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八章:立威

第八章:立威

        汤掌柜依然一无所觉,闲庭信步般的走进议事厅,虽让他们入了行宫,却也是不可随意行走的。

        议事厅布置简洁,陈设跟宫中比算不上精品,但在这些掌柜们眼里,已是十分难得了。

        如今掌柜们已经到齐,郡主却久久没现身,以前从不会这样,康平郡主虽出身宗室,却从不跟他们摆谱,像这样久不露面的情况从未出现过。

        余顺站在议事厅后面的耳房,见时候差不多了,起身带着护卫们走了进来。

        忽然呼啦啦进来一群身着统一侍卫服的男人,一看都是不好惹的,在座的人都有些紧张了,汤掌柜也难得露出了些异色。

        侍卫们极有纪律的站立两侧,连站姿都是一模一样,余顺这才满脸带笑的走上前。

        看见熟悉的人掌柜们略放松一些,李掌柜大着胆子站起身,先给余顺行了礼,这才开口。

        “余掌事,不知郡主有何吩咐,咱们都是升斗小民,这阵仗,都有些吃不消啊。”

        说完还煞有其事的摸摸额头上的虚汗,他最是机灵不过,平日里跟余顺珍珠等人都很亲近,这次虽没听到什么消息,但他做好该做的也就妥当了。

        余顺最喜欢外面人喊他余掌事,这可比余公公顺耳百倍,他不在意的摆摆手。

        “郡主要做什么,我这做奴才的怎么会清楚,只要咱们不做亏心事,难不成郡主还能草菅人命,都踏实坐着吧。”

        汤掌柜一听这话,身上冷汗直冒,他望向余顺,余顺正好朝他看过来,那眼神冰冷,仿佛是在看死人。

        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必是他的事暴露了,忙站起身,“还请余掌事帮我跟郡主告饶,我突然想起铺子里还有极重要的事情没打点好。”

        说完,不等余顺答应,抬腿就想离开,余顺也不阻止,看着他往外走,就在他要跨出门槛时,只见站立门边的侍卫迅猛无比的出脚。

        汤掌柜一下子栽倒在地,门牙被摔断了,口中鲜血涌出,乍一看很是骇人。

        余顺嘲讽一笑,躬下身,高声喊道:“郡主到.......”在场众人下意识的磕头行礼,谁也不敢出声。

        汤掌柜目露凶光,狼狈的爬起身,不等魏宝福坐下,就气急败坏的叫嚷起来。

        “郡主未免太过苛待下属了,汤某人好歹为您鞠躬尽瘁数年,如今居然被侍卫如此对待,郡主不怕寒了咱们这些掌柜们的心吗?”

        魏宝福倒是没想到,这人还敢叫嚷,挥手示意宫女们将帘子掀开,今日她要让他们看看,还没有她康平郡主不敢做的。

        “汤掌柜有些托大了呢,你有何本事能代替在座的掌柜发言?”魏宝福声音轻柔,丝毫没有动怒。

        众人见珠帘掀开,都不着痕迹的打量一眼,这一眼却让众人惊愕不已,似乎都没想到,康平郡主居然有天人之姿。

        若不是此刻时机不对,只怕少不得要感慨一番了。

        汤掌柜倒是没有被魏宝福的容貌惊到,他越发觉得事情不妙,强撑着说道:“郡主不必如此说,即便我没那么大本事,可到底也是为郡主效力的,郡主属实不该纵容侍卫。”

        魏宝福笑了,不紧不慢的从宫女端着的托盘中拿起账册,毫不留情的扔到他面前。

        “汤掌柜是不是觉得自己做账精妙绝伦,本郡主不会发现呢?那亏空的三万两银子,你是自己吐出来还是要本郡主抄你的家?”

        汤掌柜这才开始恐慌,他知道,今天这阵仗,只怕没办法善了了。

        强撑着说道:“不瞒郡主,如今我家小女儿入了东宫,如今已是太子通房,属下将这笔钱孝敬给了太子,这样也是为了郡主好,毕竟郡主无人可依,有了太子撑腰,日子总要好过不少。”

        魏宝福有了些许怒意,脸上却依然平静,她忽然不想在听这人废话了。

        “将汤掌柜拖下去乱棍打死吧,看在他为本郡主也尽过力的份上,本郡主会好好安葬他,其他几位掌柜跟着一道观刑。”

        这个命令不可谓不狠绝,在场众人都惊到了,太后在后面看着自家孙女,眼中既是欣慰又是心疼。

        汤掌柜哪里肯乖乖服刑,一边挣扎一边嘴里喊着:“郡主不能如此对我,我女儿是太子通房我是太子岳父,我若死了,太子绝对不会饶你。”

        魏宝福毫不在意,连回他话的兴趣都没有,慵懒的靠在座椅上,看上去格外娇小玲珑。

        余顺嘲讽一笑,“你以为你是谁?说白了不过就是郡主养的一条狗,郡主就算是杀了你,也没人会管,还有,太子可没有太子妃,你是哪门子的岳父,这话若是说出去,只怕太子连你那闺女都不会放过。”

        汤掌柜知道如今是没有活路了,即便他是太子的人,那也是无足轻重,太子显然不会为了他与郡主闹翻。

        “郡主,奴才知道错了,您放过奴才吧,日后我一定为您尽心尽力,奴才可以做很多事,奴才是有能力的。”

        他边说边磕头,魏宝福很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可现在不是她能退就退的时候。

        “你的忠心来的太晚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留着跟阎王爷说吧,或许他老人家还能用你呢。”

        余顺见时候差不多了,走过去狠厉的开口道:“直接堵了他的嘴,拖下去打死,不得扰了郡主清净,各位掌柜们一起去看看吧。”

        几位掌柜都有些腿打颤了,此刻哪还敢说话,温掌柜要不是身边有李掌柜扶着,只怕已经腿软晕倒了。

        侍卫们将人拖了出去,掌柜们战战兢兢跟在后面。

        不一会魏宝福就听见了棍棒打在身上的噼啪声,一开始汤掌柜还叫喊,求饶,不知几息功夫就没了声响。

        魏宝福只觉得胸口堵的难受,几欲作呕,可事情还没完,她得看着,得让汤掌柜的死达到最大益处。

        片刻后余顺带着掌柜们走了进来,那些人此刻已经站不起来了,全靠侍卫们拉扯着带进屋。

        魏宝福此刻表现的很轻松,仿佛嘴角还带笑,可掌柜们却觉得她无比可怕。

        “大家不必惊慌,该死的人死了,这剩下的,该好好收收心了,毕竟本郡主还仰仗你们不是,查出来的可不止他一个,本郡主手上已沾了血,不介意再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