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738章 隐身符

第2738章 隐身符

        “神晶?!”

        段凌天原本还以为白袍青年特意布置隔音阵法,是要跟他说些别的什么,却没想到,对方直言提到了幻儿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坠子里面的‘神晶’。

        “他怎么会知道幻儿的项链坠子里面有神晶?”

        再次看向白袍青年的时候,段凌天眼中除了充满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以外,还混淆着几分凛冽杀意。

        那是潜意识里升起的杀意。

        知道幻儿拥有神晶之事的人,不能让他活在这个世上!

        这是段凌天潜意识里升起的念头。

        “怎么?想杀人灭口?”

        虽然,段凌天眼中的杀意很快便褪去了,但却还是清晰的被白袍青年收入眼中,顿时,白袍青年一脸戏虐的问道。

        “不是我看不起你……别说是你,哪怕纵观这整个荒域,恐怕都还没人有能力杀得死我!”

        白袍青年说到这话的时候,那一双平静的眸子,陡然迸射出无比强大的自信,让人不得不信服的自信。

        似乎在衬托着白袍青年的自信一般。

        在白袍青年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股强大的气势,又是自白袍青年体内席卷而出,犹如化作一只巨锤,狠狠的敲打在段凌天的胸口,发出一声只有段凌天才听得到的沉闷巨响。

        砰!

        一声巨响过后,段凌天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沉,五脏六腑仿佛都拧在了一起,体内气血翻涌,忍不住‘哇’一声喷出一口淤血。

        而在段凌天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仿佛要腾云驾雾般倒飞而出的时候,一股柔和的力量自他身后显现出来,拦下了他,让得他立在了原地,但体内气血却再次翻涌了起来。

        “哇——”

        又是一口淤血喷出,血染一地,刺眼而夺目。

        这一切,只发生在雷光电闪之间。

        但,段凌天却有一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感觉。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段凌天再次看向白袍青年的时候,眼中除了忌惮,还是忌惮。

        观察入微的段凌天,此时也是发现:

        在他两度吐血的时候,被白衣青年随手布置的阵法阻隔在外的十三皇子‘龙飞云’竟好像没有丝毫察觉,虽然始终都在看着他这边,但却好像并没有看到他吐血的画面。

        要不然,龙飞云不可能这般镇定。

        这也让他意识到:

        白衣青年刚才随手布置的阵法,不只是隔音阵法那么简单,肯定还能迷惑龙飞云的视线。

        另外,白衣青年仅凭气势,便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仿佛一念之间就能要了他的身家性命的强大实力,也让他忍不住感到一阵心惊胆战……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面对段凌天的询问,白袍青年一脸平静的说道:“重要的是,你是否还想要我手里的‘匿息佩’?”

        段凌天没有直接回应白袍青年,而是面色凝重的问道:“以你的实力,哪怕是想要强夺‘神晶’,我们也拦不住你……你,似乎没必要拿你手中的匿息佩来交换吧?”

        虽然,段凌天不知道白袍青年的实力具体有多强。

        但,他可以肯定:

        这个白袍青年,肯定比幻儿强!

        甚至于,十之八九比他接触过的慈航仙宗的那个仙君强者都还要强!

        这样的存在,要抢幻儿身上的神晶,轻而易举,根本没必要拿东西来交换。

        “我对那丫头手里的‘神晶’没兴趣。”

        出乎段凌天意料的是,在他面色凝重的发出那一声询问以后,白袍青年却又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给了他这么一句出人意料的答复。

        这让他忍不住一阵懵逼,“那你刚才……”

        “我刚才提起那丫头的神晶,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实力,和我的手段。”

        白袍青年淡淡开口,打断段凌天的话。

        听到白袍青年这话,段凌天一时也是不由得松了口气,同时心中疑惑顿消。

        他就说,以这个白袍青年的实力,如果真的想得到幻儿身上的那枚神晶,肯定早就出手强夺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不过……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神晶那等每一个诸天位面间隔千年才能出一枚的东西都不感兴趣……”

        现在,在段凌天的眼中,白袍青年也是愈发的神秘了起来。

        神晶,何等珍贵。

        而眼前的这个白袍青年,却说他对神晶没什么兴趣。

        “前辈,那你……”

        段凌天刚想问白袍青年,想要他拿什么换那‘匿息佩’,白袍青年却又是再次打断了他的话,“你跟飞云一样,称呼我一声‘裴大哥’就行了。”

        “是,裴大哥。”

        段凌天连忙应声,继而直言问道:“裴大哥,十三皇子刚才跟我说,你可以将匿息佩给我,但要亲自跟我谈‘条件’……既然你对神晶没兴趣,那么你所指的‘条件’是?”

        “我要你去一个地方,帮我取一样东西。”

        白袍青年说道。

        “嗯?”

        听到白袍青年的话,段凌天顿时纳闷了,“裴大哥,以你的实力,我若是能取到的东西,对你而言应该也没任何难度吧?”

        “那个地方有些特殊……百岁以上之人,无法进入。”

        白袍青年又道。

        “百岁以上之人,无法进入?”

        段凌天一怔。

        “嗯。”

        白袍青年点头,继而又道:“那个地方,跟这一次荒域三大仙宗所举办的‘荒域大比’有关……那荒域三大仙宗,之所以要搜集荒域之内不到百岁的年轻强者中的佼佼者,便是想让他们进那个地方,为他们收取里面的各种宝物。”

        “而在那个地方,有一样我想要的东西。”

        白袍青年说道。

        听到白袍青年的话,段凌天瞳孔微微一缩。

        难怪之前龙飞云说,荒域三大仙宗这一次举办的‘荒域大比’有些奇怪。

        因为,过去荒域三大仙宗所举行的荒域大比,都没有年龄限制,而这一次却限制只有不到百岁的年轻强者才能参加。

        荒域三大仙宗,果然有所图谋。

        而且,据眼前的白袍青年所言,荒域三大仙宗是想让在荒域大比之中脱颖而出的一众佼佼者,进入一个地方,为他们收取里面的各种宝物。

        因为,那个地方,只有不足百岁之人,才能进入。

        “裴大哥,既是如此,你完全可以等那荒域三大仙宗的人得到那样东西以后,再出手夺取……似乎没必要以付出‘匿息佩’为代价,让我代劳吧?”

        段凌天问道。

        之前,眼前的白袍青年,便说过:

        荒域之中,没人有能力杀死他。

        再加上白袍青年对神晶没什么兴趣。

        那个时候,段凌天便知道:

        白袍青年个人的实力,肯定远远凌驾于荒域三大仙宗之上,因为别说是荒域三大仙宗,便是比荒域三大仙宗还要强大的势力,恐怕都会为了抢夺‘神晶’而抢破头。

        一个对神晶没什么兴趣的存在,段凌天难以想象他究竟有多强。

        但至少,段凌天可以肯定,这样的存在想要在荒域三大仙宗的手里抢夺什么东西,肯定非常轻松,不会有任何难度。

        “要从那荒域三大仙宗手里抢东西,很简单。”

        面对段凌天的询问,白袍青年目光一闪,嘴角随之泛起一抹讽笑,“只是,那也得其他人能从那个地方活着出来才行……”

        “那个地方,很危险?!”

        段凌天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何止危险。”

        白袍青年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说道:“你的实力,足以堪比大罗金仙……但,即便是你,进入那个地方,几乎也是十死无生!”

        十死无生!

        白袍青年话音落下的瞬间,段凌天的脸色陡然大变。

        他知道,像眼前之人这般的强者,是不屑于骗他的。

        “既是如此,裴大哥你为何……”

        既然眼前之人说他进了那个地方也是十死无生,段凌天实在想不通,眼前之人为何还要和他谈那样的条件,有意义吗?

        “你一人进去,自然是十死无生。”

        白袍青年淡淡说道:“但,如果那丫头跟着你进去了,情况却又是不同……以她的实力,在保住你的情况下,也是足以应付里面的危险。”

        “而且,就算那个地方没有危险,谁都能从里面出来……没有我给的东西指引,也没人能找到我要的那东西。”

        白袍青年继续说道。

        “幻儿?”

        段凌天皱眉,“裴大哥,我之所以想要你手里的那件仙器‘匿息佩’,就是不想让幻儿不足百岁之事闹得人尽皆知……毕竟,到目前为止,在腾龙仙国国都之中,已经有很多人知道她的实力。”

        “她的实力,没人质疑……一旦她不足百岁之事被确认,她会有麻烦。”

        段凌天说道。

        “她跟着你进去,我能保证没人能发现她……到时,我会给她两枚‘隐身符’。”

        白袍青年说道。

        “隐身符?”

        段凌天再次皱眉,“据我所知,隐身符,为仙君强者刻画的仙符……只要是仙君以上的强者,都可以看破。”

        “甚至于,哪怕是罗天上仙,虽然不能看破……但却也能在距离近的情况下,感应到用了隐身符之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