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869章 拿出你们的诚意!

第2869章 拿出你们的诚意!

        现在,一边说话,一边向着段凌天走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慈航仙宗的佛子‘纪梵’。

        片刻之后,纪梵已是到了萧纲喻的身边,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挑衅之意。

        虽然,在不确定这太一仙宗的首席炼丹仙师‘段凌天’是否有着中央之地强大家族的身份背景之前,他,乃至欢喜禅宗,都不敢往死里得罪这个段凌天……

        但,这并不影响他或欢喜禅宗在适当范围内,为难段凌天,甚至占段凌天的便宜!

        “哦?”

        听到纪梵的话,段凌天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便又将目光转移到纪梵身边的欢喜禅宗首席炼丹仙师萧纲喻的身上,“萧丹师是吗?你想如何会我?”

        眼见段凌天只是扫了自己一眼,便又将目光移开,纪梵的脸色,顿时也是因为恼羞成怒而阴沉了下来。

        他乃是欢喜禅宗的佛子,平时哪怕是东南六域各大顶级宗门的高层,都不敢如此无视他。

        所以,段凌天的无视,也是让他非常的愤怒。

        “萧丹师要跟你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萧纲喻还没开口回应段凌天,纪梵已经率先冷声开口对段凌天说道。

        话音落下以后,他又一脸挑衅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当然,你就算不敢也没什么……毕竟,你这个太一仙宗的首席炼丹仙师,炼丹水平也就那样,比不上我们欢喜禅宗的首席炼丹仙师也正常。”

        纪梵一番话说到后来,又是不乏讽刺的意味。

        “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听到纪梵的话,段凌天的目光顿时又落在了纪梵的身上,像看‘白痴’一般看着纪梵,“现在,纵观整个丹道城,恐怕也没有几人不知道我段凌天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一般吧?”

        “近一个月前,我在我太一仙宗的店铺之外,炼制罗天丹,一共成丹三枚……这件事,现如今在丹道广场中的人,恐怕没人不知道吧?”

        段凌天说到后来,又深深的看了纪梵一眼。

        言外之意,无非就是已经看穿纪梵的那点小心思。

        听到段凌天的话,纪梵的脸色顿时一阵忽青忽白,便是立在一旁的萧纲喻的脸色也有些尴尬。

        毕竟,他们正是因为知道段凌天近一个月前炼制罗天丹成丹三枚之事,才想来以此羞辱段凌天一番,乃至从段凌天手里赢取一些好处。

        原本,他们以为段凌天毕竟年轻,只要稍微嘲讽一番,段凌天便会头脑发热答应和他们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却没想到,段凌天不只没有头脑发热,反而很冷静的提起了他近一个月前炼制罗天丹成丹三枚的那件事。

        这样一来,他们再想‘坑’段凌天,显然是有些困难了。

        就在他们以为计划要失败的时候。

        让他们深感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段凌天看着他们,继续开口说道:

        “说吧……你们想要我拿什么跟你们赌?”

        段凌天饶有兴致的看着纪梵和萧纲喻,问道。

        “嗯?”

        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纪梵和萧纲喻两人对视一眼,又是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他们没想到段凌天会问这个。

        “佛子,他应该是不可能答应和我比了……他问这个,十之八九只是想要知道我们想要他手里的什么东西。”

        萧纲喻传音对纪梵说道。

        而纪梵这时也觉得是这样,觉得段凌天不可能答应和他们欢喜禅宗的这位首席炼丹仙师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所以,面对段凌天的询问,也是冷冷一笑,“你既然都不敢和萧丹师比,问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不敢?”

        听到纪梵的话,段凌天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谁说我不敢了?我若不敢,问这个有什么意义?”

        “你敢?”

        而听到段凌天的话,不只是纪梵愣住了,哪怕是一旁的萧纲喻也愣住了。

        因为他们都没想到段凌天会这样说。

        听段凌天这话的意思,竟然还真打算答应他们?

        要知道,段凌天之前言语之间,可是透露出已经看穿了他们的心思的意思的。

        “为何不敢?”

        段凌天反问,不卑不亢。

        面对段凌天的发问,纪梵和萧纲喻两人沉默了一阵,彼此对视一眼之时,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

        “佛子……这个段凌天,既然猜到我们已经知道他近一个月前炼制罗天丹只成丹三枚之事,竟然还答应我们?莫非他之前是藏私了?”

        萧纲喻传音问纪梵,因为他实在想不通段凌天为什么还能这么有底气。

        如果他是段凌天,在这种情况下,他绝对不可能这么有底气。

        “不可能吧。”

        纪梵传音回应说道,语气间俨然也是充满了质疑,“近一个月前,他炼制罗天丹,是为了应付扶阳仙宗和千叶仙宗的人……那个时候,他肯定是要尽心尽力炼制出罗天丹的,打那两宗之人的脸,并且赢取彩头。”

        “那个时候,他不可能有心思去藏私吧?”

        “除非他能未卜先知,提前知道今天的事情……只是,你觉得那可能吗?”

        说到后来,纪梵脸上、眼中也都适时的流露出质疑之色。

        “这倒也是。”

        萧纲喻点头,他也觉得纪梵说得有道理,那个时候的段凌天,不太可能有心思藏私。

        “不过……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表现出一副敢和我比的架势?”

        不过,想归想,对此萧纲喻还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萧丹师,他这样,没准是故意吓我们,故意构造出一副他近一个月前有意藏私的假象……或许,他想以此让我们知难而退!”

        面对萧纲喻的询问,纪梵眸间精光一闪,猜测说道:“只要我们被他吓退,他不只不会有任何损失,旁人反而还会以为萧丹师你不如他。”

        “到了那时,他不只没有损失,反而反将了我们一军!”

        纪梵说到后来,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又是一副完全看穿了段凌天内心的想法的模样。

        “应该是这样。”

        经由纪梵那么一说,萧纲喻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好,很好……”

        纪梵踏前一步,看着段凌天说道:“既然段丹师你说敢,那便与我们欢喜禅宗的首席炼丹仙师萧丹师比一比炼制罗天丹的成丹率。”

        “我们想要的彩头也不多……就段丹师你近一个月前从扶阳仙宗和千叶仙宗那里赢取的赌注就行。”

        说到后来,纪梵又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说道。

        近一个月前,段凌天从扶阳仙宗和千叶仙宗那里赢取的赌注,正是一门君级仙法和君级神通,且是一门攻守兼备的君级仙法和一门攻速兼备的君级神通。

        纪梵此话一出,无疑也是透露出了他的狼子野心,他想要段凌天手里的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

        “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

        听到纪梵的话,段凌天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又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我手里也只有记载了它们的记忆仙符……”

        “如果它们送出去,我将彻底失去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

        “毕竟,我还来得及彻底掌握它们,不可能刻画出记载它们的记忆仙符。”

        段凌天说到后来,又深深的看了纪梵一眼,“正因如此,它们对我的价值,可比两门同样的君级仙法、神通对你,对你们欢喜禅宗要大得多!”

        “确实是这样。”

        纪梵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段凌天的话,“所以,我们欢喜禅宗打算拿出两门攻速兼备的君级仙法和一门攻速兼备的君级神通作为彩头,和你赌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

        而几乎在纪梵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段凌天却又是笑了。

        “你笑什么?”

        眼见段凌天看着自己笑,纪梵顿时又有些心虚了,因为他知道即便是三门差不多的君级仙法、神通,对他们欢喜禅宗的价值,也远比不上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对段凌天的价值。

        他们欢喜禅宗送出的那三门君级仙法、神通,只能算是共享出去。

        而段凌天一旦送出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却又是意味着彻底失去了那两门君级仙法、神通。

        “如果你们欢喜禅宗就这点诚意的话,我没兴趣和你们欢喜禅宗的这位萧丹师赌……想要和我赌,不是不可以,得拿出你们的诚意!”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深深的看了纪梵一眼。

        纪梵和萧纲喻刚过来的时候,还没多少人关注段凌天这边。

        随着时间的流逝,段凌天和纪梵的对话,也吸引了越来越多附近的人围了过来。

        没多久,更远处也有不少人围了过来。

        看热闹,是人的天性。

        更何况,现如今其中一方还是近来在丹道城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天才炼丹仙师,太一仙宗的那位首席炼丹仙师‘段凌天’。

        段凌天,一个不到百岁的年轻人。

        如果只是这一点,没几人会在意。

        最重要的是,段凌天是一个不足百岁,就能炼制出罗天丹的上品炼丹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