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898章 欢喜禅宗老祖‘李平’

第2898章 欢喜禅宗老祖‘李平’

        段凌天自然不知道,在他离开太一仙宗,离开荒域之后,荒域竟然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现在的他,正被太一仙宗太上长老铁泰和带着赶路前往渡域,前往欢喜禅宗驻地。

        而这一路上,他都在潜心参悟从欢喜禅宗那里赢取的君级仙法‘不动明王’。

        只要将这门仙法彻底参悟、掌握,他便打算离开边境之地,前往中央之地。

        当然,这一次让铁泰和带着赶路,他想要在路上参悟这门仙法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则是他不想在赶路的过程中消耗体内的仙元力。

        在用了那件消耗型王品仙器之后,他拥有了堪比寻常仙皇的实力,但那实力却又不是永久的。

        在消耗的过程中,那实力会不断变弱,直到他被打回原形。

        “现在,只是出手了一次……我体内的仙元力层次,还有我的灵魂层次,感觉都弱了不少。”

        “之前,还能堪比寻常仙皇……现在,恐怕最多也只能比拟‘十方仙王’了。”

        段凌天暗自叹气。

        十方仙王,是仙王中最强大的存在,虽然距离仙皇只是一步之遥,但实力差别,却又是天壤之别!

        “不过,以这等实力,在东南六域,也仍然足以横着走。”

        想到这里,段凌天便又释然了。

        所以,接下来的一路,他都在潜心参悟那门君级仙法‘不动明王’,想要尽快将之掌握。

        段凌天在参悟仙法,幻儿在疗伤。

        欢喜禅宗佛子纪梵什么都没做,也没心做,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铁泰和带着一路赶往欢喜禅宗所在的渡域。

        “现在,宗门那边……恐怕已经知道师祖被杀死的事了吧?”

        纪梵面露苦涩之色,心中随之暗自叹了口气。

        对于他的师祖,欢喜禅宗老祖李安被杀死一事,他心里并没有都悲伤,更多的还是觉得自己倒霉,怎么就跟着一起来了?

        要知道,当时还是他自己要求跟来的。

        对于李安这个师祖,他过去还有些感情,可在先前李安舍弃他,自己逃窜以后,他对李安的尊敬之心、感激之心,却又是彻底死了!

        虽然,他可以理解李安当时的做法,即便他是李安,他也会那样做。

        但,他还是没办法接受李安舍弃他,自己逃跑的事实。

        ……

        渡域,欢喜禅宗。

        欢喜禅宗驻地,位于一片崇山峻岭之内,外围终年云雾缠绕,赫然是一些迷幻阵法所聚拢的迷雾。

        而今日,欢喜禅宗驻地,却又是并不平静。

        轰!!

        轰隆隆!!

        ……

        没有任何征兆的,整个欢喜禅宗驻地,突然一阵震撼,如同发生过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地震。

        “怎么回事?”

        “这是……地震了?”

        “不可能!我们欢喜禅宗的驻地,被多重阵法围绕,其中有专门的阵法应付地震……就算真的有地震,我们欢喜禅宗的驻地也不会遭受任何影响。”

        “那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

        欢喜禅宗驻地各处,不少人从修炼之地飞掠而出,相顾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安弟!”

        直到一声仿佛惊天动地的厉喝声传扬开来,不断回荡,震得欢喜禅宗众人耳膜震颤,他们才意识到刚才是怎么回事。

        “这……好像是李平老祖的声音?”

        “听他这厉喝……难不成李安老祖出什么事了?”

        “不会吧?”

        “李安老祖,前不久离开宗门,去荒域太一仙宗找那个虚构身份吓唬他的段凌天了……荒域之中,不可能有人能威胁到他吧?”

        “对!除非那个段凌天真有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背景,身边有仙王以上的强者,否则根本不可能留下李安老祖!”

        ……

        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在听到那一声愤怒的厉喝声后,又是隐隐意识到他们欢喜禅宗的另一个老祖李安可能出事了。

        要不然,他们欢喜禅宗的这个老祖‘李平’不可能如此愤怒!

        “走!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走!”

        顿时,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自欢喜禅宗宗主之下,又是纷纷向着声音传来处飞掠而去。

        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们又是不难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李安老祖现在出门在外,李平老祖如此失态,说明李安老祖出事了……而且,应该是通过李安老祖的魂珠,判断李安老祖出事了!”

        “除非李安老祖陨落了……要不然,李平老祖不可能知道他的情况,更不可能这般失态!”

        “李安老祖……陨落了?这怎么可能!”

        “虽然我也觉得不可能……但,这应该已经是事实。等我们去见了李平老祖,也就能确认了。”

        ……

        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在去找他们欢喜禅宗老祖‘李平’的路上,又是忍不住一阵议论纷纷。

        而他们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如果他们欢喜禅宗的那位李安老祖真的陨落了,对他们欢喜禅宗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那将意味着:

        他们欢喜禅宗,将自此失去一位‘九宫仙君’!

        而且,那位九宫仙君,还是整个东南六域接下来最有可能突破成就‘十方仙君’的存在。

        如果那位李安老祖死了,可以说他们失去了一位未来不久就能成就十方仙君的存在。

        这打击,对于他们欢喜禅宗而言,是非常沉重的。

        在欢喜禅宗的一群弟子也隐隐意识到他们欢喜禅宗两大老祖之一的‘李安’可能出了事,而面色绷紧、脸色难看的时候。

        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也是到了他们欢喜禅宗另一个老祖‘李平’的修炼之地。

        欢喜禅宗一共有两大老祖,分别是‘李平’和‘李安’。

        听他们两人的名字,更像是一对亲兄弟。

        可实际上,两人却不是亲兄弟,只是一对堂兄弟……

        但,多年的相互扶持,他们二人的感情,却又是早就超出了堂兄弟的范畴,堪比亲兄弟,甚至胜过亲兄弟!

        也正因如此,他们彼此都非常在乎对方。

        “师伯……出什么事了?”

        欢喜禅宗的宗主,是一个身穿红色袈裟的中年和尚,身材高大,面如冠玉,但此时脸色却又是非常难看。

        一众欢喜禅宗高层,紧跟在他的身后。

        “老祖。”

        众人纷纷向他们前面的人行礼。

        在他们一群人的前面,一个身材枯瘦,浑身上下衣袍掠动,阵阵浩瀚的仙元力如同火焰破体而出的老人,站在那里,看着手中碎裂的魂珠,目呲欲裂。

        现在,只要是个正常人站在这里,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个老人的滔天怒火。

        面对欢喜禅宗一众高层的行礼,老人充耳不闻。

        片刻之后,他才微微抬头,红着一双眼,看向欢喜禅宗宗主,“空儿……你师尊,死了!”

        “这……是你师尊的魂珠。”

        说到后来,老人,也就是欢喜禅宗老祖‘李平’的声音又开始颤抖起来,且其中俨然充斥着压抑的怒火。

        “师尊!!”

        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虽然早有猜测,可现在听到李平的确认,他顿时双眼一红,整个人跪伏在地,面色悲痛无比。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跪伏在地,双手不断捶地,满脸悲痛,两行泪水飞溅而出。

        “我想知道……安弟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平的目光扫过欢喜禅宗一众高层,沉声问道:“从安弟碎裂的魂珠来看……他,已经陨落了一段时间。”

        “我这一次闭关之前,他好像去了那芜域,去参加丹道大会。”

        说到后来,李平的目光,又落在刘玄空的身上。

        正因如此李平闭关了一段时间,以至于他不知道李安参加完丹道大会以后便回来了,直到后来,才再次离开。

        “师伯。”

        面对李平的询问,刘玄空不敢怠慢,一五一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了李平,没有丝毫隐瞒,也不敢有丝毫隐瞒。

        “不足百岁,便能炼制出罗天丹的上品炼丹仙师?上一次丹道大会之后,被公认为东南六域第一上品炼丹仙师?”

        “另外,还是一个罗天上仙?”

        “而这样的一个人……只是一个刚从世俗位面飞升上来不久的‘飞升者’?”

        听到刘玄空的话,得知了荒域太一仙宗有这么一个名为‘段凌天’的丹师供奉,李平也忍不住一阵目瞪口呆。

        这一刻,他甚至暂时忘记了自己堂弟的死。

        片刻,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刘玄空,沉声问道:“所以,后面安弟便去了荒域,想要找上太一仙宗,去杀他?”

        “是。”

        刘玄空点头。

        “糊涂!糊涂!”

        眼看刘玄空点头,李平瞪着双眼,连声喝骂:“就算他是一个飞升者,你们总得查清楚他在灵罗天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吧?“

        “灵罗天中,不乏有一些强大的势力,在世俗位面有传承。”

        李安骂到后来,声音愈发的冰冷。

        “师伯。”

        刘玄空苦笑,“如果他真有什么背景,刚飞升上来,恐怕就被人接走了……我们查过了,他这一路走来,都在苦苦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