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640章 周通归来

第2640章 周通归来

“赤日金仙的仙元力,确实比紫日金仙要强上不少……”
  一身修为突破到‘赤日金仙’以后,段凌天也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体内仙元力的变化。
  那等变化,不是之前天仙层次任何一次突破的时候仙元力的变化所能比拟的。
  “不过,也不知道我这次闭关花费了多长的时间。”
  虽然一身修为顺利突破成就‘金仙’,但段凌天却又是并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因为他修炼的时候是不可能去注意时间的。
  “虽然不知道这次闭关具体花费了多长时间,但可以肯定花费的时间肯定不短……真是奇怪:我断了那周飞的四肢,重伤他,违背了潜龙渊的规矩,竟然也没人来兴师问罪?”
  当日击败周飞,断了周飞四肢,抢夺了原属于周飞的这个潜龙渊最深处的石室,进来修炼的时候,段凌天便已经做好了有人上门兴师问罪的准备。
  毕竟,他违背了潜龙渊的规矩。
  另外,周飞还是郡守府第一供奉‘周通’的义子。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一身修为突破到‘赤日金仙’的过程中,竟然没有遭受任何干扰,就好像他废了周飞四肢的那件事情,并没有真的发生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
  疑惑之下,段凌天离开了潜龙渊最深处的石室,现身于几个刚刚从别的石室里面出来的青年男子的面前。
  这几个青年男子,也在段凌天出来的时候,发现了段凌天。
  “是那个段凌天!他出关了!”
  “时隔半年,他总算出关了……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半年前的那件事情,竟然就那么莫名其妙的了结了。”
  “了结?据我所知,这件事可不一定算是了结了……据说,是因为周通供奉半年前开始就在闭关,到现在还没有出关,所以他才没有插手半年前的那件事。如果他出关了,哪怕事情过去了半年,他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是啊。半年前的那件事,但凡明眼之人,几乎都可以断定是郑秋长老有意背下‘黑锅’,庇护这段凌天……如果周通供奉出关,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郑秋长老。”
  ……
  几个青年男子遥遥的看着段凌天,一阵窃窃私语。
  他们的窃窃私语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还是清晰的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一时也是令得段凌天忍不住一怔,“半年前的那件事?就是我断了周飞四肢,重伤周飞,违背潜龙渊规矩的那件事?”
  “那个周通,竟然正好在闭关?难怪没找我麻烦……不过,他们说,郑秋长老有意背下‘黑锅’,庇护我,又是怎么回事?”
  对此,段凌天又是感到万分困惑。
  “你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段凌天身形一晃之间,也是如同鬼魅般出现在那几个窃窃私语的青年男子面前,令得他们脸色大变的同时,语气平静的问道:“你们说郑秋长老有意背下黑锅,庇护我,是什么意思?”
  几个青年男子原本还以为段凌天是因为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而生气,要找他们麻烦,所以都忍不住色变。
  现在,面对段凌天的询问,再看到段凌天没有丝毫怒意的脸色,他们方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不过,面对段凌天的询问,他们却也是不敢怠慢,连忙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诉了段凌天,也让段凌天知道他这次闭关了半年之久。
  另外,也让段凌天知道,半年前的那件事,至今风平浪静,没有人来找他兴师问罪的‘原因’。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那位内府长老‘郑秋’!
  “郑秋长老,竟然说是他没有告诉我潜龙渊的规矩,所以我才会在不知道潜龙渊规矩的情况下,断了那周飞的四肢,重伤那周飞,违背九幽郡郡守亲自立下的潜龙渊规矩?”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段凌天的眉头又是微微皱了起来,“只是,郑秋长老难道不知道……他这样做,会得罪那个周通吗?他,就不怕周通找他麻烦?”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也是离开了潜龙渊,顺着半年前的记忆,找内府长老郑秋去了。
  “段凌天……你出关了?”
  眼看段凌天找上门来,郑秋也是有些惊讶。
  对于段凌天最近半年没有离开潜龙渊最深处的那个石室,一直都在闭关之事,他也是有所耳闻,正因如此,眼见段凌天找上门来,他才会有此一问。
  只有段凌天找上门来的原因,他自然也能猜到一二。
  “嗯。”
  段凌天点头,随即忍不住感叹道:“真没想到,一个不经意间的闭关,便花费了整整半年的时间……”
  “修炼就是这样。”
  郑秋笑道:“你这还只是半年的时间……我曾经一次闭关,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正所谓‘修炼无岁月’。”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半年前,郑秋长老你竟然替我背下了那个‘黑锅’。”
  段凌天再次开口之时,又是面色凝重的看着郑秋,说道:“郑秋长老,我知道你那样做是好意……只是,你难道就没想过:一旦那周通出关,知道半年前的那件事,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段凌天,你是不是以为……半年前我替你背下‘黑锅’,是为了还血幽城来郡城的路上欠你的人情?”
  郑秋问道。
  “难道不是?”
  段凌天反问。
  “当然不是!”
  郑秋摇头说道:“在你来到郡守府以后,我便跟你说过……我会请求郡守大人,在周通供奉一定要收你为亲传弟子的时候,帮你一把,让你不至于遭到周通供奉的迫害。这样做,便权当换了欠你的那个人情。”
  “可以说……在我送你前往潜龙渊的那一刻起,你我之间的人情,便已经两清了。”
  郑秋继续说道。
  段凌天这才想起,当初郑秋将他和秦羽安置在这个庭院里面,独自去找九幽郡的郡守之前,确实跟他说过那样的话。
  “既然我们之间的人情已经两情……郑秋长老,又为何要替我背下那个‘黑锅’?”
  段凌天的心里愈发的困惑了起来。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个郑秋长老,在不认为还欠他人情的情况下,应该不可能冒着得罪周通的风险,帮助他脱困,解围。
  毕竟,他和这个郑秋长老,也只能算是泛泛之交。
  “这个我稍后可以告诉你……”
  郑秋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问道:“我更好奇……为什么你在知道潜龙渊的规矩以后,还要执意断了周飞的四肢,重伤周飞,违背潜龙渊的规矩?”
  “你应该知道……你那样做,不只得罪了周飞的义父,我们九幽郡郡守府第一供奉‘周通’,更得罪了立潜龙渊规矩的郡守大人!”
  “你那样做,完全就是在玩火!”
  “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要那样做?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后果?”
  郑秋一番话说到后来,进一步追问道。
  “为什么那样做?”
  听到郑秋的话,段凌天双眼眯起,眼缝中闪过一道凌厉寒光,“我那样做,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若非那周飞扬言要断去我的四肢,我也没兴趣出手断他的四肢!”
  “就……就这么简单?”
  郑秋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段凌天,“你……你就因为他当时的一句威胁之语,便断了他的四肢,重伤他?”
  “威胁之语?”
  听到郑秋的话,段凌天却又是冷冷一笑,“郑秋长老,也是当日我的实力更胜他一筹……要是我的实力不如他,我敢肯定,当日被断去四肢的便不是他,而是我!”
  “就算如此,你也太冲动了!”
  郑秋摇头说道:“根据潜龙渊的规矩,挑战者不可以重伤被挑战者,而被挑战者,却又是可以重伤挑战者……也就是说,他可以在不毁掉你四肢的情况下,断你四肢。但,你却不能那样做!”
  “当时的情景,我顾不了那么多。”
  段凌天淡淡说道。
  段凌天言语之间,完全将自己塑造成一个不计后果的‘莽夫’。
  只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事实上,当初出手断去周飞四肢,重伤周飞之时,他便想到了一系列‘后果’。
  但,他却还是那样做了。
  至于那样做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在周通的面前,在九幽郡郡守的面前,保全自己的‘办法’。
  就在段凌天找上门来和郑秋交流之时。
  九幽郡郡城北边数万里之外,一道年迈而苍老的身影划空而过,身形一晃之间,犹如寸地尺天,跨越了一大段距离。
  这道身影,距离九幽郡郡城越来越近,显然是奔着九幽郡郡城而来。
  “重伤飞儿的那个段凌天,是血幽城来的人?”
  老人赶路之时,眼中也是厉芒四射,喃喃低语之间,语气冰冷,仿佛令得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好几度。
  “还有那个郑秋……竟敢为那个名为段凌天的小子背下黑锅,简直自寻死路!”
  听这个老人的喃喃自语,他的身份也是呼之欲出:
  周通!
  九幽郡郡守府第一供奉!
  ……
    Ps:推荐一个朋友的都市爽文,《桃运小司机》,有兴趣的兄弟姐妹可以去搜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