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837章 不想他有事

第2837章 不想他有事

        有生以来,慕容冰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升起自惭形秽的感觉,而且还只是浮影珠显现出来的浮影镜像,并非真人。

        当然,浮影珠录制的浮影镜像,哪怕是跟真人比,也没太大区别。

        “这就是现在在他身边的女人吗?”

        慕容冰心中暗自喃喃,有些失落。

        下一刻,她一个念头之间,收回涌入手中浮影珠的仙元力。

        顿时,那经由浮影珠显现出来的浮影镜像也彻底消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三师姐……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小白脸的?”

        这时,立在一旁的绿萝,一脸好奇的看着慕容冰,问道。

        “小白脸?”

        在绿萝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慕容冰才回过神来,一时也是忍不住一怔,“谁……谁是小白脸?”

        “就刚才浮影珠显现出来的浮影镜像中的那个家伙。”

        绿萝说道。

        “你说他?”

        慕容冰反应过来,眉头皱起,“绿萝,你怎么能这样乱给人取‘外号’呢?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知道吗?”

        听到慕容冰的话,绿萝满是惊讶,继而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三师姐,我也就随便叫叫……主要是,那个家伙,确实像个小白脸。”

        “以后不能再这么叫了……知道吗?”

        慕容冰没好气的瞪了绿萝一眼。

        “为什么?”

        绿萝问着问着,一双眸子也随之转动起来,“三师姐,难道你认识他?”

        “我……”

        面对绿萝的询问,慕容冰一时却又是有些无言以对。

        “看来三师姐你真的认识他。”

        绿萝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现在看来,他说认识三师姐你,也不是随口说的……三师姐,你可别搭理他,他跟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关系肯定不一般。”

        “我看了那女人看他的时候的眼神,那眼神根本就是在看自家男人的眼神……如果说他们两人之间没什么,我绿萝的名字倒过来写!”

        绿萝越是说到后来,便越是认真,就好像唯恐她的三师姐会被那个浮影镜像中显现出来的紫衣青年欺骗一般。

        “绿萝,三师姐有自己的判断能力,还用不着你提醒。”

        几乎在绿萝话音落下的瞬间,慕容冰的脸色便有些阴沉了下来,继而有些不满的说道,连语气也变得冲了不少。

        “三师姐……”

        听到慕容冰有些冲的语气,绿萝顿时委屈的红了双眼,“三师姐,你……你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这样跟我说话?你……你以前从来没用过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

        听到绿萝的哭腔,慕容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对小师妹说话的语气有些重了,连忙歉然道:“绿萝,对不起……三师姐说错话了,你原谅三师姐好不好?”

        “我可以原谅三师姐……但我想知道,他跟三师姐你到底什么关系?三师姐你为何要这般维护他?”

        绿萝继续带着哭腔说道。

        “我……”

        面对绿萝的‘要挟’,慕容冰一时却又是沉默了。

        有关她和段凌天之间的事情,只有她的掌门师伯,闺蜜周述秋,以及她掌门师伯手下的一个核心长老知道,除此之外,再没人知道。

        这时,绿萝也看出了慕容冰的为难。

        “三师姐。”

        片刻之后,绿萝自己止了哭腔,一脸认真的看着慕容冰问道:“你……你不会真的被那小白脸骗了感情吧?”

        “难怪……难怪她让我叫他‘姐夫’……”

        “不行!我要将这件事告诉宗主师伯,让宗主师伯将那男人杀了,免得他成为你成为宗门下一任宗主路上的阻碍!”

        绿萝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绿萝!”

        慕容冰身形一晃之间,已是拦在了绿萝的去路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又是什么样?”

        绿萝一脸不解的看着慕容冰,说到后来,语气更是有些哽咽,“三师姐,难道……你连我都不相信吗?”

        现在,绿萝也看出慕容冰有难言之隐。

        也正因如此,她觉得有些委屈:

        三师姐,莫非就那么信不过她?

        怕她将事情泄露出去?

        “其实,在这一次出发前来这芜域丹道城之前,我就听师尊说过……三十年前,述秋姐姐也跟着千蛛仙宗的人去参加了‘丹道大会’,那一次述秋姐姐也让你去,但你却没去。”

        “当时,举行丹道大会的地方,还是距离我们较近的‘渡域’……而且,那一次,还是师尊亲自带队。”

        “而这一次的丹道大会,不只是在距离我们较远的‘芜域’举行,而且还不是师尊亲自带队……述秋姐姐让你来,你却没有拒绝。”

        “当时,我就觉得事情有些反常,但更多的还是以为是你想出来散散心……”

        “可现在看来,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如果我没有猜错……三师姐你这一次之所以会来,也跟太一仙宗的那个小白……那个段凌天,有关系吧?”

        绿萝看着慕容冰说道。

        而她之所以会作出这么大胆的猜测,也全是因为慕容冰刚才在看到段凌天时的‘失常’,她过去从未见自己的三师姐露出过那般模样。

        在那一刹那,她甚至感觉到了她这三师姐的失魂落魄,就好像魂完全被那个段凌天给勾走了一般。

        再加上,她的三师姐不愿和她去太一仙宗之人落脚的府邸。

        综合种种,她才会作出这样的猜测。

        “绿萝,你如果真要听……师姐与你说便是。”

        听完绿萝的猜测,慕容冰暗叹自己这个小师妹聪明的同时,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

        下一刻,她便开始传音跟绿萝说起她和段凌天之间的事情。

        从当初去找慈航仙宗三大镇宗仙器之一的‘净世拂尘’,和段凌天的意外相遇说起……

        毫无保留。

        一直说到后来,周述秋跟她说了遇到段凌天,以及段凌天现在已经是太一仙宗的首席炼丹仙师之事。

        听完以后,绿萝立在原地,消化了很长一段时间,方才消化完慕容冰的话。

        “难怪……”

        消化完慕容彬的话,回过神来以后,绿萝苦笑说道:“难怪三师姐你当初拿到净世拂尘,回来以后,却一点都不高兴……”

        “难怪,三师姐你总是一个人独自待在山顶,眺望着荒域的方向……”

        “我本以为你是在想述秋姐姐,现在看来,却都是在想他!”

        这一刻,绿萝过去心中的种种疑惑,也得到了解答。

        “三师姐,这件事情……师尊应该还不知道吧?”

        突然之间,似是想到了什么,绿萝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慕容宁问道,且目光之中满是忐忑之意。

        “如果师尊知道了这事……你觉得,我还能安生的站在这里吗?”

        慕容冰苦笑。

        “三师姐,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宗主师伯能帮你一时,却帮不了你一世!”

        绿萝说道:“我之前就有些纳闷……本来有好几次都要定你为下一任宗主了,可宗主师伯却总是找别的借口,说暂缓定下宗门下一任宗主之事。”

        “原来,宗主师伯那样做……都是深怕师尊知道你在外面失身于一个男人之事。”

        绿萝说到后来,又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我知道。”

        慕容冰点头。

        “师姐,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从慕容冰传音开始,后来绿萝说话,也都在传音,唯恐自己和自己这三师姐之间交流的内容传出去,被别人知道。

        “我……也不知道。”

        慕容冰说道。

        “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小……那个段凌天了?”

        绿萝一脸认真的看着慕容冰,问道。

        “或……或许吧。”

        慕容冰闪避着绿萝的眼神,有些迟疑的说道。

        “师姐,我之前去他们那边的时候……那个段凌天跟我说,他想见你。”

        绿萝传音说道:“如果师姐你想要见他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再上门去找他……不过,在那之前,却又是需要找一个借口,要不然宗主师伯肯定会盯上他!”

        现在,绿萝也知道了慈航仙宗宗主曾经派人去杀段凌天的事情。

        所以,她也是知道:

        如果让她的那位宗主师伯知道,就是太一仙宗的那个首席炼丹仙师‘段凌天’坏了她的三师姐的清白,她的那位宗主师伯,肯定不会放过那个段凌天!

        “不见了……”

        慕容冰摇了摇头,显然不打算去见段凌天。

        “为什么?因为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绿萝的脸色有些难看,眼中更随之迸射出几分怨恨的目光,既怨恨段凌天,也怨恨段凌天身边的那个白衣女子。

        她觉得,正是因为段凌天和那个白衣女子,所以她的三师姐才会这般委屈。

        “绿萝……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在一起吗?”

        “且不说他身边已经有人……就算他身边无人,师尊也不会放过他。与其我跟他两个人一起死,倒不如让我一人去死。”

        “虽然,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很短……”

        “但,我还是不想他有事。”

        慕容冰言语之间,眼中又随之闪过一抹决绝、坚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