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892章 飞升者?

第2892章 飞升者?

        “你……找我?”

        段凌天淡淡开口,问李安,“李安。”

        “放肆!”

        而几乎在段凌天话音刚落的时候,纪梵又是已经怒喝出声,且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透露出森冷的寒光,如刀如剑。

        “见到我家师祖,你竟敢直呼其名……你,真当你真的是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

        “可笑!”

        说到后来,纪梵的语气间,又是多了几分嘲讽和不屑。

        “嗯?”

        而几乎在纪梵话音落下瞬间,不管是太一仙宗宗主白平,还是一旁的司徒明、铁泰和,又是都有些发懵。

        这欢喜禅宗佛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你真当你真的是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

        难不成,段丹师还可能不是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纪梵的话,段凌天这才看向他,微微皱眉问道。

        只是,在段凌天的心里,却又是已经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这欢喜禅宗的人,是把我的‘底细’都查得差不多了……要不然,他们肯定不敢在我面前这般!”

        “他们,应该确认了我不是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

        段凌天心里暗道。

        “什么意思?”

        听到段凌天的话,纪梵脸上冷笑更甚,“段凌天,这几年来,我们欢喜禅宗的情报网可没闲着……我们欢喜禅在那个的情报网,渗透了荒域,查清了你的底细。”

        “你,根本不是什么出自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

        “你,只不过是一个从世俗位面飞升上来的一个‘飞升者’!”

        纪梵说到后来,又是近乎一字一句的说道,仿佛在宣布着什么,且说到后来,眼中的嘲讽之色,不屑之色,又是愈发的浓郁了起来,甚至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什么?!”

        “段丹师……飞升者?!”

        而听到纪梵的话,不管是白平,还是司徒明、铁泰和,却又是忍不住笑了,且他们笑起来的同时,看向纪梵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白痴’。

        他们太一仙宗的这位段丹师,现如今不足百岁。

        这,是公认的事实。

        另外,他们太一仙宗的这位段丹师,还是一位可以炼制出罗天丹的上品炼丹仙师,且炼丹水平之高,现如今在东南六域也是出了名的。

        更被东南六域之人公认为‘第一上品炼丹仙师’!

        另外,他们太一仙宗的这位段丹师,还是一位罗天上仙!

        不足百岁。

        东南六域第一上品炼丹仙师。

        罗天上仙。

        这样的存在,会是一个‘飞升者’?

        “佛子,你哪怕说段丹师是我们南天疆域那位封号神皇‘南天神皇’的亲传弟子,我们或许还会信几分……你说段丹师是一个飞升者,你真当我们傻不成?”

        司徒明看着纪梵,冷冷一笑。

        “就是!”

        铁泰和附和说道:“不足百岁,炼丹水平比君品炼丹仙师还高的上品炼丹仙师,而且还是一个罗天上仙……这样的飞升者,别说在我们灵罗天,哪怕你能在另外八十个诸天位面找出这样的飞升者,我铁泰和都愿意把我自己的脑袋扭下来,给你当球踢!”

        说到后来,铁泰和的语气间,也是充满了不信,根本不相信纪梵所说的话。

        “荒唐!”

        白平虽然话不多,但短短的两个字,却又是说明了他现在的想法、看法都和司徒明、铁泰和一致。

        “你们……你们不信?”

        眼见白平三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纪梵心里委屈的同时,只觉得肺都快被气炸了。

        段凌天笑了。

        “梵儿,跟他们计较这些做什么?若非这件事是我们欢喜禅宗查出来的,便是你我,肯定也不可能相信这段凌天只是一个飞升至今没多久的飞升者。”

        李安一脸平静的看着段凌天,但开口之间,却又是在跟纪梵说话。

        “所以,你没必要跟他们三人争……别忘了,我们这一次来,是为这个段凌天来的。其他人,其他事,我们何必在乎?”

        说到后来,李安的语气间,又是充斥着对白平三人的无所谓。

        一时也是令得白平三人的脸色难看起来。

        不过,虽然李安的话说得一本正经,但却还不足以让三人相信纪梵的话。

        因为他们并不认为段凌天会是一个飞升者。

        “段凌天!”

        李安看着段凌天,沉声说道:“我这一次来,是代表我们欢喜禅宗来的……我们欢喜禅宗,已经查清楚你的底细!我们,给你两条路。”

        话音落下以后,不等段凌天开口,李安继续说道:

        “第一条路,便是你转投我们欢喜禅宗门下,做我欢喜禅宗的供奉……我们欢喜禅宗,不会亏待你。”

        “第二条路……便是杀了你!”

        说到‘第二条路’的时候,李安的双眸之间,又是陡然迸射出森冷杀意。

        这源自九宫仙君眼中的杀意,映入正和他对视的段凌天的眼帘,一时也是令得段凌天心中一颤,甚至在那刹那之间有一种生死一线的紧迫感。

        这种紧迫感,让段凌天非常不舒服。

        “就算我是飞升者……难不成,我就不能是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

        段凌天仍然一脸平静的看着李安,淡淡说道。

        “嗤!”

        听到段凌天的话,一旁的纪梵又是忍不住嗤笑出声,“段凌天,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冒充自己是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

        “看来你很不甘心……既然这样,我便再告诉你:我们欢喜禅宗,在整个边境之地范围内,找那些去过中央之地的人明察暗访之后,对中央之地的大家族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在中央之地之中,并没有‘赤霄段氏’!”

        纪梵说道。

        “看来你们欢喜禅宗还真的费了一番力气……只是,你们觉得,如果我们赤霄段氏是中央之地的隐世家族,会是你们欢喜禅宗能查到的吗?”

        段凌天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不等纪梵反驳,段凌天又看向李安,淡淡一笑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算我选择你们欢喜禅宗给的第一条路,在为你们欢喜禅宗卖命几年以后,你们恐怕也不会留我性命吧?”

        “不用否认……难不成,你们会留一个日后可能威胁到欢喜禅宗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说到后来,段凌天的眼中,又适时的闪过一道睿智的光泽。

        “你很聪明。”

        听到段凌天的话,李安的脸色顿时又是一阵风云变幻,且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杀意也变得愈发的浓郁了起来,“原本你还可以多活几年……”

        “只可惜,你太聪明……所以,今日,你必死无疑!”

        话音落下之后,李安的身上,杀意闪现,滚动的仙元力,也是如同滔滔江水一般,在他的身体周围滚动起来,散发出阵阵恐怖的气息。

        九宫仙君的气势,一经出现,顿时又是压得段凌天和身边的幻儿身体一颤。

        司徒明也被压迫得脸色大变。

        哪怕是白平和铁泰和这两个七星仙君,面对李安身上滚动的仙元力延伸出来的气势的压迫,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变得有些苍白。

        李安,不是一般的九宫仙君。

        在东南六域,他是号称十方仙君之下无敌的存在,一身实力之强,直追十方仙君。

        他的气势,根本不是一般九宫仙君的气势所能比的。

        呼!呼!

        伴随着两阵风响,却是白平和铁泰和两人在对视一眼以后,身形一晃之间,护在了段凌天的身前,宛如两尊守护神。

        “宗主,铁长老……”

        段凌天万万没想到,面对几乎无法匹敌的李安,白平和铁泰和两人还能这般护在自己的面前。

        顿时,他的心里忍不住升起阵阵暖意。

        “宗主,铁长老……这是我和他的事,与你们无关。”

        段凌天对白平和铁泰和说道,因为他知道就算白平和铁泰和拼死,也不可能拦得住李安这个东南六域公认的‘第一九宫仙君’!

        “段丹师。”

        白平沉声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飞升者,也不管你是不是中央之地大家族的人……我只知道,现在的你,是我们太一仙宗的首席炼丹仙师!”

        “所以,不管是谁,想要杀你……都必须先过我白平这一关!”

        白平一番话下来,语气坚定,不可动摇。

        铁泰和虽然没说话,但他高大的身躯立在白平身边,一动不动,却又是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哼!”

        李安冷哼一声,“你们觉得……就你们两个小小的七星仙君,能阻我杀这段凌天?”

        话音落下瞬间,李安身形一晃之间,又是如同如影随形般出现在白平和铁泰和的身前,且后者两人甚至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实力差距太大。

        砰!砰!

        在段凌天耳边传来两声巨响的同时,段凌天眼前一闪之间,又是发现白平和铁泰和原来站的地方,又是只剩下李安一人。

        至于白平和铁泰和两人,又是狠狠的摔在远处,狼狈不堪,显然在李安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我想知道……杀我,是你李安一人的意思,还是整个欢喜禅宗的意思?”

        段凌天看着李安,目光仍然平静。

        但背负的右手之中,不知何时,又是多出了一支发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