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07章 推卸责任

第2907章 推卸责任

        “他……到底是什么人?”

        “刚才……老祖好像叫他‘段凌天’?”

        “段凌天?”

        “段凌天……这个名字,听着好像有些熟悉啊……”

        “段凌天,不就是前段时间的丹道大会之后,在我们东南六域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荒域太一仙宗的首席炼丹仙师吗?”

        “对!就是他!我也想起来了……荒域太一仙宗的那个首席炼丹仙师,也叫段凌天。难怪我会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这个段凌天,不会就是那个段凌天吧?”

        “你想多了!且不说欢喜禅宗的那个首席炼丹仙师不足百岁,还是一位出色的上品炼丹仙师,现在更被我们东南六域之人公认为第一上品炼丹仙师……就算他不是炼丹仙师,也不可能以不足百岁之龄,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是啊……这个段凌天的实力,至少也是仙王层次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仙王,要不然不可能那般轻易的杀死突破成就了仙王的李平老祖。”

        “李平老祖后面好像还用了我们欢喜禅宗两大镇宗仙器之一的‘万符钟’,可即便如此,却还是难挡这个段凌天的一击……这个段凌天,恐怕至少也是三才仙王以上的存在。”

        “我也这样觉得……毕竟,这段凌天施展那一击,甚至没用仙器!”

        ……

        远处,一群欢喜禅宗弟子窃窃私语之间,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愈发的惊恐、畏惧了起来。

        “他来我们欢喜禅宗是做什么的?”

        “他……应该不会对我们出手吧?如果他对我们出手,我们注定难逃一死!”

        “像他这样的存在,应该不屑于对我们出手吧?”

        ……

        因为不知道段凌天此来的目的,所以一群欢喜禅宗弟子现在都有些心惊胆战,深怕段凌天会对他们出手。

        见识到段凌天的实力以后,他们深知:

        如果段凌天要对他们出手,那么哪怕是他们欢喜禅宗的宗主等人想要保护他们,也保护不了他们。

        没看连他们欢喜禅宗那位刚刚突破到仙王层次的老祖,都被段凌天干掉了吗?

        段凌天的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甚至于,只要段凌天愿意,甚至能轻易将他们欢喜禅宗灭门!

        “现在,也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正当一群欢喜禅宗弟子内心忐忑不安的时候,段凌天却又是没看他们,段凌天的目光,穿过虚空,落在以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为首的一众欢喜禅宗高层深山。

        而在段凌天的目光落在刘玄空等人身上的瞬间,刘玄空等人的脸色,又是纷纷变了。

        “段……段凌天……我们欢喜禅宗的李安老祖之所以去荒域,去太一仙宗杀你,完全是他一个人一意孤行,与我们无关,更与我们欢喜禅宗无关,还请你不要误会……”

        刘玄空身后,一个欢喜禅宗长老站了出来,面色忐忑的对段凌天说道。

        而他这话一出,刘玄空等人目光一闪,却又是都默认了他的话。

        虽然,他们确实开过会,要杀段凌天。

        但,这个时候,显然不能承认。

        一旦承认,他们必死无疑!

        连他们欢喜禅宗那已经突破成就仙王的老祖李平都死在了段凌天的手里,段凌天要杀他们,简直就如同杀鸡、剪草一般简单,且看段凌天杀李平的过程之容易,他们根本不可能有逃走的机会。

        以段凌天的那等实力,完全能在他们逃走之前,将他们尽数杀死!

        “是啊。”

        片刻,又有一个欢喜禅宗长老站了出来,“段丹师,李安去你们太一仙宗杀你,跟我们无关……是他觉得你在上一次丹道大会上,太过于嚣张,太过于目中无人,所以想要报复你。”

        “以前,忌惮于你身后可能存在的中央之地大家族,他不敢轻易动手……后来,在回到我们欢喜禅宗以后,他利用我们欢喜禅宗名的情报网络去查段丹师你,最后确认了段丹师你没有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背景,所以他第一时间便带着纪梵上门去杀你了。”

        这个欢喜禅宗长老一番话说到后来,又冷眼看了段凌天身后的纪梵一眼,“而这个纪梵,也是怂恿李安去杀段丹师你的罪魁祸首……他说我们开会决定杀段丹师你,不过是想要推卸责任,明哲保身!”

        说到后来,这欢喜禅宗长老又一脸诚恳的看着段凌天,就好像想要以他现在的诚恳,来换取段凌天的信任一般。

        “放屁!”

        而在这个欢喜禅宗长老话音落下的瞬间,刚刚将浮影珠收起的纪梵,却又是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瞬间炸毛,死死盯着对方,冷喝说道:

        “袁长老,你这是在信口开河!”

        “我承认,我有参加那个杀段丹师的会议……甚至于,我也有表态要杀段丹师。但,如果你说我是罪魁祸首,想要自己撇清关系,我却又是不服!”

        “这黑锅,我不背!不是我的锅,别妄想让我背!”

        纪梵说到后来,脸上仿佛铺上了一层寒霜,散发着阵阵冷意。

        “纪梵,明明你就是罪魁祸首,竟然还想拉我们下水……我们自问过去好像没得罪你吧?”

        “纪梵!杀段丹师之事,明明就是你和李安老祖一意孤行,以我们何干?”

        “纪梵,不要以为你可以轻易欺骗段丹师……以段丹师的智慧,难道会看不出这一切都是你和李安老祖两人一意孤行?”

        ……

        生死一线之间,除了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没有开口,他身边的一众欢喜禅宗高层,又是纷纷伸手指着纪梵喝叫出声。

        言语之间,也是想要祸水东引,全部引到纪梵身上。

        “段丹师?”

        “长老们……叫这个段凌天段丹师?”

        “而且,长老们好像还提到了这个段丹师是荒域太一仙宗的人?”

        “他……不会真的是荒域太一仙宗的那个段丹师吧?”

        “不可能吧……那个段丹师,不是不足百岁吗?不足百岁,能在丹道上有那等成就就已经算是非常夸张了……除那以外,还是仙王强者?开玩笑的吧?”

        ……

        远处的一群欢喜禅宗弟子,在听到几个欢喜禅宗长老对段凌天的称呼,以及听到他们提起段凌天的来历以后,又是都懵了,彻底懵了。

        在他们的印象中:

        荒域太一仙宗的段丹师,确实名叫段凌天,而且不足百岁,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上品炼丹仙师,更在上一次丹道大会后,被东南六域之人公认为‘东南六域第一上品炼丹仙师’。

        除此之外,他们对荒域太一仙宗的那个段丹师,便没有更多的了解。

        “应该不可能吧……他要是那位段丹师,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就是!不足百岁,除了是一位出色的上品炼丹仙师,还是仙王强者?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存在这样的妖孽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

        “可事情会这么巧吗?刚才,几位长老也提到了上一次丹道大会,说这段凌天正是在那个时候,和我们欢喜禅宗的李安老祖结怨……据我所知,那一次,荒域太一仙宗去参加丹道大会的人中,好像就只有一人叫段凌天吧?”

        “难不成……他真是那个段凌天?”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

        随着一群欢喜禅宗弟子进一步窃窃私语,他们又是隐隐确认:

        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至少也是‘三才仙王’的强大存在,和荒域太一仙宗的那个首席炼丹仙师段凌天,是同一个人!

        “哼!”

        眼看欢喜禅宗的一群长老现在都把脏水往纪梵身上泼,段凌天顿时又是忍不住冷哼一声,令得欢喜禅宗的一群长老纷纷闭上了嘴。

        “段丹师。”

        这时,纪梵看向段凌天,面色沉重的说道:“段丹师,今日,就算你真要杀我纪梵,我纪梵也还是想说……决定杀你之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他们!”

        纪梵说到后来,又看向欢喜禅宗的一群长老,冷声说道。

        “纪梵!你这是自己死,还想拉垫背的不成?”

        而听到纪梵的话,原本安静下来的一群欢喜禅宗长老,顿时又是跳了起来,纷纷勃然大怒。

        “段丹师,你别信这纪梵的话……这纪梵,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了,就想多拉几个垫背的。”

        “是啊,段丹师……这纪梵的话,不可信!”

        “段丹师……”

        ……

        一群欢喜禅宗长老看向段凌天,纷纷开口辩解,在他们的额头上,隐约可以看到流出来的冷汗。

        “刘宗主……你可有话说?”

        然而,段凌天现在却没再理会一群欢喜禅宗长老,自顾自看向那一直没有开口的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问道。

        “段丹师,正如我们欢喜禅宗的这些长老所言……整件事情,都是我这不肖弟子纪梵和我那师尊李安的责任。”

        面对段凌天的询问,刘玄空终是开口,沉声说道:

        “当然,如果段丹师觉得杀了我那师尊李安,和杀了我这不肖弟子纪梵以后,还不解气……也可以在杀死纪梵以后,一并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