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四皇子

第十六章:四皇子

        淑妃端坐窗前,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修剪整齐的绿植,此刻她是完全放松的,去除了外人面前的伪装,她也只是个普通女人。

        齐珍掀开门帘走了进来,将手上的托盘放到桌上,轻声开口:“娘娘,皇上特意吩咐御膳房送来的,是炖好的血燕,吩咐您趁热喝呢。”

        淑妃嗤笑一声,单手托腮,有些嘲讽的说道:“我这样的身子,吃再多补品都是一个样儿,何必呢。”

        齐珍不赞同的走到她面前,很是认真的说道:“娘娘怎么能如此说呢,咱们这些年不是保养的一直很好嘛,慢慢调养着,总是与常人无异的。”

        淑妃也只是嘴上说说,手还是很老实的端上了血燕,尝了一口,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些东西有一股子腥味,多少年都吃不惯。

        见淑妃此刻心态平和,齐珍斟酌着开口说道:“娘娘,四皇子托奴婢来求求情呢,说是以后再不鲁莽行事了,他好些日子没见到您了,想给您请安呢。”

        淑妃将手中的碗放下,有些严肃的说道:“你莫要为他心软,他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太过聪明了,若是我不多加约束,日后他不定会变成什么样。”

        齐珍有些羞愧,毕竟是她亲自看顾着长大的,总是不自觉的会多些宠溺,“可太后跟郡主就快要回宫了,四皇子总是要跟她们多亲近亲近的,这样关着也不是个事。”

        淑妃的眉头略舒展开,却还是坚持道:“等他什么时候愿意跟三皇子服软,什么时候再出来吧,可有那边的消息送来?”

        齐珍有些不赞同如此对待四皇子,可还是轻声说道:“娘娘,说是太后娘娘病倒了,回程可能要略耽搁几日。”淑妃转过头,严厉的看向齐珍。

        冷冰冰的说道:“你跪下。”齐珍一惊,虽有些不解却还是乖乖跪下,淑妃冷笑道:“我当初是怎么说的?关于那边的消息,不论是轻重缓急都要让我知晓,太后生病如此重要的事情,我若不问,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让我知晓了?”

        齐珍慌忙摇摇头,“奴婢只是觉得四皇子的事更重要些,更何况,得到消息的时候,太后已转危为安。”淑妃能理解齐珍的偏袒,却不许她日后也这样。

        “你是跟在我身边的老人了,应该知道我的个性,不论我跟太后郡主表面上关系如何,她们都不是你可以轻慢的,若是听不懂我的话,日后也就不用伺候我了。”

        齐珍赶忙跪下磕头,诚惶诚恐道:“娘娘饶命,日后奴婢在不拖延消息了。”淑妃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犹如带着尖刺,直到齐珍有些摇摇欲坠,她才收回目光。

        仿若漫不经心的问道:“郡主身体可有抱恙?”果然如此,娘娘心里还是最在意郡主,虽替四皇子委屈,却不敢多言,低声说道:“郡主只是没有休息好,略显憔悴,休息好了也就无碍了。”

        淑妃这才满意,“你起来吧,你愿意偏向谁,本宫不管,但你若是破坏他们姐弟间的感情,我是绝不饶你的,你该知道我的性子。”

        齐珍赶忙点头答应,“娘娘放心,奴婢自然是希望两位小主子都好的。”

        “太后那里,不论她对我做什么,你都莫要多言,我自有分寸,这世上也就只有她最在乎郡主,万不可让郡主伤了心。”

        “娘娘,勇毅侯府的两位少爷都去了行宫,这样会不会用意太明显了,奴婢担心会有闲言闲语。”齐珍也不是完全感情用事的人。

        淑妃无奈道:“我不过是想稳妥些,若要我说,勇毅侯府的小子们,那也是配不上郡主的,让他们去接,也是让京中这些眼尖的夫人们知道,郡主不是没有仰仗的,她将来总是要去交际应酬的。”

        “娘娘也是一片慈母之心,若是郡主能知道就好了。”齐珍这话倒是发自肺腑的,淑妃无所谓笑笑,“我对她好无需她知道感激,日后且看着吧,有我这个姨母护着,总要让她快快活活过一辈子的。你去将四皇子唤来吧。”

        齐珍一喜,只要淑妃娘娘愿意见四皇子就好。

        四皇子魏启正伏案练字,虽只有十二岁,却一点不显稚嫩,若是见过魏宝福的人,肯定会发现他的眉眼与魏宝福有几分相像,却又比魏宝福多了些男儿家的硬朗。

        廉亲王本就与皇上是兄弟,两人既是堂姐弟,长相相似倒也没什么可疑的,他皱着眉头,此刻满脸认真,小东子站在一旁磨墨,耷拉着眼皮,似乎都要睡着了。

        忽然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四皇子抬起头,猜测着来人是谁,当看到齐珍姑姑,他露出大大的笑容,这才有了几分孩子气,连忙丢下手中的毛笔。

        将要行礼的齐珍搀扶起来,“姑姑这会儿来,是母妃愿意见我了吗?”齐珍笑着点头。

        轻声说道:“四皇子,见到娘娘您就认个错,娘娘这么罚你,总是有原因的,虽三皇子招惹在先,可您也不该直接动手凑人,这刚好姚贵妃被皇上禁足了,若是她没禁足,只怕娘娘又要费神了。”

        四皇子倒也不推卸责任爽快的说道:“此次,确实是我鲁莽了,姑姑放心吧,我会跟母妃好好说的。”

        齐珍望着这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孩子,很是欣慰的笑了,“那就跟奴婢去见娘娘吧。”

        看着两人一同离开,小东子擦擦嘴角的口水,连忙快步跟上,淑妃那里可不是开玩笑的,他若是不小心伺候,说不得就要挨板子了。

        进了内室,原本还带着爽朗笑意的小伙子,立刻板正肃立起来,对着淑妃恭敬行礼,淑妃虽对他要求严格,却也不是不关心他的。

        “免礼吧,你可知你错在何处?”淑妃对儿子向来是直言不讳,该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儿子就是要多打磨打磨才能可堪大用,女儿怎么娇养都不过分。

        魏启本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偶尔脾气有些倔,却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他恭敬道:“儿子先动手打人,留下把柄,此为一错,不听母妃教诲,顶撞母妃此为二错,日后谨记定不敢再犯。”

        淑妃瞧着这小子,心里也柔软几分,可她也知道,只有严格教育,才能让他真正的成长起来。

        “你还有一错,母妃是否跟你说过,大丈夫要能屈能伸,你大张旗鼓的与三皇子道歉,又能让你受多大委屈?如此一来,让你父皇觉得你知错能改,敬爱兄长,三皇子那里也不得不宽宏大量,等贵妃禁足出来,你也好有个交代。”

        四皇子也不是真的不懂事,不过是当时倔脾气上来了,这会事情已过,他也不好死犟着,母妃可不会哄他的。

        “母妃教训的是,儿子一会就去给三哥道歉认错,但是儿子中午想跟母妃一起用膳,不知可行?”淑妃哪里看不出儿子的小心思,倒也不妨答应,毕竟总是要给他点甜头的。

        “母妃,儿子听说祖母跟姐姐要回来了,可需要儿子做些什么的?”四皇子并非万事不知,相反,淑妃曾迂回了告知了他一些事,只不过,并没有说的很直白,他不清楚所有事情,却是记住了淑妃告诉他的,在这世上,他与姐姐是最亲近的人。

        或许是很小就被灌输了这个思想,在他的心里,魏宝福就是受尽委屈,需要他保护的亲姐姐,因而,倒也不排斥她的到来。

        这一点淑妃是极为满意的,毕竟四皇子还小,淑妃也不能告诉他太多事,先让他们姐弟培养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你不需要做什么,太后可能会对母妃不喜,连带着也对你有所厌恶,但你要知道,她们都是你的亲人,你不可与她们生份,慢慢与她们相处着,倒也不必瞒着旁人与她们亲近。”

        四皇子有些不解,“若是他们胡乱传些流言,我担心,会让母妃陷入舆论的漩涡。”

        淑妃淡淡笑着:“你担心他们会说,皇上其实爱慕的是廉亲王妃,我只不过是个替身吗?真相如何,皇上自己知道,我比他更清楚,你与你姐姐亲近,就是要告诉那些人,身正不怕影子斜,若是躲躲闪闪,那反而是心虚了。”

        四皇子点头答应着,他其实也有满肚子的疑惑,但母妃不说,总是时机还不到的,他若现在知道太多,恐怕也不是好事,虽母妃的心思深,但四皇子知道,她绝对不会伤害他。

        所有的事情,总会水落石出,又或者,自己的那个姐姐知道一些什么呢,他并不排斥魏宝福,这宫里的人都带着面具生活,能有个亲近些的姐姐,也不是坏事。

        “你莫要耽误时间了,该去做你应该做的事了。”淑妃可不许他插科打诨,要做的事情就应该尽快做完。

        四皇子倒也不拖拉,很是爽快的拉着小东子出去,小东子本来就胖,刚跑过来还没喘匀气,又被自家主子拉走,累的他直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