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21章 慈航仙宗三大九宫仙君

第2921章 慈航仙宗三大九宫仙君

        在慈航仙宗之中,一共有三位九宫仙君。

        慈航仙宗宗主‘南宫秀’,慈航仙宗第一护法‘林茹’,慈航仙宗第二护法‘王丹凤’。

        而现在,慈航仙宗的三位九宫仙君,率先现身于段凌天眼前的,赫然正是慈航仙宗第二护法王丹凤!

        王丹凤到来,顿时又是令得在场慈航仙宗之人的目光,纷纷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并且,一群人都在回过神来以后,毕恭毕敬的跟王丹凤打招呼:

        “丹凤护法!”

        “丹凤护法!”

        ……

        虽然,王丹凤这个慈航仙宗第二护法的实力,不如慈航仙宗第一护法林茹。

        但,相比于林茹,她们在王丹凤的面前,无疑又是更加紧张。

        之所以会这样,一方面,是因为王丹凤的脾气比林茹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王丹凤的父亲,正是慈航仙宗的那位太上护法!

        慈航仙宗的那位太上护法,乃是十方仙君层次的存在,也是慈航仙宗之中不可取代的顶梁柱!

        哪怕是她们慈航仙宗的那位宗主,在那位太上护法面前,也是毕恭毕敬,不敢放肆。

        “丹凤护法?”

        在美妇人现身于眼前的时候,段凌天就已经注意到了她,现如今听到慈航仙宗众人对美妇人的尊呼,他也是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慈航仙宗第二护法,王丹凤!

        同时,也是慕容冰的师尊。

        而他这一次到慈航仙宗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震慑此人,让此人投鼠忌器,不敢妄动慕容冰。

        王丹凤,是一个看起来雍容华贵的美妇人,一身着装落落大方,显然也是一个讲究装扮之人。

        另外,王丹凤的容貌,看起来却又是最多只有三十岁左右,虽比一般年轻女子成熟,但却别有韵味。

        不过,现在的王丹凤,在现身之后,却又是冷冷的看着他,并且在她的目光深处,俨然还闪烁着几分森冷杀意。

        “看来,她已经知道了我和慕容冰之间的事。”

        察觉到王丹凤那森冷的目光,段凌天的脸色微微一变,同时心里也忍不住急躁了起来。

        “她既然知道了我和慕容冰之间的事,断然不可能轻饶慕容冰……或许,开始她还能因为忌惮我身后可能存在的中央之地大家族而投鼠忌器,可那欢喜禅宗早就查出了我的底细,而欢喜禅宗距离慈航仙宗远比距离太一仙宗近。”

        “慈航仙宗这边……想来也已经收到了欢喜禅宗查到了我的底细的消息。”

        “在这种情况……慕容冰她……”

        想到这里,段凌天不敢想下去,同时第一时间将他的神识延伸了出去,笼罩整个慈航仙宗驻地。

        神识延伸而出,首当其中便感应到了王丹凤的存在,因为王丹凤实在是太耀眼了。

        站在慈航仙宗一群人中,九宫仙君的修为,令得她鹤立鸡群。

        神识继续延伸,段凌天又发现了另外两个九宫仙君一前一后向着他这边飞掠而来。

        这两人,他又是并不陌生,都是他在上一次的丹道大会上见过的人。

        慈航仙宗宗主,南宫秀。

        慈航仙宗第一护法,林茹。

        不过,因为段凌天现在的神识,是六合仙王层次的神识,所以不管是王丹凤,还是南宫秀、林茹,都因为神识层次的差距,而察觉不到段凌天神识的窥探。

        段凌天的神识,进一步延伸。

        整个慈航仙宗驻地,完全被段凌天的神识笼罩。

        “十方仙君?”

        “看来……他就是慈航仙宗的那个太上护法,王丹凤的父亲‘王秋狂’!”

        神识笼罩整个慈航仙宗的段凌天,很快便也发现了王秋狂的存在,同时王秋狂也没有察觉到他的神识。

        “呼~~”

        片刻之后,察觉到慕容冰的存在,确认慕容冰没事,段凌天又是将神识收了回来,同时长长的舒了口气,一脸的心有余悸。

        “你就是段凌天?”

        王丹凤一直在冷冷的看着段凌天,直到看到段凌天面露心有余悸之色,她才冷声开口质问。

        “段凌天,见过丹凤护法。”

        虽说这一次来的目的,是为了震慑王丹凤,但王丹凤再怎么说也是慕容冰的师尊,所以表面上的礼数,段凌天还是懂的。

        面对段凌天的欠身行礼,王丹凤那冰冷的脸色,却又是丝毫没有舒缓,但目光却又是连连闪烁。

        如果说,一开始,确认段凌天到来,她还在气头上的话……

        那么,现在,在见到段凌天的时候,她却又是冷静了几分。

        同时,眼角的余光,也是忍不住扫过周围的虚空,想要看看是否有强者跟着段凌天来,隐藏在段凌天的身边。

        “太一仙宗铁泰和,见过丹凤护法。”

        这时,段凌天身后的铁泰和,也跟着段凌天向王丹凤行礼。

        “丹凤护法,你不用来了……这一次到贵宗拜访的,就我们三人,没有第四个人。”

        段凌天看着王丹凤,淡淡说道。

        “另外……也正如那欢喜禅宗查到的一样,我确实没什么背景,我只是一个从世俗位面飞升到灵罗天的飞升者。”

        段凌天继续说道。

        说完,段凌天又深深的看了王丹凤一眼,补充问道:“想必,有关欢喜禅宗查到我底细之事,丹凤护法你也有所耳闻吧?”

        听到段凌天的话,王丹凤那冰冷的脸色,顿时一阵风云变幻,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多出了几分惊疑之色。

        “段凌天,你竟敢欺骗我!”

        伴随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段凌天目光所及,又是看到那慈航仙宗宗主南宫秀来了。

        在南宫秀的身边,慈航仙宗第一护法林茹如影随形般跟着她。

        “南宫宗主,林茹护法。”

        见到两人,段凌天眉头一挑,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林茹,他没怎么接触过,但却也和他没什么过节,没什么瓜葛。

        南宫秀,虽说派人追杀过他,但南宫秀对慕容冰的保护,又是让他对南宫秀多了几分好感。

        “南宫宗主,当日杜撰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身份,也纯属被形势所迫。”

        面对怒视他的南宫秀,段凌天叹了口气,“所以,希望你能理解。”

        “你欺骗我,还让我理解你?”

        南宫秀眼中怒火进一步暴涨而起,再度开口之时,声音也愈发的冰冷了下下来。

        “南宫宗主,我们的事,稍后再说如何?”

        面对愤怒的南宫秀,段凌天目光一闪,直言说道:“我这一次来的目的,是挑战你们慈航仙宗的那位太上护法‘王秋狂’……”

        “我们的事,等我挑战完王秋狂以后再说也不迟。”

        话音落下之时,段凌天的目光,又下意识的落在了王丹凤的身上,毕竟王秋狂是王丹凤的亲生父亲。

        “就你,也想挑战我父亲?”

        王丹凤冷冷一笑,面露蔑视和不屑的看着段凌天,“你若没有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背景,今日便别想活着离开我们慈航仙宗!”

        话音落下之时,在王丹凤的身上,又是涌现出阵阵慑人的杀意,令得距离她不远的一些慈航仙宗弟子都忍不住色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拉远了和王丹凤之间的距离。

        “看来丹凤护法是不相信我有挑战你父亲的实力。”

        面对王丹凤的蔑视和不屑,段凌天却又是一点都不意外,再次淡淡开口之间,话音陡然一转:

        “既然如此,我便让丹凤护法看看……我,是否有挑战你父亲的实力!”

        段凌天话音落下瞬间,原本平静的双眸,陡然一凝。

        下一刻。

        轰!!

        轰隆隆!!

        ……

        伴随着阵阵雷鸣般的炸响自段凌天身体周围的虚空席卷开来,段凌天的身上,又是陡然呼啸而出阵阵如同紫色洪流般的力量。

        这紫色洪流般的力量,自段凌天体内呼啸而出的瞬间,便又是化作了成百上千道紫色光束。

        嗖!嗖!嗖!嗖!嗖!

        ……

        在慈航仙宗的三大九宫仙君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段凌天的紫色力量所化作的成百上千道紫色光束,又是已经向着王丹凤呼啸而出。

        在王丹凤回过神来,想要抵挡段凌天的手段之时,她却又是发现,这些紫色光束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

        反而是在她的身体周围,汇聚组合成了一个完全由紫色光束形成的牢笼,将她困在里面。

        唰!

        虽说段凌天没有攻击她,但在看到段凌天在她反应过来的瞬间,就施展出了这等手段,王丹凤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变了。

        唰!唰!

        而南宫秀和林茹的脸色,也在王丹凤变色的同时,纷纷大变。

        “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以这等速度施展出这等手段……恐怕也只有十方仙君以上的存在,才能做到吧?”

        南宫秀和林茹对视一眼,耳边适时的传来林茹那略微有些惊颤的传音。

        对此,南宫秀心中剧颤之时,也是深以为然。

        正当在场的一众慈航仙宗长老、弟子,发现王丹凤被一个紫色囚笼困住,而有些发懵的时候。

        “收!”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缓缓伸出右手,原本成掌的右手,陡然收拢成拳。

        下一刻,王丹凤身体周围的紫色囚笼,光芒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