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708章 冰冷,圣洁

第2708章 冰冷,圣洁

呼!
  距离段凌天和幻儿所在之地的十万里之外,一道身影现出身形。
  赫然正是先前在段凌天和幻儿的眼皮子底下使用浮光掠影符顺利遁逃的‘南宫力’,也是云岩仙国国都南宫家当代家主之子,南宫家大少爷。
  现出身形以后,南宫力的脸上,仍然挂着惊魂不定之色。
  “那个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她的实力,怎么会那么强大?”
  “两位长老,都是‘黄境大罗金仙’……没见她有什么动作,只是身上延伸出来的寒气,就将两位长老冻成了冰雕,并且杀死了两位长老。”
  “就算她身上的寒气,是仙元力所化……可她也没用仙器!”
  念及至此,南宫力又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喃喃说道:“一般来说……也只有巅峰大罗金仙,才能在不用仙器的情况下,同时秒杀两个黄境大罗金仙!那个完美得毫无瑕疵的女人,竟然还是那般强大的存在?”
  这个时候的南宫力,犹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彻底清醒了过来。
  原本内心深处升起的欲望,也是彻底湮灭。
  “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过神来以后,南宫力观察了一下周围,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崇山峻岭之中。
  “得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再传讯回去,让父亲派人来接我回国都。”
  现在的南宫力,根本不敢自己一个人回云岩仙国的国都。
  以他的一身修为,贸然孤身前往云岩仙国国都,没准在半路上就被那些拦路劫掠的强大仙人给干掉了。
  所以,他找了一个隐秘的山洞躲了起来,然后才取出一枚传讯仙符,仙元力注入其中,让其化作一道闪电般的流光,冲天而起,向着云岩仙国国都的方向而去。
  在传讯仙符里,南宫力除了让他的父亲派人来接他,同时也大概描述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免得他的父亲派出来的人忽略了这里。
  至于他现在所在之地的方向,他也不知道。
  但,只要他父亲接到了他的传讯仙符,他相信他的父亲肯定以通过传讯仙符来的方向,确认他在哪个方向。
  毕竟,传讯仙符是以直线飞行的。
  作为南宫家当代家主之子,南宫家大少爷,南宫力手里的传讯仙符乃是‘罗天上仙’层次的强者所刻画。
  所以,南宫力手里的传讯仙符的飞行速度,也是足以堪比一般的罗天上仙。
  除非有罗天上仙以上的存在出手拦截,要不然一般都能顺利抵达国都,抵达南宫家。
  在南宫力动用传讯仙符传讯给他的父亲,躲在隐秘的山洞里面等着他父亲派来的人来接他的时候。
  另外一边。
  趴在段凌天怀中的‘幻儿’,情绪也是终于平复了下来。
  “段凌天,虽然你这里跟我的不同,硬邦邦的,但还是很舒服的。”
  情绪平复下来的幻儿,伸出左手轻轻敲了敲段凌天的胸口,微笑着说道。
  而幻儿这一笑,顿时又如同百花绽开,绚丽而迷人,看得段凌天忍不住一阵失神,片刻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以后,幻儿微微动荡的身体,时而离开段凌天,时而又压在段凌天的身上,胸口上传来的柔软感觉,又令得段凌天的下腹忍不住一阵火热起来。
  “还真是个妖精……”
  心里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段凌天也是顺手将幻儿推了开来,他还真担心幻儿的娇躯继续动荡下去,会让他按耐不住。
  他,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撩拨成这般模样。
  哪怕他有意疏远别的女人,心如止水,但他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一个容貌完美,身姿完美,浑身上下挑不出任何瑕疵的女人靠在他的身上,他要是没有半点感觉,那他还真得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出了毛病。
  “幻儿,我们在周围看看,看看附近有没有城镇是什么的……我们先弄清楚我们在什么地方,再做下一步打算。”
  推开幻儿的同时,段凌天适时的说道。
  “幻儿都听段凌天的。”
  听到段凌天的话,幻儿小鸡啄米般点头。
  她自出生以来,除了她的母亲以外,也就接触过十个人,且其中九个都在第一眼看到她,露出让她讨厌的目光,让她厌恶的时候,被她杀死了。
  只有段凌天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目光不让她讨厌。
  且段凌天满足她母亲跟她交待的她可以离开那片废墟的条件,所以她便跟着段凌天离开了那里。
  幻儿,从未涉世,不知人间险恶,在许多方面,甚至连养在深闺中的那些黄花闺女都不如,起码后者知道不少规矩,而在幻儿的世界里,却又是没有任何规矩可言。
  自跟着段凌天出来的那一刻起,在幻儿的世界里,除了她那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的母亲以外,段凌天便是她的一切。
  当然,现在的幻儿,也不知道友情、爱情什么的……
  她只知道,段凌天是她母亲说的可以带她离开那片废墟的人,是她不讨厌的人,是她在乎的人,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段凌天,但凡想要伤害段凌天的人,都该死!
  也正因如此,才会有南宫家的两个长老想杀段凌天,却被幻儿秒杀的那一幕幕情景发生。
  现在的幻儿,就如同一张‘白纸’。
  至于后面会被画成什么样,就要看她往后的经历,以及段凌天的引导了。
  “那我们走吧。”
  段凌天招呼幻儿一声,紧跟着便一马当先踏空而出,而幻儿则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依靠着他,仿佛一刻都不愿和他分离一般。
  幻儿对自己的眷恋,段凌天自然可以感受得到。
  不过,他也不在意。
  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因为幻儿接触的人和事还不够多,等在外面待上一段时间,应该便知道男女有别,而不会再似现在这般粘着他了。
  几天以后,段凌天终于看到了一座城市。
  进入这座城市以后,段凌天第一时间先给幻儿买了一张精致的白色面纱,而且是那种基本不透光的面纱,可以将幻儿那一张惹人犯罪的完美双颊遮掩起来,不至于若隐若现,惹人遐想。
  不过,即便幻儿带上面纱,她所过之处,还是吸引了近乎所有男人的目光。
  哪怕是一些女人,也忍不住下意识多看了幻儿几眼。
  幻儿紧紧跟在段凌天的身边,在有人的时候,她却又是并没有露出那副天真无邪的模样,而是冷冰冰的,无形之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幻儿身穿一袭单薄白衣,气质冰冷,同时举手投足之间,还给人一种圣洁的感觉,让人自惭形秽。
  “刚才那个女子,虽然戴着面纱……但,仅凭她的气质,以及看她那一双完美得无可挑剔的秋眸,便能想象:在那一张面纱之下,必然是一张美丽无比的脸颊。”
  “我也觉得。这样的女子,面纱之下,绝对不可能丑陋。”
  “也许她是因为脸上有什么缺陷,所以才戴着面纱呢?毕竟,女人天生爱美,如果真的长得美,又将其遮掩起来……岂不是暴殄天物吗?”
  “真想看看……那张面纱下面的脸,是什么样子的一张脸。”
  ……
  段凌天和幻儿所过的路上,开始路边的行人没人吭声,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幻儿,目露好奇之色。
  而在两人走过去以后,他们也是忍不住一阵议论纷纷。
  言语之间,都被幻儿身上的冰冷、圣洁气质所吸引,更通过幻儿外露的一双完美秋眸,猜测幻儿的面纱之下,十之八九也是一张近乎完美,乃至完美的脸颊,哪怕没有双眼完美,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两位等等。”
  刚走过一条宽敞的街道,段凌天和幻儿的身后又是传来了一道声音。
  幻儿压根没有理会。
  直到发现段凌天顿住身形,转过身去,幻儿才跟着顿住身形,转过身去。
  段凌天看向对他们开口之人,却是一个文士打扮的儒雅青年,手握折扇,容貌俊逸,笑容温和,只是眉宇之间却又是夹杂着几分邪异,让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矛盾。
  在儒雅青年的身后,另外还跟着一个老人,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老人,但段凌天却又可以看出他不简单。
  至少,不会比前不久死在幻儿手里的那两个南宫家长老弱。
  “两位好像是外来人吧?”
  儒雅青年嘴角的弧度进一步弯起,隐约带上一抹邪异,微笑着问段凌天和幻儿。
  但,他的目光,却更多的落在幻儿的身上。
  “有事吗?”
  段凌天淡淡扫了儒雅青年一眼,说道。
  “阁下。”
  眼看幻儿始终以贴身的方式依靠在段凌天的身侧,儒雅青年目光深处嫉妒之色一闪而过,随即才将目光转移到段凌天的身上,微笑说道:“我想让你身边的这位女伴,摘下她脸上的面纱……却不知道,是否可以?”
  “当然,这并不是无偿的……只要阁下的女伴愿意摘下她脸上的面纱,让我一睹芳颜,我愿意给阁下二位各一万枚上品仙石。”
  儒雅青年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