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40章 是他,杀死的浩儿?

第2940章 是他,杀死的浩儿?

        “一群白痴!”

        在听到一群人嘲讽段凌天的时候,刘广林的心里,便忍不住骂了这些人一声,觉得这些人如同白痴。

        谁说不足百岁,就不能比这度运城城主的第四子黄嘉龙强?

        “嗯?”

        突然,察觉到一道一元仙君层次的神识探查,刘广林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同时回过头去,目光如电般看向那探查他的人。

        探查他的人,正是坐在他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

        “兄弟,抱歉,我只是好奇你的修为……却没想到,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一元仙君。”

        那个中年男子,眼见刘广林面色阴沉的回过头来,顿时尴尬一笑。

        他原以为刘广林的修为远不如他,肯定发现不了他的神识探查,却没想到对方是和他一样的一元仙君。

        “好奇?”

        刘广林皱眉。

        “你先前,不是称呼你身边那位,也就是现在台上的那位为‘大人’吗?我就在想,你的实力应该不如他,不然何必那般称呼他?”

        中年男子倒也坦率,直言说道:“所以,我好奇你的修为在什么层次。”

        “却没想到,你……你竟然是一元仙君。”

        说到后来,中年男子一脸纳闷。

        他自然不会认为,刘广林称之为大人的那个紫衣青年,会是一个比一元仙君还要强大的存在。

        首先,那个紫衣青年不足百岁。

        其次,那个紫衣青年如果是比一元仙君以上的存在,便不符合南天擂的参与规则,贸然上台,纯属捣乱,必当遭受扶秋国天子惩罚。

        “谁说我家大人,修为就一定要比我高?”

        刘广林淡淡扫了中年男子一眼,便回过头去,不再搭理。

        斗擂之上。

        眼见段凌天取出一件王品仙器,黄嘉龙也取出了他的王品仙器,一杆七尺长枪。

        这长枪,通体赤红色,玄光在上面缠绕,隐约衬托出红光阵阵,如同火焰在上面燃烧一般。

        “那就是度运城城主府的王品仙器,火云枪?”

        “真没想到,度运城城主竟然将这件王品仙器给了他这第四子,看来真是对他非常宠爱。”

        “是啊……这件王品仙器,在度运城城主府的几件王品仙器中,绝对能排进前三!”

        “这度运城的少城主有王品仙器不奇怪……可这个不足百岁的紫衣青年,到底哪冒出来的?竟然也有王品仙器!”

        “从未见过他……或许,是哪个隐世强者的后人吧。”

        ……

        眼看黄嘉龙也取出王品仙器,台下顿时又是一阵议论纷纷,甚至其余八座斗擂上的人也都停下手来,俨然达成了停战协议,纷纷目不转睛的盯着段凌天和黄嘉龙所在的斗擂。

        不少人窃窃私语之间,更在天马行空般猜测着段凌天的身份。

        在段凌天取出王品仙器之后,倒是再无人说他脑子有问题,但还是有不少人觉得他狂妄自大。

        你有王品仙器,人家度运城少城主也有!

        另外,人家度运城少城主,乃是巅峰罗天上仙,更将两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神通参悟到极致。

        据说,哪怕是辅助类君级仙法,也参悟到了极致。

        就算是辅助类君级神通,也即将接近极致。

        正当黄嘉龙取出王品仙器长枪,和段凌天对峙而立,剑拔弩张之时。

        一道雍容华贵的身影,又是从登上了王室的观众席。

        “爱妃,怎么现在才来?”

        扶秋国天子看到来人,微微一笑,同时招呼她坐在了身边空出来的座位上。

        而今日空出这座位,显然正是为这个美妇人准备的。

        “见过兰妃!”

        “见过兰妃!”

        ……

        而随着这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的到来,包括四皇子在内,王室观众席上的众人,又是纷纷向来人行礼。

        行完礼后,他们的目光,又都不约而同的转移到斗擂之上,落在段凌天和黄嘉龙两人的身上。

        “陛下恕罪,上午我那大哥进宫来找我了。”

        现在来的美妇人,正是扶秋国天子的近几年来最宠的妃子,兰妃,仗着扶秋国天子的宠爱,近几年来在后宫可谓权势滔天。

        “你大哥?又因为浩儿的事吗?”

        扶秋国天子问。

        “是。”

        美妇人点头,同时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落下两行清泪,“今日上午,大哥实在忍不住,终是动用了我们家族的血引秘法,映射出了杀死浩儿的凶手的模样!”

        “不过,从此往后,大哥他的一身修为,也将再无寸进了。”

        说到后来,美妇人脸上的泪水止不住落下,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扶秋国天子也忍不住有些心疼。

        “爱妃节哀,既然知道了凶手的模样,只要他没有离开扶秋国,要将他揪出来不难!”

        扶秋国天子一边拍着美妇人的手,一边看着斗擂上一触即发的两人,说道:“等今日南天擂结束,让你大哥画出一幅凶手画像,我让下面的人临摹多份,发放下去,寻找凶手!”

        “浩儿,也是我的外甥……我,会为他报仇!”

        扶秋国天子说到后来,语气也有些低沉了下来。

        “多谢陛下。”

        美妇人连声道谢,擦去脸上的泪水,露出微笑,目光顺着扶秋国天子的目光,落在了斗擂之上。

        “那不是度运城黄城主的膝下最出色的第四子吗?”

        美妇人看到黄嘉龙以后,有些惊讶,“他这么早就上场了?”

        “不只上场了……他,还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对手。他的这个对手,不足百岁,还拥有王品仙器,也不知道是哪个隐世的老怪物的后辈。”

        扶秋国天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斗擂之上的段凌天,说道。

        若说一个不足百岁,能拿出王品仙器的年轻人,没什么背景,他绝对不信。

        “不足百岁,拥有王品仙器?”

        听到扶秋国天子的话,美妇人,也就是兰妃,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惊,同时下意识将落在黄嘉龙身上的目光,转移到黄嘉龙的对手身上。

        “这……”

        然而,只一眼,便又是令得兰妃瞳孔一缩。

        只因为,这个人,她认得!

        准确的说,是这个人,她今天早上刚刚见过!

        在她的大哥施展他们家族特有的血引秘法的时候……

        她的家族,在扶秋国算不上什么大家族,但却有一门平时几乎用不上的秘法,名为血引秘法。

        血引秘法,可以在付出一定代价的情况下,探查到杀死近亲血脉的凶手的模样。

        而这里说的近亲,则是父母与子女那种近亲。

        如果同时有两个或多个子女死了,即便施展血引秘法,也只能看到杀死最后身死的那个子女的凶手的模样。

        而施展血引秘法以后,需要付出的代价,便是此生一身修为将再无寸进,可以说是要用前途去换!

        在兰妃的记忆中,在他们家族几千年的历史上,她的大哥,只是第三个用那秘法之人。

        “是他,杀死的浩儿?”

        兰妃心中一颤,同时第一时间捏碎了一枚传讯仙符,传讯给她那刚离开王宫不久的大哥。

        她,需要她大哥过来确认。

        另外,她心里一个疑问:

        这个紫衣青年,既然参加南天擂,说明他只是一个罗天上仙,就算能杀死他的外甥,也杀不死他外甥身边的那个三才仙君!

        “浩儿身边的人,或许是他身边的人杀的。”

        想到这里,兰妃心中疑惑顿消。

        因为扶秋国天子的注意力都在斗擂之上,所以倒是没有发现兰妃的不对劲。

        而兰妃,也没有马上发作,她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等待着她那大哥的到来。

        “我倒是要看看,阁下有何手段,竟敢如此大言不惭!”

        与此同时,斗擂之上,黄嘉龙目光平静的看着段凌天,淡淡开口,话音落下之后,整个人也是如同化作闪电,向着段凌天疾驰而去。

        呼!呼!呼!

        ……

        黄嘉龙身形动荡如风,仙元力化作一条条游龙般的金色光芒,缠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带着他飞掠而出。

        同一时间,他手里的王品仙器,那杆七尺长枪,也是如同蕴含着雷霆之力,激射而出,目标直指段凌天。

        在他激射而出的七尺长枪的周围,同样缠绕着一条条宛如游龙般的金色光芒。

        在枪尖之上,还有一道道淡淡的腥红色闪电,在不断的闪烁、缠绕。

        面对能拿出王品仙器的对手,黄嘉龙一出手,便近乎全力施为,不敢保留。

        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不敢因为对方不足百岁而大意,毕竟对方是一个能拿出王品仙器之人。

        而且,听对方先前所言,明显是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

        “说让你两招,便让你两招。”

        “你若两招破不开我的防御,便轮到我出手……我出手,一击若是不能将你击败,这一战我认输。”

        面对来势汹汹的黄嘉龙,段凌天一松手中的伞,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以后,段凌天的体表,仙元力控制在巅峰罗天上仙层次,腾升而起,继而化作一尊金佛虚影。

        同时,在金佛虚影之上,俨然有阵阵深邃的紫气缠绕……

        紫金光芒交错,绚丽而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