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499章 我就是天!

第2499章 我就是天!

        他生,我生;

        他死,我死!

        可儿的语气,斩钉截铁,且毫不动摇,一时也是令得云青岩的脸色接连大变。

        “表妹,你……你……”

        云青岩看着可儿,被气得话都有些说不顺了。

        “天哥。”

        在云青岩面前强势表完态以后,可儿的目光又落在段凌天的身上,眼中闪过心疼之色的同时,又温柔说道:“可儿说过,不想再跟你分开了……便是死,可儿也甘愿与你死在一块!”

        “可儿……咳……”

        段凌天稍一激动,便又是忍不住咳出了一口血,脸色也进一步苍白了起来,再看不到一丝血色。

        “我也答应过你……除非我死,否则不会再让当年之事重演!”

        “除非我死……否则,没人能从我身边将你夺走!”

        段凌天声音沙哑的说道,说到后来,语气都忍不住有些急促起来。

        “你若死,可儿也不会独活。”

        可儿的目光无比坚定,视死如归!

        “好,好……很好!”

        “真是感人的一幕……”

        眼见自己的表妹和自己眼中丝毫瞧不起的世俗位面的蝼蚁这般情深义重,云青岩的脸色顿时也是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一般,怒极反笑。

        “只是,你们以为……如果我云青岩事先没有准备,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吗?”

        说到这里,云青岩话头一转,语气冰冷的同时,又是似乎透露出了一股强大无比的自信。

        云青岩话音落下以后,段凌天还好,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但,可儿的脸色,却又是‘唰’一下就变了。

        因为,她非常清楚她这个表哥的为人,绝对是未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那种人……

        一时间,她的心里升起了阵阵不祥的预感。

        “段凌天,你好好看看……他们,是谁?”

        云青岩目光冷漠的扫了脚边的段凌天一眼,随即抬手之间,又是在身前的虚空一划。

        顿时,虚空震荡,一阵摇摆不定。

        哗!哗!哗!

        ……

        虚空震荡了一阵以后,一幅不断变幻的镜像画面,却又是清晰的出现在了云青岩的眼前,且出现在了段凌天和可儿两人的眼前。

        唰!唰!

        在段凌天和可儿两人看清楚镜像画面的瞬间,脸色却又是瞬间变了。

        “卑鄙!!”

        可儿怒视云青岩,目呲欲裂,“云青岩,你这样做,不只是在丢你自己的脸,更是在丢你云家的脸!!”

        然而,云青岩却无视了可儿的冷喝声,自顾自低头看着趴在他的脚边的段凌天,淡淡一笑说道:“怎么样?我送你的这份‘大礼’……你可还喜欢?”

        “爹!”

        “娘!”

        “小菲儿!”

        “念天!”

        ……

        然而,段凌天却好像没有听到云青岩的话一般,他的目光正完全被眼前虚空之中出现的镜像画面吸引,因为镜像画面里面不只有他的爹娘,还有他的妻子‘李菲’,儿子‘段念天’。

        另外,他的师兄‘百里鸿’,准岳父‘凤无道’等亲朋好友,也都在里面。

        现如今,镜像画面呈现在段凌天眼前的,是一座冰冷的囚牢。

        他的爹娘,他的妻子,他的儿子,正分别被关在这座囚牢里面的一个个小房间里面,且都一脸落寞的待在囚牢里面的小房间里,就如同丢了魂一般……

        无论段凌天如何嘶喊,镜像画面之中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却又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天机师伯?”

        “天舞?”

        “思凌!”

        ……

        很快,镜像画面一变,又一群被关在囚牢里面的小房间里面的人,出现在段凌天的眼前,也令得段凌天的脸色瞬息大变。

        只因为,这一片被关在囚牢里面的人,正是本该在道武圣地‘上域’的七绝门门人,以及他的亲人。

        可以说:

        现如今,他在道武圣地‘上域’的一群待在七绝门临时驻地,那座北域无名雪峰之中的亲朋好友,除了那来自炎黄位面的‘张毅’以外,全部都被关起来了,被关在了眼前镜像画面里面冰冷的囚笼之中。

        “思凌!!”

        当脸色难看的可儿看到自己的女儿‘段思凌’竟然也被关起来了,一时脸色也是再次一变,愈的难看起来。

        “云青岩,你若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必杀你!!”

        可儿再次看向云青岩的时候,眼中的杀意,也是无以复加,仿佛恨不得直接将云青岩给碎尸万段!

        听到可儿的话,云青岩面色一沉,但却终究是没有搭理可儿。

        他的目光,落在重伤趴在他的脚边的段凌天身上,淡淡说道:“段凌天,你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吗?”

        “说出来你恐怕不信……他们,就在我的手里!”

        几乎在云青岩话音刚落,抬起手来,而段凌天也忍不住目露寒光的看向云青岩抬起的那只手的瞬间,云青岩的手里,却又是凭空出现了一个东西。

        而在看到这东西的瞬间,段凌天的瞳孔便又是忍不住一缩。

        只因为,云青岩现在手里的东西,外形和刚才镜像画面里面出现的关押他的亲朋好友的‘囚牢’一模一样……

        只是云青岩手里的囚牢,是袖珍版的囚牢而已。

        “这是我多年前行走诸天位面偶然得到的一件顶尖仙器……这仙器,是一件空间仙器,里面可以容纳各种生命,我将之打造成了一座囚牢。原本只是一时兴起之作,却没想到派上了用场。”

        晃了晃手里的仙器,云青岩淡淡说道,仿佛在诉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现在都被你关在了里面?”

        段凌天目光冰冷的盯着云青岩,声音沙哑而低沉的问道。

        “不错。”

        云青岩淡淡说道:“他们,现在正是被我关在了这件空间仙器里面……只要我愿意,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

        唰!

        段凌天脸色大变,“卑鄙!”

        段凌天万万没有想到:

        眼前的这个云青岩,好歹也是来自诸天位面的强者,而且估计是不弱于‘大罗金仙’的存在……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对付他这个世俗位面之人,竟不惜将他的家人,他的朋友都关起来,威胁他。

        “云青岩!”

        这时,可儿目光冰冷的盯着云青岩,再次出一声冷喝,“正所谓‘祸不及家人’……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表妹。”

        这一次,云青岩终于理会可儿了,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抬起头来,看向可儿,微笑说道:“我不觉得这有什么过分的……你不是不愿跟我走吗?你不是要和他同生共死吗?”

        “我不会让你死,而要是他死了,你却又是会跟着自绝……所以,我不敢杀他。”

        “而他如若不死,你又不可能老实跟我离开。”

        “既然如此,我就放他一条生路……成全你们。”

        说到这里,云青岩脸上的笑容愈的灿烂,紧跟着方才看向手里的那件囚牢状的空间仙器,“不过……这空间仙器里面的那些人,我却又是要带走。”

        “至于他们在被我带走以后,会生什么事,我却又是不敢保证……毕竟,没有表妹你在身边提醒我,让我不要伤害他们。”

        说到后来,云青岩又饶有深意的看了可儿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

        唰!唰!

        顿时,不管是段凌天,还是可儿,脸色再次变了,变得难看至极。

        “云青岩,你好歹也是诸天位面的仙人……你要杀我,冲着我来就是!你这般卑鄙,为了对付你眼中世俗位面的凡人蝼蚁,不惜用他的家人威胁他,你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段凌天沙哑着声音,厉声喝道。

        “天谴?”

        听到段凌天的话,云青岩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却又是忍不住笑了,笑得非常灿烂。

        “今日,我就让你知道……在你们这些蝼蚁面前,我,云青岩,就是天!”

        “天要你们死……你们,谁也逃不掉!”

        而几乎在云青岩话音落下的瞬间,出现在镜像画面里面,同样被关在囚牢小房间里面的一人,身体没有任何征兆的炸开,整个人被炸成了一团血雾。

        一时间,小房间完全被血染遍。

        “金煞!”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瞳孔一缩,脸色大变。

        这刚被云青岩一个念头杀死之人,正是昔日跟在他身边的仆人,地狱金毛犬‘金煞’,后来被他安置在了青云府,跟着他的父亲,青云府府主‘段如风’奔波。

        虽然,段凌天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金煞,但当年金煞的尽忠职守,却也让他将金煞当作是自己人。

        现如今,金煞死在他的眼前,顿时也是令得他怒火暴涨,看向云青岩的目光,满是冰冷之意,仿佛能冻结一切!

        而下一刻,镜像画面再次一转。

        “我说过,在你们这些蝼蚁的面前……我,就是天!”

        耳边传来云青岩声音的瞬间,段凌天脸色再次一变,只因为有一个被关在囚牢小房间里面的人,身体炸开,化作一团血雾,血染一地!

        “熊全!!”

        这一次被云青岩杀死的,正是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跟着段凌天的‘熊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