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88章 又一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第2988章 又一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段兄弟……”

        黄嘉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段凌天,如同第一天认识段凌天一般。

        他原以为,他已经足够了解他的这位段兄弟。

        可现在看来,他对这位段兄弟的了解,如同沧海一栗!

        “难怪在没有领悟法则奥义的情况下,都能以一身天境罗天上仙修为一招败我……亏我还以为,他很可能不是薛惊羽的对手。”

        黄嘉龙心中震惊之余,连连叹气。

        扶秋国的其他人,这时也都纷纷回过神来,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也都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

        “莫非这段凌天领悟了土系法则中的第二种奥义?”

        “我也觉得是这样……要不然,他凭什么这般轻易击败二皇子?而且,还是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击败二皇子!”

        ……

        南启国那边,一群人回过神来以后,也都难以置信的看着段凌天。

        南启国天子确认自己的儿子没事以后,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脸色一阵风云变幻。

        这样的结局,他万万没有想到。

        如果一早知道会是这种结局,他绝对不会主动发起赌约,因为这赌约的结局纯粹是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想让扶秋国天子丢脸,却没想到最后丢脸的是自己。

        输出去一件王品仙器,倒是没什么。

        对他来说,更重要的,还是脸面!

        “哈哈……薛天子,承让了。”

        扶秋国天子胡林翼的目光,从段凌天身上转移到南启国天子薛明才身上以后,又是忍不住一阵大笑。

        现在的他,只觉得扬眉吐气,得意不已。

        “胡天子,不得不承认,你的运气不错,竟然有这样的天才散修找上你们扶秋国争取进入那南天古境下境的名额。”

        面对胡林翼的得意,薛明才却又是一脸平静。

        “不管怎么样,都是你输了,南启国输了。”

        听到薛明才的话,胡林翼哪里不知道薛明才是有意这样说。

        “这个赌约,是我输了……不过,论膝下之子的出色,你胡天子,也不得不承认不如我吧?”

        薛明才笑道。

        “哼!你少转移话题!”

        被薛明才点到痛处,胡林翼面色一沉,“你,还是赶紧将你输的赌注拿出来吧。”

        “愿赌服输。”

        薛明才淡淡一笑,随即抬手之间,取出了一柄剑,交给了胡林翼。

        而这柄剑,赫然是一件王品仙器。

        “段凌天。”

        将一柄王品仙剑扔给胡林翼以后,薛明才看向段凌天,咧嘴一笑,“你要是有兴趣代表我们南启国进入那南天古境下境……我,愿意将我儿身上那件金光仙甲送给你。”

        薛明才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

        “这薛天子,好大的手笔!”

        “那金光仙甲,乃是南启国王室之中的唯一一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而纯防御类王品仙器在黑市的价格,至少一百万上品仙晶打底,价值是一般王品仙器的十倍。”

        “看来,薛天子很看好段凌天呐……”

        “以段凌天的实力,想从南天古境下境里面出来,易如反掌……而如果他在出来以后,成绩能名列前三十,薛天子通过他取得的成绩能得到的好处,便不会比一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差。”

        “依我看,就段凌天目前展现出来的实力,想要名列前十,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段凌天真能名列前十,薛天子能得到的好处,将数倍于一件纯防御类仙器的价值!”

        ……

        眼见薛明才竟然想用一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挖扶秋国的墙角,围观一群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这一刻,哪怕是回到薛明才身边身穿金光仙甲的薛惊羽,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甚至于,仿佛在衬托着薛明才的话一般,他重新穿上一身新的衣袍后,将金光仙甲从身上取了下来。

        “你……”

        胡林翼脸色非常难看。

        他万万没想到,薛明才这般不要脸,竟然公然挖扶秋国的墙角,挖他的墙角。

        深吸一口气,胡林翼将手里的王品仙剑递给了段凌天,同时取出一枚青光缠绕的仙符递给段凌天。

        “这是一枚七星仙王刻画的‘疾风符’,只能使用一次,一旦将之捏碎,将可以在一刻钟内获得堪比仙王强者的速度。”

        说到后来,胡林翼又补充了一句,“甚至,比大多数仙王强者的速度都快!”

        显然,这疾风符,是胡林翼承诺给段凌天帮他赢了赌约的额外奖励。

        “比大多数仙王强者的速度都快?”

        段凌天接过疾风符以后,目光陡然大亮,同时下意识问道:“比陛下你的速度都快?”

        “我全力掠行的速度,不及它的一半。”

        胡林翼苦笑。

        他给段凌天的这枚疾风符,哪怕是对他来说,都是能在关键时刻保命的东西。

        听到胡林翼的话,段凌天的目光愈发的闪亮了起来。

        以他对仙符的了解,这样的仙符,哪怕是一次性的,价值都不会比一件寻常王品仙器差。

        “嗤!”

        而就在这时,南启国天子薛明才嗤笑一声,“胡天子,你还真是小气……”

        取笑了胡林翼一声以后,薛明才再次看向段凌天,“段凌天,只要你愿意代表我们南启国进入南天古境下境,我不只给你金光仙甲,还给你两枚仙符……一枚,也是疾风符,且是比这胡林翼给你的疾风符效果更好的疾风符。”

        “另外,我给你一道攻击仙符,可以施展出堪比寻常一元仙王全力一击的攻击……若是你找准机会,哪怕是寻常十方仙君,在那枚攻击仙符之下,也难逃一死!”

        薛明才说道:“这攻击仙符的价值,比我拿出来的三枚疾风符加在一起的价值都要高。”

        在诸天位面,攻击仙符,威力越强大,便越难刻画。

        所以,一枚能施展出一次堪比寻常一元仙王全力一击的攻击仙符,论价值,比用了以后速度在一段时间内足以堪比五行神王的速度的速度仙符都要高。

        嘶!嘶!嘶!嘶!嘶!

        ……

        而听到薛明才的话,不少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就薛明才现在拿出来的东西,哪怕段凌天从南天古境下境出来以后,能名列前三十,薛明才能得到的好处,恐怕也就堪堪和他付出的持平。

        “你……”

        胡林翼又一次被薛明才气得说不出话来。

        薛明才现在拿出来的东西,如果段凌天最后不能名列前三十,他从三宗两族那里得到的东西,最多和付出的东西持平。

        他知道,薛明才这是在赌段凌天能名列前十。

        而且,就算赌输了,以段凌天的实力,要名列前三十也是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最多不赔不赚。

        而哪怕薛明才不赔不赚,只要段凌天倒戈,也能恶心到他,对薛明才来说,也赚了。

        最后,胡林翼深吸一口气,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摊开了双手。

        众目睽睽之下,胡林翼左手之上,出现了一件赤红色的背心。

        背心完全由一片片赤红色的鳞片交织而成,这些鳞片连接在一起,完全看不出缝合的痕迹,上面缠绕着淡淡的赤红色玄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凡物。

        同时,在胡林翼的右手之上,也出现了一枚表面坑坑洼洼的类似铁珠子的圆状之物,通体黯淡无光,一点都不显眼。

        “那是……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扶秋国王室,竟然也有这东西?扶秋国天子藏得好深……以前,我听都没也听说过扶秋国王室有纯防御类的王品仙器!”

        “他这是……打算将这纯防御类王品仙器给段凌天?”

        “看来,面对薛天子的挖墙脚,这胡天子也是不得不下血本了。”

        ……

        这个时候,不少人认出了胡林翼左手之中的那件赤红色背心是一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父王手里……竟然有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哪怕是扶秋国四皇子胡继勇,这时看着胡林翼手里的那件赤红色背心,也是一脸的愕然。

        显然,连他这个扶秋国四皇子,胡林翼膝下最出色的皇子,都不知道胡林翼手里有一件纯防御类的王品仙器。

        “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段凌天看着胡林翼左手上面的背心,双眼也忍不住放出阵阵光芒。

        纯防御类王品仙器,在他手里能展现出来的防御力,可不是那些攻防兼备的王品仙器所能比的。

        就如他手里的那把伞,虽然也是王品仙器,也有防御的能力,但论防御却又是远不如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要是能得到这件纯防御类王品仙器……我的实力,将更上一层楼!”

        正因如此,段凌天看着胡林翼手里的赤红色背心的时候,目光愈发的炙热起来。

        “段凌天,这两样东西,你任选一样……这枚珠子,看起来不起眼,但却也不一般,哪怕我手段尽出,也没办法在上面留下分毫痕迹,价值应该不下于纯防御类王品仙器。”

        胡林翼让段凌天任选他手里的一样东西。

        “第一形态的太玄神金!”

        而正当段凌天想要选那件背心的时候,鸿蒙神土奶声奶气的声音,又是适时的响彻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