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章:猫腻

第五章:猫腻

        嫁什么样的丈夫,魏宝福还真没考虑过,她相信缘分到了,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此刻她看账册却发现大问题了,不自觉的眉头紧锁,第二遍对账问题依然存在,这账本做的很是巧妙,若是一般粗心大意的还真不易察觉到。

        “郡主,先喝些银耳汤润润喉,这事情虽多,可也不能一下子操劳太过,还是身子重要。”

        钱嬷嬷贴心的给魏宝福端上汤,她可是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她眼里,郡主的身子比什么事都要紧。

        “嬷嬷辛苦了,珍珠玲珑,你们对汤掌柜了解多少?”

        魏宝福接过汤,尝了一口,开口问二人,两人跟那些掌柜也是打过不少交道的。

        二人相视一眼,都察觉到可能是出了事了,赶紧放下手里的账册面容严肃的站起身。

        魏宝福摆摆手,“都坐下说,没外人在,不必多礼。”

        二人听话的坐下,冰心和玉壶也都停下了手里的事,仔细听着。

        珍珠谨慎的开口道:“汤掌柜一直管着凤祥楼,为人虽有些傲慢,但平日里还算尽职,因为是管着明面上的生意,只要凤祥楼不出岔子,咱们也没理会太多。”

        玲珑接着说道:“这人听说很爱面子,凤祥楼因为有郡主亲自设计的珠宝首饰在,很是受欢迎,赚的银子多了,他难免也就心大了,据说他有个容貌出众的女儿,仿佛攀上了高枝。”

        二人这么一说,魏宝福心里也就有些底了,她不紧不慢的喝完银耳汤,将空碗放下,对着钱嬷嬷说道:“嬷嬷给顺子传消息吧,让他明日到行宫来见我。”

        钱嬷嬷点头答应,虽她不想看着自家郡主忙碌,可也知道轻重缓急。

        “郡主,此次汤掌柜敢在账本上做手脚,只怕还有其他人心思浮动呢,奴婢估摸着,明面上的那些掌柜都有些不安分了。”

        玲珑本就是细心的姑娘,这几年又被魏宝福委以重任,心思清明自然也看的清楚,只不过,她这才刚回来,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说,不想,让郡主自己发现了端倪。

        珍珠也忙着补充道:“他们大概是觉得郡主不受皇上重视,空有郡主的身份,暗地里的那些掌柜,因而或多或少都是受过郡主恩惠的,倒也忠心,要比明面上的省事很多。”

        钱嬷嬷没想到那些掌柜的敢如此,有些气愤的说道:“这些人真是狗胆包天,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郡主能用他们已是天大的福分,胆敢有二心,简直找死。”

        魏宝福淡定一笑,“这些人可不就是找死嘛,都以为我跟祖母要蛰伏一辈子呢,我若不杀鸡儆猴,只怕后面的生意就难做了,看来是不得不让他们见见血了。”

        钱嬷嬷很是不忍,有些心疼的说道:“郡主,等查出来是哪些人找死,咱们让太后出面处理吧,毕竟您还是未出阁的姑娘,若留下心狠手辣的名声,对您也不好。”

        魏宝福不赞同的摇摇头,认真说道:“我若没猜错,觊觎我明面上家产的人不在少数,我若是不亲自处理,让祖母出头,或许也能起到震慑作用,可那样,只怕会给众人留下个懦弱好欺的名声。”

        谁又愿意去剥夺别人的生命呢,身上沾血,听着就让魏宝福不舒服,可在这样的封建朝代,如今这样的情形,她没有别的选择。

        “日后这样让祖母替我遮风挡雨的话,都不要说了,我该站起来为祖母遮风挡雨了,也让那些见不得光的人知道,我康平郡主,虽是弱女子,却没有妇人之仁,想动我的东西,那也要看看我手里的刀答不答应。”

        此刻的魏宝福虽还是娇娇弱弱的小姑娘模样,但她眼里的坚毅果敢,让在场的众人无端觉得踏实安心,谁不想跟在以为有魄力有手腕的主子身后呢。

        见她们不说话,魏宝福无所谓笑笑,轻松说道:“日后你们要习惯我这个样子,咱们回宫之后,确实要更加小心谨慎,但不可留下好欺负的印象,谁若惹我,我必不会轻易放过。”

        珍珠既高兴又担忧,“可郡主,这件事肯定会传到皇上耳中,到时会不会影响咱们回宫呢,毕竟,还没有回宫的确切消息传来。”

        魏宝福摇摇头,“我们一定会回宫,这次如果皇上不下诏,我会制造舆论压力,逼得他不得不让我们回去,毕竟,皇上也不想背上苛待嫡母,磋磨亲侄女的名声,况且,宗室那边可是认可我这个皇室嫡出血脉的,即便是不回宫,我也是要回廉亲王府的。”

        如今的廉亲王府已成了康平郡主府,这也是当初太后强硬逼迫皇上下的旨,皇上可以拘着太后,却没有理由不让魏宝福回她的郡主府。

        话虽如此,可到底太过折腾,不到万不得已,她还是不愿意出此下策,她可以小露锋芒,却不能让皇上觉得锋芒太过。

        钱嬷嬷也知道关系重大,不再多言,魏宝福继续看着手里的账册,“你们看的时候仔细些,有些人爱耍小聪明,里面似是而非的东西很多,这次一起处理掉。”

        四个丫鬟连声应诺,钱嬷嬷也不耽误时间,立刻行礼退出去,她要给余顺递消息。

        余顺不仅是魏宝福最重要的心腹,也是钱嬷嬷的干儿子,他刚净身入宫那会儿年纪小,因为伤口发炎高烧不退,多亏钱嬷嬷替他找太医偷偷医治才捡回一条命。

        自那以后他就认了钱嬷嬷做干娘,他们被放逐到行宫,他也毫不犹豫的跟着一起过来,可以说是一起同甘共苦过来的。

        外面很多事情魏宝福都不方便出面,就让余顺出去办,他为人机灵,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这几年魏宝福的生意也多亏了有他在。

        他本就是阉人,本以为一辈子也就是老死宫中的命,结果有此机会,因而格外感激,本就是无根之人,他不贪钱不爱权,就爱这样跟个普通男人一样立足于世,因而对魏宝福格外卖命。