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73章 难以置信

第2973章 难以置信

        仙王强者,何等强大。

        哪怕他之前通过那消耗型皇品仙器,短暂拥有堪比仙王的力量,没有领悟法则奥义,也还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仙王强者的仙元力和灵魂的强大。

        而就是那样的强者,竟然能被区区一枚仙符杀死?

        “其实,虽说仙帝强者能刻画出杀死仙王强者的仙符,但那些仙符的刻画却又是极其艰难、苛刻……而且,刻画者本身,也必须是非常强大的仙帝。”

        听到段凌天的低呼,黄远飞适时的说道:“而据我所听到的说法是……能刻画出杀死仙王强者的仙符,基本上都是出自于‘封号仙帝’之手!”

        封号仙帝!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瞳孔微微一缩。

        封号仙帝,那是通过了封号神殿的考验、认可的强大仙帝,是仙帝中的佼佼者。

        这一点,他还在边境之地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

        然而,在他现在所在的南天疆域,最强大的,好像也就是那位南天疆域的掌控者‘南天仙皇’。

        虽说南天仙皇是‘封号仙皇’,但封号仙皇也就在仙皇中算是佼佼者。

        即便是再弱的仙帝,基本上实力都强于封号仙皇。

        南天疆域,连仙帝都应该没有,更别说是那仙帝中的佼佼者‘封号仙帝’!

        “而且,据说,就算是封号仙帝刻画的仙符,也不是什么仙王都能杀死……能被杀死的仙王,一般都是较弱的仙王,要么还没有领悟法则奥义,要么领悟的法则奥义不强。”

        听到黄远飞这话,段凌天方才释然。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接受,要不然也太夸张了……

        毕竟是仙王强者,被一道仙符干掉,简直骇人听闻!

        “四千三百枚上品仙晶!”

        “四千五百枚上品仙晶!”

        ……

        而就在段凌天和黄远飞交流之间,那法则仙符‘爆箭符’的价格,又是节节攀升,转眼攀升到四千八百枚上品仙晶的地步。

        “这枚爆箭符,看威力,应该是一位实力不俗的仙王强者刻画的……以这爆箭符的作用,再加上它是一次性的,这一轮竞拍,很难超过五千枚上品仙晶。”

        下一刻,几乎在验证黄远飞的这一番话一般,那爆箭符,在被一人叫价五千枚上品仙晶之后,再无人加价。

        “爆箭符虽然不错,可以送给后辈子弟防身……但,毕竟只能用一次,在千国之地,一枚这种程度的爆箭符,五千枚上品仙晶,已经算是封顶价了。”

        “这个时候要是还加价,那就真的是脑子被驴踢了!”

        “五千枚上品仙晶……这爆箭符,倒是卖出了该有的价格。”

        ……

        拍卖会场上,类似的窃窃私语,此起彼伏。

        “五千枚上品仙晶,第一次。”

        “五千枚上品仙晶,第二次。”

        拍卖台上,灰衣老人面色淡漠,淡淡开口,“五千枚上品仙晶,第三次!”

        “成交!”

        话音落下,灰衣老人抬手之间,手中的仙符便如同化作一道闪电,直掠那竞拍到爆箭符之人的所在。

        片刻,爆箭符便到了那个竞拍到爆箭符的华服中年男子的面前,任由他伸手取过。

        嗖!

        而在拿到爆箭符的同时,中年男子也取出五千枚上品仙晶,放在一枚纳戒里面,以仙元力牵引,带到了拍卖台上的老人面前。

        这一幕场景,可谓是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诠释到了极致。

        “第二件拍卖品,是一枚中等品质的君品仙丹‘爆元丹’……这枚爆元丹,起拍价为五千上品仙晶。”

        拍卖台上,老人取出了一个丹药瓶,将丹药瓶里面的一枚丹药取出来给众人看了一眼,方才重新放回去。

        “爆元丹?”

        段凌天眉头一挑。

        爆元丹,是一种诸天位面比较常见的仙丹,但至少也要君品炼丹仙师才能炼制出来。

        爆元丹,分为君品爆元丹、王品爆元丹、皇品爆元丹。

        而这三种爆元丹,各自又分三种品质,下等、中等、上等……其中,上等品质最佳,下等最差。

        “一枚中等品质的君品鲜单‘爆元丹’……能让一个仙君的仙元力,在一刻钟内,提升整整两个层次!”

        “当然,如果是九品仙君服用,自身仙元力只能在一刻钟内提升到仙君的极致……十方仙君用,提升后的仙元力也差不多,不可能打破仙君和仙王之间的桎梏。”

        身为一个炼丹仙师,段凌天对于爆元丹这种仙丹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正当段凌天念头陡转之时,那爆元丹的价格,已经攀升到八千上品仙晶。

        毕竟,这爆元丹,关键时刻,是能改变仙君对决局面的。

        最后,爆元丹,以一万三千枚上品仙晶成交。

        接下来,灰衣老人又拿出了不少拍卖品。

        但,基本上都是仙符、丹药一类之物,且价值都是越来越高,但却没有让段凌天心动的东西。

        “第九件拍卖品,是两条金线虫,一起竞拍……这两条金线虫,加在一起,起拍价为三万上品仙晶!”

        拍卖台上,灰衣老人朗声开口。

        而随着他话音落下,几个呼吸之内,却又是没有一人开口竞拍。

        反倒有些人忍不住开口吐槽:

        “两条金线虫,起拍价三万上品仙晶……据我所知,这金线虫的价格,在黑市,一般也就在一万五千枚上品仙晶。而这单继国的王室拍卖会,竟然将它的起拍价都定在这个价位。”

        “嘿嘿……还不是因为单继国王室知道扶秋国、东明国和莫伦国三国的天子都想得到这金线虫?物以稀为贵,以那三国的财大气粗,这两条金线虫肯定不能拿黑市价格来比。”

        “是啊,虽说金线虫有黑市价格,但却经常也是有价无市。”

        ……

        众人议论纷纷之间,扶秋国之人所在的方向之中,终是传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

        “三万上品仙晶!”

        这声音,正是黄远飞参与了竞拍。

        “父亲,你这么快就出手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黄嘉龙有些惊讶。

        他不是第一次跟着他的父亲来到拍卖会这种场合,可一般就算是他的父亲想要的东西,也基本上不会第一个报价竞拍。

        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又是令得黄嘉龙彻底傻眼。

        不只是黄嘉龙傻眼,哪怕是拍卖会场上的所有人,也都傻眼了,“不是说……那东明国和莫伦国的人,也想要这金线虫吗?”

        “这……这是怎么回事?”

        段凌天也愣住。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又是因为,在黄远飞报价三万上品仙晶之后,那东明国和莫伦国之人所在的包厢,却又是没有一人开口报价竞拍。

        拍卖会场中,原本期待三国之人相争的一群人,也都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三万上品仙晶,第一次。”

        “三万上品仙晶,第二次。”

        拍卖台上,一直显得云淡风轻的灰衣老人,这时也有些不淡定了,说‘第二次’的时候,声音都高昂了许多。

        他的目光,也适时的扫过那莫伦国和东明国之人所在的包厢,却发现里面仍然半天没有动静。

        最后,众目睽睽之下,灰衣老人也是不得不再次开口,“三万上品仙晶,第三次!”

        随着老人这话落下,也意味着,他手中的那两条金线虫,归来自扶秋国的黄远飞所有。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莫伦国和东明国的人,也是为这两条金线虫而来吗?”

        “不知道……这莫伦国和东明国的人,不会睡着了吧?”

        “真不知道莫伦国和东明国的人,是怎么想的。”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

        正当拍卖会场里面一阵沸腾之时,那莫伦国和东明国之人所在的包厢,也是并不平静。

        莫伦国之人所在包厢。

        “连叔,你为何不竞拍那两条金线虫?而且,你还让我不要开口竞拍……这,到底怎么回事?”

        莫伦国的七皇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身穿蓝袍,一脸威严的中年男子,语气有些不善。

        虽然,哪怕得到那两条金线虫,他们莫伦国也未必有办法将之变成‘玄金丹’。

        但,终究是有一些希望。

        然而,丢了那两条金线虫,却连一丝希望都没了!

        蓝袍中年,正是莫伦国天子身边的人,一位强大的‘一元仙王’,所以即便这莫伦国七皇子心中再有不满,也只能强忍怒火。

        “刚才,我接到了来自那扶秋国度运城的黄远飞的传音……所以,临时决定,放弃竞拍金线虫。”

        面对七皇子的质问,面对其他人疑惑的目光,蓝袍中年不紧不慢的拿起桌上的茶杯,继续悠闲得喝着茶。

        东明国之人所在的包厢。

        “胡老?为什么要放弃?而且,你还不让我开口竞拍……你这,不是耽误了绝云兄弟吗?”

        “没有将金线虫给带回去,你如何向我父王交待?”

        身穿一袭银袍的青年男子,皱眉看着他们东明国这一次前来单继国国都的一行人中为首的老人,语气有些不悦。

        “二皇子,你虽贵为皇子,可这修身养性的,却是远远不如凌小兄弟。”

        老人看了银袍青年一眼,随后目光又落在另外一侧的那个面容冷峻的灰衣青年身上。

        自始至终,哪怕看到他没有参与竞拍金线虫,这个灰衣青年,仍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