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873章 八枚罗天丹!

第2873章 八枚罗天丹!

        “六枚罗天丹?”

        眼看欢喜禅宗的首席炼丹仙师‘萧纲喻’竟然一次性炼制出六枚罗天丹,周述秋的脸色陡然大变,“这个萧纲喻,运气这么好?这一次竟然也炼制出了六枚罗天丹!”

        原本,在周述秋看来:

        这个萧纲喻,要靠运气才能一次性炼制出六枚罗天丹,且这几十年来也只有几次一次性炼制出六枚罗天丹,其余时候都只能一次性炼制出五枚罗天丹。

        这一次,十之八九也只能一次性炼制出五枚罗天丹。

        却没想到,萧纲喻运气那么好,这一次也炼制出了六枚罗天丹!

        “萧纲喻炼制出了六枚罗天丹……他还有胜算吗?”

        周述秋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一颗心忍不住悬起,就好像现在跟欢喜禅宗对赌的不是段凌天,而是她自己一般。

        东南六域年轻一辈出色的才俊,周述秋见过不少。

        甚至于,她的师姐,还给她介绍过不少。

        但,她却没有一人能看得上。

        直到段凌天的出现。

        一开始,她主动接触段凌天,更多的是因为她的闺蜜,令得她对段凌天充满好奇。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她渐渐的了解了段凌天以后,段凌天各方面的出色,却又是在不知不觉虏获了她的芳心,让她难以自拔……

        若非因为段凌天是她闺蜜的男人,以她的性格,恐怕早就放下矜持,主动去追求段凌天了。

        虽说克制着自己,但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为她喜欢的这个男人担心。

        现在,除了太一仙宗的三个上品炼丹仙师,还有幻儿以外,恐怕也就只有慈航仙宗的慕容冰一人,对段凌天有信心。

        其余人,几乎都以为段凌天必输无疑!

        时间,悄然流逝……

        眼看段凌天的炼丹步骤愈发临近凝丹、收丹,一群人都没再说话,纷纷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段凌天,等待着最终结果出来。

        哪怕大多数人都不看好段凌天。

        在这一刻,他们还是忍不住有些期待:

        段凌天,这一次到底能炼制出多少枚罗天丹?

        “凝丹了!”

        当段凌天进行倒数第二个炼丹步骤的时候,顿时又有不少人发出一声惊呼。

        “虽然知道这太一仙宗的段丹师必输无疑……但,我还是好奇,这一次他能炼制出多少罗天丹。”

        一个中年男子感叹说道。

        “是啊。近一个月前,他炼制出三枚罗天丹……这一次,热鼎速度好像比上一次快多了,也不知道他是否能炼制出四枚罗天丹。”

        “很多人都说近一个月前,他能炼制出三枚罗天丹,都完全是因为运气好……这一次,恐怕未必有三枚。”

        “那也有可能。”

        ……

        在段凌天进行倒数第二个炼丹步骤‘凝丹’的时候,又有一些围观之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直到段凌天完成凝丹,准备收丹的时候,这些人才闭上他们的嘴。

        “他要收丹了!”

        当看到段凌天完成凝丹,抬手之间,一掌拍向那悬浮在虚空之中的上品仙器丹鼎的时候,顿时又有不少人发出一声惊呼,同时他们一个个死死盯着段凌天的丹鼎。

        啪!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一掌落在丹鼎一侧,玄妙的力量波动缠绕着丹鼎,令得丹鼎一阵震颤。

        下一刻。

        嗖!

        一道流光,如同流星破空,自丹鼎之内掠出。

        嗖!嗖!嗖!

        ……

        一道流光掠出之后,紧跟着又有数道流光跟着掠出,直到第八道流光掠出,那悬浮于虚空之中不断震颤的丹鼎,方才停止震动,彻底恢复平静。

        而此时此刻,段凌天的手里,已是出现了八枚丹药。

        在八道流光相继从丹鼎之内掠出的时候,围观的一群人便都懵了,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现在,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段凌天手里的八枚丹药,他们方才逐渐回过神来,且一个个脸色都非常精彩,但更多的还是震撼和不可思议。

        除了对段凌天有信心的几人以外,没有人能想到段凌天能一次性炼制出这么多罗天丹!

        “我……我没眼花吧?八……八枚罗天丹?”

        围观人群中,一个老人颤抖着声音自言自语般的问道。

        “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太一仙宗的这位段丹师,竟然炼制出了八枚罗天丹?”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

        这个时候,围观的大多数人又是通过神识确认:

        段凌天手里的那八枚丹药,确实是八枚罗天丹。

        与此同时,那仙师联盟的君品炼丹仙师‘钟尚’,也确认了段凌天递过去的八枚丹药是罗天丹,而且还是八枚刚刚出炉的罗天丹!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热鼎时间那么长,能炼制出罗天丹就不错了……可他,却一次性炼制出了八枚!”

        “现在看来,近一个月前的那件事,确实是真的。”

        看着手里的八枚罗天丹,钟尚的心里又是忍不住一阵震撼,再次抬头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就好像很难相信眼前的事实是真的一般。

        “钟丹师?”

        直到段凌天叫了钟尚一声,后者才彻底回过神来,同时向周围的人宣布说道:“段丹师,炼制罗天丹,成丹八枚!”

        “这一场丹比、赌约……段丹师胜!”

        说到后来,钟尚又看了欢喜禅宗老祖李安一眼,宣布说道。

        而这个时候,听到钟尚的宣布,李安也是彻底回过神来,脸上的难以置信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之色。

        眼前的一切,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

        太一仙宗的这个不足百岁的上品炼丹仙师,不只能炼制出罗天丹那等顶尖上品仙丹,而且一次性还能成丹八枚?

        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李安的身边,欢喜禅宗佛子‘纪梵’看着钟尚手里的八枚罗天丹,脸色一阵发白,眼中同样充满难以置信之色,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一个不足百岁的上品炼丹仙师,能炼制出罗天丹就已经算不错了。

        还一次性炼制出了八枚罗天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他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也正因如此确认了这是真的,他的脸色才会这般苍白。

        因为,这一场丹比,一开始就是他提出来的,可以说这一场丹比输了他要负绝对的责任。

        “八……八枚?”

        欢喜禅宗首席炼丹仙师‘萧纲喻’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更忍不住冷喝出声,“段凌天,你近一个月前在太一仙宗店铺外炼制罗天丹,肯定藏私了!”

        “你……你好重的心机!”

        作为上品炼丹仙师,而且还是能炼制出罗天丹的上品炼丹仙师,如果萧纲喻现在还意识不到这一点,那他也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藏私?”

        “按照这欢喜禅宗的萧丹师的意思,太一仙宗的这位段丹师,近一个月前炼制罗天丹,还是有意藏私?”

        “这可能吗?难不成他还能提前一个月算计到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或许算不到今天发生的事情……或许,他打算在丹道大会上,主动提出跟人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呢?”

        “这个可能性很大!”

        ……

        随着萧纲喻话音落下,周围顿时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有不少人猜测段凌天近一个月前之所以有意藏私,是为了在丹道大会上主动和他人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而事实上,这也确实是段凌天的想法。

        “原来还在想如何找机会跟人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没想到欢喜禅宗的人自己撞到我的枪口上来……而且,这欢喜禅宗还拿出了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

        接过钟尚递回来的八枚罗天丹以后,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段凌天心里又忍不住如此暗道。

        这,对他来说,完全是意外收获。

        如果是他主动找别人比这个,就算也赌了彩头,但对方拿出来的彩头,肯定没有这么大!

        面对萧纲喻的冷喝,段凌天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随后目光便又落在了欢喜禅宗老祖李安的身上,淡淡说道:“李安前辈,承让了……”

        “现在,你们欢喜禅宗是不是该履行承诺,将那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给我?”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是提出了欢喜禅宗拿出来的彩头。

        在钟尚、钟奇兄弟二人的共同目视之下,哪怕李安不太愿意将欢喜禅宗的那门君级仙法送出去,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将那门君级仙法送到了段凌天的手里。

        “多谢李安前辈。”

        确认手中记载了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没有问题以后,段凌天看向李安,微笑道谢。

        同时,他又看了纪梵和萧纲喻一眼,淡一笑,“也不知道是两位中的哪一位想到要和我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不管是两位谁提出的,我都要好好感谢他。”

        “如果不是他,我不可能得到这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有意掂量了一下手里的记忆仙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