

        “这防御……果然强了许多。”

        念头一动之间,在段凌天的体表,浮现一道黑色铠甲虚影,赫然正是刚刚认主的王品仙器。

        同为纯防御类王品仙器,有没有被仙皇用自身仙元力温养过,其效果却又是会差上许多。

        将另一件王品仙器和换下的赤鳞衣收起来以后,段凌天不急不慢的踏空而落,转眼就落回了地面。

        整个过程,剩下的几人虽然眼红段凌天收走两件王品仙器,但却也没有任何动作。

        准确的说,是不敢有任何动作。

        开什么玩笑!

        这个紫衣青年,可是领悟了土系法则两种奥义的存在,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上前去抢,也注定自讨苦吃。

        “幸好,他也没有太过分,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件……”

        薛惊羽等人的目光,很快便又是从段凌天身上移开,落在虚空之中最后剩下的那件王品仙器之上。

        一时之间,他们几人彼此之间,再次散发出阵阵浓郁的火药味。

        而就在薛惊羽等人争锋相对之时,刚落到地面上不久的段凌天,眉头一挑,只感觉耳边仿佛有一道风吹过。

        “嗯?”

        下一刻,他凝眸看去,却见他刚才落地的那一刻仍然还立在不远处的凌绝云没了身影。

        “嗯?”

        而在段凌天发现凌绝云不见了的时候,原本争锋相对的薛惊羽等人,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色纷纷一变。

        呼!

        下一刻,他们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件王品仙器所在之地,却见那里出现了一道灰色的身影。

        “凌绝云!”

        只一眼,薛惊羽便认出了凌绝云,但即便认出了对方,他的眼中仍然战意凛然,全然没有了在段凌天面前的那种退缩。

        毕竟,在他眼里,凌绝云,也就是和他一个层次的巅峰罗天上仙而已。

        “这件王品仙器,我要了。”

        凌绝云凌空立在王品仙器一侧,并没有急着收取王品仙器,而是淡淡扫了薛惊羽等人一眼。

        “这小子……他以为他是那段凌天?”

        “狂妄!就剩这一件王品仙器了,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他拿走!”

        “哼!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

        ……

        段凌天的强势,让薛惊羽等人无可奈何,可现在凌绝云也这样,顿时让他们在段凌天那里憋了一肚子的气彻底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