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798章 隐忍?宗门大计?

第2798章 隐忍?宗门大计?

        “这个龙武仙宗的八卦仙君,怎么一副要吃了我的模样?”

        “我……似乎是第一次见他吧?”

        在察觉到滕云山森冷至极且充满杀意的目光以后,段凌天忍不住有些发懵,想不通滕云山为何会在他自我介绍以后,这般敌视他。

        就好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不过,片刻之后,滕云山眼中的杀意却又是尽数散去,也让得原本因为滕云山目露杀意而笼罩在段凌天身上的压力完全消失。

        毕竟是八卦仙君,杀意迸射,对于只是大罗金仙的段凌天来说,也是一种压力。

        与此同时,恭敬前身向滕云山行礼的太一仙宗宗主‘白平’和太一仙宗左护法‘铁泰和’也跟着立起身来,他们并没有发现先前滕云山眼中迸射而出的杀意。

        虽然听到滕云山的声音略微有些冰冷,但他们只以为滕云山这个人本来说话就是这样,并没有怀疑别的。

        “这滕云山,乃是龙武仙宗第一强者……为何初次见面,便这般敌视我?”

        “我好像没得罪他吧?”

        “难道他认错人了?”

        虽然滕云山很快就收了眼中迸射而出的杀意,但刚才源自滕云山身上的杀意给段凌天带来的压力,还是让段凌天久久难以忘却。

        当时,那股压力袭身,就如同一座大山压在身上,让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现在,眼看滕云山恢复正常,段凌天顿时以为是他认错人了。

        然而,真的是滕云山认错人了吗?

        “庆儿,为父过去不知道你的存在,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是为父的错……但,为父像你保证,一定会为你报仇,杀死这段凌天、铁泰和,还有那个红颜祸水一般的女子!”

        滕云山的神情、目光恢复以后,心里又是一阵喃喃自语。

        不管是段凌天,还是铁泰和,恐怕做梦也想不到:

        昔日那个因为段凌天,而死在铁泰和手里的龙武仙宗长老‘滕庆’,竟然是滕云山这个龙武仙宗上一代宗主的亲生儿子!

        铁泰和没有发现滕云山针对他的敌意,但段凌天却是发现了滕云山在刹那之间针对他的敌意。

        可即便如此,段凌天也想不到:

        滕云山之所以那般仇视他,是因为滕庆因为他而死在了铁泰和的手里……

        现在,就算别人告诉段凌天,滕庆是滕云山的亲生儿子,他也不会相信。

        如果滕庆是滕云山的亲生儿子,那么就算再借一百个胆子给铁泰和,铁泰和恐怕也不敢对滕庆下杀手!

        段凌天更想不到:

        别说铁泰和不知道滕庆是滕云山的亲生儿子,哪怕是滕云山本人,也是在前些日子,方才得知自己有一个亲生儿子,而且被人杀死了!

        约莫五千年前,滕云山曾经和龙武仙宗之中一个伺候他的丫鬟有过一夕之欢,后来那个丫鬟怀孕了,但却不敢将这件事告知滕云山。

        因为,以滕云山当时的身份地位,如果被人得知他和丫鬟有了私生子,那绝对会成为荒域之中的一大笑柄!

        再加上滕云山有了妻子,而且其妻善嫉,如果知道滕云山有一个私生子,那么她肯定不会放过那个私生子。

        在这种情况下,丫鬟离开了龙武仙宗,孤身一人在外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滕庆’。

        滕庆继承了滕云山的天赋,长大成人后,很快便崭露头角,并且在其母的指示之下,拜入了龙武仙宗……

        后来,滕庆一路成长、崛起,更成为了龙武仙宗长老,知道了不少龙武仙宗秘辛,知道龙武仙宗上一代宗主没死,且一直隐藏在暗中守护龙武仙宗。

        只是,知道他被铁泰和杀死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

        他们龙武仙宗的那位守护神一般的‘老祖’,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

        前些日子,滕庆的母亲得知滕庆身死,痛不欲生,想方设法联系上滕云山以后,告知了滕云山有关‘滕庆’的存在,并且当着滕云山的面以死明智。

        身为龙武仙宗的老祖,滕云山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自己还有一个私生子。

        但,在他一番明察暗访之后,却又是确认:

        滕庆,确实是他的亲生儿子!

        滕云山这一生,早年娶了宗门前辈之女为妻,其妻不能生育,且管着他,不让他再娶,以至于他都没有留下子嗣。

        因为只要不被人杀死,便能一直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哪怕现在他的妻子管不了他,他也不急着给自己添子嗣。

        但,当得知自己有一个亲生儿子,且那个亲生儿子还被人杀死以后,他顿时勃然大怒!

        没儿子也就算了。

        有儿子,还被人杀死,他岂能不怒?

        “我们走!”

        在段凌天、白平和铁泰和三人愕然的目视之下,滕云山目光平淡的扫了他们三人一眼,随后便转身带着身后的两人离开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

        只剩下段凌天三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滕云山为什么来得突然,去得也那么突然……

        “难道他正好有事,所以先一步离开了?”

        “他来做什么?”

        白平和铁泰和对视一眼之后,目光又都落在了同样愕然的段凌天身上。

        “段丹师,我想来想去,那滕云山此番前来,十之八九也是为你而来……他刚才是不是传音招揽你,让你转投龙武仙宗麾下?”

        白平看着段凌天问道:“而你,传音拒绝了他?”

        在白平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滕云山为什么来得突然,去得更突然。

        铁泰和也在看段凌天。

        他的想法,也和白平差不多。

        “没有。”

        段凌天摇头说道:“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交流。”

        “没有交流?”

        听到段凌天的话,白平和铁泰和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看中看到了迷茫之色。

        如果是这样,那滕云山到底是为何而来?

        “难道滕云山是来找祖师的?”

        铁泰和猜测道。

        “不可能!”

        白平摇头,“如果他是来找祖师的,根本不需要见我们……他,完全可以独自一人,直接去找祖师。他们八卦仙君之间,彼此都可以直接通过传讯仙符联系。”

        “如果不是……他到底为何而来?就为了看我们一眼?又或者说……为了看段丹师一眼?”

        铁泰和更加疑惑了。

        “有这个可能……毕竟,不足百岁的‘大罗金仙’兼‘上品炼丹仙师’,在荒域之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白平点了点头。

        “宗主,铁护法……”

        而就在这时,一直怔怔的看着滕云山离去的方向,像是在想些什么的段凌天,突然看向白平和铁泰和,问道:

        “这龙武仙宗的八卦仙君‘滕云山’,和昔日死在铁护法手里的龙武仙宗长老都姓‘滕’……他们两人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

        段凌天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滕云山刚才转身离去之时,侧脸映入段凌天眼帘的刹那,给了段凌天一种熟悉的感觉。

        仔细想了一阵,方才想起,那侧脸和当初死在铁护法手里的龙武仙宗长老‘滕庆’颇为相似。

        “段丹师,你怎么会这样问?”

        听到段凌天的询问,白平和铁泰和都忍不住一怔,完全不知道段凌天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我觉得他们的侧脸有几分相似……而且,他们都姓‘滕’!”

        段凌天如实说道。

        如果滕庆和滕云山有什么密切的关系,那么滕云山刚才那般仇视他,倒也可以理解。

        毕竟,滕庆正是因为他,才会死在铁泰和的手里。

        “段丹师,你多虑了。”

        铁泰和摇了摇头,“那个滕庆,和滕云山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当日我不可能动手杀他!”

        “毕竟,滕云山不只是龙武仙宗的老祖,更是一位‘八卦仙君’!”

        铁泰和说道。

        “不错。”

        白平点头赞同,“如果滕庆和滕云山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如果滕庆真的是滕云山的后人什么的,滕云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绝不会看一眼就走。”

        “他的脾气……当年可是出了名的火暴!”

        白平说道。

        “也许是巧合吧。”

        段凌天点了点头,他也觉得铁泰和两人说的有道理。

        另外一边。

        “老祖,我们二人,代表宗门上下,感谢您的隐忍!”

        太一仙宗驻地之外,滕云山和身后两人刚刚离开太一仙宗驻地,他身后的两人,便又是第一时间躬身向他道谢。

        显然,他们也知道一些东西。

        “你们无需谢我……我也是龙武仙宗的人,而且还是上一代宗主。我虽急着为我那不曾相认的儿子报仇,但却也不会冒着破坏宗门大计的风险,贸然出手报仇。”

        滕云山淡淡说道。

        “老祖放心……日后宗门大计一成,我们一定让您亲手送那铁泰和与段凌天上路!”

        两人中的其中一人许诺道。

        “不只是他们二人我要亲手将之杀死……还有那个红颜祸水般的白衣女子。”

        “她,才是始作俑者!”

        滕云山再次开口之时,眼中杀意之浓郁,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