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694章 各方反应

第2694章 各方反应

  虽然,段凌天出现了。
  但,老妪却没有急着出手,因为她知道,既然段凌天出现在了她的眼皮子底下,也意味着段凌天不可能逃出生天,迟早都要死。
  既然如此,她又急什么?
  只是,老妪不急,她身边的平山郡郡守王起灵却是心急如焚。
  当然,他现在也不敢催促老妪了,只能自己在一边干着急。
  “段凌天竟然来了?!”
  平山郡此行跟着郡守王起灵来的长老、供奉,都忍不住苦笑,“原以为这一次杨进能拿个十六郡会武的‘第二’,为我们平山郡争取到两枚大罗丹。现在看来,却是没希望了。”
  “段凌天出现了……杨进,注定只能屈居十六郡会武的‘第三’。”
  “两枚大罗丹,随着段凌天出现,一下子就变得只剩下一枚……这个段凌天,来的还真是时候!”
  ……
  平山郡的几个长老、供奉虽然无奈,却也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这个段凌天……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挑这个时候来!”
  坐在一旁,已经恢复了一些伤势的杨进,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段凌天,但他现在看向斗擂上空站着的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却是充满了敌视。
  而他之所以敌视段凌天,正是因为段凌天一来,他只能屈居十六郡会武‘第三’。
  这样一来,不只平山郡得自秦王府的奖励将变少,哪怕是他得自秦王府的奖励也将变少。
  他自然不会高兴。
  而凌风郡那边的情况,也跟平山郡那边差不多。
  凌风郡跟着郡守楚庭轩一起来的几个长老、供奉,在看到段凌天出现以后,也都忍不住叹了口气,“三枚大罗丹……眼看着就要变成两枚了。这个段凌天,竟然真的来了。”
  “或许……这就是‘命’吧。”
  楚庭轩摇了摇头,“不过,两枚大罗丹,也不错了……该知足了。”
  “他就是‘段凌天’?”
  站在楚庭轩身边,一身英姿飒爽的楚玉,此时的目光也是汇聚在段凌天的身上,目光深处异彩涟涟。
  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与男子无异。
  但,她骨子里,却终究是女子。
  过去,她只崇拜自己的大哥‘楚炎’,觉得只有如她大哥一般出色的男人,或者比她大哥更加出色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直到听说了‘段凌天’在九幽郡中的事迹,她才意识到,在秦王府所统管的区域内,竟然还真的有男人比她的大哥出色。
  虽然,平山郡那个杨进的实力不错。
  但,杨进的年纪,却又是比她大哥大了二十余岁,论天赋远不如她大哥,所以她也是根本看不上。
  而段凌天,哪怕跟杨进一样大,论天赋,也不是她大哥所能比的。
  那个时候,虽然没有见过段凌天,但她却对段凌天动心了。
  这说起来有些荒谬,但事实就是如此。
  一个自小到大都非常强势,从来没有对任何男人动过心,甚至以为自己一生只能因为没有男人让她动心,而孤独终老的女子……突然之间,得知秦王府区域内还有那般出色的存在,她顿时动心了。
  当然,如果见到段凌天,段凌天容貌、气质,皆不合她意的话,她或许会收心。
  这就有些类似于段凌天前世地球那些男女网友之间的‘见光死’,彼此在网络上聊得很好,可一旦现实见面,却又是发现合不来,便自此删掉彼此,分道扬镳。
  而现在,看到段凌天真人,那完美的五官,那出尘飘逸的气质,楚玉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正在不断加速……
  到得后来,整颗心仿佛都要跳出来了。
  “我楚玉此生……非他不嫁!”
  楚玉看着段凌天,心里暗自立下一生的誓言。
  在见到段凌天之前,因为没有见到段凌天本人,只是听说了段凌天的事迹和天赋,所以楚玉只是对段凌天有些动心……
  现在,看到段凌天本人,她的一颗心也是彻底沉沦了。
  有时候,感情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
  现在的段凌天,却又是并不知道,自己在毫无不知情的情况下,虏获了一颗芳心,而且还是现如今和他对峙而立,即将和他交手的凌风郡郡守之子‘楚炎’的亲妹妹的芳心。
  如果知道,他肯定会觉得无语、无奈。
  毕竟,现在的他,有两个妻子,一个红颜知己,还有一个没有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的慕容冰,就已经让他头疼了。
  他,哪还有心思再去招惹别的女人?
  “该死!他怎么来了?”
  罗浮郡那边,不管是罗浮郡郡守,还是罗浮郡的底牌‘邢东’,脸色都非常难看。
  如果段凌天没有,邢东名列十六郡会武‘第十’,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而现在,段凌天来了,邢东却又是注定要被挤出十六郡会武前十,不只是邢东得不到任何源自秦王府的奖励,甚至罗浮郡也会因此,而遭受秦王府的惩罚。
  在往后十年里,要多上交不少上品仙石给秦王府。
  不同于平山郡、凌风郡和罗浮郡的人所在观众席的气氛的压抑,九幽郡那边,原本压抑、郁闷的气氛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兴奋、惊喜。
  “哈哈……段凌天总算是来了!”
  九幽郡郡守‘田继宇’毫无形象的畅怀大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高兴得像个孩子。
  “我就知道,他不会轻易失约。”
  内府长老‘郑秋’的脸上也满是笑容。
  “哼!算他还有点良心。”
  庞兵冷哼一声。
  而九幽郡的其他人,现在也都非常高兴。
  贵宾观众席。
  “难怪他敢和毒王宗副宗主周安立下那样的赌约,且下那般吃亏的赌注……原来,他自己就是段凌天!”
  “没想到飞龙宗的天凌供奉,竟然就是九幽郡的底牌‘段凌天’……这一次,毒王宗副宗主周安,可是吃大亏了!”
  “五十万上品仙石,赌人家的五万上品仙石……原以为他稳赢。可现在看来,他却是注定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五十万上品仙石……如此大数目的上品仙石,哪怕是毒王宗一口气拿出来,恐怕也得元气大伤吧?”
  “这一次,毒王宗是彻底栽了!”
  ……
  阵阵议论声响起,一道道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毒王宗副宗主‘周安’的身上。
  这些目光,现在看着周安,就如同在看着一个‘白痴’。
  现在,贵宾观众席中的所有人,几乎都已经意识到:
  在飞龙宗的那位天凌供奉应下周安的赌约的那一刻起,周安就上了那位天凌供奉的套,因为那位天凌供奉就是‘段凌天’本人。
  既然是段凌天本人,那么是否会现身参与十六郡会武,还不是他自己决定的吗?
  “哈哈哈哈……”
  飞龙宗副宗主‘黄光吉’看着周安,畅怀大笑,“周安,五十万上品仙石……那可是无十万上品仙石!你,想好怎么跟你们毒王宗的那位宗主交待了吗?”
  “这个周安,之前看天凌供奉的时候,就好像在看‘白痴’一般……现在看来,他才是真正的白痴!”
  “他以为自己稳赢,却没想到,天凌供奉就是段凌天,完全可以自己决定这一场赌约的输赢!天凌供奉扮演的角色,便类似于不是老千的老千。”
  “现在,这个周安的心里,恐怕比吃了苍蝇还难受吧?”
  “那是自然!那可是五十万上品仙石!”
  ……
  飞龙宗的一行人,纷纷面露戏虐的看着周安。
  这一刻,他们似乎完全忘了:
  之前,在他们飞龙宗的那位天凌供奉应下周安的赌约的时候,便是他们看向那位天凌供奉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怀疑,觉得那位天凌供奉纯粹是送仙石给周安。
  贵宾观众席中的一群人,看向周安的目光,隐约夹杂着几分怜悯之色。
  毒王宗的一行人只是看着他们的副宗主‘周安’,没有吭声。
  如果周安不是他们毒王宗的副宗主,换作是一个普通弟子,早就被他们破口大骂‘白痴’了。
  周安立在原地,脸色难看至极。
  他还记得,刚才飞龙宗的那个下品炼丹仙师供奉,在应下他的赌约的时候,他仿佛看到自己的五万上品仙石又回到了自己的怀抱……
  他做梦也没想到:
  飞龙宗的那个下品炼丹仙师供奉,自己就是九幽郡的底牌‘段凌天’。
  “不!不算!这个赌约,不能算数!”
  “他是段凌天本人,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决定这一场赌约的输赢……他这是作弊!他这是出千!”
  “这个赌约作废,必须作废!”
  ……
  片刻,周安回过神来,面对贵宾观众席中一群人的怜悯目光,大受刺激之下,恍若疯癫的大喊大叫。
  五十枚上品仙石。
  如果因为他而让毒王宗丢了五十万上品仙石,哪怕他是毒王宗宗主的亲弟弟,等他回到毒王宗,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毒王宗的那些长老、供奉,还有那两个实力不弱于他哥的太上长老,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哼!”
  直到还没来得及回到帷幕之后的秦王府的那位三王爷冷哼一声,方才吓得周安彻底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