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安然无恙

第十五章:安然无恙

        不知是何缘故,赵景深莫名觉得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吞咽口水,似乎周围的空气都有些稀薄了,这样的情况从未出现过。

        他用力的掐了掐自己掌心,好让自己从这种荒诞的感觉中醒过来。

        魏宝福吩咐完事情,像是才发现这兄弟俩一般,疏离的开口道:“世子爷和三少爷休息去吧,目前你们也帮不了什么,待着也不过是干等,就让两位太医在这里守着吧。”

        赵景行率先开口道:“别呀,表姐你是嫌我们碍事了吗,我虽不会医术,但跑腿打杂还是可以的。”

        魏宝福现在没有心情与他们废话,要不要去休息是他们自己的事,她只不带感情的看了兄弟二人一眼,然后转身进了内室。

        毕竟太后娘娘还在里面,赵景行虽不甘心,却也不敢放肆,只能恨恨的来回走着,抬眼见赵景深还在发呆,很是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大哥,你琢磨什么呢?”虽赵景深平日里话不多,可此刻也不该这么沉默才是,赵景深早在魏宝福离开时就已经回过神了,只是刚才陌生的情绪来的太过汹涌,他缓和了片刻。

        “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吧,跟两位太医一起,若是真出了事,回去了也好交代。”事实上他的心里也很乱,好在他也足够理智,还知道应该如何行事。

        赵景行倒也不反对,毕竟太后还是他们的姑祖母,虽平日里不亲近,可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守着也是理所应当的。

        冯嬷嬷满脸愁容的给太后用湿毛巾擦拭着额头,钱嬷嬷在一旁帮忙拧帕子,见到魏宝福进来,冯嬷嬷满是期待的问道:“可有法子?”

        魏宝福无奈的摇摇头,“太医说那药方的药性太过霸道,祖母用了会影响寿元,咱们不能冒险,嬷嬷别担心,我已想到法子,屋子里只留下两位嬷嬷,其他人都出去吧。”

        魏宝福身边伺候的人都知道她昨日就没有休息好,此刻更显憔悴,可事情要分轻重缓急,她们再多的担心也只能压在心里,见丫头们都出去了。

        魏宝福走到太后身边,轻声说道:“嬷嬷,你帮我一起给祖母脱下衣裳,一会儿,我要用酒为她擦拭,管不管用,只能听天由命了。”

        钱嬷嬷擦擦眼泪,只觉得自家郡主实在是太苦了,好不容易有点盼头了,太后却又这样,若是有个万一,以后的路可就真的难走了。

        “郡主,让老奴跟冯嬷嬷来吧,您在一旁看着。”能不让她劳累的,钱嬷嬷宁愿自己做,魏宝福倒也不拒绝,“把纱帐拉下来吧,一会儿张公公要来送烧酒。”

        张公公虽是太监,可在魏宝福眼里,他还是个男人,自然要避讳,两位嬷嬷都是做事仔细的,不一会儿就动作轻柔的将太后衣服褪了个干净。

        正好张德旺也找来了烧酒,领着几个小太监抬了进来,魏宝福见东西放好,立刻将人打发出去,张德旺连太后的面都没见上,也不知道此刻人如何了。

        他满心担忧的候在外间,别人或许觉得皇上对太后已没了母子之情,可他伺候皇上这么久了,哪里看不出来,皇上那是把太后当成自己亲生母亲的,他就怕一个不小心,给自己惹火烧身,不禁有些后悔拦这么个活。

        魏宝福一边用酒为太后擦身体,一边轻轻的跟她说话,诉说着儿时祖孙俩最开心的往事,畅想着未来有多可期,这么些年,太后一直想回宫,如今主要还是那口气稍微有些松懈了,不然也不至于一下子病倒。

        不一会儿满屋子都是酒味儿,冯嬷嬷时不时的上前摸摸太后的额头,见她虽还没退烧,却没有变严重的趋势。

        魏宝福已经没有了其他法子,只能这么小心的擦拭着,此刻她希望真的有神佛存在,最好还能听见她的祷告,保佑祖母早日康复。

        她就这样不知疲倦的擦拭着,也不管身后钱嬷嬷越来越担心的眼神,直到过了后半夜,太后终于退烧了,魏宝福激动不已,颤抖着手为她穿上衣裳,让两位太医把过脉,确认是真的熬过这一关了,她才彻底放心。

        钱嬷嬷这回说什么也不愿意在由着自家郡主了,拉着她的手让她去休息,魏宝福这么一放松下来,不免有些腿脚发软,苦笑着说道:“嬷嬷,你慢些,我腿软走不了路,你让珍珠她们进来吧。”

        钱嬷嬷哪里会不知晓原因,唤着四个丫头进来,魏宝福细细嘱咐一番,这才由着钱嬷嬷搀扶着离开,走到外间,却发现那兄弟俩还在,毕竟人家守了这么久,于情于理魏宝福也不该给他们脸色看。

        拍拍钱嬷嬷的手,示意她松开手,魏宝福平和的说道:“多谢二位,祖母如今已无碍了,两位也去歇着吧,明日只怕不能赶路了,可要给宫中送个消息。”

        赵景深这会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虽心里对她还有些莫名的悸动,却也还在控制范围内。

        “郡主不必担心,张公公已经办妥此事,咱们不需要赶行程,一切以太后与你的身体为重。”

        赵景行连忙符合,“是啊,咱们慢悠悠的走,一路上你还能看看不同的风景,咱们不着急的,倒是表姐的脸色不太好,赶紧去歇着吧,憔悴了可就没有之前漂亮了。”

        魏宝福也不介意,只笑笑,然后让钱嬷嬷搀扶着离开,即便是憔悴不堪,可她却依然镇定坦然,这样的姑娘,也不知究竟是如何长大的。

        魏宝福这次是真的身心俱疲,回屋之后简单洗漱一番,躺下前交代钱嬷嬷,一旦太后有任何情况都要叫醒她,钱嬷嬷自然满口答应,等魏宝福躺下之后,贴心的替她盖好被子,见她一会功夫就睡着了,这才安心。

        等她睡熟了,便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她还得为郡主和太后准备些温补的食物,冯嬷嬷此刻肯定是走不开的,她得细心些。

        魏宝福这一觉睡的极香,仿佛连前几日的疲惫也没了,见郡主醒来,玲珑很是高兴,“郡主,太后已经无碍了,刚才还醒来用了膳食的,太医也说不出几日就能康复。”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魏宝福不自觉的笑了,“真是好消息,钱嬷嬷可歇息去了?冯嬷嬷怎么样了,可不能让她们累倒。”

        玲珑一边替她穿衣,一边说道:“郡主莫操心了,都安排好了,冯嬷嬷歇着去了,由大宫女照看太后呢,钱嬷嬷也去歇着了,您可饿了?”

        这会儿已经是正午了,魏宝福倒还真觉得有些饿了,太后这一场病,也让魏宝福想通了很多,这世上太多的事情都是不可控的,若一味在困在原地,对谁都不好,汤掌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她也不必太为难自己。

        心情极好的用了膳食,刚放下碗筷,就有太后身边的小宫女匆匆赶来,说是太后醒来了,想让郡主陪着说话,魏宝福这下放心了,老人家有精神说话,看来是恢复元气了。

        祖孙俩的感情深,一有事情最担心的还是彼此的安危,一见到魏宝福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太后不高兴了。

        “你瞧瞧你这小脸瘦的,平日里那么精心的养着都养不胖,如今你还给我使劲糟蹋。”

        魏宝福笑嘻嘻的坐到太后身边,祖母说话这么中气十足,可见身体是恢复七八成了,“祖母莫恼,孙女年轻身体底子好,好好养养也就好了,倒是祖母也瘦了一圈呢。”

        太后叹了一口气,有些哀伤的说道:“这次的病来势汹汹,把你吓坏了吧,到底年纪大了,哪天说没就没了,可没见你嫁人,我怎么都不安心,你父王的事重要,可安顿好你才是重中之重,回京城后,得先给你找个好夫婿。”

        魏宝福也不拒绝,老人家有个事操心也能更精神些,况且,若没有合适的,祖母也不会将她随便就嫁了,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的成的。

        “冯嬷嬷说,你硬是守着我退烧才走的,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的身体也精贵着呢,有孝心就好了,不用事事亲力亲为。”魏宝福也不反驳她,说什么她都点头答应。

        那不走心的模样,气的太后直点她脑袋,“你呀,若那两个小子对你真心,也不妨与他们多接触接触,总归不是外人,日后也能多点倚仗。”

        魏宝福笑了笑,很是肯定的说道:“祖母,我不需要委屈自己迎合别人,即便非要讨好迎合,那也得我心甘情愿,我觉得与他们保持适当的距离最好,毕竟还有淑妃跟四皇子在,以免日后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太后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太子地位不稳,其他几位皇子也隐隐有夺嫡的势头,确实不宜掺和进去,想到淑妃,太后原本的好心情也没了。

        这一切都是淑妃造的孽,她若不让淑妃付出代价,那她日后入了地府,也无脸见她的儿子了,只有淑妃死了,才能消除自己的心头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