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姐弟

第三十章:姐弟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魏宝福都是能静的下来的性子,很多时候她都喜欢静静的沉淀自己,入宫这几日,她也慢慢适应了宫里的生活。

        自从推测出四皇子有可能是她的弟弟之后,魏宝福整个人都有些心浮气躁起来,她很想去找为母亲守陵的侍婢,也想去见见四皇子,可无论是哪种,她都不可以在这个时候行动。

        皇上虽看着对她和善,但她永远忘不了,她家破人亡的苦痛是谁带来的,为了让自己更加清醒冷静,这几日,魏宝福抄了不少佛经,也不在外出。

        若是她不能理智的来处理事情,那么就先让自己静静,姨母忍辱负重了那么多年,若从她这里出了纰漏,只怕她死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钱嬷嬷轻手轻脚的掀开门帘儿朝里看,瞧着自家主子还在练字,心疼的走到她身边,“郡主,您都练了好几日字了,咱们是不是该去园子里走走,透透气啊。”

        魏宝福头也不抬,继续抄着佛经,开口说道:“嬷嬷,别担心我,我这里没什么事,不过想练练字静静心,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钱嬷嬷虽担心,却也不好多说什么,轻声对站在一旁磨墨的玉壶说道:“你尽心伺候着,时不时提醒主子休息。”玉壶点点头,一边磨墨一边说道:“嬷嬷放心吧,我知晓的。”

        钱嬷嬷刚一出书房,玲珑就迎了上去,“嬷嬷,郡主可还愿意歇着?”钱嬷嬷摇摇头,无奈说道:“若是愿意出来走走,我也不至于这么愁了,这事儿先不要跟太后讲,咱们郡主大了,总是有自己的烦心事,别让太后也跟着忧心。”

        钱嬷嬷虽是当年太后赏赐给魏宝福的,可她心里却只认郡主这一个主子的,虽对太后也恭敬,到底还是把魏宝福看的最重,“实在不行,咱们去请端慧公主吧,让公主陪咱们郡主说说话也是好的。”

        钱嬷嬷虎着脸说道:“你这丫头,出的什么馊主意,主子的消息那是要瞒得死死的,谁都不能说的,虽说端慧公主与郡主交好,可到底不是一母同胞,她来了咱们郡主还要费心应付,何必呢。”

        玲珑忧心道:“我这不也是担心郡主嘛,她从未这样过,虽不吵不闹也不拿咱们撒气,可咱们这些伺候的人,谁看不出来郡主有心事,偏还要在太后面前装的跟没事人一样,我这也是心疼。”

        钱嬷嬷拍拍她的背,安抚道:“忧心也莫乱出主意,咱们郡主不容易,我们这些身边人,得尽心伺候着,郡主心里有成算。”

        钱嬷嬷还想继续说什么,就见冰心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瞧见钱嬷嬷,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嬷嬷,四皇子来了,刚去给太后请安,冯嬷嬷担心太后生气,偷偷来让我请咱们郡主过去。”

        钱嬷嬷下意识的眉头一皱,她是心疼自家郡主了,明明自己就有烦心事,还得替太后周全,可这事,也不好不管,“你先去给冯嬷嬷回话吧,咱们郡主一会儿就过去。”

        好歹郡主能出来透透气了,钱嬷嬷只能如此想了,转身又进了书房,快步走到魏宝福身边,轻声说道:“郡主,四皇子来给太后请安了,冯嬷嬷请您过去看着点呢。”

        魏宝福的心乱了一拍,毛笔也掉在了桌上,墨迹飞溅,这一卷佛经也毁了,玉壶呀的一声,瞧着抄好的佛经很是心疼,“这一卷就差两行字了,真可惜。”

        魏宝福收敛好情绪,拿起桌上的锦帕擦擦手,对着玉壶说道:“等会儿再抄,你把书桌收拾好,这残卷就扔了吧。”说完就站起身,带着钱嬷嬷朝正殿走去。

        一路上,魏宝福都在猜测,四皇子此时过来是有什么事,姨母应该告诫过他,祖母不会喜欢他,若是祖母发怒,无意伤害到他,日后,只怕后悔都要来不及了。

        魏宝福是了解太后的,她过去的时候,正好瞧见四皇子端端正正的跪在地上,太后满脸寒霜的望着他,眼里没有一丝温度,屋子里的气氛很是冷肃。

        “祖母,您这是做什么,四弟来看您也是一片孝心,您若是这么严厉,该吓到他了。”魏宝福笑着说道,她尽量让自己轻松一些,祖母的逆鳞在哪里,她是知道的。

        “你怎么又来掺和了,定是冯嬷嬷叫你来的,祖母这里的事情,你莫要插手,四皇子小孩子家家,规矩礼仪难免有些生疏,我这个做祖母的,多教导教导也是应该的。”太后的语气还算和缓,虽她此刻动怒了,却也还是舍不得迁怒自家孙女的。

        魏宝福笑的更甜了,她现在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测,若四皇子真是她的亲弟弟,日后祖母定会心痛万分,但若直接跟祖母说了,她又担心她压不住自己的脾气,只能小心安抚了。

        “祖母,小孩子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又有什么错呢,很多时候,他都是没的选择,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气了,况且,四堂弟若真的礼仪生疏,那也该淑妃娘娘操心,咱们就别费那个神了,您说呢。”

        如今的太后比过去好很多了,以前就是炮仗一样的性子,说炸就炸了,现在好歹看开了很多,又在行宫修身养性了这么些年,到底还是收敛住了性子。

        厌恶的看了四皇子一眼,淡淡道:“你说的也是,谁生的谁来教,哀家也不必吃力不讨好,最后反而还讨人嫌,你送他出去吧,哀家这里不需要他来请安。”

        一直很安静的四皇子,赶忙开口说道:“回祖母话,孙儿是奉父皇之命来给姐姐送温泉庄子地契的,父皇还有几句话要交代,恐怕不能马上离开。”

        魏宝福看他这着急的样子,莫名觉得心里柔软,笑着说道:“既是有事来找我的,就让我来招待吧,祖母,我把人带到偏殿可好?”

        难得的魏宝福撒娇了,她一直都是稳重的性子,很少会这样,太后虽不高兴两人相处,却没办法拒绝孙女,勉强道:“莫要耽误太长时间,四皇子还是要以学业为重。”

        两人都高兴了,恭敬应诺,等两人出去后,太后对着冯嬷嬷有些不悦的说道:“日后你莫要多事,哀家虽厌恶那小子,却也是知道,哀家的宝福与他血缘关系最近,若是能有他的照拂,日后也是好的。”

        冯嬷嬷一怔,她是没有想到的,太后如今会想着这般透彻,或许是年纪大了,考虑事情也更加周全了。

        姐弟二人第一次这样的相处,魏宝福面上还算平静,心里却有些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个姐姐,四皇子则是满满的好奇,他并未生太后的气,早在之前就有心理准备,倒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一路无言,到了偏殿,四皇子朝身后的小东子伸手,小东子立刻递上锦盒,四皇子接过,笑着说道:“姐姐,这是父皇之前说要补偿给你的温泉庄子,我正好去请安,就主动给你带过来了。”

        魏宝福接过锦盒,打开看了看,她记得,这温泉庄子离京郊皇陵并不远,或许她可以借这个由头,先过去看看,将锦盒合上,笑着说道:“多谢四弟了,可是被祖母吓到了,她老人家只是脾气有些古怪,并没有那么坏的。”

        魏宝福还是想缓和祖孙两的关系,她不想等一切真相大白之后,四皇子对祖母满怀恨意,四皇子灿烂一笑,不在意的说道:“无碍的,我皮糙肉厚,跪一跪也无妨。”

        这个笑容魏宝福看的眼眶微热,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量平静的说道:“日后若是想见我,可以叫身边人给我递消息,暂时尽量少来这里。”

        四皇子心里也清楚,并没有拒绝,笑着点头答应了,指着锦盒说道:“姐姐什么时候想去庄子看看呢,到时候我可以陪着一起去呢。”

        四皇子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他极喜欢这位堂姐,总觉得两人天生就该这么亲近的,魏宝福笑着说道:“还不知道呢,想先回郡主府看看,那里好久没有回去了。”

        “可惜我年纪还小,还未到开府的年纪,不然也能帮姐姐张罗了。”四皇子深感遗憾,魏宝福却觉得没什么,“你总会长大的,这些都是小事,我自己也可以张罗,等你长大了在来帮姐姐也不迟。”

        两人虽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相处,却仿佛在一起很久一样,一点没有觉得生疏不自在,或许这就是血缘关系的羁绊吧,魏宝福只能如此解释了。

        魏宝福想要多了解他一些,她也想从四皇子身上,看到父亲母亲的影子,不时的问问他爱吃什么爱喝什么,四皇子也不嫌烦,有问必答,还贴心的将自己生活上的小习惯都告知了面前的姐姐。

        两人相谈甚欢,一点都没察觉到时间的流逝,还是小东子大着胆子催促,魏宝福这才发觉,已经不早了,四皇子却还是不想走,可怜兮兮看着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